分享到:

第七十四章 异变(上)

2016年8月25日 更新

万剑一迈步走进了这个院子,不知为何,原本轻轻吹拂的风突然停了下来,院内院外一片寂静。就连在院子另一头正在埋头大吃的大黄,突然间也是一个激灵,全身毛发竖起,然后发出无声的呜咽声,向后畏缩地退去,躲在一处草丛里瑟瑟发抖。

  晴朗的天空里,阳光温和地洒落下来,但是这个院子里却仿佛突然之间一切冰冻,随着那个白衣男子身形的移动,一切都变得肃杀和静谧。

  田不易有些僵硬地站在原地,这一刻,他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是咬着牙下意识地硬挺着站在那里,准备迎接那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却没有任何还手的**和冲动。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身影张开双臂,猛地拦在了田不易的身前,正是苏茹。她的脸色同样苍白,眼中仍有泪光,但眼神却格外的坚定。她对着万剑一,大声道:“万师兄,不关他的事。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你要杀,就杀我吧!”

  万剑一与田不易同时身子一震,向苏茹看去,只见这个少女咬紧了牙关,连身子都在微微颤抖着,但是神色间,却没有哪怕一丝悔意。

  万剑一看着苏茹,过了好一会儿,才涩声道:“为什么,是我有什么地方比不上田师弟吗?”

  田不易咬牙低头,木然无语。苏茹则是缓缓摇头,泪珠又一次从脸颊上滑落,她轻声道:

  “不是的,万师兄你天纵奇才,俊逸豪迈,不易他比不上你的。”

  “那你为何”

  “可我就是喜欢他。”

  万剑一怔住了,他呆呆地看着苏茹,过了半晌之后,仰首苦笑一声,只觉得这朗朗乾坤苍穹大地,自己竟是无言以对。

  苏茹望着他,道:“万师兄,一切都是我的错,你莫要怪他。在今日之前,不易他根本就不晓得你喜欢我,他对你敬仰万分,平日里不知对我说了多少次你对他恩重如山,便是你要他去为你拼命,他也绝不会多说一个字的。”

  “是我,都是我坏了你们兄弟之情,我我是个坏女人,你杀了我吧!”她哭着说道。

  万剑一摇摇头,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随后脸色慢慢平静了下来,虽然在他眼底深处,仍有一丝深邃难明的痛苦。

  他向田不易和苏茹这边走了过来。

  凉风忽起,掠过庭院,吹起他白衣如雪,几分萧瑟,几分肃杀。

  田不易的嘴角颤动了一下,伸手过去想把苏茹拉到自己身后,但是苏茹立刻挣脱了他的手,依旧牢牢地死死地拦在田不易的身前。那纤弱的身躯,却仿佛有无穷的力量与无法动摇的坚定,就算伤心,就算生死,谁也不能惑乱我心。

  要伤他,先杀我!

  这一幕如风刀霜剑,总让人在岁月沧桑里鲜血淋淋却未见血迹,万剑一仰天长叹,站住了脚步,然后对苏茹轻声道:“你让开吧,我有几句话对田师弟说。”

  苏茹的嘴唇颤抖了几下,仿佛仍有几分害怕与恐惧,但就在这时,一只宽厚温和的手从她背后伸来,田不易柔声道:“不用担心,若是万师兄果然想杀我,天底下也没有人能挡住的。”

  苏茹转头,怔怔地看着田不易,然后看着田不易走到万剑一的身前。他的脸色依旧苍白,他默然无言,他静静地看着万剑一,然后低头叫了一句,道:“万师兄。”

  万剑一向他伸出手去,在一旁的苏茹身子有些微微发抖,她紧紧地咬着自己的嘴唇,双眼紧盯这那只手掌。

  过了片刻,万剑一把手放在田不易的肩头,田不易的身子一动不动,只是慢慢地重新抬起头来,看着万剑一。

  那是一张熟悉的脸,俊逸潇洒,豪迈慷慨,还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洒脱与不羁,令人下意识地心生折服。就是这个男子,带着他们四个人,转战千里,深入蛮荒,一路上艰难险阻似等闲,笑傲风霜雨雪,纵横荒漠魔山。

  多少次的生死与共,多少次的拼命挣扎,血与剑光,还有开怀的笑声,仿佛从未停歇。

  就连那只放在肩头的手,仿佛也还带着熟悉的气息。

  田不易咬紧了牙关,忽然之间猛地把头转开,他的胸膛开始猛烈地起伏着,他的口中开始哽咽,他眼角有泪光却拼命强忍着,他嘶哑着声音低声道:“万师兄,对不起对不起”

  万剑一摇摇头,平静地看着他,然后道:“田师弟,你没有对不起我什么。”顿了一下后,他又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苏茹,然后道:“苏师妹是个好女子,心底善良,兰心蕙质,你答应我一件事,以后这辈子,一定要好好对她。”

  田不易狠狠地咬牙,用手一抹自己的脸庞,道:“我会的。”

  万剑一点点头,随即又深深看了苏茹一眼,便转过身仰首走去。

  天地人间,白衣如雪,他走得身躯挺直,走得豪迈洒脱,便仿佛这一趟只是一次随意的邂逅,不经意的拜访,便仿佛这只是人生一次短短的停留,看了一次最美的春光,见了一次心醉的红花。

  更远的路,还在前方,所以他很快大步前行。

  春天的阳光洒落在他的身上,为那一袭白衣添了几道金辉,似神仙中人,将凡俗尘事抛在脑后。

  只是却无人能看见,他目光里的那一抹寂寞、萧索。

  转眼间,数日光阴匆匆而过,便到了青云门七脉会武大会的前一天。

  这一日早上,道玄约了万剑一,再次前往通天峰后山的祖师祠堂处,恭请师父天成子出关,并准备主持明日的大会庆典。

  一路上沿着山道走去,古木森森绿意盎然,走了一会儿,道玄忽然感觉有些不对,转头看了万剑一一眼,道:“师弟,怎么你近来如此沉默寡言,可是出了什么事了么?”

  万剑一摇摇头,对道玄强笑了一下,随后道:“我没事,多谢师兄关心。”

  道玄点点头,也没多问,很快,两人就走到祖师祠堂大殿处。

  站在殿外,两人一起向大殿里行礼,随后朗声开口道:“师父,弟子道玄、万剑一求见。”

  过了片刻,从昏暗的大殿中传来了一个低沉嘶哑的声音,道:“何事?”

  道玄怔了一下,只觉得这声音似乎和前几次有些微小区别,倒是万剑一对此并未留意,反正听着声音确实是天成子就是了,所以他往前走了一步,道:“师父,明日就是七脉会武大会召开的日子了,我和师兄是特地过来请你移驾玉清殿,待明日主持大典的。”

  天成子沉默了一下,却是缓缓道:“我近日身体不适,不宜远行见光,就不去了。一切交由你们二人操办就是。”

  道玄与万剑一都是一惊,道玄脸色更是微变,急忙道:“师父,请恕弟子直言。自青云山正魔大战后,师父便在此闭关多时,从未见过外人,门中对此也是议论纷纷。毕竟您是我青云掌门,一派重心所在,若无您现身,则青云一门终究难定啊。恳请师父为青云门基业着想,明日过去一次才好。”

  天成子冷哼一声,道:“说了不去,就是不去!”

  道玄愕然,接着又苦苦哀求,但天成子只是不允,哪怕道玄说得句句在理,他也置之不理。末了,甚至还有些不耐烦地吼了一声,喝道:“滚!”

  道玄跪在地上,面如死灰,万剑一则是满脸错愕,似乎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师父已经完全变成了自己所不认识的另一个人一般。

  当天成子呵斥道玄之后,万剑一终于是再也忍耐不住,开口说道:“师父,你怎可如此辱骂师兄,你不知道,这些日子来师兄一人肩扛整个青云重任,日夜辛苦呕心沥血,方才让我青云一门摆脱颓势,重获生机。师父,你、你就”

  话音未落,忽然只听那祖师祠堂大殿里一声断喝,似妖兽怒吼一声,满是凶险杀意,黑暗翻腾如潮,一个声音阴冷无比地传了过来,道:“既是如此,莫非你们两个是想夺了老夫身上的这掌门之位么?”

  此言一出,祖师祠堂内外瞬间一片寂静,风止叶落,尽是肃杀之意。

  道玄与万剑一面色苍白,一时间都是说不出话来。

  过了片刻之后,道玄最先反应过来,一把拉住万剑一跪在地上,然后自己拼命磕头,在地上发出几声闷响,同时哀声道:“师父,师父,弟子等绝无此意。我们兄弟二人,自小皆蒙师父栽培修道,恩德如山,没有师父,岂有我兄弟二人今日。”

  大殿之中,冷笑连连,却是不复答话。

  道玄跪在地上,膝行向前,几步爬到那大殿门槛边,扶着门槛眼含热泪,对大殿中喊道:“师父,一切都由您老人家作主,只求您保重身子,千万千万保重身子,为我们青云一门想一想啊。”

  这喊声中带了几分凄厉,令人动容,万剑一在一旁看着道玄如此举动,竟有几分不忍再看,只得转过头去。

  然而,就在他转头的那一刻,突然从那大殿中传出一道劲风,阴寒凶厉,如重锤一般直接打在道玄的身上。

  道玄惨叫一声,整个人向后飞了出去,“砰”的一声,重重摔在七八步远之外的地面上!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