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九集 第二章 远行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四周寂静而无声,仿佛回荡在耳边的只有自己剧烈的心跳声音,对死亡未知的恐惧如无尽冰冷的海水,将野狗淹没。

他不由自主地发抖……

无数双的目光凝望下的这个人影,很是可怜而孤单,只是他意外的坚持着,发抖的手抓着的那面黑心令,依然很紧、很紧。

这模样竟忽然有几分熟悉,仿佛许多年前,那一个倔强而坚忍的少年,有莫名的坚持。

眼中的红色光芒悄悄褪去,手臂在黑暗里无声地摆动,顿时无数的黑衣人如潮水一般,向外涌去,转眼消失的干干净净。

野狗的喘息声慢慢的平和下来,心中有些奇怪,但仍然害怕,慢慢的张开一丝眼缝,却望见这个地方,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只剩下了包括他在内的两个人。

弥漫在空气里的血腥味道,也不知何时消失了。

那个人,背对着他,站在前头死灵渊上,默默地向下凝望着,仿佛在那世间最深沉的黑暗中,有他过往的回忆。

有风,轻轻吹来,人渺小的身躯衬着这巨大的死灵渊,很是脆弱。野狗心里忽然掠过一个念头,趁现在没人,就这样把他推下去……

这念头一旦产生,顿时如火烧一般在他心头萦绕,灼的他全身发热,忍不住跃跃欲试,只是他心头这般狂乱的想着,身体却仿佛抗拒他的意志一般,一动不动。

直到,那个人转过身来,望着他。

野狗只觉得一盆凉水从头浇下,从头凉到了脚底。

“你刚才是不是想把我从这里推下去?”他淡淡地道,仿佛在说着什么事不关己的事情。

“铛!”

黑心令从野狗手里滑落下来,掉到地上。野狗慌忙拾起,脸色也白了几分,但随即绷直身体,仿佛给自己壮胆一般,大声道:“你要杀就杀,我、我可不怕你!”

这个被人称呼为“鬼厉”的男子,淡淡地望了他一眼,道:“我不杀你。你若是死了,炼血堂就真的绝后了,只怕黑心老人在地下也要死不瞑目。”他向前走去,越过野狗,口中继续道,“日后,你就跟在我身边罢!”

野狗一怔,随即大声道:“你带人把我们炼血堂几乎都灭了,还要我跟着你?”

鬼厉没有理他,只是向前走着,但他的声音依旧清晰地传来:“你道行太低,而且现下若无我,鬼王宗先要杀你,便是你那些投降的同门,如年老大一众,看你坚持炼血堂,岂不显得他们太过无耻,也是一样要杀你的。”

野狗哑然,额头上冒出汗水,但见那人身影渐渐没入黑暗,越走越远,终于一跺脚,快步跑着跟了上去,口里大声道:“哼,我才不怕死,但是为了复兴炼血堂,我才委屈自己……”

黑暗中,脚步阵阵,他们一前一后,行走在这万蝠古窟之中,忽地,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在后头的人开口道:“喂,张小凡,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他的声音忽然消失,黑暗深处,突然如有妖兽嘶吼一声,浓重的血腥气息顿时围了过来。野狗不寒而栗。

半晌,这气息慢慢的退去了,前头的那个人,在黑暗中沉默许久,才淡淡地道:“这个名字,我已经忘了很多年了。”

野狗长出了一口气,但实在忍不住又道:“那我以后叫你什么?”

没有回答,那个人又向前走去,野狗嘴里咕哝了几句,不知道是不是在咒骂什么,但还是跟了上去。

在他们前方的,依然是无尽的黑暗。

※※※

青云山。

这座在世人眼中神奇而神秘的仙山,十年之后,依然如人间仙境一般。

那一场正魔厮杀所带来的破坏,早已经被修缮一新,只不知道,留在深心处的伤口,可也曾愈合了?

十年前一场大战,朝阳峰首座商正梁、落霞峰首座天云道人不幸过世,龙首峰首座苍松道人叛出,除了掌门道玄真人,六大首座去了一半,可谓元气大伤。

如今朝阳峰和落霞峰都已经由本派长老接任首座之位,唯独只有龙首峰一脉,因为苍松道人之故,原本仅次于长门的第二大脉却在青云门中抬不起头来,而在本脉内部公推之后,出人意料的,竟是由年轻一代的齐昊接任了首座之位。

而仿佛是一个趋势一般,在青云门中各大派系里,年轻一代出现的机会越来越多,如风回峰的曾书书、大竹峰的宋大仁、小竹峰的文敏、陆雪琪,都已经替他们的师长做着越来越多的事情。

便是在长门之内,这些年来,道玄真人也已经渐渐不问俗世,而将日常琐事交给了得意弟子萧逸才处理。

※※※

通天峰后山,祖师祠堂。

柔和的阳光照着巍峨的殿堂,显得庄严而神秘。祠堂里依然显得阴暗,那些长明灯火和点点香烛的微光,依旧祭奠着青云门无数祖先的灵魂。

林惊羽在祖师祠堂前的空地上,独自一人,闭目盘坐。散发着碧绿光芒的斩龙剑,轻轻漂浮在他的头顶,发出绿色的光圈将他笼罩,在阳光下,闪现着神秘的奇光。

他的脸庞,已不见了当初的天真,多了坚忍与沧桑。

在他身后,祖师祠堂的阴影深处,有两道目光,静静地凝望着他。半晌,有个身影,慢慢走了出来。

是那个皱纹满面的神秘老人,他缓缓地走出阴影,在祖师祠堂的台阶上坐了下来,目光停留在林惊羽的身上,许久之后,他淡淡道:“可以了。”

斩龙剑的碧绿光芒应声而收,林惊羽深深呼吸,睁开双眼,站了起来,转过头望着老人,露出笑容,道:“前辈!”

老人看着他年轻的脸,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道:“你的资质真的很好,又这么用功,进境远远比我料想的要好多了。”

林惊羽脸上掠过感激之色,深深弯腰,低声道:“前辈大恩大德,弟子没齿难忘。”

老人轻轻挥手,转而叹息道:“转眼间,又是十年了。我也没什么好传授给你了,而且你也在这祖师祠堂里陪了我十年,今日你就回去吧。”

林惊羽身子一震,露出愕然之色,那老人却没有理他,只道:“龙首峰一脉之中发生的事,你都知道了吗?”

林惊羽回过神来,点头道:“是,前些日子,齐昊师兄曾来此看望过我,对我说了一些。”

老人点了点头,道:“今日听说青云门里新一代出色的弟子,都聚集在通天峰上,可能有什么事情,刚才长门那里也有话传过来,你也去一趟吧。”

林惊羽嘴角动了一下,望着老人,隐隐有不舍之意,那老人笑了笑,脸上仿佛也有淡淡的黯然,但随即消失,挥手道:“大好男儿,不必做此姿态,去吧!”

林惊羽深深吸气,一鞠到地,道:“前辈,这十年授业之恩,巍巍如山,弟子刻骨铭心,日后必当以一身所学,仗义除魔,回报师门,不负平生志气!”

老人含笑点头,道:“好,你去吧。”

林惊羽又行了一礼,看了看周围景色,终于是霍然转身,挺直了身躯,大步向前走去,离开了这个祖师祠堂。

阳光照在他的背影之上,仿佛也有些耀眼。

老人望着他的身影,怔怔出神,也不知什么时候,在他身后,又出现了一个身影。

“他走了。”那个身影淡淡地道。

老人嘴角动了动,缓缓站起身来,转过头望着这个人,这个在青云门中至高无上的掌门。

“多谢了。”他忽然这么说道。

道玄真人仿佛也微微吃了一惊,皱眉道:“什么?”

老人穿过他的身子,向祖师祠堂的殿堂里走去,口中道:“多谢你肯同意让这个年轻人陪了我十年。”

道玄真人沉默了片刻,也慢慢走进了祖师祠堂,在大殿正中,供奉着无数青云祖先前辈灵位的灵台前,灯火香烛,明灭不定,照的人脸色也阴暗不定。

那个老人走到灵台之前,从灵台前头的香案上拿起一只崭新的香烛,在另一只香烛上点着了,替下了旁边一只快要燃烧殆尽的香烛。

道玄真人默默地看着他缓慢而熟练的动作,忽然道:“当年我干冒大险,瞒着诸位师长将你救下,你却连个谢字也没有。为何今日一个少年,你反而谢我?”

那个老人没有说话,退后了一步,处身在阴影中,手里还拿着刚刚换下的那只残烛。他抬起头,向上凝望,青云门历代祖师的灵位,威严耸立在他面前,神圣而庄严,如山一般的气势,仿佛将他这个渺小的人轻易压倒。

他沉默着,没有说话,只是这般凝望。

道玄真人在他身后,看不到此刻那老人的眼神,但他却看到,那残烛上滴下的灼热的烛油,一滴一滴,落在那只枯干的手掌上,再慢慢的凝固。

那只手掌,也仿佛在微微颤抖。

阴影深处,远远的,仿佛传来幽幽的叹息声……

※※※

林惊羽到了通天峰玉清殿上的时候,这里已经站着十几个人了。这些人中,有他熟悉的,也有他陌生到只见过几面,仅知道是同门的人。

但无一例外的,在场的人心里都知道,此刻站在这里的年轻人,都是青云门年轻一代的翘楚。

而在人群之中,最出众的莫过于两人,一个自然是冰冷清艳的陆雪琪,另一位却是如今一身首座服饰、气度不凡的齐昊。说起来其他各脉的首座都未前来,齐昊也是唯一一个到场的六脉首座。

齐昊转眼一看,正看到林惊羽走了进来,怔了一下,随即大笑着走了上去,一把抱住林惊羽,上上下下好好地打量了他一番,笑道:“林师弟,你不是在祖师祠堂守灵,怎么来了?”

这十年间,林惊羽对外一直是以守灵的借口住在祖师祠堂的,而那个来历神秘的老人,更是关系到青云门往日一段密辛,所以众人都不知晓,此刻他自然也不会说什么,只笑道:“十年期满,我也出来了,正好有人知会我来这里一趟,没想到齐师兄你也在这里。”

齐昊微微一笑,道:“掌门师伯通知了各脉年轻弟子中的出色弟子来此,说是有要事商量,我正好无事,也就过来看看。”

他们师兄弟正谈话间,旁边走过来一个男子,身材高大,正是大竹峰的首徒宋大仁。十年不见,他的样子倒也没什么改变。

当年宋大仁与齐昊等人也算熟悉,此刻便走过来寒暄一阵,片刻后他目光落到了林惊羽的身上,微笑道:“林师弟数年不见,更是英俊挺拔,想必道行又精进不少罢?”

林惊羽微微低首,微笑道:“宋师兄你太过奖了。”

宋大仁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身后却又传来一个声音,道:“啊,齐师兄,还认得小弟么?”

齐昊向那说话之人看去,笑道:“曾师弟,我忘了谁也不敢忘你了!”

来人正是风回峰年轻一代中最出色的弟子曾书书,而在他旁边一起走过来的,却是小竹峰中的两个美女文敏和陆雪琪。

大部分人的目光都望向了那个冷若冰霜的陆雪琪,只有宋大仁向文敏看去,呵呵一笑,文敏含着笑,嗔了他一眼。

齐昊等人也与文敏、陆雪琪见过,曾书书道:“齐师兄,当年你继任首座之位的时候,小弟犯了错事,正被家父圈禁,未能到场祝贺,莫怪莫怪!”

齐昊大笑,道:“曾师弟说哪里话,心意到了就可以了。”

曾书书微笑点头,随即向周围看了一眼,道:“齐师兄,这次掌门师伯把我们叫来,不知道有什么大事?”

齐昊摇手道:“具体的我也不大清楚,但是有听说西方某地出了什么事,掌门师伯想要派出年轻一代出色的弟子历练一下。”

“啊。”周围人都发出了声音,许多人都颇为好奇和兴奋,曾书书本来也是笑容满面,但忽然间神色一凝,仿佛想到了什么,齐昊发觉,微讶道:“曾师弟,怎么了?”

曾书书苦笑了一下,道:“年轻一代,出色的弟子下山历练?”他轻轻摇头叹息,道,“这个话,我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

他与齐昊对望了一眼,忽然间都明白了对方的心意,当年的四个人,如今……

他们不约而同地回过头,望向那个美丽的女子,陆雪琪静静地站在那里,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又似把什么都深埋在深心,那双明眸转动,目光在林惊羽身上看了一眼,似乎想看出什么影子一般,但终于,还是移开了。

正在这个时候,忽然大殿之上,钟鼎之声响起,众人立刻肃立,片刻后掌门道玄真人在萧逸才的陪同下走了出来,向众人望了一眼,微笑着打了个招呼,在主位上坐了下来。

众人一起施礼,齐昊站在最前头,道玄真人微笑摆手,道:“罢了,罢了,你们坐吧。”

但众弟子中,除了齐昊如今的身份已然不同,在道玄真人的下首坐了下来之外,其他的人还是站着。

道玄真人看了身边的萧逸才一眼,道:“逸才,你来说吧。”

萧逸才点了点头,道:“是,师父。”

说着,他走了出来,向四周众人望了一眼,朗声道:“诸位同门,今日请大家来此,是有一件事情,需要我们青云门最出色的弟子前去完成。”

他说到这里,众人登时一阵耸动,萧逸才微笑了一下,继续道:“近日,天下间纷纷传闻,说道西方大沼泽之内,近日忽有异光冲天,数日不止,恐有惊世异宝将要出世。本来天降灵物,唯有德者居之,我们也并无兴趣。但这消息传开之后,却听说魔教妖孽大举西进,意图染指。”

“什么?”

“可恶!”青云门众年轻弟子顿时怒形于色,纷纷叫出声来。

萧逸才待众人声音小了些,微笑道:“这消息若是假的,倒也罢了,但万一若是真的有着奇珍异宝,落入魔教手中,岂不是为虎作伥。青云门向来是为天下正道领袖,故掌门真人决定,从本门年轻一代中挑选出出色的弟子,一起前往西方大沼泽,持正道义,斩妖除魔。”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忽然又带些神秘的味道,道:“诸位师弟,此外还要一个要紧处,听说今日天音寺和焚香谷也派出了弟子前往西方大沼泽。自从十年前那一场大战之后,大家心里也都清楚,这两派明着和我们一团和气,但暗地里窥视着正道领袖之位久矣。希望大家可不要丢了本门的脸面!”

众人中一阵喧哗,顿时有人喊了出来:“掌门真人放心,我等绝不丢青云门的脸面!”

“正是,这一次定要让魔教还有天音寺焚香谷的人看看我们的厉害!”

道玄真人微笑点头,站起身来,道:“此次去西方,或有凶险,魔教中人更是艰险狡诈,你们平日就要担心。”

众人齐声道:“是。”

道玄真人向萧逸才道:“那你安排一下,早早动身罢。”

说完,他目光有意无意的望了站在人群中的林惊羽一眼,然后转身便向内堂走去,众人恭送,待他身影消失,萧逸才便回身划分人员。

那边厢,林惊羽向齐昊道:“怎么,齐师兄,这次你不去了么?”

齐昊失笑道:“林师弟,如今我走不开了。”

林惊羽醒悟,脸上一红,道:“啊,师兄你已经是本脉首座了,我却没有想到。”

齐昊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这次是你第一次行走天下,正是个大好机会,我可盼着你大展神威、一举成名呢!”

林惊羽笑道:“师兄你说笑了。”

齐昊笑了笑,但随即脸色有些阴沉,看着周围无人,对着林惊羽低声道:“林师弟,不瞒你说,十年前师父……苍松道人背叛青云,结果搞的我们龙首峰一脉一直抬不起头来,尤其朝阳峰、落霞峰二脉弟子,见了我们便和仇人一般。师兄我这个首座,做的也是辛苦的很,所以很是盼望你这次出去,能帮我们龙首峰争上一口气的!”

林惊羽默然无语,片刻后微微点头,低声道:“齐师兄,我知道,你放心就是,我必定不让你失望。”

齐昊微微一笑,脸色也松开了些,伸出手拍了拍林惊羽的肩膀。

正好此时宋大仁走了过来,看了他们二人一眼,笑道:“怎么,这次龙首峰是林师弟出去么?”

齐昊笑道:“正是,不知大竹峰的是谁?”

宋大仁呵呵一笑,道:“本来还是我这个不成器的大师兄去,后来我师娘嫌我笨,就让我六师弟杜必书师弟去了。”

齐昊微笑道:“杜师弟向来机灵,有他在我们青云门如虎添翼。”

宋大仁口才自然没有齐昊这么圆滑周到,当下笑谈了几句,正要走开,忽又回头,对齐昊道:“对了,齐师兄,我师娘最近有些想我灵儿师妹了,你回去之后,叫她回大竹峰一趟,住上几日罢。”

齐昊笑道:“宋师兄,你还不知道呢,今日一早,在我离开龙首峰来此之前,灵儿已经回去大竹峰了,说是想念母亲了。看来岳母和她还真是心心相印的母女呢。”

宋大仁怔了一下,随即大笑,声音爽朗,回荡在这个玉清殿上。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