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九集 第四章 大王村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白发鬓边生,年华似水流!

鬼王把目光从波平如镜的水面移开,微微叹息了一声,转过头来,微笑道:“许久不曾照过镜子,今日一见,却看到白头发又多了几许。”

站在他身后的鬼厉面无表情,淡淡道:“你多心了。”

此刻,狐岐山中的一个小湖畔,一个石亭筑在了湖心,只有一道古旧木桥连接到湖边岸上。鬼王和鬼厉此刻站在这个湖心石亭之中。

鬼王背负双手,神情自若,道:“我听说这次前去空桑山,虽然将炼血堂收服,但唯一剩下的一个不肯降服的野狗道人,却被你保了下来,可有此事?”

鬼厉看了鬼王一眼,但见他脸上神色一片平和,也不知心里想着什么,当下缓缓点头道:“不错。”

鬼王笑了笑,转过身去望着青绿如玉的湖面,淡淡道:“往日你率人攻伐,向来杀戮殆尽,怎么今日对着此人,却留了情面?”

鬼厉沉默了片刻,道:“炼血堂如今虽然式微,但八百年前毕竟乃是领袖一时的门阀,非比一般小派。”

鬼王站在那里,也不见有什么反应,也不知道他对这个解释到底是满意还是不满意。过了半晌,他忽然道:“说起来你手中法宝之上,噬血珠本是黑心老人的遗物,算来你和炼血堂,只怕也有几分香火之情。”

鬼厉缓缓抬眼,向鬼王望去,鬼王却正好转身,也向他看了过来。

他们二人的目光,在半空中对撞,鬼厉的目光是阴冷的,鬼王的目光,却是深邃而平和的。

鬼王忽然笑了笑,道:“最近传说在西方死亡沼泽之内,有异宝出世,你可知道?”

鬼厉点了点头,道:“是,听说了。”

鬼王悠然道:“听说非但正道中人蜂拥而去,连万毒门、合欢派中高手也打算插手,至于总堂就在死亡沼泽附近的长生堂,更是当仁不让。”他顿了一下,向鬼厉道:“你怎么看?”

鬼厉却没有立刻开口说话,沉默了许久,鬼王对他也似乎特别有耐心的样子,毫无着急的神色。半晌,鬼厉缓缓道:“这一次我们收服炼血堂,教中除了四大派阀之外,最后一个较有实力的派系也被瓜分完毕。”

鬼王嘴角浮起一丝微笑,点头道:“不错。”

鬼厉道:“魔教之中,向来山头鼎立,四大派阀无不想彼此侵吞。往日迫于正道外力,才共同抵御外敌,如今自然不同于当年。而眼下教中势力逐渐排定,再进一步,便是四大派阀激战,只不知道由谁先动手罢了?”

鬼王拊掌微笑道:“好,好!说的好。”

鬼厉看了他一眼,淡淡道:“这十年来,你非但传我天书二卷,更将平生所学、策谋决断,一一相传,我若是连这也看不出来,岂不是辜负了你的苦心。”

鬼王微笑着望着面前这个年轻人,如同看着一件自己亲手打造的完美珍贵物品,欢喜中隐隐还有一分自傲,只听他道:“那也不尽然,我传你东西,却也要靠你自己领悟。这些年来你进境之快,实在大大出乎我意料之外,我本以为以你资质,至少也要修炼三十年以上,不料只用了十年,你便已有大成,难得、难得!”

受了鬼王这般夸奖,鬼厉脸上却似乎没有什么笑容,仿佛对他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一般。

不过鬼王也不在意,这些年来,面前的这个人从当初的张小凡,变成今日的鬼厉,往日的性情早就变的天翻地覆,除了容貌依然,其他的几乎再也没有什么当年的影子了。他顿了一下,道:“那依你看来,我们圣教之中,四大派阀既然免不了一场厮杀,你觉得我们先动手的好呢!还是静心等待?”

这一次鬼厉却没有丝毫犹豫,立即道:“先发制人!”

鬼王盯着他,道:“好!那你以为先对付哪一派?”

鬼厉道:“长生堂!”

鬼王眉头一皱,但眼中已有赞赏之色,道:“为何?”

鬼厉道:“如今鬼王宗与万毒门实力最强,合欢派与长生堂稍次。合欢派向来低调,但长生堂堂主玉阳子道行虽高,却自傲自大,一向以当年青云山正魔之战中主持人自居,以为魔教中唯他独尊。如此蠢材,不选他还有谁?”

鬼王微微一笑,道:“不错,说的好。那若是你来主持,当如何进行?”

鬼厉微一沉吟,道:“此次便是良机。死亡沼泽之中有异宝出世,玉阳子必定视做囊中之物,绝不容外人染指。但正道众人蜂拥而至,我们可待长生堂与正道火并,其后两败俱伤之际,再暗中连结万毒门、合欢派一起下手,这等落井下石之事,他们必定不会推辞。如此一战必可成功!”

鬼王望着他,没有说话。

鬼厉缓缓抬头,向鬼王看去,淡淡道:“怎么?”

鬼王仿佛看他看的有些出神,片刻后醒悟过来,慢慢把目光收回,仿佛在深心处叹息一声,淡淡道:“没有,你说的与我所想,几乎都是一样的。”

鬼厉不说话了。

鬼王淡然一笑,道:“你再休息两日,便去死亡沼泽吧!”说着,他从怀里拿了一缄封好的信封,递给鬼厉,道,“具体安排之事,我已经在这信中写的清楚了。到了大沼泽之后,鬼王宗一切人物,皆听你调遣。”

鬼厉慢慢接过此信,收到怀里,沉默了片刻,向鬼王点了点头,随后转身离去。但就在他才走了几步,忽听背后鬼王道:“还有一件事……”

鬼厉停了下来。

鬼王的声音悠悠传来,道:“你与我说话之间,怎么称呼我们圣教,还是一口一个‘魔教’?”

鬼厉沉默了许久,冷冷道:“我入教十年,这里整日征伐血斗,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更是无时不有,怎么配的上一个圣字?”

鬼王大笑,随即道:“哦!那原来你出身的那个正道之中,又是如何?”

鬼厉的身子仿佛微微抖了一下,片刻之后,只听他道:“正道中人所做凶恶之事,也不比魔教中人差了!”

鬼王饶有兴趣地望着他,道:“那这也不是,那也不是,你心中以为的,却是什么是‘正’?”

鬼厉没有回答,沉默了许久,抬起头望了望天空。

青天,白云。

“我不知道!”他低低地道,仿佛对着自己说一般。

那个从背后看去有些孤单萧索的身影渐渐远去之后,鬼王脸上的笑容也慢慢消失了。他深邃的眼睛里,仿佛闪烁着神秘的光,闪耀不停,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

这时,有个声音从另一侧传了过来,开口道:“宗主,我……”

鬼王打断了他的话,道:“青龙,上来吧!”

“是。”青龙从木桥上走了过来,顺着鬼王的目光向远处看了一眼,道:“刚才副宗主也在这里吗?”

鬼王点了点头,道:“什么事?”

青龙道:“万毒门的那个老怪物又差人秘密过来,询问宗主何时派遣人手进入死亡沼泽,大家一起共行大事?”

鬼王冷笑一声,道:“你回覆他们,三日之后,鬼王宗与万毒门、合欢派一起入泽。”

青龙点了点头,道:“好。”

鬼王沉吟了一下,忽然似想到了什么转头对青龙道:“青龙,你怎么看鬼厉?”

青龙一怔,抬眼向鬼王望去,只见鬼王眉宇间一片平和,但目光深深不可见底,心中没来由的一寒,一时竟忘了回答。

鬼王笑了笑,道:“怎么了?”

青龙惊醒,随即沉吟,神色间却有些迟疑。鬼王看在眼底,微笑道:“青龙,你我相交多年,有话但说无妨。”

青龙摇头苦笑,随即道:“这般说吧!我如他这般年纪时候,道行没他高,城府没他深……”

说到这里,他忽然停了下来,鬼王皱了皱眉,道:“怎么了,还有什么,说罢!”

青龙犹豫了片刻,向鬼王望去,道:“手段没他狠!”

鬼王望了他一眼,却没有说什么,缓缓转过身去,望着碧波如镜的湖面。青龙在他背后,慢慢道:“这些年来,尤其是最近两年,鬼厉行事手段越来越是激烈凶狠,动辄杀人,在权争中更是辣手无情。而且我们鬼王宗年轻一代之中,较出色的人才如杀生和尚、燕回等人,尽数都聚集在他的门下。”

鬼王淡淡道:“你觉得这样不好吗?”

青龙缓缓摇头,道:“也不是,只是当年他……怎么如今竟变做了这等模样?”

鬼王沉默了一会,忽然道:“其实我当初也看走了眼。”

青龙一惊,道:“宗主,你说什么?”

鬼王道:“我传他天书二卷的时候,本以为以他资质,至少要三十年才能有成,但这十年间,特别是最近五年,鬼厉的修行突飞猛进,直可说是一日千里,只怕他是内秀于心,连我也不曾看出来!”

他说到这里,一直背对着青龙的眼眸中,仿佛也闪过一道不为人知的寒光,但他的声调却没有任何的改变:“他性子坚忍执着,坚韧不拔,于修道一途实是大大有益,但我仍怀疑,只怕其中还有其他缘由。”

青龙皱眉道:“难道他还有什么秘密?”

鬼王摇了摇头,道:“你应该知道他身怀青云门道家真法和天音寺的大梵般若吧?”

青龙点头道:“不错。”

鬼王缓缓道:“以我暗中观察,他非但在我们圣教天书真法上已有大成,便是青云门的太极玄清道与佛家的大梵般若真法,同时也突飞猛进。这三门真法,难道暗中竟有相辅相成之奇效吗?”

他转过身子,对着青龙笑了笑,道:“以他此时的修行,再加上手中那件奇异法宝‘噬魂’,纵然是你有乾坤清光戒,只怕也只有五成的胜算。”

青龙微微一笑,道:“老了,比不过年轻人了。”

鬼王忽地大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哪有此事?”他微笑着,悠悠地道:“我当年看出这少年必定不是池中之物,而如今他成就却更在我料想之上。鬼王宗若有此人接班,来日前途必定不可限量。只是……”

鬼王负手而立,却突然住口不说,走到亭子边上,向外眺望。

青龙安静地站在旁边,向着鬼王望去,那一个掌握重权的身躯上,此刻却突然隐隐有了一分萧索,默默地传达着那没有说出口的话。

碧瑶……

三日之后,鬼厉离开了狐岐山,向西南而去,同时带在身边的还有猴子小灰,除此之外,野狗道人也跟在身边。本来野狗道人还不想去死亡沼泽那个凶险之地,但鬼厉只淡淡道:“我走之后,担保狐岐山这里比那沼泽还要凶险百倍,你信不信?”

此话一出,野狗道人立刻白了脸色,嘴里还硬气的很,但脚上却已经跟了出来。

神州浩土,广袤无垠,其中自然以中原大地最为富庶。而在中原之外,北方乃是冰天雪地的极北苦寒冰原,人迹罕至;东方则是浩瀚无边的大海;至于南方,在中原之外有十万大山,耸立边陲,连绵不尽,那里荒山恶水,瘴气毒物不可胜数,传说中更有古怪奇特的奇异荒野蛮人,茹毛饮血,凶残无比。

而在神州浩土的西面,则是有两大凶地。西北方向,是一望无际的荒凉戈壁,世人称之为“蛮荒之地”,其上百年无雨,气候干燥之极,偶尔有些许绿洲,却也多为猛兽凶物所占,自然普通人一进便是死路一条。而在传言中,蛮荒深处,有一处宏大圣殿,正是魔教发祥之地。

至于西南所在,便是世人谈之变色的巨大死亡沼泽。此处的气候与西北蛮荒之地截然相反,一年之中,十日里倒有七、八日是下雨的,各种奇异植物多如牛毛,繁茂生长。这等阴冷潮湿所在,向来便是世间巨毒恶兽毒虫所居之处,而此处特有的剧毒沼气,更是每逢下雨日子便从沼泽中腐烂的泥土里腾腾升起,人若吸进,若无适当解药,不出半刻便剧毒攻心而亡。除此之外,千百年间被雨水浸泡腐烂的动物躯体、树木花草,将这里变做了一个危机四伏的地方,稍微不慎踏错一步,便被吸入无底沼泽之下,永远不见天日,悲惨而死。

如此凶险之地,平日里自然不会有人前来。但就在不久之前,世间突然纷纷传闻,西方死亡沼泽之内,突腾起巨大金色光柱,直冲云霄,一日夜不息,便是在深夜之际,也将那处天空照的亮如白昼。三日之后,这金光才渐渐散去,从此之后,死亡沼泽之内,似乎便总有巨大异啸之声,隐隐传来,让那些住在死亡沼泽边缘的人们,恐惧不已。

这消息一旦传开,登时轰动天下。以修道之人的眼光看来,灵物神器,向来都有自身灵性,这等巨大金光,自然便是奇珍异宝出世的前兆,召唤有缘人前去。而从这金色光柱来看,这异宝之神奇,实在是非同小可,一时间天下震动,正邪高手纷纷云集。

而在表面上那一片纷扰之下,却有着不为人知的暗流,汹涌流动。

离死亡沼泽还有半日路程的东方,有个荒凉凋落的小村庄,名叫“大王村”,因为村中村民信奉某个叫做“大王”的神秘神灵而得名。只不过这个神灵向来不灵验的很,既不保佑这里的村民升官发财,也不保佑他们五谷丰登,衣食无忧。

其实想想也是,生活在这样一个死亡沼泽边上,时不时便不知从哪里突然窜出一只怪兽,又或是跑出一只毒虫,咬死家畜事小,每年死在这上面的人,也不在少数。如今有点本事的人,早就已经离开这个鬼地方,跑到中原去了,留在这里的,多半也是没什么生气的人。

但就在这几日,大王村上却突然热闹了起来,来来往往的都是修真的高人。虽然大王村并非进入死亡沼泽的唯一入口,但却是离死亡沼泽最近的有人居住地,在进入死沼之前,多数人会来此购买些干粮清水,几日下来,居然让大王村这里的村民发了点小财,多了几分生气。

而同时地,因为这里是离死亡沼泽最近的地方,所以关于死亡沼泽里的金色光柱还有奇异啸声,也都是这里的村民最先发觉,并由此传播开去,因此也有不少人到此打听消息。

只不过人多了之后,自然正邪都有,几日下来,在大王村这个小小地方,不知已经发生了多少次的争斗,有些倒霉的家伙,还未进死亡沼泽,已经莫名其妙地死在这里了,真是冤枉。

闲话少提。这一日,鬼厉和野狗也来到了大王村,站在村口,只见村里面人来人往,居然颇为热闹,一反往日死气沉沉的景象。

走到村子里,野狗东张西望,皱着眉头嘀咕着什么。

猴子小灰这几日头一次看到这么多人,有些兴奋,趴在鬼厉肩头吱吱叫着,鬼厉拍了拍小灰,看了野狗一眼,道:“你干什么?”

野狗道人没好气地道:“我在找客栈,走了这么久还不找个地方好生休息一下?真是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连个客栈都这么难找!”

鬼厉淡淡道:“怎么,你以为这里有客栈吗?”

野狗吃了一惊,道:“什么?”

鬼厉转过眼望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见这些人多半衣着光鲜,明显不是大王村里辛苦生活的人,道:“你以前来过这里吗?”

野狗呸了一声,道:“谁吃饱了撑的来这个鬼地方!”

鬼厉看了他一眼,道:“不错,这里既无外人前来,本地村民又一穷二白,要客栈何用?”

野狗哑然,一张狗脸上面色又苦了几分。

正在此时,忽听到前方大街上传来一阵吆喝声音,有人大声道:“预知五十年前程,能断三百年运势,铁口神相,笔判阴阳,欲知后来日子,且来看上一相!”

鬼厉与野狗都怔了一下,一起向那声音处看去。只见大街边上,摆着一张破旧木桌,旁边插着一根竹竿,上面挂着一块帆布,写着“仙人指路”四字。竹竿之侧,一个气度不凡的老者朗声喊话,刚才的声音就是他发出的,而在他旁边,有个昏昏欲睡的年轻女子,容貌生得颇为俏丽,此刻趴在桌子边上,一脸无奈的表情。

不用说,这两人便是周一仙和小环了。周一仙带着小环浪迹天涯,本事不高,却偏偏喜欢往热闹的地方去,前一段时间听到死亡沼泽的传闻,立刻不顾小环的反对,拉着她就来到了这大王村上。

此刻用周一仙的话来说,就是盘缠用尽,英雄末路,不得已只好当街看相,只不过他口中吆喝着,到后面却渐渐变了样子:“……诸位过往客官,本仙人得祖师真传,能克制天下剧毒。今死沼之内,沼气剧毒,只要诸位配上了我所卖的这个香囊,必定百毒不侵、金刚不坏……”

小环在旁边低声叹了口气,在这里坐了几个时辰,爷爷叫的起劲,但实际上却一个香囊也没卖出去。当地人相信但买不起(周一仙开了黑心的高价),外地人却偏偏都是修真道上之人,个个见多识广,那眼睛瞄过来都是写着“骗子”二字。也还好诸位正道大侠忙于夺宝,不与这相士计较,否则要是平日哪个高人弟子热血突然沸腾,要为民除害,只怕还吃不了兜着走了。

眼看着周一仙还在精力充沛地叫着,小环有些不耐烦,站起身来,正要叫住爷爷,忽然间面前一花,却是木桌前面不知何时站着了一个人,是个年轻男子,穿着一身淡蓝衣衫,眉目清秀,只是面色不知怎么看去有些苍白。

“小姐,我想看相。”那个年轻人嘴角边有淡淡的微笑,平和地道。

小环皱了皱眉,向他打量了一番,这时周一仙也发现了这里的情况,连忙走了回来,满脸堆笑,道:“客官,你想看什么,财运还是姻缘?要怎么看,看面相、手相还是测字?”

那年轻人微一沉吟,道:“我也要进这死沼中去,你就帮我看看这运势如何吧!”

周一仙呵呵笑道:“没问题没问题,来,客官请坐。嗯,先说一下,我们是祖师真传,相术无双,所以看一次要十两银子……”

那年轻人一怔,道:“这么贵?”

周一仙笑而不答。

那年轻人随即眼光转了转,又看了看小环,微笑道:“那好吧!十两就十两。这样吧!你先帮我测个字。”

小环望了他一眼,从旁边拿过一张白纸,递过瘦笔,道:“那请客官你先写一个字在……”

不料那年轻人接过笔,却笑道:“不必,我就写下我的名字,你倒是帮我测测,我这名字运势如何?”

说着,在这白纸之上,写下了三个字,递给小环。

小环怔了一下,接了过来,看向白纸之上,耳边听到那年轻人微微笑道:“我叫秦无炎!”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