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九集 第五章 看相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小环微微皱眉,一双眼睛却渐渐明亮了起来,仔细看著手中白纸,上面“秦无炎”这三个字,写的是工工整整,笔画端正圆润,连接拐角处内敛而圆滑,相当漂亮的一手字。

小环眼睛眨了眨,忽地一笑,道:“这位客官,你名中有‘炎’,本是双火至阳之势,但中间以‘无’字镇压,峰回路转,则为阴柔;又‘秦’字寓西,主你往西方阴寒之地大利!”

她把白纸往桌子上轻轻一放,看著秦无炎道:“西方死泽,正是阴湿之地,你此番前去,运道必定不差。”

秦无炎脸上浮起一丝笑容,年轻却苍白的脸庞上看去似乎也有了几分血色,点头道:“多谢姑娘,这是十两银子,请你收好。”说著从怀中拿出十两纹银,放在桌上。

小环看了看,没有动手,旁边的周一仙却伸手过来,将那银子收到怀里,呵呵笑道:“多谢客官。”

秦无炎笑了笑,却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又从怀里拿出了十两银子,放在桌上。周一仙一怔,道:“客官,你这是……”

秦无炎从容道:“在下还有一位朋友,也要到那死泽之中,麻烦姑娘也为他测上一字。”

小环一怔,秦无炎已经拿过纸笔,在上面写上二字,递给小环,微笑道:“他叫鬼厉!”

原本熙熙攘攘的大街,周围的声音,忽然都安静了下来。

有人悄悄退去,有人悄悄靠近,街角屋顶,人影隐约,这里虽是白日,却突然变得有几分阴寒。

在场中人自然也感觉到了这莫名的变化,周一仙微微皱眉,向四周张望一眼,还未说什么,小环却已经将白纸推了过去,淡淡道:“对不住,客官,测字一道,必定要本人亲书,方可测算。”

秦无炎也不生气,只微微一笑,道:“是吗?”

看他样子,却没有离开罢休的意思,还是站在桌子前面。小环脸色一变,正在这时,忽然从旁边伸过一只手来,在纸上写下“鬼厉”二字,然后有人淡淡地道:“姑娘,请看看我这二字。”

小环转过眼,向他望去。

一转眼,仿佛就是十年光阴!

小灰在他肩头趴著,灵动的眼珠子滴溜溜转动著,而他的眉宇之间,却仿佛什么也不曾改变,依稀当年的模样。

大街之上,如死一般的寂静,暗处明处里,围绕著这两个年轻人,仿佛有两团势力,彼此监视、对峙著……

小环怔了半晌,接过了那张纸。

“鬼厉!”

她轻轻念道。

这两个字,便远远的没有秦无炎写的字漂亮,下笔凝重,拙而不工,但一笔一划都极是清楚,行笔间力道似欲收敛,却偏偏在每一笔收尾处似乎压抑不住一般,都露出些许锋芒,自有股自傲之气扑面而来。

小环的眼睛此刻也仿佛越加明亮,片刻后她放下白纸,停顿了一下,才道:“这位客官,你要问什么?”

小灰在鬼厉的肩膀上突然跳了下来,落在桌子之上,拿起了那枝毛笔,颇为好奇地玩弄起来。

鬼厉看了小灰一眼,道:“我也要到这死亡沼泽中去一趟,便请姑娘看看我的运势如何?”

小环望著他,忽地一笑,道:“人皆有魂魄,死后魂魄不散者,多为阴灵鬼体,为世人所惧,客官取这等凄厉名字,分明未信鬼神,何必问我?”

鬼厉默然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但旁边秦无炎却突然笑了一声,开口道:“错了,错了,姑娘错了。”

小环倒是被他说的怔了一下,道:“我什么错了?”

秦无炎眼里有淡淡光华,对著小环,但眼角目光却是扫著鬼厉,微笑道:“上古时候,天煞明王开天辟地,幽明圣母创万物生灵,乃是恒久确实之事,如何能够不信?”

魔教之中,向来尊崇二圣,也就是天煞明王和幽明圣母,普通教众从来都是信仰无比的,不过在正道中人看来,自然是歪门邪道。只是这秦无炎淡淡说来,却仿佛质问什么一般。

在他身后,大街之上无形的压力,随著他转首之间,忽尔高涨。

鬼厉缓缓转身,面对著他,秦无炎也同时转过身来。

两个年轻人,在这个简陋的大街之上,冷冷对视。

四周一片寂静,周一仙突然觉得脑袋里嗡嗡作响,一阵晕眩,连呼吸也不由自主地有些紧张起来。他偷偷向四周张望,片刻后便发现许多看去与这里毫无关系的人,或倾听,或偷瞄,有些更是干脆直接注目此处,而手中更是拿住了法宝,颇有随时要放手大杀一场的架势。

鬼厉的瞳孔微微收缩,声音也变得有些低沉,道:“毒公子?”

秦无炎此刻面上的微笑也渐渐消失,有凝重之色,但声音依然平稳,道:“血公子!”

“啪!”

忽地,一声低沉的声音在场中突然响起,大街之上两股暗中紧张对峙的人群陡然惊悚,原本紧绷的场面在那片无声之中却仿佛一声锐啸一般,险险的就要爆发。

就连鬼厉和秦无炎仍保持平静的面容之上,他们的眼角也仿佛微微抽搐了一下。

一个微带惊慌、尴尬的声音,在场中响了起来:“没、没事,我、我不是故意……”

众人望去,却是周一仙紧张之下,失手把刚才收的银子掉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闷响,小环额头见汗,怒目瞪了他一眼,周一仙面上一红,讪讪然说不出话来,但在他心里,却是一阵震动。

这十年之间,魔教势力大盛,年轻一代亦出了不少青年俊才,其中最出色的三人,有好事者将之并称为“三公子”,即:万毒门秦无炎,称为“毒公子”;鬼王宗鬼厉,称为“血公子”;剩下的一个是合欢派的金瓶儿,人称“妙公子”。

魔教四大派阀之中,只有长生堂年轻一代,没有人名列其上,后继乏人。

这些年来,这三个年轻人在魔教之中可谓是呼风唤雨,年纪轻轻便已经手握本派重权,踪迹所至,时不时便是腥风血雨,争伐血战在所难免,但彼此之间却从未碰过面。故有人曾道,待到有一朝这三人终于面对面之日,只怕也就是魔教四大派阀真正的大厮杀开始之时。

而此刻,魔教里势力最庞大的两大派阀,万毒门与鬼王宗,就在这两个年轻人彼此凝视的目光中,对峙著。

场中的气氛异常宁静而紧张,周一仙只觉得自己快透不过气来了,有心想偷偷收拾拉上小环溜走,但此刻无论如何也不敢妄动一下,否则这两个年轻人都是凶名满天下的煞星,自己可是万万惹不起他们。

便在这个时候,秦无炎忽地一笑,道:“鬼厉兄,小弟早就仰慕你的大名,今日终于有幸见上一面,真是三生有幸!”

他这一笑,立刻就把在场紧张的气氛缓解了许多,周一仙几乎立刻感觉出来,原本从四面八方源源不断压抑过来的无形压力,随著他的一笑,也开始慢慢退却。

鬼厉虽然没有笑,但面上神色却也缓和下来,在他们二人心间,也许都知道,如今毕竟不是他们争斗的时候。

“秦兄过奖了。”

秦无炎仿佛刚才那一阵对峙根本不存在一般,微笑道:“有鬼厉兄大驾到此,想必死泽之内那份异宝,必定逃不出兄之手心了。”

鬼厉深深望了他一眼,忽然道:“天下之大,鬼厉乃末流之人。这事物若是毒神前辈想要,只要他老人家开口,必定无人敢抢的。”

秦无炎脸色微变,立刻道:“家师早已不问世事,再说若有所属,也该是经营此地的长生堂玉阳子前辈才是。”

鬼厉望著他,缓缓点头,道:“秦兄说的甚是。”

他二人对望一眼,忽然都笑了一下。秦无炎双手一拱,转过身子,负手而去,看他身影飘然潇洒,若不知他身分的,只怕多以为是个俗世翩翩公子。

随著他的身影越走越远,原本热闹的大街之上,刚才还来来往往的行人,忽然间走的走,散的散,片刻间已消失了一半。

鬼厉缓缓转过头来,目光落到了站在一旁的小环身上,小环明亮的眼却丝毫没有畏惧神色,迎视著他。

鬼厉看了她半晌,又看了看周一仙,最后目光回到了小环身上,忽然嘴边浮起淡淡一丝笑容,低声道:“你长大了。”

那久违的笑容突然出现,仿佛一缕春风融化了些许冰雪,不过,却只是一拂即过,待小环回过神来的时候,鬼厉已经抱起猴子小灰向西而去。周围的人或远随、或近跟,渐渐的也消散了大半。

不知怎么,小环心头忽然一阵莫名的惘然,默然向那个年轻人的背影望去,只见远远的仿佛有人群簇拥著他,但却并无一人敢接近,除了在他肩膀的那只猴子。

便是那身影,仿佛也有几分萧索。

她默默看著,怔怔出神。

“喂,小姑娘!”突然一声大喝,在她旁边响起。

小环与正在收拾的周一仙都吃了一惊,转眼一看,却是个相貌奇异,脸型如狗的道人站在面前,道:“小姑娘,看你很会算命的样子,也替你家野狗道爷算个命吧!”

小环看了他一眼,道:“哦!客官想算什么,看相或是测字?”

野狗正要说话,忽然听到旁边传来一阵“吱吱”叫声,众人一呆,却是猴子小灰不知怎么,居然跑了回来,三步两步窜到算命摊子边上,一双眼睛滴溜溜打转,在这三人身上看来看去。

野狗瞪了小灰一眼,恶声道:“催什么催,你家道爷难道会把这个小姑娘吃了不成?”

说著转过头来,对小环道:“我不识字,你就给我看看面相。”

小环微微一笑,道:“客官,你想问什么?”

野狗怔了一下,皱眉想了想,道:“我、我身负重担,你看看我将来会不会做出一番大功业来?”

小环凝视他的脸型半晌,道:“你面容奇特,万中无一,却绝非是成大功立大业的异相。你额头三纹早生,却将功德纹挤到一旁,且功德纹从中断绝,后续无力,”她微微笑道:“若无贵人相助,你这一生便难有成就。”

这一番话小环说的轻轻松松,野狗道人却听的面如土色,面色难看之极,偏偏这时周一仙凑了上来,呵呵伸手笑道:“客官,多谢十两银子!”

野狗道人狗眼一瞪,大怒道:“呸!这个女人胡说八道!你家野狗道爷向来福大命大,什么难有成就,还敢向我要银子,找死啊!”

周一仙吓了一跳,小环倒是神色不变,野狗正想转身走人赖帐的时候,忽然一直蹲在旁边的猴子小灰“吱吱”叫了两声,突然跳了起来,蹦到野狗身上。

野狗道人顿时吓了一跳,手舞足蹈,怒道:“死猴子,你干什么……”

话未说完,小灰却已经趁著他挥舞手势又跳了开去,这一次却是落到了小环面前的桌上,对著小环咧著嘴,呵呵而笑。

小环看著猴子极是可爱,脸上忍不住就露出笑容,道:“小猴子,你干什么?”

小灰左手伸到脑袋上抓了抓,眼珠子转了一圈,便把放在身后的右手伸了出来,摊开到小环面前。

小环看了一眼,不由得怔了一下,只见猴手之中,却是一锭纹银,看著大小只怕有三十两不止。这时背后野狗道人也是一惊,伸手到怀中一摸,登时大怒:“畜生,居然偷你家道爷的钱,反了反了!”

随即手上灰光一闪,獠牙法宝亮了出来,手一抬,就要向小灰当头打下。

小环脸色一变,左手缩到了袖子里头,正待做些什么,但猴子小灰却向野狗吱吱尖叫,在桌子上蹦蹦跳跳,张牙舞爪,看它气势,仿佛比野狗道人还要嚣张。

野狗道人手到半空,忽然像是想起什么,几番不情愿,最后却还是把法宝放了下来,恶声恶气道:“好,算你狠!将来总有一天,叫你这只畜生和那个臭小子一道来求我!”

说罢,恨恨转身,走了开去。

猴子小灰一蹦老高,回过头来,向著小环张嘴呵呵而笑。小环越看越是喜爱,忍不住伸出手来摸了摸小灰的脑袋,轻声笑道:“谢谢你啊!小猴子。”

小灰眉开眼笑,用猴爪不停摸著脑袋,就连尾巴也时而伸直摇晃,时而蜷曲起来。

周一仙把掉在桌上的银子收好,心中也大是高兴,走过来伸手想摸小灰猴头,嘴里道:“呵呵,好猴子,好猴子……”

“吱!”不料小灰突然尖叫一声,张口一咬,若不是周一仙手缩的快,险些便被它咬了一口。周一仙呆了一下,却见小环一脸欢笑,摸著小灰脑袋,一人一猴融洽之极,不知为何却对自己如此,面上便有些挂不住了。

小环越看越觉得小灰可爱,不由得伸手把小灰抱在怀里,逗弄小灰玩耍。周一仙在旁边开始收拾东西,嘴里却老大的不服气,摇头晃脑叹息道:“唉!如今这是个什么世道,连猴子也这么好色……”

小环脸上一红,瞪了爷爷一眼,怒道:“爷爷,你说什么?”

周一仙尴尬一笑,不敢再说,但转过头去,却依然做圣人忧心状:“唉!世风日下!世风日下!”

小环懒得再去理他,转过头想了想,走到一旁,从自己包裹中拿出一个用纸包住的小包,轻轻打开,只见里面却是两串晶莹鲜艳的冰糖葫芦,一缕甜香,丝丝入鼻。

小环拿起一串,递给怀里的小灰,小灰接过,却离开了小环的身子,跳回桌子上,眼珠子滴溜溜打著转,看著手中的冰糖葫芦,末了,小心翼翼的放到嘴里,用舌头舔了一下。

小环趴在桌子边上,笑嘻嘻地看著它,道:“甜吧!很好吃的哦!”

小灰猴眼眨了眨,顿时点头,手里拿著冰糖葫芦,兴高采烈地在桌子上跳来跳去,片刻后跳下桌子,向小环用拿著冰糖葫芦的手挥了挥,随即向大街远处跑了去,很快就消失在远处。

小环看著它的身影渐渐消失,笑著摇了摇头,心里很是喜欢这只机灵之极的猴子,可惜不是自己的,心中多少有些遗憾。转过头来,却发现周一仙也望这猴子小灰的去向,怔怔出神,嘴里似乎在念叨什么,不由得道:“爷爷,人家不过是一只小猴子,你一大把年纪,居然还记恨著,也不怕被别人笑话!”

周一仙哼了一声,道:“你懂什么?我是刚才突然想到,这猴子好生厉害,居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地从野狗道人这等修真人身上偷了银子出来,要是我也养一只这样的猴子,那还不是想偷多少银子就有多少银……”

小环气结,怒道:“爷爷!”

周一仙回过神来,尴尬一笑,不敢接话,埋头收拾东西。

小环瞪了他一眼,转过身来,收拾包袱,把那剩下的一串冰糖葫芦包好,忽听得旁边一声清脆笑声,有人道:“怎么三年不见,你居然还是这么爱吃冰糖葫芦?”

小环一怔,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年轻女子,身著鹅黄衣裳,瓜子脸,眉目如画,双目含媚,第一眼清丽无方,第二眼便风情万种,倾倒世人。

小环惊喜,笑了出来,立刻放下手中之物,拉住那女子的手,笑道:“姐姐,怎么是你?”

那女子显然和小环极是熟悉,伸出手捏了一把小环白生生的脸,笑道:“三年不见,妹妹你越来越是漂亮了,连我一看都忍不住动心了呀!”

小环脸上一红,嗔骂一句:“不正经!你怎么来了这里?”

那女子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却向西方,也就是刚才秦无炎和鬼厉所往之处,望了一眼。

小环怔了一下,道:“你也要去死泽里面!?”

那女子眼睛眨了眨,片刻间又是动人心魄的俏丽笑颜,道:“妹妹,你想不想进去看热闹啊?”

小环微微皱眉,道:“可是那里面实在是……”

那女子轻笑一声,道:“你怕什么,有我在呢!难道还能让人欺负你不成?就算你不在意,我也会心疼呢!”

小环白了她一眼,却也忍不住笑了出来,道:“也好,反正我们也许久不曾见面,我也想和姐姐多说说话儿。”

说著,她转头向周一仙道:“爷爷,你去不去?”

周一仙显然也是知道这个女子身分,料得有此人在,必定无碍,当下笑道:“去,当然要去。”

那女子微微一笑,对小环道:“妹妹,那我们走吧!”

说著搂著小环肩头,在她耳边不知悄声说了些什么,小环吃吃笑了出来,二人慢慢走去,却是把一大摊子事物,都丢给了周一仙收拾。

周一仙怔了一下,摇头叹息,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苦叹世风日下,人不敬老……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