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九集 第七章 好人野狗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死泽之中,伴著越来越大的雨水,渐渐还刮起了风。

猴子小灰身上的皮毛都湿了,贴在身上,此刻蜷缩起身子,一动不动地躲在小环的怀里,只有一双机灵的眼睛,还是滴溜溜转动著,看看远处,又看看小环。

雨丝漫天落下,原本阴暗的沼泽此刻显得更加灰暗,周围一片灰色蒙蒙。

周一仙翻出衣袍盖住脑袋,坐在小树之下,小环却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片刻后苦笑一声,轻轻蹲下,把小灰抱的紧了些,以免让风雨打到它,至于自己,反正这时也是淋了,也是无法可想。

野狗道人得意洋洋,撑著一把伞走了过来,看他神色,自然是找不到什么见义勇为、拔伞相助、怜香惜玉等等字眼,只听他道:“嘿嘿,小姑娘,想不想要伞呀!被雨淋很难受吧?”

小环在风雨中抬头向野狗道人看了一眼,轻轻笑了笑,雨水打在她白皙美丽的面上,迸开如散落的珍珠。

野狗道人窒了一下,本来他过来是想让小环求他要伞遮雨,然后本野狗道爷再大大耻笑这少女一番,最后得意地扬长而去,做坏人做到这种地步,果然是很痛快极舒服的!

不料小环居然大出他意料之外,什么话也没说,更不用说开口求他,一肚子得意算盘顿时落空,野狗道人很是恼火,狠狠盯了小环一眼。

这一眼,却不知怎么,让他有些走神。

面前那年轻而美丽的少女,静静蹲著,无声地忍耐风雨。天地间风雨呼啸,忽然间在野狗眼中,仿佛所有的雨点都落在她微微有些单薄的身子上。

衣服湿了,贴在身上,黑色的秀发有些凌乱,有几缕落在她的腮边,衬著因风雨而苍白的脸颊,有惊心动魄的凄凉的美。

她的肩头,原来是有些瘦而薄的,每一颗雨珠落下再弹起再散开如晶莹的碎屑,仿佛轻轻颤抖,若隐若现的白皙的肌肤,贴著衣裳。

野狗道人忽然急转身,不再看她,手不由自主的抓紧了雨伞,似乎要提醒某人一般一叠声地道:“我是坏人,我是坏人,我是坏人……”

小环本来不打算理他的,但这一下反而有了些好奇,看这野狗古怪行径,嘴里还莫名其妙说著什么,奇道:“道长,你说什么?”

野狗道人吓了一跳,不知怎么心中有些发虚,瞄了小环一眼,看见小环眼中神色奇怪,正望著自己,雪白的脸上,雨水滑落。

便是她的身影,在风雨中,也有几分的楚楚可怜。

“要你管!”野狗忽然大怒,大声咆哮。

小环怔了一下,耸了耸肩膀,低下头去,却见猴子小灰正看著自己,忍不住微微一笑,向它吐了吐舌头。

小灰咧嘴,吱吱笑了两声。

风吹雨飘,这一场风雨似乎永远都没有结束的时候,小环渐渐觉得身子有些发冷,正担忧时,忽然间“咦”了一声,只觉得头上风雨突然小了许多,抬头一看,却是愣住了。

野狗道人不知什么时候又走回到她身边,伸出手把伞遮在她的头顶,只片刻工夫,雨水就打湿了他的身子。

“喏,伞给你!”野狗道人仿佛是跟某人过不去一般,恶声恶气地道。

小环站了起来,惊讶道:“道长,你……”

野狗道人眼光在她脸上瞄了一下,却见小环微微惊愕的脸上,有晶莹水珠正悄悄滑落,还有的落在她细长的睫毛上,倒映著她亮晶晶眼眸里的美丽光彩,动人心魄。

野狗道人顿时如被火烧了一般,把伞往她手里一塞,立刻走开,也不顾满天风雨,大声骂道:“你们这些小女孩,整天就爱装可怜,可恶,可恶!”

小环拿著伞,望著野狗道人的背影,忽地笑了出来,声音如风雨中依旧清脆悦耳的风铃,大声笑道:“道长,你是个好人呀!”

野狗道人不敢回头,“呸”了一声,怒道:“胡说,你家道爷从生下来就是个坏人的种,一辈子都要和你们这些正道好人作对到底!”

小环撑伞站著,微笑地望著野狗道人的身影。

野狗道人伞方离手一会,全身上下已然湿了,向四周张望一下,却也找不到什么地方躲雨,最后还是走到周一仙坐著的小树底下,哼了一声,也学周一仙模样,把衣领往头上一扯,盖住脑袋,闷声不响,任凭风吹雨打。

周一仙向旁边野狗道人的丑脸看了看,见他脸色复杂古怪,又是懊恼,又是尴尬,忽地笑出声来,一笑之下,登时忍耐不住,几乎连撑衣服的手也顾不上放下了,“哈哈哈哈”笑了不停。

野狗道人恼羞成怒,怒道:“你笑什么?”

周一仙指著他哈哈大笑,连风雨打在脸上也不顾了,大笑道:“我是坏人,我是坏人……”

野狗道人登时面红耳赤,原来周一仙耳朵居然颇尖,小环没听怎么清楚的话,他居然在远处听见了。

此刻周一仙看见野狗道人做了好事却似乎违背什么原则一般,很是恼火的样子,实在是忍耐不住,大声笑了出来,几乎打跌。

野狗道人大是恼怒,腾地站了起来,周一仙吓了一跳,嘴上兀自哈哈笑著,身子便往后退,不料雨天路滑,脚下一不留神,“砰”的向后摔了出去,掉在一个泥坑之中,浑身是泥。

野狗道人怔了一下,见周一仙手舞足蹈,大是滑稽,登时满腔怒火消散无形,忍不住也大声笑了出来。

他二人彼此取笑讪骂,随即争吵不休。小环站在远处,微微而笑,也不上前。

这时风雨倾盆,仿佛雨势又大了些,天地间一片肃杀,只是在这凶险死泽之内,却还有处地方,有淡淡温存。

黄昏时刻,这一场雨突然就这么戛然而止,前一刻还天昏地暗要下到世界末日一般,后一刻却已经云开雾散,不知道是不是死泽这里特有的天气?

小环长出了一口气,把伞合起,向天空望去,只见虽是昏黄时候,但大雨过后,雾气稍退,天色却似乎比白日还亮上少许。

就连空气里那些腐坏的气味,此刻也暂时消失了。

小环回头,向那棵小树下望去,周一仙和野狗道人果然还坐在那里。刚才风大雨大时二人还大声争吵,但现在经历风雨吹打,显然没有什么精神了,都是有气无力把遮头衣衫放下,哗啦啦一声响,水流如注,从衣服上倒了下来。

小环微微一笑,转过身子,放下小灰,小灰落到地上,蹦跳两下,随即全身抖动,将水珠抖的四处乱溅,连小环也躲闪不及。

小环笑骂一声,望见旁边不远处一片水草,似是个小池塘,便走了过去,找到个水草较少的地方,向下看去。

池塘里水草茂盛,便是这处水面稍宽敞的地方,也似乎倒映成幽幽清脆碧色,看不清这池塘到底多深。小环对著水面望著,看著水中自己的倒影,慢慢整理仪容,将被风雨打乱的发丝,慢慢归拢,只是身上衣裳毕竟被风雨打湿,贴在身上,很是难受。

身后远处,周一仙和野狗似乎又开始拌嘴,但话声不大,听的不大真切,至于周围更是突然静了下来,从无休无止的风雨中到现在,仿佛觉得特别的寂静。

甚至连旁边青青水草之上,那晶莹水珠沿著绿色叶脉悄悄滑落,滴入池塘水面的声音,也仿佛特别的大声。

小环忍不住深深呼吸,这雨后微带甜味的空气。

突然,身后一直安静的小灰,发出尖锐而紧张的“吱吱”尖叫。

小环吓了一跳,睁眼欲问,却突然哑了声音。面前池塘之中,前方茂密水草之内,赫然竟有一双眼睛,比寻常人大了一倍以上,正注视著她。

小环失声惊叫,远处周一仙和野狗道人都是大吃一惊,但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只见小环面前池塘水面突然爆发,一道粗大水柱轰然而起,直向小环袭来。

小灰尖声呼啸!

小环面色刷地白了,但神志仍不慌乱,急迫中下意识退了一步,左手缩到怀里,说时迟那时快,眼看水柱就要打在小环身上,突地从小环左手间发出一道橙色光环,形成一道光幕,在她面前挡了一挡。

那粗大水柱被橙色光幕当面一挡,登时停在半空,不得前进半分,水柱之中同时发出一声沙哑之极的闷呼,只见水柱在半空一阵摇晃,夹杂在白色水花中出现了一道黑色的影子,便欲落回池塘之中。

小环惊魂未定,正要后退,就在这时,只听得半空中一声锐啸,鹅黄身影如电如光,疾驰而来,瞬间闪到她的面前,正是金瓶儿。

只见金瓶儿俏脸含煞,右手挥动,紫气瞬间大涨,直入池塘水波之中,片刻间轰然巨响,池塘里激起一道汹涌水墙,直冲上天,高逾数丈。

那个黑色影子竟被她生生逼了出来,只是居然还有余力,虽然不敢和金瓶儿正面交手,但顺著水势向后翻腾,扑通落在水草之间,只见身躯扭动,竟如一条鱼儿一般,迅疾无比地向前游去。

众人都是一怔,那怪物看去似乎像人,但这等在水中动作,却哪里是普通人能够做到。金瓶儿眉头微皱,却没有追赶。眼看著那怪物影子就要消失在池塘远处一片薄雾之中。

不料就在这个时候,那怪物却又是一声沙哑怒叫,薄雾之中玄青色微带血红光芒微微一闪,那怪物立刻翻身飞回,似是极为恐惧那道玄青光芒一般。

只是它身子腾在半空,却忽然望见脚下池塘里原本青翠的水草,从它脚下方向往两旁延伸,突然全部迅速枯萎下去,变做焦黄之色,甚至连水面上也隐隐泛起黑色,只有往金瓶儿那个方向,水草依然不变。

怪物仿佛发出垂死怒吼,但终究不敢落在池塘之中,飞身向金瓶儿那里扑去,显然要做死前一搏。

小环失声惊叫:“姐姐,小心!”

金瓶儿脸色如常,俏脸上浮现冷笑,只见黑色怪物越来越近,金瓶儿俏目一闪,右手腾起,紫芒大盛,周围众人也看不清那璀璨紫芒之中到底是何法宝,便望见紫芒如刀,向那怪物当头劈下。那怪物“吼”的一声闷喊,身子被激震而起到半空十丈之高,随即重重摔下,手脚抽搐,看样子是不活了。

四周渐渐静了下来,刚才还波涛汹涌的池塘里,水波也渐渐平静,众人的目光都向地面之上那个怪物看去,然后,所有的人,包括金瓶儿在内,都怔了一下。

这果然是个怪物,但却是个人一般的怪物。

它也和人一般,有著手脚四肢,甚至在身子上,也有紧身衣物,只不过看来是为了在水中方便,所以衣服很少。裸露出来的皮肤上,一片一片的,仿佛是鱼鳞一般的东西。

但最令人震骇的,却是它的头,这竟是一颗鱼的脑袋,嘴唇、鱼鳃,甚至连双眼,也和鱼一般,是没有眼睑的。

此刻,这鱼头人身的怪物倒在地上,从嘴里不断流出血来,身子一动不动,看来是被金瓶儿重重一击,生生给劈死了。

小环望著地下那个怪物,委实觉得有些心寒,下意识向金瓶儿身后缩了缩,金瓶儿伸手轻拍她的肩膀,低声安慰。

俄顷,从前方薄雾之中,缓缓走出两人,虽然同时走出,但两人彼此却离的颇远,似乎对对方仍有戒心,正是鬼厉和万毒门的秦无炎。

鬼厉目光转动,在金瓶儿身后的小环脸上停顿了一下,随即移开。

小环看了看鬼厉,又看了看秦无炎,心中不由自主地一阵震动,这三个魔教最出色的年轻一代高手,突然秘密相会,其中缘由,一想起来便让人觉得既迷惑又刺激。

秦无炎走到那个怪物身前,用脚踢了踢它的身体,怪物翻了个身子,一动不动。

秦无炎淡淡道:“死了。”

躲在一旁的小灰“吱吱”叫了两声,跳上了鬼厉的肩头。

鬼厉看了看野狗道人,又向周一仙和小环望了一眼,似乎皱了皱眉头,随即缓缓道:“该说的都说了,就这样吧!”

说著,他转过身子便欲走开,秦无炎忽然道:“鬼厉兄,这不人不兽的怪物突然现身此处,颇有蹊跷,你难道没有什么想法吗?”

鬼厉停住了脚步,没有说话,却是金瓶儿望了秦无炎一眼,道:“怎么,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秦无炎怔了一下,随即微微摇头,再看金瓶儿和鬼厉脸色,两人似乎也不知道这半人半鱼的怪物是何来历。正在这时,忽然旁边一人走出,朗声道:“这怪物的来历我知道。”

鬼厉等三人同时吃了一惊,转眼看去,却是周一仙,连小环也吃了一惊,道:“爷爷,你知道?”

周一仙面上兀自还有一点污泥粘在额头,但此刻气度却是大非寻常,负手而立,面色倨傲,道:“你爷爷一生浪迹天涯,走的桥比你走的路还多,你当我白活的吗?这怪物名叫‘鱼人’,其实也不算是妖物,而是南疆十万大山、六十三种异族之一的鱼人族。”

鬼厉等人都是一怔,南疆十万大山这自然是谁都知道的,但南疆荒野之地,居然还有六十三异族所在,却是闻所未闻,但看周一仙神色,却并非随口胡诌。

金瓶儿皱眉道:“那就奇怪了,南疆离此死泽不下万里,这鱼人跑到这里,却是所为何事?”

这一问却把刚才还得意洋洋的周一仙问倒了,抓了抓脑袋,只得道:“那我就不知道了。”

在场众人沉默了片刻,见再想也没有结果,鬼厉当先转身,走了开去,猴子小灰趴在他肩膀之上,忽地回头,向小环挥了挥手,咧嘴而笑。

小环亦投以微笑。

野狗看了看小环,随即跟了上去,但还没走几步,忽听小环在背后叫道:“道长,前面颇多凶险,你要小心啊!”

金瓶儿一怔,向小环望去,却见小环微微而笑,脸色却也没什么变化,倒是前头野狗道人走的飞快,也不知道是听到了还是装做没听到,头也不回,快步跟上鬼厉去了。

秦无炎向鬼厉走的方向望了一眼,走到金瓶儿身边,微笑道:“金仙子的‘紫芒刃’名动天下,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金瓶儿淡淡一笑,道:“秦公子取笑了,我怎么比得上你,随便略施小毒,便将这池塘变作毒池,五十年间也寸草不生了。”

秦无炎目光一凝,面色仿佛也冷了些,看了金瓶儿一会,才缓缓道:“在下这‘浮萍’小毒,研制不过半年,原是雕虫小技,不入高人法眼,向来不曾施展,金仙子居然得知,实在令在下佩服,佩服!”

金瓶儿迎著他的目光,半分退让的意思也没有,道:“秦公子过奖了。”

秦无炎又看了看她,眼中闪过一道寒芒,随即脸上又浮起一道微笑,点了点头,道:“如此,在下就先告辞了,所约之事……”

金瓶儿打断了他,道:“你放心,那件事我知道怎么办!”

秦无炎微微一笑,道:“好。”说著向小环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转身也走了去,很快就消失在远方薄雾之中。

待到秦无炎身影消失,金瓶儿仍然沉默了片刻,忽然长长出了口气。

小环站在她的身后,几乎同时感觉到原来金瓶儿的身体一直是紧绷著的,直到此刻才放松下来。

“姐姐,你没事吧?”小环有些担忧。

金瓶儿微微摇头,看了小环一眼,柔声道:“刚才我没及时赶来,你没受伤吧?”

小环笑了笑,摇头道:“我没事,倒是刚才下雨的时候,淋了一下,不过幸好有……哎呀!”

金瓶儿一怔,道:“怎么?”

小环跺脚道:“我忘记把雨伞还给那位道人了。”

金瓶儿耸了耸肩膀,道:“那就先留著吧!以后有机会见到再还就是了。”

小环默默点头,金瓶儿向远处望了一眼,忽然似有感触,低声对小环道:“小环,以后你要小心那两个人。”

小环不解,道:“什么?”

金瓶儿目光闪动,似有寒芒,淡淡道:“刚才那两个男子,俱是辣手无情的人物,你往后看到他们,最好立刻离开,千万不可接近他们!”

小环默然,缓缓点头,但心间不知怎么,忽地一阵惘然,隐隐又想起了多年前,那一个被周一仙骗去银两的青云少年。

  • yxh:

    好心痛,刚才知道女主是陆雪琪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