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集 第一章 瘴气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风过死泽。

脚下水草飘动,水起涟漪,一眼望去,无边无际,虽然没有人烟生气,却另有一番动人景色。

噬魂发出淡淡的玄青色光芒,幽光流转,停在半空。鬼厉身在其上,负手而立,凝望着前方。

这一天,是死泽中难得的一个好天气,和煦阳光照下,往昔的阴晦之气也散了许多,不过就在他的身前数十丈外,却有一片浓浓灰色,如雾一般的巨大瘴气,浩浩荡荡腾起,左右延伸,高难见顶,彼此纠结涌动,仿佛看不到边界。

这里,便是世间最凶险地界之一的死泽内泽所在!

趴在他肩头的猴子小灰,似也不安地低低叫了一声。

鬼厉伸手轻轻拍了拍小灰,小灰安静下来,一双灵动的眼睛同时望着前方瘴气。就在这时,身后忽地响起一声呼啸,一道亮光如电而来。

鬼厉身形一动,噬魂如知他心意,缓缓转了过来。

那亮光在他身前戛然而止,御空而来的是一个年轻男子,剑眉入鬓,目光亮而尖锐,一闪而至鬼厉身前,行了一礼,道:“副宗主,事情都安排好了。”

鬼厉也不问他什么事情,想必是早就了然于胸,当下微微点头,道:“好,那这里就交给你了。”说罢,他似乎又想起什么,道:“燕回。”

那叫燕回的男子道:“什么?”

鬼厉向他背后望了一眼,道:“你向来冷静,我很放心,但杀生和尚脾气暴烈,杀性过重,眼下死泽之内各方势力齐至,更不可妄动,你要好好约束他。”

燕回微微一笑,道:“副宗主放心,杀生虽然目中无人,但向来不敢违逆你的命令,我也会约束他的。”

鬼厉看他一眼,点了点头,正要转身,燕回忽道:“副宗主,还有一件事。”

鬼厉看了看他,燕回沉吟片刻,催动脚下法宝,靠近鬼厉,同时压低了声音:“刚才才收到从总堂那里传来的消息,四大圣使中的青龙和朱雀两位前辈,在数日之前突然向死泽方向而来了。”

鬼厉面色微变,但随即如常,沉默了一会道:“此事不必宣扬,你们也照旧行事,静观其变。”

燕回低首道:“是。”

说罢,他向鬼厉行了一礼,返身去了。

鬼厉看着燕回身影消失,缓缓转过身来,目光又落在眼前那片巨大的瘴气之上,半晌忽然道:“小灰,我们走吧!”

小灰趴在他的肩头,猴爪伸起抓了抓脑袋,“吱吱”叫了两声。

鬼厉微微一笑,噬魂光芒亮起,一人一猴融在玄青光芒之中,凌空向前,冲进了那片巨大的瘴气中。

甫入瘴气之中,周围光线瞬间尽数消失,原本还明亮的天空无影无踪,四周只剩下灰茫茫的一片瘴气,目光所及,竟不能远观至半丈之外。

几乎就在鬼厉进入瘴气的同时,噬魂玄青光芒大盛,从下翻腾而上,形成一个光圈,将鬼厉和小灰牢牢护住,周围瘴气翻涌不止,但不能侵入这个光圈半分。

从里面向外看去,随着鬼厉凌空飞驰,周围的瘴气如云雾一般,从前头分开又在身后凝聚,头顶脚下,尽是这灰色瘴气。

这一飞,竟是飞驰了许久,鬼厉脸色渐渐凝重。这剧毒无比的瘴气之墙,便是死亡沼泽之内,内泽与外泽最明显的分界,外泽虽然到处是无底深坑,但若是小心从事,也并无大碍,但到了这内泽,其他的不说,只这瘴气便剧毒无比,凡人碰上别说吸上一口,便是屏住呼吸,但只要肌肤碰到这等剧毒之物,一时三刻毒气也是侵袭进去,攻心而亡。

鬼厉如今道行虽然大成,远非当年青云山上那个小弟子,但对这等毒物依然不敢掉以轻心。死泽之内,处处杀机,尤以此内泽,更是亘古蛮荒之地,凶险难测,当下提起十二分小心,谨慎前行。

只是这瘴气之墙竟然奇厚无比,又飞了一会儿,竟然还在其中,周围更是一片灰茫茫。鬼厉暗暗心惊,按他自己心算,这些时候至少已飞出百丈左右,这蛮荒恶地,瘴气亘古不散,就算有什么异宝在这其中出世,只怕千万年也无人能知,更不用说拿得到了。

他心中如此思量,但噬魂光芒却是越来越盛,而周围灰色瘴气,翻涌不止,仿佛速度也隐隐有些加快。

忽地,鬼厉心头突然一跳,前方瘴气深处,赫然闪过一道蓝色光芒,却一闪即散。那颜色淡淡,却不知怎么,竟有几分熟悉。

几乎就在同时,周围原本静静翻涌的瘴气速度猛然加快,如开了锅的沸水一般,陡然沸腾。

上下左右,灰色的瘴气开始疯狂旋转,无数或大或小的瘴气漩涡突地出现在前方,隐隐有吸扯之力,从四面八方向鬼厉袭来。鬼厉肩头的小灰一动也不敢动,口中轻轻“吱吱”叫着,紧紧抓着鬼厉的衣服。

鬼厉面沉如水,但眉头已深深皱起,忽地哼了一声,全身绷紧,噬魂青光之中,霍地腾起一道金色光芒,与青光交相辉映,顿时将周围瘴气又生生逼退了几分,也就在同时,噬魂破空而起,仿佛根本无视前头危险,往前方最大的一个瘴气漩涡之中,生生冲了进去。

身影甫一入那个巨大的瘴气漩涡之中,鬼厉登时觉得周围拉扯之力剧增,狂风呼啸,从四面八方纷纷涌来,尽是剧毒瘴气,鬼厉脸色一白,竟被这巨大自然之力生生拔起,直飞上天。

片刻间,凛冽风声,嗦嗦不绝,翻腾云气,如暴怒风神怒吼。鬼厉人在半空,深深呼吸,陡然间双手齐出,左手结印,右手法诀,面上金青二气同起,片刻间一闪再闪,迅速化二为一,若是正道高人在此,此刻只怕是惊愕的说不出话来。

青云门的“太极玄清道”与天音寺的“大梵般若”,竟然已经在这个青年身上,完美地合二为一!

灿烂的金青光彩之中,噬魂顿时稳定下来,不再随风飘荡,硬生生停在这风暴之中,鬼厉凝神观察,但周围风暴越来越烈,云气蒸腾怒涌,眼前视线所及,到处都是灰色一片。

鬼厉沉吟片刻,终究知道此乃大凶之地,实在不可久留,当下驱动噬魂,往这剧烈旋转的风暴边缘强冲而去,在瞬间耳目剧烈轰鸣、天旋地转之后,终于冲出了这个隐藏在外表平静的瘴气之中的暴风眼。

他这一冲之力非同小可,离开那瘴气漩涡之后,兀自往前生生冲出了老远,只是被刚才那么一闹,天旋地转的,而此刻周围瘴气虽然渐渐平静,但鬼厉眉头却皱了起来,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走错方向。

他正沉吟时,忽地肩头小灰突然尖声高叫示警,鬼厉一惊,也不及细看,几乎是下意识地生生将身子从半空中向旁移开三尺。

“吼!”

灰色云层之中,一条黑色而巨大的事物轰然而过,从刚才他所站立的地方扫了过去,一股腥气剧烈扑鼻,竟然连噬魂光圈也无法全部抵挡,隐隐透了进来。

片刻之后,这诡异绝伦的东西又消失在瘴气之中。

鬼厉怔住了,他的心忽然间剧烈跳动,这在瞬间出现的巨大之物,却仿佛给了他当头一棒。下一刻,他不顾小灰吱吱尖叫,竟然不顾巨险,追了上去。

只是那怪物一闪即没,身躯固然大的不可思议,但速度竟也不慢,再加上这浓浓瘴气之墙,视线所及不过半丈,片刻后就再也找不到那怪物的影子。

鬼厉皱眉,缓缓停了下来,正凝神,忽然就在前方,一声惊呼,随即四下呼喊之声大作,竟是有数人在前,想必那怪物经过那里,顿时将所有人惊散。

鬼厉精神一震,合身飞上,只见面前云气开合翻滚,忽然间前头一声怒喝,声音清冷:“妖孽!”

话音未落,一道凌厉蓝光霍然从旁而至,当胸刺来,如横贯天际的彩虹,瞬间将周围瘴气竟也照的蓝灿灿一片。

鬼厉大吃一惊,这人剑道凶猛,一往无前,下手绝不留情,只这一剑道行之高,便已不可小觑。危急时候,他身子前行之势不减反快,瞬间如电,直飞冲天,要摆脱这身后之剑,再做还击。

不料云雾中那人端的是非同小可,此刻他们二人相隔瘴气,彼此无法看清身影,但就凭着剑上感应,那蓝光如有灵性一般,风驰电掣地追来,如附骨一般,二者距离竟不稍减。

片刻间这附近瘴气顿时翻涌开去,鬼厉化做幽幽青光,背后一道蓝色光芒,双方上天入地,移形换位,如电如光,在这层层毒气之中,追逐不休,所过之处,云雾蒸腾。

追逐之中,鬼厉眉头紧锁,身后之人道行极高,急切间也看不清她用何法宝,但那股杀气之烈,却是明白无误,决然不是同道之人,多半便是与自己誓不两立的正道人物。

正道门下,是哪一个厉害人物?

他心头甫动,但手边已然开始反击,否则若是这般一直追逐下去,后面那人自然无妨,他自己却如没头苍蝇一般乱闯,谁知道还会碰上什么怪事?

只见青光陡然大盛,鬼厉身子突然飙起,半空折返,噬魂幽幽,横在胸口。身后那道蓝色剑芒,似乎亦感觉到了什么,剑芒大涨,势道更厉,当胸而来。

鬼厉一把抓住身前噬魂,黑色棒身上面那颗青色珠子顿时光芒大放,尤其是光芒之下,一条条一丝丝血色的红丝也似乎同时都亮了起来,红色的血液暗暗流转,红光青芒,幽幽暗暗,迎着那道蓝色剑芒,当头迎上。

“轰隆!”

鬼厉身子大震,整个人不由自主往后逼退了一丈,但身前的那道蓝色剑芒也是大震倒飞,云雾之中似有人哼了一声,显然也不好过。

鬼厉这些年来日夜修行魔道天书,加之“噬血珠”就在身旁,性子中暴戾之气早重,此刻更无二话,迳直飞前,噬魂破空而去。

不料噬魂才一出手,只见前端云气霍然分开,敌人竟然也是刚强至极,甫一稳下,立刻强攻。鬼厉厉啸一声,驱动法宝,顿时与那道蓝色剑芒斗在一起。

此刻噬魂与那道蓝光已飞斗在一起,但云雾翻涌,鬼厉肉眼已难看清法宝模样,全靠自身与噬魂感应操纵。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厮斗对双方来说,俱是凶险之极,双方都是道行极高之人物,一个不好,不死在对方手下,只消受伤分神,被这周围剧毒瘴气所侵,也是有死无生的局面。

前头那人显然也没料到会碰上这样一个人物,虽人在云雾之中,看不清她的神情模样,但看着剑势,竟然也是不肯稍让半分。

只在这电光石火的片刻间,噬魂与那道蓝色剑芒在瘴气之中剧烈碰撞,隆隆巨响,以这两件法宝为中心,瘴气翻滚,隐隐然又成了一个巨大漩涡。

即使隔了老远,但噬魂乃是鬼厉血炼之物,彼此感应仍如血肉相连一般,鬼厉只觉得噬魂之上那股冰凉感觉渐渐沸腾起来,仿佛这法宝本身亦有灵性一般兴奋起来,这感觉当真诡异,自从他道法大成之后,便再无出现。

只是,在久远之前,当他还是懵懂少年时,这感觉,他却曾经感觉到的……

他心头忽地一惊!

仿佛隐隐有什么东西,在他心间翻腾了一下。

噬魂与那道蓝色剑芒最后剧烈碰撞了一次,飞了回来,此刻周围的气旋越来越大,鬼厉与那人的斗法已经到了最激烈的时刻,二人隔在瘴气之中,仅仅依靠彼此灵觉,一方面要防备对方攻击,一方面还要抵御周围剧毒瘴气,在这等凶险之地,显然战斗越快结束越好!

周围气旋剧烈动荡,同时又衍生出无数小的瘴气漩涡,但鬼厉目光却紧紧盯着前方,那片浓浓瘴气之后,隐现蓝光,他甚至感觉的到那人杀意浓浓的目光。

忽地,一声清啸,蓝色剑芒破空锐啸,瞬间刺破云层,成一巨大光柱,当头劈下,鬼厉竟不做任何闪避,迳直飞起,硬生生突入蓝光之中,直扑那人所在。

云雾中那人怒喝一声,蓝光大盛,瞬间所有光彩倒收回去那云层,片刻后凝固成一柄光彩万丈的天蓝仙剑,势不可挡地冲来,几乎就在同时,噬魂青光大起,瞬间竟将周围一丈的瘴气逼退,迎了上去。

生死一击,就在此刻!

那人手握剑柄,鬼厉紧握噬魂,对冲而上。

两道厉芒,瞬间将周围瘴气生生逼散!

仿佛屏住呼吸,等待决出生死的那一刻……

白皙的手,握着剑柄;风吹动的衣襟,猎猎飞舞;她如九天的仙子,绝世的容颜,在这云开雾散的一刻,出现在另一端。

陆雪琪!

许多年后,再相见的那一刻……

是什么样的目光,在彼此凝望,

哪怕,只有片刻的时光。

突然间,整个世界仿佛突然静止,灰色的瘴气被无上的法宝逼退,缓缓现出了那个男子的身影。

那个深深镂刻在幽幽心间的男子,就在前方。

她全身不动,只有心,微微一颤。

两件法宝如电,如光,如三生七世纠缠的宿世冤家,生生逼近,是恨,是爱,便要在这瞬间分出你死,我活?

那一刻,便在眼前!

那一刻,就在呼吸之间!

是什么,比这电光更快;是什么,在心头悄悄萦绕?

是心意吗……

光芒大放的噬魂突然微微一偏,让了开去,鬼厉陡然间胸口大开,肩头的小灰尖叫起来。

蓝光点点如星,喷涌而来!

却不曾感觉疼痛。蓝光从他的身边间不容隙的划过,仿佛冥冥中,有着什么感应一般,“天玡神剑”也向另一侧微微偏去。

这一个瞬间,实在是大大凶险,鬼厉与陆雪琪谁慢了一手,或是迟疑片刻,就可以立刻将对方斩杀于法宝之下。

只是,他们竟然都莫名放弃了。

错身而过的那个瞬间,他仍深深望去。

那个美丽女子深深眼眸之中,原来倒映着的,是他的影子……

片刻之后,因为二人准备生死一搏的力道太大,他们各自向着不同方向,身不由己的飞了出去,远远分开!

空气中,衣襟上,隐约的,是不是有她幽幽的香气?

天空突然一亮,鬼厉回过神来,只见脚下一片无边无际的茂密森林,自己正落了下去。而天空低沉,暗云流动,竟然不知何时,已经突破了那层厚的不可思议的瘴气,终于到了凶险无比的内泽之中。

他在半空中稳住身形,缓缓落下,忽然转过头去,只见那道巨大无匹的瘴气之墙,依然如亘古以来就没有变化一般,耸立在那里,更不用说,那个女子如今会在哪里?

第一篇文章
  • simon0zhang:

    张小凡佛道魔三修,佛对应《大梵般若》,道对应《太极玄清道》,魔难道对应《天书》?

    回复
  • 宇爷:

    张小凡的太极玄清道玉清第四层之后的功法是怎么来的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