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集 第三章 夜谈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三人沉默了一会,还是曾书书性子活泼,人也机灵,看出林惊羽和法相之间有些尴尬,便先开口微笑道:“林师弟,你是怎么来的?”

林惊羽虽然和曾书书不是很熟,但一来在这种陌生之地看到同门,先有几分亲近之意;二来他心里知道当年曾书书与张小凡要好,不知怎么,对他便有些好感,当下点头道:“刚才在瘴气中我和诸位师兄失散,一路疾冲,居然也冲了出来,落到离此不远的地方,正好望见这里有法宝毫光闪动,便赶过来看看。”

曾书书呵呵一笑,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道:“看来我们还挺有缘的,在这种凶险地方,还是人多比较好,是吧!法相师兄?”

法相微微一笑,点头道:“不错……呃,雨停了?”

曾书书与林惊羽一怔,抬头向天空一看,果然不知何时,刚才还下个不停的雨势,竟然渐渐小了下去,此刻天色渐亮,连天空看去也仿佛开阔了几分。

林惊羽深深呼吸,只觉得雨后林间的空气,清新无比,仿佛还带着丝丝甜味,渗入心底。

法相回头望了望那已经完全合拢起来的奇花,道:“这里古怪甚大,这怪花也非善类,不可久留,我们还是先离开此处吧!”

林惊羽没有说话,曾书书微笑道:“法相师兄说的对,我们走吧!”

说着,他转头看了看林惊羽,林惊羽默默点了点头。

当下三人整理后,纷纷驭起法宝,腾空而起。

曾书书在半空中沉吟片刻,对他二人大声道:“法相师兄,林师弟,这片森林大的惊人,而且毒虫异兽、种种凶恶之物数不胜数,只怕那传闻中的异宝正是在这林间深处,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林惊羽奋然道:“曾师兄,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曾书书看了他一眼,又转头向法相望去,只见法相微笑合十,显然也没有什么异议,当下笑道:“如此也好,我们便好好探探这等蛮荒恶地,到底有什么异宝出世?”

三人都是精神一振,催动法宝,化作三道毫光,继续向森林深处飞去。

夜幕渐渐低垂,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林惊羽等三人搜索了半日,却一无所获,那传闻中的异宝连个影子都没看到。这倒也罢了,偏偏这片古怪森林之中种种怪兽毒虫,当真是见识了不少,其中颇有些匪夷所思的,有时候连他们人在半空,飞过一棵大树旁边,居然大树上一根枯枝突然也化做灰色毒虫,张口咬了过来。

如此这番连着下来,三人虽然靠着本身修行过人,都是各门中出类拔萃的人才,大都有惊无险地渡过了,但也不禁暗暗惊心。

此刻见夜色渐深,三人商量了一下,正好找到一块林间大石,看去倒还平整,三人便落脚到上边休息。

曾书书小心翼翼走到一边,凝神戒备,同时将法宝轩辕剑驭起,衬着微光,仔细提防,挑挑拣拣,最后好坏拣了些比较干的枯枝回来,准备生火。

林惊羽在一边看着看着,突然忍不住苦笑一声,曾书书听在耳里,与他对望一眼,知他心意,不由得也是呵呵笑了出来。

青云门建派两千年来,要说拣柴火拣的最仔细,最小心谨慎的,一定便是今日的曾书书!

回过头来,曾书书从怀里拿出火摺子,但白日一场大雨,这附近木柴都有些潮湿,生了好半天,冒出了许多浓烟,这才点燃了火。

法相向周围望了一眼,只见森林中黑幕沉沉,沉吟片刻,向林惊羽与曾书书打个招呼,示意他们坐的紧密些,随后深吸一口气,口中缓缓颂咒,法宝“轮回珠”从他手间缓缓祭起。片刻后,柔和的金色光芒闪烁,扩展出去,在外围形成了一道六尺方圆的金色光环,将三人笼罩其中。

夜色中,他们三个人的面色在轮回珠柔和的光芒下,都被映的有些淡淡金色。林惊羽与曾书书都是名门出身,法相这一手道术自然看的清清楚楚,林惊羽虽然对他心有芥蒂,但也和曾书书一样,登时都露出惊佩之色。

曾书书微笑道:“法相师兄好法力,佩服,佩服!”

法相微微一笑,道:“这里毒虫实在太多,只怕这小小火堆之光,还不足以防御,有了这‘般若心圈’,今晚我们也不必担忧寻常的毒物了。”

说罢,他向二人淡淡而笑,目光有意无意地向林惊羽望去,林惊羽看了他一眼,缓缓低下了头,没说什么,法相慢慢移回目光,望着三人中间的那个小火堆,火光倒映在他眼中,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着什么?

这时场中气氛渐渐安静下来,三个人都没有再说话,只听见周围深深夜色、沉沉黑暗之中,突然起了风。

这风声仿佛呜咽一般,如久远前伤心女子独自哭泣,在林间轻轻飘荡,掠过树梢,拂过枝叶。

整座黑暗的森林,在这个漆黑的深夜里,突然仿佛有了生命一般,敞开了胸怀,让它的子孙在它无限宽广的胸口,自由的活跃歌唱。

夜色更深,风过林梢。

火光摇摆不定。

法相闭目打坐,曾书书仿佛也累了,和衣躺在火堆旁边,似乎已经睡了。只有林惊羽依然坐在火堆的另一侧,毫无睡意,目光炯炯,怔怔地望着那燃烧的火焰。

缓缓的,他伸出手去,拿过一根枯枝,“啪”的一声拗成两段,轻轻投入火堆之中。

火焰慢慢吞食了枯枝,看去又旺盛了一些。林惊羽忽有所感,向旁边看去,只见法相不知何时睁开眼睛,默默地望着他。

“林师弟。”似乎顾忌到正在睡觉的曾书书,法相特地放低了声音,低声道:“你怎么还不休息?”

林惊羽收回目光,重新看着面前的火堆,过了一会才淡淡道:“大师你不是也没有睡吗?”

法相道:“小僧向来打坐休憩,已成了习惯,倒是林师弟你年纪尚轻,还是要多休息才是。”

林惊羽默默无语,半晌之后,忽然道:“这十年来,我向来很少睡觉。”

法相一皱眉,有些奇怪,道:“为什么?”

林惊羽眼中倒映着身前燃烧的火焰,一闪一闪,缓缓道:“只要我合上眼睛,就会想起无辜惨死的草庙村乡亲,就会想到如今不幸沉沦魔道的小凡兄弟。”

“啪!”一声脆响,在幽深的夜里轻轻回荡开去。林惊羽把手中的枯枝再次拗断,然后慢慢投入火堆之中。

夜幕漆黑,黑暗中的森林仿佛在远方的寂静里,无声地咆哮。

法相默默地望着林惊羽,微弱火光旁的那个年轻人,此刻身影看去仿佛有些孤单,却又那么倔强。

半晌,他收回了眼光,望着在自己身前半空中,轻轻沉浮的轮回珠,忽然道:“你还记挂着张小凡张师弟吗?”

林惊羽没有回答,但目光冰冷,向法相望来。

法相眼中有着淡淡伤痛,但声音还是比较平和,缓缓地道:“这十年来,他入了魔教鬼王宗,如今已经是鬼王宗的副宗主高位,天下人都知道,他迟早是鬼王宗的下一代鬼王宗主。”

说到这里,他慢慢转过头来,迎着林惊羽的眼光,眼角仿佛抽搐了一下,但仍然还是继续说了下去:“这十年来,他杀人如麻,噬杀成性,连魔教中人也冠以血公子而不名,全天下正道视为心腹大患……”

“够了!”林惊羽突然喝了一声,牙关紧紧咬住,手中握拳能隐隐看到青筋。

法相凝望着他,却还是说了下去:“如果有一天,你面对他,你怎么办?”

夜色渐冷,仿佛整个天地,都是这般冷淡而无情。

林惊羽英俊的脸庞之上,被火光金光轻轻倒映,他缓缓闭上眼睛,深深呼吸。

“他是我的兄弟!”也不知过了多久,在一片寂静中,林惊羽突然这般开口,斩钉截铁,没有丝毫的犹豫迟疑。

法相看着他,没有说话。

林惊羽慢慢低下了头,声音也低沉了几分:“我知道,他如今已经沉沦魔道,回不了头了。日后再与他相见时刻,多半便是誓不两立的仇敌……”

“啪!”他拗断了第三根树枝,然后缓缓放到火堆里,静静地道:“只是我们生死决斗也好,誓不两立也好,我也不去管你们这些正道前辈怎么想的,在我心里,纵然是正魔不两立,迟早一战,不管是他要杀了我,还是我要杀了他,我也当他是我兄弟。”

他微微一笑,带着几分苦涩和决绝,淡淡地道:“他是我这一辈子,唯一的兄弟!”

没有人说话了。

古老的森林里,越发寂静了,冷冷的风中,仿佛有谁在那树梢,在那遥远的天边,悄悄叹息……

曾书书忽然睁眼,翻身坐起,眉头紧锁,似乎在凝神倾听什么,倒是把法相和林惊羽都吓了一跳。

林惊羽讶道:“曾师兄,怎么了?”

曾书书面色凝重,道:“有些不对劲,你们听!”

法相与林惊羽都是一惊,刚才他们谈话谈的入神,一时竟都不曾注意到身边动静,此刻连忙注意向四周观望,凝神听去。

森林中,除了依旧呜呜吹过的风声,似乎还是一片寂静,什么动静也没有。但片刻之后,他们同时皱起了眉头,远方,竟然传来了轻微的,但是密密麻麻的“沙沙”声音,仿佛是百虫夜行,虽然隔着黑暗看不真切,那声音又似乎很是遥远,但这等细细声音,听来竟有几分让人毛骨悚然!

三人面上神色惊疑不定,林惊羽皱眉道:“难道又是什么毒虫?”

曾书书强笑了一下,道:“只怕数目还不少呢!”

三人对望一眼,都是望见别人眼中的忧色,在这个毒虫遍布、凶险难测的死泽之内,仅仅一日下来,他们已经对这里的凶物有了几分戒心,而且这里各种各样的古怪之物实在太多,真不知道又会出来什么东西?

就在他们三人正凝神戒备的时候,前方森林远处,忽地喧哗之声大作,片刻后一声怒喝夹杂在一片虫鸣声中传来,林惊羽等三人都是一怔,曾书书首先叫了出来:“是焚香谷的李洵师兄!”

林惊羽神色一震,疾道:“李师兄可能遇险,我出去接应……”

他说着身子正要动作,忽地旁边伸过一只手来,将他拉下,却是法相,只听他快声说道:“我去,这里凶险非常,你们二人在这般若心圈之中,不可轻动。”

说着,也不待林惊羽和曾书书反对与否,身子一飘,月白色的僧袍托着身子凌空飞起,片刻后他的身影就没入了前方黑暗之中。

林惊羽与曾书书都是怔了一下,但只不过片刻之后,前方嘈杂之声再次大作,怒喝连连,虫鸣喧天,其间夹杂着几声惊疑之声,显然法相已经到了李洵附近,与那些不知名的怪物接上了手。

夜幕深深,森林里冷冷夜风,突然间似乎也大了起来,声声凄厉,前方喧哗声音越来越大,但黑暗却如不可逾越的高墙,挡在了曾书书和林惊羽的身前。

似鬼哭,似狼嚎!

就在林惊羽和曾书书都渐渐沉不住气,准备冲出去的时刻,忽地前方一声锐啸,瞬间虫鸣寂灭,黑暗深处人影闪动,两个身影同时飘了回来,正是法相和焚香谷的李洵,二人身上衣服都有撕扯破开的地方,李洵身上更是隐隐见血。

只见他们身形极快,不出片刻,便飘回了这个金光闪闪的圈子之中,林惊羽和曾书书急忙上前接应,却见他们二人脸上都有几分疲倦之色。

也不等林惊羽他们问话,李洵剑眉一动,突地喝道:“小心!”

众人又是一惊,却只听着周围森林黑暗之中,忽地虫鸣之声大作,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密密麻麻,将他们包围在中间,也不知有多少陌生而恐怖的眼光,散发着幽幽光芒,在黑暗中窥视着他们!

“什么东西?”曾书书睁大眼睛,向四周望去,口里同时向法相和李洵问道。

李洵寒着脸,道:“是许多巨蚁,大家小心!”

林惊羽和曾书书都是一怔,曾书书奇道:“是什么?”

正在这时,旁边的法相突地轻声道:“小心,来了!”

众人一惊,连忙凝神戒备,只见在火光和轮回珠金色的光芒照耀下,周围森林深邃的黑暗中,沙沙之声大作,渐渐的黑影攒动,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

等黑影到了近处,林惊羽等人看的仔细,登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周围不断从黑暗中爬出来的怪物,都是蚂蚁模样的怪物,但这些东西每一只却都有常人小腿一般大小,而数量却似乎是无穷无尽一般,瞬间沙沙的毛骨悚然的声音,充斥了这个林间空地。

曾书书等人饶是修行颇高,此刻脸色也白了几分,但那些巨蚁不知是对法相布置的般若心圈,还是场中燃烧的那堆火焰有些畏惧,虽然靠的近了,但也只是围在半丈之外,并没有靠近,但是从黑暗中涌出来的巨蚁却是越来越多,怕不下至少数万只。

黑影幢幢,四人脸上都有些发白,风声凄厉,掠过这古老森林,仿佛也在嘲笑这些愚蠢人类,骚扰了这里亘古的安宁。

那悠远的风声里,仿佛还有一缕幽幽笛声,随风飘荡。

李洵脸色一变再变,突地提声大喝道:“哪一个魔教妖孽,在这里装神弄鬼?”

他这一喝,声势不小,瞬间仿佛连风声也暂时停了下来。

这一下不止曾书书和林惊羽,连法相也吃了一惊,他刚才出去接应李洵,也只是看到无数巨蚁,并不曾发现什么魔道人士,当下立刻问道:“什么,这些巨蚁是魔教妖人搞的鬼?”

李洵哼了一声,目光凌厉,向四周看去,道:“不错,入夜时候,我在这附近突然遇见一个陌生男子,喝问之下,那人立刻就翻脸动手,用的正是魔教妖法。至于这些怪物,都是那厮不知用了什么邪门歪道,竟然可以驭使此等凶蛮之物……”

李洵话音未落,忽地黑暗中有人轻笑一声,道:“这位正道大侠说的可真是有板有眼,不过我记得似乎是你先向我动手的吧?”

这声音是个男声,听起来年纪似乎不大,但声音飘忽,一时分辨不出他身在何处?

李洵脸色一变,在这等不利局势之下,却也无一丝畏惧之色,大声道:“你既是魔教妖人,我自然要除妖降魔,是男人的就站出来,我们单独决斗三百回合,用这些无知畜生,算什么英雄?”

那男声忽地一笑,淡淡道:“英雄是你们这些正道大侠当的,轮不到我。”

随着他说话之声,笛声幽幽响起,那片巨蚁突然分开,让出一条道来,一个年轻男子缓缓从黑暗中走出来,站在金色般若心圈外头,含笑而立,气度儒雅。

正是万毒门秦无炎!

法相面色严峻,仔细打量了他一番,忽然道:“年纪轻轻,道行深不可测,又能驭使万千毒虫,莫非是人称毒公子的万毒门秦无炎公子吗?”

秦无炎眉头一皱,转过眼来仔细看了看法相,忽地微笑道:“原来是天音寺的法相大师,难怪法眼如炬,在下正是秦无炎。”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悠然道:“人说如今正道三大门派年轻弟子之中,公认以天音寺法相大师为翘楚,智深德高,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秦无炎这里有礼了。”

说罢,微微点头,脸上含笑。

法相眉头一皱,几乎就在同时听到旁边李洵嘴里轻轻哼了一声,心中一凛。

秦无炎面上挂着笑容,但心中却是急转念头。与其他人不一样的,他出身于魔教万毒门,进入到这有无数凶兽毒虫的内泽之中,别人视若畏途,对他来说,却与突然进了宝山一般,实在是欢喜之极。

寻常可遇而不可求的剧毒之物,此刻竟然遍地都是,其中更有无数他往日也闻所未闻的奇异毒虫,在他这用毒的大行家看来,简直比万千金银还更宝贵十倍。

万毒门在魔教之中,向来特立独行,修行法门虽然与其他各宗派都是出自“天书”,但他们所继承传袭下来的,却是以神奇修真法门,辅以种种奇毒之物加以修炼,故数百年来,这一门派之中出来的一众高手,往往都是用毒的大行家。

而能够找到最烈最毒的毒物,对万毒门门人来说,在修行中的帮助之大更是不可估量。

秦无炎乃是当今万毒门门主毒神的关门弟子,天资极高,在用毒一道上更是天纵奇才。进入此内泽之后,一见此处景象,登时惊喜万分,连日来搜集了许多毒物,更碰上了这死泽之中特有的剧毒巨蚁,秦无炎尝试用万毒门“控妖笛”一试,也许是魔教天书果然是含天地不测之造化,这等蛮荒凶物,竟然也在天书流传下来的法门中被秦无炎控制成功。

秦无炎大喜之余,突然碰见了焚香谷的李洵落在附近,二人相见不合,动起手来,秦无炎干脆直接就把这无数“死泽巨蚁”招了出来,李洵道行虽高,但被这等无数巨蚁围住,登时也只有招架之功,若不是法相及时赶到,险险便要吃了大亏。

只是如今这形势,连同法相、曾书书和林惊羽、李洵等四人,却是一起被这个年纪轻轻,但手段通天的秦无炎困住了。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