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集 第六章 巨树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天色渐渐亮起来了。

雨歇风止,清晨的第一丝光亮,透过天空中浓浓的云层和死泽中飘荡的雾气,洒了下来。

森林中,到处都是一片寂静,但缓缓的,随着那丝光亮,渐渐的开始喧闹起来。不知名的地方,响起了第一声的鸟鸣。顿时,随着枝叶间隙洒下的一道道光辉,整个森林像是从夜的沉眠中苏醒过来一般,或远或近,到处是清晨里的欢叫声,迎接着这新的一天。

此刻的森林间,到处都飘荡着薄如白纱的雾气,人走在其中,脸上便隐隐有湿润的感觉。再加上林间特别清新的空气,吸入身体,真有心胸开阔的味道。

鬼厉深深的吸了一口这早晨的空气,面无表情地向前望着,连趴在他肩头的小灰,也长伸了一个懒腰。

前方数十丈外的地方,就在昨晚那道金色光柱的方向,雾气突然变得浓厚起来,迷迷茫茫,让人看不真切。只是这雾气却又和内泽边缘上的瘴气不同,颜色并非灰色,已然是纯白模样。远远望去,只见雾气在林间轻轻飘荡,一丝一缕,层层叠叠。

那里,也许就是异宝的所在!

鬼厉缓缓转头,向旁边看去,陆雪琪正站在离他两丈开外的地方,一身白衣如雪,默默凝视着前方这片雾气。

他们,终究还是没有动手。

整整一个晚上,在初见面那一刻的诧异与隐隐的激动过后,他们二人之间,便是长久的沉默。

两人之间不过三尺的距离,却仿佛是比当年“死灵渊”还要巨大的鸿沟,深深的刻在他们中间,更刻在他们的心里。

即使是在那道灿烂辉煌的金色光柱冲天而起的时候,他们转身眺望,被天空中金色光芒照亮的脸庞上,在这个异乡陌生的地方,悄悄望去,也多了几分冰凉的感觉。

前尘往事,终究是变了……

陆雪琪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转过头来,迎着鬼厉的眼光,她的眼睛清澈如水,也许在明眸深处,还有淡淡的涟漪,可是此刻,谁都已经看不到了。

她望着面前那个男子,他就站在林间自己的身旁,此刻这般细细的看去,终于发现,他再也不是当初的那个少年了!

曾经如此熟悉的面容上,多了的是沧桑和沉静,少了的是天真与笑容。

她微微低下了头,目光如水,停留在手边握着的天玡神剑之上,仿佛在想着什么,片刻之后,她声音轻轻而飘忽,忽然道:“你回来吧!”

她没有抬头,没有动作,甚至连脸色表情也没有变化一丝一毫,只有她握着天玡的手,修长而白皙的手指,渐渐收紧。

“……张师弟!”她轻轻的、轻轻的道。

你回来吧……

这四个字,是飘荡在晨风中的话语,围绕着他,然后如石子,一颗一颗的冲入他的心田。

鬼厉深深呼吸,闭上了眼睛。袖袍里冰凉的噬魂,在他的手边,如最忠实的朋友,从不曾舍他而去!

许久。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有淡淡的微笑,缓缓地道:“这个名字,我不用很久了。”

陆雪琪的嘴角动了动,慢慢抬起头来,但终究什么话也没有说,沉默了。

他们一直这样站着,但中间的距离,此刻仿佛又远了几分。清晨的光洒在那个绝美女子的容颜之上,缓缓的散发出动人心魄的美丽,林间缥缈的薄雾,也似乎被她吸引,围绕着她轻轻飘舞。

那一瞬间,她的容颜,似乎也有些模糊了。

陆雪琪转过身,迈开脚步,没有再说什么,向着那片迷雾深处走去,离开了身后的那个男子。

只是,就在她的身影在迷雾中渐渐模糊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那个男子的声音,缓缓的传来:“你会杀我吗?”

她的身影,消失在白色的迷雾中了,没有人可以再看到她的眼睛,她的表情,她的身体。

让人沉默的这个清晨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从迷雾中传来她飘忽的声音:“我会的。所以你能杀我的时候,也尽管下手吧……”

天色大亮了,可是走在迷雾之中的感觉,却依然是昏暗的。这一片地方的雾气,远远比其他的地方更加浓厚,视线也不能看的太远。

鬼厉走在林间,已经发觉此处除了雾气之外,虽然也是森林,但和外头的却是大大不同。除了一棵棵高大的树木依然耸立在雾气之中,地面之上却很少有外面森林里那些茂密的灌木荆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此处雾气太盛,见不到阳光的缘故。

但最让人惊讶的,便是曾经遍布在死泽森林里的无数毒虫猛兽和奇花异草,突然间也消失不见。鬼厉在这片林间走了至少半个时辰,连一只毒虫都未见到。

这里,似乎根本就没有动物存在,一派死气沉沉。

鬼厉皱了皱眉,继续向前走去。肩头的小灰此刻也安静了许多,手紧紧抓着他的衣衫,但一双机灵的眼睛依旧滴溜溜打转,不断向四周张望。因为少了荆棘灌木,还有那些烦人的毒虫异兽,在地面行走着便显得轻松了许多。自从进入内泽以来,这还是第一次。

陆雪琪比他先进了这片雾气之中,鬼厉在雾气之外,故意等了许久,这才进入,此刻,已经根本不知道陆雪琪身在何方了?

只是,他这般在林间走着走着,一边小心注意着周围可能出现的异动,心头却老是不自期的掠过那个白衣女子的身影。

“你回来吧……”鬼厉对着自己,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轻轻的念着这四个字。

青云山,大竹峰,守静堂,小院,竹林……

他嘴角轻动,浮现出一个微带苦涩的笑容,道:“我已经回不去了,对不对,小灰?”

“吱吱!”猴子小灰轻轻叫了两声,也不知道牠是什么意思。

鬼厉伸手,摸了摸小灰,片刻之后,忽地振作精神,洒然一笑,迈开大步,向着迷雾深处走去。

这一走,又是小半个时辰,林子中的树木越来越是粗大,到后面几乎到处都是二人合抱以上的巨树。鬼厉注视周围,暗暗心惊。

这十年来,他受当年青云山一战的刺激,再加上身边法宝噬血珠和噬魂潜移默化的影响,除了潜心修行,性子渐渐暴戾噬杀之外,还师从鬼王学了其他学问。而这一代的鬼王,实是个不世出的人才,道行奇高不说,胸中更是博览群书,胸罗万象。

因为碧瑶的关系,鬼王几乎对他视如己出,倾心相授,在他有意的栽培之下,如今的鬼厉非但道法修行,就连见识阅历,也远非当年那个无知的青云门小弟子可以相提并论的。

他此刻观察这林间棵棵巨木,其实倒也并非都是什么罕见罕闻的奇树,其中便有橡树、枫树、槐树等等,换了是在死泽之外的普通山间,也在所多有。但奇就奇在这里的各种树木特别的巨大,寻常的只要有他们的一半大小,便已经令人惊愕了,更何况这么多树全部聚集在一起。

更奇怪的,还是这些巨树所在之处,本应该是生机盎然,但这片浓雾之下,如今非但看不到一只动物,连刚进来时还偶尔见到的荆棘灌木,也全部不见了。甚至地面之上,除了偶尔露出地面的巨树树根,就是结实而微黄的泥土,竟然连青草也没有。

冷冷雾气之下,是一片肃杀之意。

鬼厉深深皱眉,沉吟许久,环顾四周,只见棵棵巨树参天,笔直高耸,自己在林间漫步,仿佛是陷入了一个巨大的迷宫。

他忽地袖袍一挥,整个人腾身而起,不愿在这诡异的地方多待下去,驭起噬魂,在玄青色的光芒之中,向前飞去。

这一来速度自然快了许多,不过顾虑到异宝所在可能就在这附近,鬼厉并没有飞到树林之上,而是仅仅离地六尺,一边快速飞行,一边仔细搜索着地面。

时间悄悄过去,树林里依然是一片寂静,只有他破空之声,回荡在林间。树林中的树木,随着鬼厉的渐渐深入,躯干越来越是巨大,此刻映入他眼睛的,多半已经是不可思议的粗到要六、七个粗壮汉子才能合抱的古木,不想也能知道,这里的树木,怕不是都有了数百年乃至上千年的寿命!

在一片越来越是浓厚的诡异气氛之中,鬼厉的身形,忽然停了下来。

此刻已经天亮许久了,但这里的迷雾,却似乎根本没有散去的迹象,仿佛从亘古以来,这层层迷雾就和这片森林共存一般。

就在这个森林的最深处,鬼厉凌空而立,站在半空,向前望去。

在他的面前,赫然耸立着一道墙!

木墙!

粗糙的树木纹理,坚硬而带着微微裂痕,从迷雾深处突然伸出,高达三丈的一道木墙,如虬龙一般强健有力横在巨木林中,深深扎入泥土。

鬼厉冷冷地看着,一动不动,仔仔细细地打量着这道木墙,眼角开始微微抽搐。随后,他慢慢的移动身形,靠了上去,用手轻轻抚摸着它。

触碰的那一刻,传来的是温和而粗糙的感觉,鬼厉心中隐隐想到了什么,但却是不敢相信。他收回手,身子慢慢顺着这道木墙向前飘去。

白色的雾气在面前渐渐散开,又在身后慢慢凝结,面前的这道木墙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是粗大,渐渐变成了圆形形状,而高度也在缓缓上升。

终于,在高度几达六丈的时候,到了这道木墙的终点,鬼厉的身子停了下来。

他深深呼吸,却依然无法镇定自己的心神,在不可抑止的心跳之中,眼前的一切,穿过了迷雾,终于呈现在他的眼前。

这道巨大的木墙,在迷雾的尽头,和谐地融入到一个更巨大的物体之中。

天空里,突然从迷雾中照下了一缕阳光,随即又消失不见,被雾气遮挡。

鬼厉终于肯定了刚才心中不可思议的猜想。

那道巨大的木墙,是一段树根……

迷雾层层,飘荡不定,他因为太过惊讶而微微喘息,然后霍然抬头,那目光如穿越迷雾的光线,奔洒而去,直冲向上。

仿佛是无声处的一道闪电,一声轰鸣,整个森林中也为之震颤,出现在他面前的,竟然是完全超越想像的一棵巨树,那树干在这迷雾中竟然粗大得看不到边际,被粗糙的树皮包裹着的树干,如巨大的山丘巍峨耸立,直冲向天,没入了迷雾之中,就像钻进了云霄!

鬼厉如一只蝼蚁,在这棵巨树之前显得微不足道。

一棵连树根竟然也高达六丈的巨树,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鬼厉缓缓收回了目光,此刻,肩头的小灰低低的叫了一声,似乎也有些不安。鬼厉微微把头偏了过去,忽地一笑,淡淡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我们果然是井底之蛙。小灰,我们走吧!让我们好好看一看这棵树!”

脚下,噬魂所散发出的玄青色光芒忽地亮了起来,片刻之后,半倾向上,鬼厉一声轻啸,随着那破空之声,一人一猴直冲上天,没入了层层迷雾之中。

疾风扑面,因为速度飞快而显得有些凌厉。在这片迷雾之中,倒有几分像刚进入内泽时,在瘴气之墙中的情形,不过毕竟不同,一来没有毒气,二来也看的远些。只是这层层迷雾,居然凝聚到极高处,鬼厉顺着面前这棵不可思议的巨大树木往上飞翔,到现在飞了小半个时辰,这迷雾居然还未消散,真怀疑该不会就这么和天上的云层互相连接在一起了。

同时,鬼厉也注意到身前的那棵巨树的树干之上,也渐渐有了变化。在地面的时候,自然就是这巨树的底部,也是粗大到无法想像,而在树身之上,除了粗糙的树皮,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但在飞了这许久之后,这棵巨树之上已经开始渐渐出现了分枝,而最引人注目的,却是从刚才开始出现的,缠绕在树干之上,类似藤蔓的一种奇异植物,纵横交错,叶片硕大,在枝叶顶端却盛开着五颜六色的花朵,有红有黄,有橙有紫,煞是好看,迎风飘来的,仿佛还有隐隐的香味。

但直到此刻,他竟然仍无法完全看清这棵巨树的树干,究竟有多粗?

造化之奇,实在匪夷所思,面前的这一棵奇树,只怕当真有了千万年树龄,才如此巨大!

“嘶!”

一声破空锐响,玄青色的光芒闪动,从迷雾之中冲了出来。脚下的雾气也随着他的身影,向上飘动了些许,然后再轻轻落下,仿佛海浪轻轻平息。

鬼厉终于冲出了这片迷雾!

天地,豁然开阔!

天空蔚蓝,万里无云,碧空如洗,而脚下白雾茫茫,缠绕在面前这棵巨树周围,越是接近巨树的地方,雾气就越加浓厚。

此刻,鬼厉已经身在高空之上,也终于看清了面前这棵巨树。

即使是在如此之高的地方,这棵巨树呈现在他面前的树干竟然仍是粗达百丈,而联想到从地面飞到现在的距离,在面前的简直就不是树,而是一座巍峨耸立的高山!

然而,这分明实实在在就是一棵树。

而且,它依然向上伸展,那巨大树干之上除了同样令人惊愕的粗大分枝之外,依然笔直地伸向天空。

鬼厉抬头,远远眺望,那青天的深处,仿佛有淡淡的阴影。

他忽地笑了,向着青天。

哪一个男儿,面对此时此景,能不心生豪情呢?

他飞身而上,破空而去!

速度越来越快,任凭着疾风刮面如刀。

越往上飞,巨树的树干也就渐渐缩小,到了后来,已经变成了只有数十丈大小,尽管如此,也依然是惊世骇俗。此时此刻,已经渐渐有了云气,不时飘荡在树身之旁。

这棵巨树,似乎就像是上古传说之中,那一座登天的阶梯,直上青天!

又向上飞了五丈左右,鬼厉的身子,终于停了下来,在他的面前,一直笔直的树干,在这里突然分开了巨大的两枝,向左右伸展开去。

鬼厉沉吟了片刻,缓缓飞了过去,落脚在这棵巨树的分岔地方。说是分岔,其实以这棵巨树之庞大,这里站着数十个人也不嫌拥挤。等鬼厉刚刚落到树上,“吱”的一声,小灰却当先跳了下来,猴头举目四望,随即小心地在这树干之上东摸摸西碰碰,显然大是好奇,这辈子头一次见到如此巨大的树木,纵然是一只猴子,也是惊讶不已。

鬼厉微微一笑,也不去管小灰,这一路疾飞上来,心中着实震动,在这之前,根本无法想像世间竟有如此巨大之树木,而此时此刻,在最初的惊愕过后,他已经想到,莫非那件异宝,竟然就在这棵不可思议的巨树之上吗?

分岔的两枝,大小相若,几乎都有数十丈之粗,凌空横去,犹如两只巨龙横跃在半空之中。从这里开始,枝叶渐渐繁茂,而且看着延伸距离竟然颇长,站在这分岔口,竟然两边都望不到边。

鬼厉默默思索了一会,便下了决心,回头叫了一声:“小灰。”

猴子小灰正在这树干之上蹦来跳去,似乎根本不怕此处离地面如此之高,有时还跑到树干边缘,探头探脑的向下望去,猴胆居然颇大。此番听得主人呼喊,“吱吱”叫了两声,兴高采烈地跳了回来,跃上鬼厉肩头。

鬼厉微微一笑,道:“我们走吧!”

小灰眼睛滴溜溜打转,频频点头不已,看来猴子好奇心也是颇为厉害,咧着嘴笑个不停,很是兴奋的样子。

鬼厉向左右张望了一下,沉吟片刻,随即更不迟疑,重新驭起噬魂,在一片光彩耀目的玄青光芒中,向着左边树枝飞去。

这一飞又是许久,但见虽然是在高空之上,这棵巨树的巨枝上依然有无数巨大叶片,繁茂之极。但不知为何,却没有见到有什么果实花朵,倒是从底下树干开始就一直缠绕着这棵巨树的无名藤蔓,鲜花盛开,花枝招展。

随着鬼厉不断飞行,这一侧的树枝渐渐也小了下来,但不知为何,那些藤蔓却越来越是粗大,而那些盛开的花朵也越来越多,到后来简直随地都是,目不暇接,空气中飘荡着莫名的香气。

忽地,鬼厉一直飞驰的身子,硬生生顿在半空,来的如此之急,隐隐发出了一声锐响。

眼前的树干,突然被无数藤蔓所完全遮盖,鲜花争奇斗艳,自上而下如花海一般,凝聚成一面墙,而在花海之中,赫然耸立着一座石门,高五丈,宽三丈,硬生生的嵌入树干之中,周围被无数藤蔓鲜花所淹没,只留出中间厚实的巨石,上边刻着古篆体的四个大字。

“天帝宝库!”

隐隐约约的,有什么黄钟大吕般的声音,回荡在青天之际,震动心魄。

鬼厉的目光,随即收了回来,落到石门之前,花海之中,那一个白色身影身上。

似乎也听到了身后的动静,那个白衣女子缓缓转过身来,无数的美丽花朵在青天之下,突然间一起欢笑一般,衬着她绝世容颜,骄傲盛开!

花海之中,她便是最亮丽清艳的那一抹颜色。

鬼厉人在半空,一时心中百感交集,竟是怔住了。

  • 满月古井:

    文本就是从这里开始错乱了,《潜行》应该是【第11集 第6章】。这里跳了十章节。怪不得后面多了 2集=20章。网站能修改相关错误么?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