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三章 师徒 (上)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一丝冰凉的寒意,从脸上传了过来,王宗景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然后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一股略显腐败而带着湿润的味道,首先飘入了鼻端,王宗景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眼,便是自己眼前的地面上,铺了厚厚一层落叶,有些叶子还带着绿色,有些则已枯败,开始慢慢腐烂。茫然地抬起头来,他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躺在一片密林间的地上,繁茂的树冠枝叶几乎完全遮蔽了头顶的天空,只有少许的光亮透过树叶的缝隙间照了下来,薄雾如烟,轻轻飘荡在林间,让这里更显得幽暗而神秘。就在他的周围,还有许多突出地面犹如虬龙般的树根枝干,几许古藤缠绕在怪石大树之间,野草新绿,苔藓青青。几声鸟鸣,从高高在上的树枝梢头不时传来,似低语如呢喃,轻轻叫唤着,却已是这林间唯一的声音。

淡淡的雾气,似烟如纱,在远处草木间飘荡着,让人看不清更远的地方,空气中弥漫中一股清新湿润的味道,王宗景站起身子,看了看周围,树叶青草的叶片上,还凝着几许晶莹透明的水珠,而自己身上的衣衫也湿了一片。

似乎是不久之前,这片密林中曾下过一场雨罢。

他有些紧张地环顾四周,森林深邃而幽静,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显露出一股原始和野性的味道,这个感觉让王宗景喉咙有些发干。那一晚在乌石山头,突如其来的激战后他被那个神秘人掠走,飞至半空时也不知道是不是那神秘人使了什么手段,令处在惊惶慌乱中拼命挣扎的王宗景一下子就昏了过去,等他醒来之后,便发现自己置身于这样一个像是原始森林的地方了。

他缓缓转动身子,观察着周围环境,但心头的紧张却越发浓重,仔细回忆当晚的情况,王宗景很快记起了自己仅有的一点印象,那便是自己被神秘人带着飞走时,是背离龙湖的方向,也就是说,是向南飞的。

龙湖的南面,便是那令所有人都闻名变色的十万大山。

王宗景的脸色一下子苍白下来,事实上,每一个在幽州的孩子,只怕都是从小听着十万大山的恐怖故事长大的。此刻,幽静深邃的这片森林,在他眼中已是到处充满了危险与恐惧的地方,一个十一岁的少年孤身一人置身于此,脑海中不时浮现出那些传说中可怕的怪物,实在是极其痛苦恐惧的事。

幸好,王宗景毕竟还算是出身大族,比普通人家的孩子胜过一些,至少没有当场发疯或是痛哭乱叫,站在原地,他竭力压制着心中冒起的恐惧,大口喘息着,让自己尽量平静下来,然后小心翼翼地向前踏出了一步。

“沙……”

低沉而轻软的声音,从脚下传来,他低头看了一眼,地上是厚实的那一层落叶,也不知道在这没有人烟的所在累积了多少岁月,一脚踩去,像是踩在绵软的布帛上,几片枯叶翻开,有三两只黑色的小虫从叶片底下爬了出来,动作迅速地跑开,很快又钻入到旁边的叶片下去了。

沙沙的脚步声,开始在林间缓慢地响起,王宗景瞪大了眼睛,全身绷紧,一边走一边小心翼翼地看着周围,两只手也是不由自主地紧紧握成拳头,只是走出了约莫两丈余地,这片森林中仍然是一片静寂,周围高大的树木犹如一个个巨人,冷漠地注视着这片森林中突兀出现的少年。

雾气,似乎淡了些,看着将散未散。

前方一缕白烟轻飘移开,王宗景忽然望见似乎有一个与众不同的东西,不是树木,也非石头,更不是他一直恐惧害怕的妖兽,看着倒像是某个颇为庞大的雕像残部,倾倒在这密林之中,被层层杂草树木所掩盖。

他壮着胆子,慢慢走了过去,一路之上仍然没有什么意外发生,走到近处,拨开荆棘草丛,跨过几块不小的林间石头,他终于看到这座倒在地上的残损石像,忍不住便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石像所雕刻之物,并非是常见的鸟兽动物,也不是供人祭拜常见的仙佛神像,反而是一座面貌狰狞形容古怪的雕像。一眼望去,这雕像头生鬼角,怒目獠牙,血口微张望之竟似有噬人之意,且体貌也是异常恐怖,竟有四头,身负八臂,虽是倾倒于地,但一股凶煞气息竟是凛然而生,扑面而来,令王宗景身子一颤,连退了两步。

嘴角抽搐了一下,王宗景低头喘息,片刻后心神方定,这才抬头细看,随即发现这座凶神恶煞般的雕像果然已经残破,四头八臂中多有破损,石像本身也有许多处裂痕,也不知道是什么久远时代之前,被人遗弃在此处密林之中的。想到此处,王宗景忽然精神为之一振,心想既然此处有这个石像在,或许以前也是有人在此生活过的,虽说看着这石像年月深久,但或许也是一丝希望。

心中念头转动,他看着这石像便也没有开始那么害怕了,细细打量一下,又发现这石像雕工虽然古拙,然而刻痕苍劲,外貌逼真,虽着笔处未必繁复,却已令这神像栩栩如生,自有股威赫气度在,虽然他年纪还小,但下意识地便觉得雕出这座石像的石工,只怕必定是一位大匠。

他站在原地思索片刻,还是向这座石像走了过去,等走到跟前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还是小看了这座石像的巨大,虽然是倾倒在地,但只是横着的身子高度,比王宗景的身子也高了一倍。王宗景左右张望一下,还好,这石像毕竟不是光滑绝壁,年月深久风吹雨蚀,到处都有破损的地方,他便借着这些破损处的缝隙,当做踏脚,爬了上去。

手掌抓住了这座石像,触手处,一股粗糙坚硬的感觉从手心传来,石像是灰白色的巨石所制,王宗景皱了皱眉,心想刚才一路走来,并没有看见类似的这种石材,也不知道古时那些雕刻石像的人们,究竟是如何将这些巨石或者巨像移动到此处的?

就在他心中有些疑惑的时候,忽然,从石像的另一侧传来了一声低沉的吼叫声。声音入耳,王宗景便是悚然一惊,一股不祥的预感猛地涌上心头,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只听“呼”的一声,一条黑影身形矫健,却是从这座石像的另一侧窜了上来,嘶吼一声,半张血口,露出森森獠牙,居高临下地盯住了王宗景。

这是一只黑色妖猫,两耳尖翘,体型大如壮牛,此刻涎水从牙缝间滴落下来,一脸凶恶贪婪地盯着石像下方的那个少年。王宗景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这只妖兽看着只怕比当日的白背妖狼还要厉害,而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他甚至都来不及去想了,因为这只妖兽根本就没有与他对峙的意思,一旦看清了王宗景的情况,便再无丝毫迟疑,猛扑下来。

利齿尖牙,白光闪烁,王宗景在这生死关头用尽全身力气向外跳去,然而他的动作与这种敏捷的妖兽相比真是差太远了,嘶啦一声,他背后衣物已经尽数扯破,背上也多出了五道很深的伤口,鲜血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剧痛之下,王宗景痛苦地嚎叫一声,踉踉跄跄地向前冲去,然后没跑两步,身后的那只妖兽已经再度扑上,任凭王宗景在死亡的恐惧下疯狂挣扎,仍然还是很快就被这只妖兽击倒在地,随后便是张开大口利齿,一口向王宗景的喉咙咬去。

王宗景此刻也顾不上如何恐惧了,下意识地就用出了最后的力气举起双手,抓住了妖兽大嘴,转眼手掌便被猫妖的利齿戳破,鲜血横流,顺着手腕流淌下来,然而纵是如此,他也仍然无法阻挡那张可怕的大嘴。

腥气铺面,死亡似就在眼前,就在他将要绝望的一刻,忽地这林间一静,迷雾忽止,幽幽林深处似有一道目光冷冷扫过,片刻之后,林中陡便,群鸟惊起振翅而逃,一道清光如水,从那幽静最深处,在这幽寂林中,掠了过来,无声无息,如风吹过。

“呼……”

绝望待死的少年,忽然间只觉得手上一轻,然后在他的眼前,看见了这一生也难以忘怀的一幕:黑色猫妖凶狠的表情似乎还凝固在脸上,然后下一刻,那具可怕的身躯突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所缠上所撕裂,血光乍现,清光挥落,妖兽从头到尾被生生劈做两半,如烂叶枯枝一般,飞向两旁,可怕鲜红的血水,夹杂着无数古怪而带着浓烈血腥味的东西,轰然落下,顿时将他的身子从头到脚全部染成了红色,血如泉涌,流淌不止。

一个笼罩在黑气中的高大身影,缓缓出现在他身子不远处的一棵大树旁,冷冷地盯着这里。王宗景的身子僵硬在原地,似乎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过了片刻后,他像是终于回过神来一样,缓缓低头向自己身上看了一眼,看着几乎已经变成血人的自己,还有身上横七竖八丢着落着挂着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血腥杂物,他忽然胸口一堵,再也忍耐不住,猛地冲了出去,一边跑一边疯狂地抖落身上的那些怪物,然后冲到一棵大树边上时,扶住树干便是大吐特吐。

神秘人对王宗景的举动无动于衷,仍是站在那儿,一道清光缓缓飞了回来,化作柄亮若秋水般的仙剑,在他身旁闪了两下,便消失不见。随即,那笼罩他全身的黑暗之气,也开始慢慢消弭,像是钻回了这个躯体之中,也不知过了多久,最后一丝黑气也消失的时候,在这片原始野性的森林里,在那棵看去和周围树木有些距离的大树旁,一个身材高大头发灰白的男子露出了身形。

王宗景觉得这是自己这一辈子中最可怕的一次呕吐,吐到自己的腹中都开始抽搐疼痛时,他心头的那份恶心之意仍然还是浓烈无比,更不用说此刻身上从头到脚的鲜血淋淋,只是到了最后,吐无可吐只能干呕时,他终于还是慢慢平静了下来,喘息着,面色苍白地转过了身子,向身后那人看去。

身子还有些微微的颤抖,但不知为何,王宗景并没有开口道谢这人救命之恩的意思,他只是有些漠然地看着那个高大的男人,似乎经过这连番的变故后,这小小的少年无论心性还是胆量,都已经变得强韧了一些。

那棵大树下的男人,身材高大面容方正,浓眉锐目之间,仿佛还散发着一股淡淡威势,像是也曾手握权柄一般,有一股庄严肃穆之气。然而在本来如此威势的脸面上,此刻映入王宗景眼中的,却有半边脸颊呈现出一种古怪的暗红颜色,看着像是被熏熟的猪肉般难看而带些恶心,且半边脸上的肌肉,似乎还有些不受控制般地时不时抽搐一下。

像是阴阳脸,却比阴阳脸更加难看也更加的恐怖。

但是王宗景居然没有被这张脸吓到,他的反应甚至是有些麻木,只是木然地看着这个男人,一句话也不说。

那个男人缓步走了过来,脚踩着林间厚厚的那层落叶,沙沙作响,不知何时,曾经喧闹的森林中又安静了下来,只剩这一大一小两个人,缓缓靠近。

走到了王宗景的跟前,这个男人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或者说是不用表情也很可怕的模样,用一种毫无生气冰冷的语气,淡淡地道:“你要死,还是要活?”

  • 擦完:

    唉。这这简直侮辱了萧鼎啊

    回复
  • 小灰:

    有没有人知道这是萧鼎写的吗

    回复
  • 方小明:

    这写的是什么玩意

    回复
  • 李树洪:

    垃圾

    回复
    • 南栀倾寒:

      拉你妈

      回复
    • 南栀倾寒:

      写你吧

      回复
  • 百思不得骑:

    我是来打酱油的

    回复
  • fubdbj:

    垃圾

    回复
  • 叶雨书衣:

    小凡呢?雪琪呢?

    回复
    • 南栀倾寒:

      雪琪在我盖窝里

      回复
  • 万灵天月:

    苍松不是死了吗?

    回复
  • 卢丁辉:

    小凡你在哪里,我想你。

    回复
    • 南栀倾寒:

      啥币

      回复
  • 该改名字了:

    你们没发现更新时间吗

    回复
  • 苦命人:

    苍松怎么了,阴阳脸,要不要这么……

    回复
  • 吴人:

    什么鬼,放她妈的屁,到底碧瑶活了没

    回复
  • 南栀倾寒:

    萧鼎就是一傻逼

    回复
    • 南栀倾寒:

      好说的好

      回复
  • 南栀倾寒:

    不写雪琪

    回复
    • 南栀倾寒:

      就是

      回复
  • 南栀倾寒:

    傻逼

    回复
  • WangNan5320:

    后续变了,好几个版本了,到底那个更真

    回复
  • 呵呵:

    我也是,你们能耐自己写啊!想怎么写自己说了算!

    回复
  • 张小凡:

    碧瑶呢?我的碧瑶呢?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