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百三十四章 束缚

2017年9月22日 更新

    夜深人静,夜幕笼罩下的昆仑山脉看起来也像是一个进入了梦乡的巨人,沉静无声。昆仑派流传多年的宵禁规矩,直到今天也没有改变过,在漆黑的夜色中,大多数的地方都是一片黑暗。

    除了那座昆仑派掌门真人所居住的正阳大殿中的某个角落。

    如今的昆仑派代理掌门真人,出身于百草堂的千灯真人还没有睡,他坐在一张书桌前,桌上点着一支蜡烛。烛火上罩着制作精巧的灯罩,让昏黄的烛光洒满了他周围一片地方,也照亮了他肃穆漠然的表情。

    昆仑派立派几千年来,当然早已见识过人世间无数世情,偶有意外掌门出事,宗门中临时推举一人出来代理掌门之位也是有的。只是坐到这个位置上的人,名号上那“代理”二字放了这么久也仍然没有拿掉的,大概也只有他了。

    烛光之下,平整光滑的桌面上空无一物,只有在千灯真人的面前,摆放着一封书信。

    千灯真人的目光落在那张信纸上,上面有几行字,沉雄有力,气度不凡,而字里行间的意思也很简单,就是最近这几日中,放松昆仑山上巡夜守卫的力度。

    这封书信的末尾甚至都没有署名,而字里行间的话语,都是直言叙述,并无任何尊称敬语。虽未有呵斥恶语伤人之言,但言辞中直来直去,隐隐然居高临下、高人一等的口吻,却是呼之欲出了。

    千灯真人面无表情地看着这封信,那信纸上的字,他就那么一字一字地看过去,看了不知多少遍,面色阴郁。

    突然间,他一下子站了起来,转身向门口走去,在这中间宽大的袖袍从桌面拂过,待滑下桌子的时候,桌面上的那封书信已经不见了。

    推门而出,千灯真人行走在了这黑夜之中,沉沉夜色里,周围只剩下一片黑暗,没有半个人影。就连他自己,看上去似乎也如同一个在黑夜中行走的鬼魅阴影,孤独前行。

    夜风冷冷吹过,他穿过回廊,走过石径,在夜色中越走越远,一路之上没有遇到任何人,因为那些巡夜守卫确实已经被他在不动声色中安排调开了。

    人的心情总是会变的,不是么?

    遥想当年初登大位时,志得意满,睥睨四方,只觉得这一场功业如此璀璨,真不枉自己隐忍百年。一朝手掌大权,胸怀雄心大志,定要做出绝世功业,令天下人侧目,令万千人敬重,令巍巍昆仑历代祖师赞叹自豪。

    如此,方不负这一生!

    如此,方对得起这一身本领,也不枉了这煎熬难过的多年岁月!

    有冷冷夜风吹来,拂过面颊,寒意如刀。千灯真人的脚步缓了一下,目视苍穹,眼角微微抽搐,眼中却有悲愤之意。

    可谁知事情竟会变成如今这般模样,空怀抱负,空有大志,空担了一个掌门真人的名号,可是这宗门上下多少弟子,多少势力,直到今天竟然还不能齐心协力,一个个暗中勾结,一个个阳奉阴违,甚至就连他头顶上那掌门真人前头的代理二字,一晃多年,竟然也无人提出要拿掉过!

    这是为什么?

    那一年他初登大位时,端坐于高台之上,威风凛凛,庄严肃穆,每日里行走于宗门中,过往弟子见他便恭敬行礼,口称掌门真人,那是何等的舒畅快意,就算他面上端着肃然庄重,但心中却是真真开怀。

    可是现在呢?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名号中“代理”二字仍在,他的心境也变化得天差地别。平日里过往遇见的宗门弟子见到他仍然还是一样的恭敬,连称呼也都没变,但是在他心里,再没有了半点快活。

    千灯真人他心里总是会忍不住地偷偷想着,这些人……这些看起来恭谨尊重的弟子,每当他们见到他尊称他的时候,心里是否会是在哈哈大笑,是不是暗中会嘲讽他这个有史以来坐得最长的代理掌门真人?

    每一天,每一日,千灯真人觉得自己的日子都开始变成了煎熬,因为他总是不断地发现,所有人,天底下的所有人,都并不是很尊重他。

    在所有人的心里,昆仑派还有一个真正的太上皇,那才是所有人敬畏的存在。

    那个人,就像是一个太阳,熊熊燃烧,光芒万丈,压制了所有的其他的光辉,让所有人都只能看到他。

    包括那个本该是昆仑派最高领袖的掌门真人,在他面前也黯然失色。

    这事情,本不该是这样的!

    千灯真人停住了脚步,在这片茫茫夜色中,他穿过了夜幕一路走来,最后来到了某个黑暗的山脚下,那里有个紧闭的洞府,门口杂草丛生,仿佛早已荒废的模样。

    千灯真人静静地站在这座洞府的门口,他的眼神中有一丝犹豫和迟疑,但是当他的手在宽大的袖袍中握紧的时候,却是碰到了另一件轻飘飘的事物。

    那好像是一封轻若无物的信。

    但是对千灯真人来说,那封信也许是重如泰山。

    他深吸了一口气,将所有的顾虑抛在脑后,然后静静地走了过去。

    荒废的洞府石门紧闭,但依稀能看到那些禁制的痕迹,不过这些对于掌握了许多昆仑秘密的千灯真人来说,并不成为任何问题,他轻而易举地解开了禁制,伴随着沉重石门的打开,他走了进去。

    黑暗在前方延伸,但空气却意外的并不压抑沉闷,应该是这里多年来还是保持了良好的通风。

    在走过那条黑暗的通道后,前头便有一点看起来有些压抑的光芒,在洞府深处传了过来。

    与此同时,在那片黑暗阴影的最深处,在那一点光芒的背后,似乎也有个声音,轻轻咳嗽了一下,发出了一声叹息。

    千灯真人望着那个方向,没有再犹豫迟疑,而是直接走了过去。

    黑暗簇拥着他的身影,一直走到了洞穴深处,看到了那光芒的源头,那是一颗镶嵌在头顶岩层中的明珠,散发出一点点的微光。而在光芒的背后,则是有一张石床,一个人影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犹如石雕木像一般。

    几道在阴影中悬浮拉扯起来的锁链,深深地钉在了旁边坚硬无比的石壁中,同时借着微光,也能看到那上头奇异的符纹,光芒闪烁着,一股强烈的法力气息正不停地散发出来。

    那个阴影中的人影,慢慢地抬起头,向千灯真人看了一眼。

    千灯真人眼神复杂,凝视着那片阴暗处,过了片刻后,他似乎也是叹息了一声,然后开口说道:“好久不见,师兄!”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