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百三十五章 古门

2017年9月22日 更新

    那个阴影中的人看上去面容有些模糊不清,长发披散在肩头,但整个人并不显得邋遢凌乱,身上的衣服也还算整齐,看起来就是个长时间隐居很随意的模样。

    他抬起了头,望着刚刚走进来的千灯真人,夜明珠微光之外的黑暗中,他的眼睛却隐隐有些光亮闪烁。过了一会后,这个人的身子动了一下,似乎想要起身,但从他身子周围突然响起了一阵奇怪的声音。

    那些隐匿在阴影深处的铁锁颤动起来,特别是那些充满了灵力气息的怪异符纹有好几处都闪亮了一下。

    于是,他很快又坐了回去,中间还闷哼了一声,似乎有些痛楚之意。不过很快的他就恢复了平静,对千灯真人点了点头,道:“好久不见了,千灯师弟。我这里行动不便,不能起身见礼,你就随意吧。”

    千灯真人默然无语,环顾周围,却只见这石室中甚至连个石凳都没有,大抵是平日里就算放了石凳也不会有什么用处的吧。他沉默了一会,就走了过去,在那个人影所在的石床边,也没顾忌那上头落下的尘埃,就这么直接在石床的边上坐下了。

    此刻千灯真人与那个人影彼此间的距离大概也就一只手臂左右的长度吧,那个人一直坐在阴影中,看着千灯真人,似乎情绪上倒是十分平稳,并未有任何激动愤怒的迹象,反而是看着千灯真人的神情,他忽然笑了一下,然后开口道:“怎么了,看你这样子,倒好似遇到了什么难解的事情么?”

    千灯真人双手拢在袖袍中,因为坐的位置的关系,整张脸有一半是露在夜明珠的光线中的,另一半则是在黑暗阴影里,乍一看去,他的人倒好像被光明黑暗分成了两半,黑白分明,神情却是阴晴不定。

    在听到阴影中的那人问话后,千灯真人沉默了片刻,随后道:“我以前没想到过,原来坐着这位置上的,会这么难。”

    那人怔了一下,大概也是没想到千灯真人居然会对自己发出这样一句感慨,过了一会后才好像苦笑了一下,摇摇头没有说话。

    千灯真人又道:“师兄,当年你坐掌门真人的时候,可也有我这个感觉么?”

    是的,整个昆仑派中,如今能够被千灯真人这般叫上一句师兄的人,也只有昔日的掌门真人,如今“重伤”被迫闭关的闲月真人了。

    昔日名动天下,今日阶下之囚,生不见天日,死要无声无息,这样的际遇也许换做随便哪个人,都会将人逼疯。但是闲月真人却似乎一直可以泰然处之,从头到尾,他的神态、言语都没有太多的异样。

    只是在听到千灯真人的话语后,他沉吟了片刻后,轻声回答道:“你如今的头上是有一位天澜师叔,可是当年我坐你这位置时,上头可是有我师父和天澜师叔两尊大神呢。”

    千灯真人默然,过了一会后转头向闲月真人看去,正好黑暗中的闲月真人也向他看来,两人视线相触,片刻后都是苦笑了一下。

    看着这样的情形,大概谁也不会想到,就在几年前的某个月圆之夜,他们两个人还会是势如水火无法并存的大敌。

    “你今日过来,想必也不会只是为了向我吐吐苦水的吧,可还有其他的事?”稍后,闲月真人问道。

    千灯真人皱眉沉思,目光扫过闲月真人身边那些不起眼却令人心里发麻的黑暗锁链,过了一会后,轻声说道:“当年起事时,我是想除掉你的,也想自己坐上掌门真人的位置。百草堂一脉数代师长的期望都在我的身上,我一定要做到。”

    闲月真人点点头,道:“我明白。”

    千灯真人的眼角似乎微微抽搐了一下,随后道:“但我想过杀你,却没想过他会如此禁锢折磨你……我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不干脆直接杀了你算了。”

    闲月真人也沉默下来,或许是千灯真人口中的那个“他”实在太过强大,带着无边的恐怖压力,哪怕不在这里,也会令他们两人觉得窒息和压抑。

    他只是叹了口气,苦笑道:“师叔他心深若海,谁能知道他心底到底在想什么呢?”

    千灯真人沉默了一会,道:“我曾经为此问过天澜师叔一回,他回答我说,自古以来,昆仑派内斗多矣,却从未有弑杀在位掌门之事。”

    闲月真人怔了一下,随即摇头苦笑,千灯真人的表情在他自己说完之后,也是和闲月真人差不多的样子。

    这样的话当然没有任何的可信度,昆仑派自古以来还没有内斗中杀死化神真君的例子呢,那白晨真君又是怎么个说法?

    闲月真人闭上眼睛,看上去沉静安详,纵然此刻不得自由,看去却仍然还有几分昔日神采飞扬肃穆端重的气势。过了一会后,他放低了声音,道:“千灯师弟,你有什么事想问我的,尽管开口就是了。我都这样了,又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千灯真人眉头皱了起来,看着闲月真人的神色中有些犹豫,但过了一会后,他似乎想到了这几年来的岁月种种桎梏,最后还是慢慢地向闲月真人那边靠了过去。

    “师兄,你做掌门多年,对于后山天穹云间下的那块禁地,你知道多少……”

    轻细低沉的话语声,开始回响在这不为人知的黑暗的洞穴中。

    ※※※

    黑暗总是容易让人迷失。

    有时候是迷失于方向,有时候是迷失于时间,有时候甚至会迷失了自己,觉得过往的一切都是错的,可是当你想要重新选一条路的时候,要么会发现已经太迟了,要么就是看到眼前所有的一切只有黑暗,没有一点的光明。

    陆尘走在黑暗中时,在一片寂静中,脑海里莫名地想起了自己的前半生。就像是一个影子,他常常活在阴暗里,行走在光明背后,直到有一天,他亲手打碎了黑暗。

    那件事他从未后悔过,也不能后悔!

    因为当年他那一刀插进云守阳的后背时,就注定了他再没有退路。

    他是一个影子,却注定属于光明这一边。

    他抬起头,停下脚步,那一扇巨大的门扉出现在他的眼前。昆仑印金色的光芒洒落在古意盎然的门上,好像在述说着过往尘封的历史。

    他默默地看着,然后走上前去,不知为什么,这里的黑暗特别浓郁,哪怕是那金色的光辉竟也不能逼退阴影。所以从后方看过去时,就能清楚地看到,陆尘带着那枚金光灿烂的金印,从黑暗中走来,又一步步地走进了黑暗深处,直到黑暗完全吞没了他的身影,就此消失无踪。

    “轰!”

    遥远的黑暗深处,好像有什么低沉的声音传来,似乎是有一扇沉重的门,打开了一条小缝后,又缓缓关上!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