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百三十七章 兽中之王

2017年9月24日 更新

    浓密的雾气从外面看起来十分平静,最多也就是那些表面的雾气在缓缓滚动着,至于浓雾内部的情景就完全看不到了。所以大多数人在看到这片雾气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感觉里面是否会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又或是各种难以猜测的机关陷阱,却从来不会觉得,这片雾气本身会有什么问题。

    但这片浓雾本身就是一种极诡异的存在。

    黑狗阿土在进入这片浓雾后不久,就明白了这一点,当时它在雾气边缘走了几步,还有些得意洋洋地把头探出去对青牛打招呼时,意外就发生了。

    在它身子周围的雾气好像突然间活过来了一样,变成了一种极恐怖又拥有强大力量的东西,一下子从四面八方疯狂涌来,然后抓住了阿土的身子,进而将阿土向浓雾深处拉去。

    阿土一下子猝不及防,顿时就被抓了过去,只留下外头雾气边缘一只狗头形状的空洞,有些滑稽可笑,然后又被其他的雾气填补过去。再然后,阿土的眼前就只剩下灰蒙蒙一片了,与此同时,在它耳边则是响起了无数可怕的尖厉的呼啸声,如鬼哭狼嚎一般,还有数道冰冷的气息紧紧地垂落在它皮毛之上,不停扭曲着,要钻入它的身体里。

    这感觉就好像自己突然掉进了毒蛇窝,周边一下子多了几万条蛇一样。

    阿土当然不可能坐以待毙,哪怕是出自不能它也在狂吼挣扎,拼命扯动。

    还别说,如今蜕变过后无论血脉还是力量都已经算是南疆圣兽一级的大黑狗,实力确实已经不同往日,除了一开始被暗算猝不及防外,当阿土开始挣扎反抗的时候,周围的那些诡异东西就不那么好控制住它了。

    肌肉贲起,原本看似柔软的皮毛瞬间坚韧如钢,那些冰冷的气息虽然强大,但一时间竟然无法穿透阿土的身躯。

    与此同时,阿土怒吼声中疯狂挣扎起来,只听低沉的“啪啪啪啪”声连续响起,却是在它身边那些雾气中有什么东西折断了一般。

    但是一缕雾气折断了,同时又有五条十条的雾气扑了上来,在这片浓雾中那些看不清说不明的诡异东西仿佛多得难以想象,正在从四面八方涌来,如同无数条绳索,疯狂地向阿土身上紧缚而去。

    阿土还在挣扎,但声音中已带了哀鸣,同时,它心里也是有一丝担心,如此可怕的雾气,刚才陆尘也走了进来,会不会也发生了什么意外?不然怎么会这么久都没动静。

    经过阿土这一阵剧烈疯狂的抵抗挣扎,浓雾内部已经乱成一团,所有的雾气都在急速旋转翻滚着,无数的尖叫声此起彼伏。阿土虽然竭力抵抗,但仍然还是被抓住并往浓雾深处拖了过去,并且看得出来,它的挣扎虽然暂时挡住了对自己身躯的伤害,但只要时间一久,终究也只有一个下场。

    阿土的眼中掠过了一丝绝望和悲凉,不知是不是在那一瞬间想到自己本是“纵横天下”的一只狗,如今却如此冤枉地死在这里,太丢脸了……

    雾气一团一团翻滚着,对这只性子通灵内心敏感的狗毫不在意,一心一意地要将这来之不易的美食抓住。

    如此僵持了好一会后,就在阿土基本要放弃的时候,突然从后头的那片雾气里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叫声:“哞……”

    青牛那硕大无比的身躯从雾气中走了出来,古怪的是,那些恐怖嚣张的雾气不知为何,对着黑狗就疯狂攻击,看到青牛就纷纷避让开到一旁,而偶有来不及退避的雾气,青牛往往只是看上一眼,嘴里吧唧两下,张口一吐,就有一团火焰喷出,然后就将雾气烧得干干净净。

    青牛的脚步似缓实快,几步之间就走到了被浓雾牢牢束缚住的阿土身边,那些缠绕在它身上的雾气居然还没有让开,还是死死地抓住阿土,似乎有些不太舍得的样子。

    青牛没有半点犹豫迟疑,直接张开嘴,一口近乎金色的火焰就喷了过去,顿时,只听空气中一阵撕裂般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厉啸声,那些雾气的触手化为乌有,黑狗阿土“噗通”一声,重重摔在了地上。

    浓雾之中剧烈动荡起来,那些尖厉的叫喊声直冲云霄,仿佛有什么东西无比愤怒地对着青牛怒吼着。

    而青牛对此的反应则是十分倨傲,似乎连理都懒得理,只是低头看了一眼阿土,又用蹄子踢了一下阿土的屁股。

    被摔得有些晕头转向的阿土一个激灵,猛地跳了起来,一看青牛站在身边,顿时瞪大了眼睛,然后看看周围那些诡异的浓雾,阿土张大了嘴巴,再望向青牛时,目光中已然满是敬畏之色。

    一如当年它在昆仑山上,第一次走到那座满山灵兽又层级异常分明的小山上时,仰望那山顶最高处的青牛时的模样。

    这哪里是一只普通的青牛,这是灵兽界的神啊!

    被眼前这只黑狗用如此炽热崇拜的目光看着,哪怕是青牛,大概也有点受不住,低低地哞叫了一声,便转过身准备离开这里。

    阿土连忙跟上,紧紧贴在青牛的身边,随着它一起走去。周围的雾气滚滚涌动着,尖叫声此起彼伏,又是愤怒又是无奈。

    只是眼看着这件事就要这样结束的时候,突然,它们侧前方的某个位置,浓密的雾气中猛然又有波动,片刻后几声尖叫声传来,又是一阵乒乒乓乓的激斗声,随即在青牛黑狗身旁的雾气猛地一顿,便呼呼呼呼地如风一般,从它们身边掠过,向刚才那片声音传来的地方涌去。

    那情景有些可怖,如一群饥饿的鲨鱼闻到了鲜血的味道,疯狂地冲向猎物。

    阿土停下了脚步,望向那个地方,然后回头向青牛看了一眼。

    青牛也站住了,望向那里。

    它们是灵兽,耳朵都很灵敏,刚才的声音它们听得很清楚,那是一个少女的惊呼声。而此时此刻,能有这种声音的只可能是刚才的白莲。

    她也进来了。

    青牛仰起头有种翻白眼的姿态,似乎想一走了之,但低头看了一眼黑狗,却发现阿土站在那儿没动,有些犹豫的样子。

    青牛看着阿土,阿土感觉到了它的目光,迟疑片刻后,摇了摇尾巴,对着青牛发出了几声低沉的叫唤声。

    青牛静静地看了阿土片刻,然后点点头,向那片声音传来的方向走了过去。8)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