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百三十八章 不得善终

2017年9月25日 更新

    青牛向前走了几步,忽然回头一看,却是发现黑狗阿土也跟了过来,就在它的身旁。

    青牛犹豫了一下,却是摇了摇头,“哞”的低声叫了一声,停下脚步没有再继续向前走,而是尾巴甩起拍了拍阿土的头,然后掉转方向向另一边走去。

    阿土有些愕然,但还是跟了过去,就这样跟着青牛走了没多久,居然就走出了那片浓雾,不过眼下这个地方当然不是它刚刚进去时的那座土山顶上了,看着周围的位置情形,倒有些像是刚才白莲所站的位置。

    青牛将阿土带到这里,感觉算是安全了,这才对他叫了两声,然后自顾自地又转身走回到浓雾中。

    它的意思看起来也十分清楚,应该是觉得先把阿土带出来再说,在那片浓雾中呆久了始终是危险的,就算是它同时要救两个也有点吃力。

    阿土看起来也明白了青牛的意思,所以在最开始的惊讶过后,很快就安静下来,只是有些就焦急地看着那片浓雾。

    青牛在回头再次进入后,那团雾气似乎又开始平静下来,至少从外表来说确实如此。

    这片浓雾中到底隐藏着的是什么古怪东西,如此诡异可怕,而且就在这昆仑派的千年名门的深处,实在是让人难以想象,也很迷惑于昆仑派为何竟能容忍这种东西在这里存在了这么多年?

    阿土等了好一会,发现青牛居然还没出来的迹象,这让它有些焦急起来,但又不敢再轻易进入浓雾。最后它干脆在地上趴了下来,心里想到了更早以前进入这个神秘禁地的陆尘,心想他现在不知怎么样了?

    ※※※

    陆尘的感觉很不好。

    当阿土在地面上有些担忧陆尘会不会也被那片雾气伤害困扰的时候,陆尘其实借助着昆仑印的力量,已经穿过了那片危机四伏的浓雾,来到了地底深处,也就是昆仑山中最大的秘密隐藏之地。

    只是这里仿佛停驻着世间最深沉的黑暗,连光明都无法穿透,在他脑海中的想象里,特别是经过了前头那扇古老而巨大的门扉后,他觉得自己此刻应该是置身于某个空前巨大的地下洞窟中,甚至比他之前在仙城地下所见到的那个神秘城池所在的地穴都要巨大。

    但是这一切也只是他的猜想而已,事实上,他对自己身子周围三尺之外的地方就一无所知。

    这里的黑暗实在太过浓郁,遮挡了他几乎所有的感觉,同时,另有一种神秘的力量,不断地干扰着他的感知。

    在理智上,他不停地告诉自己这里应该是一个巨大的空间,但在真实的感触中,陆尘却始终觉得自己的周围好像多了一堵墙,一堵黑暗的高墙,也许多跨一步就要撞到坚硬的墙壁,也许下一步就是无路可走。

    直到黑暗中突然现身出一只难以形容的巨兽,在陆尘的感觉中,周围那些无形的高墙似乎一下子变成了巨大的山脉,将他紧紧夹在中间。

    他站住脚步,下意识地绷紧身躯,没办法,哪怕他从来心志坚定,但那近在咫尺的巨口獠牙,以及更多在黑暗中无法想象的庞大身躯,都令他产生出一种渺小感觉,那是发自本能的一种反应。

    不过,这从黑暗中突然现身的不明巨兽,似乎并没有如那些嗜血猛兽般地以雷霆万钧之势直接碾死眼前的这只小蝼蚁,而是在出现后就保持了不动。陆尘则是在平静片刻后,也立刻举起了手臂。

    他单臂向天,缓缓举高,在掌心中握着的正是金光闪烁的昆仑印,慢慢举到了高处,光芒亮起,似乎也让周围明亮了几分。

    周围的黑暗中,突然似有一道闪电掠过,片刻后,突然有一道光从黑暗中涌现,然后渐渐清晰起来,竟是一只巨大的眼瞳,正在那张巨口的上方。

    似乎从刚才开始,这只巨兽只是将头颅放在了陆尘身边,却并没有睁开眼睛。

    那只眼睛很大很大,但瞳孔却很诡异地竖长细小,周围皆是金黄色,唯独瞳孔是深不可测的黑暗,有若蛇瞳。

    陆尘将昆仑印举到力所能及的最高处,除此之外就一直保持着沉默,没有说话。

    那只诡异而巨大的眼瞳则是将目光落在了那枚昆仑印上,金色的光芒倒映在它的瞳孔中,好像正在燃烧起来的火焰。

    然后,如同苍穹深处传来的雷鸣声,一个声音带着震动心魄般的力量,回响在陆尘的耳边,道:“你是天澜的什么人?”

    陆尘皱紧了眉头,只觉得耳朵中隐隐有嗡嗡作响之声,连忙运起灵力,流转片刻后,这才将这种不适压了下去,随即朗声说道:“我叫陆尘,是天澜真君的弟子。”

    “嗯……”那只巨眼中似乎掠过了一丝诧异,看着陆尘的目光里多了几分异样和复杂的情绪,道,“他不是从不收徒弟的吗?”

    陆尘道:“今年早些时候,他老人家在仙城天龙山上,将我收入门下。”

    “嘶……”一阵奇异的声音从周围传来,仿佛是那只巨兽的身躯在缓缓游动,与此同时,黑暗中似乎传来了一种略带戏谑的嘲讽笑声,随后只听那只巨兽在黑暗中低声道:“看来就算是他,也还是受不了孤独终生啊。”

    说到这里,那只巨兽的声音顿了一下,随后看着陆尘,道:“你叫什么名字?”

    “陆尘。”

    巨兽却缓缓摇头,道:“不是这个,是他为你取的道号。”

    陆尘怔了一下,却是没想到连“天”字道号的传承这种事情,眼前的这只巨兽居然都了如指掌,显然,天澜真君与这只隐匿躲藏在昆仑山下深处不知多少岁月的古老巨兽之间,有着旁人难以想象的紧密关系。

    犹豫片刻后,陆尘还是如实说了出来,道:“天影。”

    “天影……啊,”那只巨兽似乎将这个道号品味了一会,忽然低低笑了一声,但是陆尘听不出它的笑声中究竟是讽刺还是赞赏,过了一会,只听巨兽淡淡地说了一句,道,“多年来,凡是继承这个‘天’字道号的人,最后都不得善终,你可别后悔。”

    陆尘身子微微一震,抬头望着那只在高处的奇异巨眼,突然开口问道:“我师父和我还活着且不说,过往先祖事迹我亦不熟。只不过我曾经听说过,师祖天鸿老祖却是寿终正寝,在两位亲传弟子的服侍下安然离世的。”

    黑暗中,那只巨兽看着他,过了一会后,冷冷地道:“天澜说的话,你就信了吗?”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