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百三十九章 时候到了

2017年9月26日 更新

    天澜说的话,你就信了吗?

    这么多年了,你还相信那个死光头吗?

    从那个小小少年到融入黑暗的影子,从流浪街头到冷血杀手,曾经有过多少岁月一起渡过,现在问你一句,他还值得相信吗?

    他真的还值得相信吗?

    陆尘凝视着半空中那只奇异巨大的眼瞳,脸色无悲无喜,异常平静,过了一会儿后,他说道:“我信的。”

    “哈、哈、哈……”那只黑暗中的巨兽冷笑着,隐藏在阴影中的庞大身躯似乎又是一阵游动,压迫着大地微微颤抖,仿佛随时都可能如一座小山般倒塌下来,将困在中央的陆尘压成碎末。

    只是“山”并没有塌,除了几声嘲笑,那只巨兽也没有更多的动作,对陆尘也只是默然。

    过了好一会之后,它才显得有些冷淡地道:“天澜他自己为什么不来见我?”

    陆尘显然在来到这里之前,就已经与天澜真君有过十分深入的交流谈话,因此对这只黑暗巨兽的问题并没有什么犹豫迟疑,很直接地回答道:“他走不开。如今仙城中局势看似平静,实则暗流涌动,牵一发而动全身,不能有半点疏忽,我师父他必须要在仙城中坐镇,不能脱身。”

    那只巨兽“哼”了一声,明显对这个理由不以为然,又或者说其实在这种层次的巨兽眼中,人类所看重的那些争权夺利只有可笑。不过除此以外,它倒也没有更多反应,只是又问道:“那你过来有什么事?”

    陆尘深吸了一口气,手掌上抓的昆仑印也紧了一下,随后开口说道:“师父让我来转告您一声,他说:时候到了!”

    ※※※

    黑暗的世界里,原本是因为有昆仑印的光芒,还有那只巨兽的奇异眼瞳,包括陆尘与巨兽的对话而为这片原是生冷寂寥的世界增添了几分生意。但是,在陆尘说完那四个字后,突然,周围的一切似乎骤然发生了变化。

    光芒还是那样的光芒,身影还是那样的身影,但是气氛却在那一瞬间完全改变了。

    所有的声音在那一刻完全消失了,这个黑暗的世界在那一刻好像陷入了完全的死寂,片刻之后,那只巨大的犹如蛇瞳一般的眼瞳也消失了。

    随后就有雷声,突然从黑暗中飘来,从远及近,隆隆作响。

    然后黑暗骤然翻滚,一个高大身影如庞大山脉出现在陆尘眼前,几乎无法观望全貌,但昆仑印的金色光芒,却似乎在这一刻解开了束缚封印,一下子光芒大盛,向着周围激射而去,照亮了这个黑暗的世界。

    陆尘屏住了呼吸,凝视着前方。

    在金色灿烂的光辉与仍然滚滚不尽的黑暗交界处,庞大的阴影降落下来,在他的瞳孔深处,倒映出那惊人的一幕。

    一条难以形容的巨大的黑龙,缓缓地现身于他的眼前。

    龙息声便犹如惊雷炸响,巨大的龙爪按住地面,就可以看到岩石龟裂,这种可怕而恐怖的生物从来就不该在世间存在,因为它们似乎总有那种可以轻易毁掉这个世界的力量。

    它的身上似乎带着古老的蛮荒气息,仿佛从远古走来,突然出现在这现世上,曾经只存在于神话传说中的龙族,第一次在陆尘眼前现身出来。

    “时候到了?”

    那隆隆之声如巨雷滚动,在陆尘的头顶缓缓滚过,巨大的龙头落了下来,这一次亮起的是一对龙睛,甚至陆尘还能看出在那双眼瞳中泛起的惊喜与怅然。

    也许是它等待这一天,已经太久太久了吧。

    陆尘握紧了手中的昆仑印,点了点头,然后开口说道:“是的,时候到了。师父让我来跟你说一声,然后说,如果你愿意的话,就随我一起去仙城。”

    ※※※

    天穹云间的禁地里,青牛走在那片浓雾中,看起来一点也不着急。虽然之前它把阿土先带出了浓雾范围耽误了一点时间,但是看起来它对此并不在意,哪怕此刻在浓雾中还有另一个少女在等待它的救援,青牛也似乎信心满满的样子。

    好像这只牛永远都是这般不紧不慢的。

    它信步走去,一路上雾气退避让开,行走中没有遇到一点反抗或是阻碍,当然也更谈不上什么危险了。而这片浓密得能让人迷失方向的雾气,对青牛来说似乎也不起什么作用,它最多只是抬头往空气中试探了几下,然后就迅速地确定了方向,向那里走去。

    没过多久,它就听到了一阵激烈的挣扎打斗声。

    这个时候还在迷雾中挣扎搏斗的,除了白莲几乎不可能还有别人了,青牛向那里走去,几步之间,它就看到了那片雾气深处正在竭力抵抗周围雾气中怪物的白莲身影。

    一股寒意迎面吹来,青牛的脚步顿了顿,那是从白莲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所有扑向她的雾气居然对这种寒意都有几分忌惮,一时间竟然奈何她不得。

    不过,白莲也是手忙脚乱,而且明显气息不宁,后续乏力,眼看着再过一段时间,就要力竭落败了。

    青牛径直走了过去。

    浓雾之中顿时响起了一片厉啸声,显得愤怒无比,疯狂地对青牛咆哮起来,但青牛对此置之不理,只是一路走到白莲身边。

    路上有几团迷雾似乎忍耐不住挡了它的路,青牛直接几口火焰喷过去,烧得干干净净。

    白莲也看到了青牛的身影,特别是当她看到青牛的举动时,眼中更是掠过惊愕和敬畏之色,如此强大的巨兽,是她从未见过的。

    青牛走到了她的身旁,周围原本围攻不休的雾气愤怒无比但又无可奈何地向后退开,让出了一片空地。白莲总算松了一口气,顿时身子一软,险些坐到了地上。

    青牛看了她一眼,然后示意白莲上它的背。

    白莲怔了一下,有些犹豫,毕竟她和这只青牛不熟,不过眼下是生死关头,也容不得她犹豫,所以很快就爬了上去。随后,青牛便转身离开。

    周围的雾气紧追不舍,却又不敢靠近,不时传来凄厉愤怒的叫声,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而牛背上的白莲则是松了一口气,同时脸上则是掠过了一丝复杂的表情。

    身下的这只巨兽,是她平生所见最强大的生物,远远胜过了她当年修炼血食秘法时的那些低端魔兽妖兽们。

    她似乎有些心神不宁。

    她想到了这些年来,自己颠沛流离的命运……

    脖子上忽然有东西动了一下,她低头一看,然后发现是自己贴身佩戴的一根树枝模样的东西,在刚才的激战中不知怎么,掉了出来,此刻垂落在她的胸前。

    她凝视着这根古意盎然的树枝,久久没有言语。19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