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百五十章 异心

2017年10月8日 更新

    血色光芒中,陆尘逐渐走远了。

    看着那个年轻人的背影,天澜真君面色沉静,目光微微闪烁着,却不知道心底到底在想着些什么。

    从这里到长街尽头,陆尘一路走去,却一次都没有回头,这是他心中有鬼,还是他对天澜真君完全信任,不曾有半点怀疑?

    当陆尘的背影完全消失后,天澜真君缓缓收回了目光,此刻偌大的地下神秘城池中,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一切都安静无声,只有头顶那片诡异的红光在漂浮不定地洒落下来。

    他的身影看上去有些孤独。

    ※※※

    老马站在仙城的街头,看着那一处被重兵守卫并且用布幔紧紧包围的地下入口,有些百无聊赖地叹了口气。

    今天天气不错,阳光从天空洒落下来,温暖而舒服,老马活动了一下身子,有些惬意地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就看到那边布幔后忽然有一阵动静,随后陆尘从那里走了出来。

    老马迎了上去,陆尘很快也看到了他,对他点点头,走过那一群守卫后,就向他这里走了过来。

    两人走到一起,老马首先就上下打量了一番陆尘,片刻后,看得出他似乎松了一口气。

    陆尘感觉到了老马的反应,向他看了一眼,示意两人一起往前走着,然后面上神色不变,口中却是笑了一下,道:“怎么了,看你好像很担心我的样子?”

    老马摇摇头,道:“没有没有,你这人命硬得天下无双,以前那么多事都没克死你,现在会出什么事?”

    陆尘口中笑骂了一句,但面上神情仍是淡淡的,除了老马,其他人看到他大概也觉得不过是在说些不着边的闲事。

    只不过往前又走了几步后,陆尘便话锋一转,开始向老马询问他离开仙城这段时间里,浮云司中有什么大小变化。

    “大的变化也没什么,无非就是一些论功行赏的事,毕竟前些日子大家伙都是努力做事,将魔教差不多连根拔起了。对了,我们不是抓到了魔教另一个大头目西陆堂主范退吗?这些日子被押在浮云司中,大概也审问得差不多,准备对剩下的魔教妖孽动手了吧。”

    陆尘脚步微微一顿,沉默片刻后问道:“居然还没动手?”

    老马一摊手,道:“仙城这里的魔教根基基本已经被咱们毁掉了,范退那厮的地盘又在西陆那边,咱们就算过去也要一段时日的准备吧。再说了,大局已定,剩下得妖魔小丑不足挂齿,随便派些人马过去也就可以了。”

    陆尘“哼”了一声,道:“我记得以前遇到这种事,浮云司可都是当头等大事来做的,不管哪里有魔教余孽,都是第一时间处置,最快速度赶过去。”

    老马笑道:“今时不同往日了嘛。”

    陆尘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继续向前走去,老马与他并肩而行,一路上又与他说了些真仙盟中其他堂口最近的一些动向,听起来倒也都十分平静,完全和平日里一样,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只是听着听着,陆尘的眉头却越皱越紧,待老马说得差不多,自己停下来歇口气的时候,陆尘忽然开口问道:“没了,就这些?”

    老马想了想,道:“差不多了吧,当然还有些其他的,但都是小事,无关紧要了。”

    陆尘抬头向晴朗的天空看了一眼,眉头紧锁,老马向他看了一眼,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么?”

    陆尘道:“你也看到了天上出现的血海异象了吧?”

    老马点点头,陆尘冷笑了一声,道:“这异象看起来可不是什么吉兆,连城里那么多普通修士都有脱身离开的,咱们天龙山上这么多人才,这么多堂口,结果都跟没看见一样?”

    老马沉默了下去,好一会都没说话,陆尘沉吟了一会,却是摇头苦笑道:“这世上的聪明人,怕是太多了啊……”

    ※※※

    仙城是天下第一大城,是真仙盟总堂所在地,也是神州浩土修真界的重心所在。这座城池大得难以想象,居住的人口不计其数,在这里面毫无疑问地,真仙盟的势力是最庞大也最强大的,其中浮云司这一堂口更是其中翘楚。

    但就算是真仙盟浮云司,他们也同样有看不到的阴影角落,在这座城池里,也同样有许许多多其他的小势力,他们抱团生存,当然不敢与真仙盟这个庞然大物对抗,那种没脑子的事做了就要粉身碎骨的。

    不过,天底下的好东西,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一个人全部吃完,哪怕强如真仙盟与天澜真君这等人物统御下的浮云司,所以,这样的小势力很多,也在仙城中存活得很好,就算是真仙盟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远离这段时间大小事端不断的白虎区,在仙城玄武区中某个僻静无人的酒馆里,此刻就有一个年轻英俊的男子独坐饮酒。

    整个酒馆就他一人,看起来生意惨淡,也不知道这些年是怎么维持下来的,又或许是在其他时候客人才会过来。

    这个男子是何毅。

    他自斟自饮,喝酒的速度不快也不算慢,过了一会后,大概是在他喝空了半壶酒的时候,酒馆的后门处布帘被人一掀,却是酒馆老板一个干瘦的老头走了出来。

    原本神色有些古怪地站在柜台边,一直盯着何毅看着的酒馆伙计迎了上来,酒馆老板面色淡淡地对他低声吩咐了几句。

    那伙计“哦”了一声,便搬了张凳子去酒馆门口直接坐了,像是看门的意思。

    酒馆老板随即走到何毅的身旁,对他笑了一下,那笑容看起来皮笑肉不笑,并无温煦反而有几分阴森,道:“客官请随我来吧。”

    何毅向他看了一眼,眼底深处不知为何,却是掠过了一丝莫名的挣扎,但很快的,他的神色间便又镇定下来,缓缓点了点头,站起身跟着酒馆老板,走进了那个挂着布帘的酒馆后堂。

    眼前是一条狭长的通道,然后就看到了酒馆的厨房,这里显得有些肮脏,但两人都没在意。

    酒馆老板直接走到了一个放置碗筷的橱柜边,用力搬开柜子,柜子后头的墙壁上,便露出了一扇只有半人高的密门。

    酒馆老板推开了这扇门,然后回头向何毅看去,何毅皱了皱眉,神色有些不快地看着他。

    酒馆老板耸耸肩,淡淡地道:“你要找的人就在那边等你,要不要过去,你自己决定。”

    何毅默然片刻,然后一言不发地低下头,从那扇密门中钻了进去。

    “砰”的一声,密门在他身后关上了,然后只听隆隆之声响起,想来是那干瘦的酒馆老板将那柜子又推回了原位。8)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