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七章 回家 (上)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斩龙剑幽幽低鸣,在这片夜色中碧芒吞吐,耀眼夺目,那缕缕幽光,甚至连站在林惊羽前头的苍松脸上都被照绿了几分。

苍松淡然地看着林惊羽,随即目光落到斩龙剑上流连片刻,又缓缓看向这个曾经的弟子,然后,他笑了一下,话语声中似有几分惆怅的欣慰,道:“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林惊羽的目光一刻也未离开过他的脸,腮帮子上的肌肉,仿佛抽搐了一下。

王宗景退到一旁,但那两人的话语却是清清楚楚地听到耳中,一时间忍不住怔住了,睁大了眼睛,有些发呆似的看着场中的两个人。

林惊羽沉默片刻,吸了一口气,深深地看了苍松一眼,道:“你跟我回青云。”

苍松嘴角扯动了一下,面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只是那看似讽刺的容色中,仿佛也有片刻的黯然,随后,他淡淡地道:“回去做什么?”

斩龙剑忽地发出一声清脆低啸,碧芒陡然升起又徐徐落下,似一只怒龙偶尔回顾,睥睨四方,只有那只握剑的手,在幽光中依然稳定。林惊羽抬眼看着他,仔细地看着,看着他那张脸上横生的皱纹,看着两鬓不知何时已出现的斑白。

“跟我回青云。”他一字一字地重复说了一次,咬着牙,仿佛每个字都因为太过用力而显得很辛苦。

苍松看着他的目光中多了一份怜悯,但随即烟消云散,冷笑了一声,道:“若是道玄老儿还活着,压我一头还没话说,你如今叫我回去,却是要我向萧逸才那小儿低头求饶不成?”

林惊羽脸上神情变幻,似激动,又带着几分痛苦,苍松摇了摇头,道:“算了罢,从当年我反出青云的时候开始,就再也没想过能回去了。”

林惊羽默然无语,脸上的神情渐渐平静下来,片刻后,他忽然道:“宗景,你上去那座祭坛里避一下。”

王宗景吃了一惊,虽然心中仍然对这两人的关系有些惊疑不定,但眼看这里的气氛忽有僵冷之势,也不敢在这两人附近多呆,当下连忙答应了一声,迈开大步几下跨上了台阶,跑进了那座高台上的大屋。

苍松向王宗景的背影瞄了一眼,随后淡然一笑,道:“你也发现了么?”

林惊羽哼了一声,神色间渐渐变得冷峻,手中斩龙剑缓缓举起,碧绿的剑芒如同觉醒的怪兽一般,一分一分地缓缓向外开始膨胀起来。

夜风忽起,渐渐呼啸加快,化作无形的漩涡,吹拂尘土,将两个人团团围住,发出低沉的怒吼声。

苍松的双眼微微眯了起来,发丝胡须都随风飘动,看着林惊羽沐浴在夺目的碧绿剑芒中,衣襟飞舞,犹如一只怒龙正缓缓醒来,潇洒中带着些许睥睨世间的桀骜,隐约间竟和记忆深处的某个身影重合了起来。

“真像啊。”他用无人能够听见的声音,像是对着只存在于自己深心中某个早已虚幻的身影,这般轻轻地说了一句。然后,他抬头,挥剑,清光舞动,剑气万道,堂皇而大气,甚至衬得他的身影也是如此高大,更无丝毫鬼魅气息,却正是千年之下名动世间的青云门真法。

林惊羽的瞳孔在碧绿剑芒中缩了一下,冷哼了一声。

两边的青碧剑光,都是越来越盛,照亮了这片黑暗中的遗迹,开始慢慢接近。

风,越来越大了。

王宗景踏入那座盖在石台上的大屋后,顿时便觉得周围猛然安静下来,同时眼前一黑,入夜之后,这大屋中竟是伸手不见五指,他不晓得这屋中情况,一时便不敢乱走。虽然林惊羽叫他进入这里躲一下,想来是查看过不会有什么危险,只是这个地方能够和昔年魔教扯上关系,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善地。

想到此处,王宗景便干脆就呆在门口处,不再向里面走去,如此过了片刻,目光稍稍适应了这屋中黑暗,似乎隐约能看到这屋中深处的黑暗里也有一些桌台雕像模样的东西,但是视野中实在太过模糊,王宗景也没意思过去认真查看。

此刻他的心思自然还是更多地放在屋外那两个人身上,神秘人自然是不用说了,那位青云门的林惊羽看来也是个极厉害的修士,只是刚才听他们的言谈话语中,似乎这两人竟然还曾经有过一段师徒关系么?

王宗景一时脑袋中有些混乱起来,正有些迷茫处,忽然只觉得脚下坚硬厚重的石头地面,突然狠狠摇晃了一下,同时一声极锐利的啸声,猛然在屋外响起,犹如一支利箭奋然离弓,一往无回。

猝不及防之下,王宗景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幸好伸手敏捷,很快稳住了身子,赶忙便跑向大门处,抓住门墙偷偷伸出半个脑袋,向外看去。

这一探身子,也就是脑袋刚刚伸出大门些许之际,突然间犹如一股洪水轰然冲来,铺天盖地的尖锐啸声与无数道剑气纵横割裂虚空的锐响,一起冲入了他的耳朵,差点就将他震的耳鼓破裂。同时目光所及之处,赫然只见那两个身影俱已不见,狂风舞动,光芒耀眼,茫茫苍穹夜幕之下,两团无比耀眼的光团已漂浮在夜空之上,一青一碧,一浅一深,在天上疾速飞旋,剑芒绚烂,照亮八方,各种匪夷所思威力奇大的道法真诀,夺天地之威,如雷鸣似电闪一般,无情地彼此攻击着。

王宗景看得眼睛发直,目瞪口呆,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见到真正的道法高人的决战,种种精深妙法,威力无匹,直令人为之屏息,目眩神迷。激战中,不时有几道明锐剑芒道法余威不受控制地落下,落到那周边密林与遗迹之中,也就是在王宗景的注视下,那些仿佛经历了千百年风霜岁月的古树石屋,突然间便像是土崩瓦解一般,在这等无上真法的威力下,纷纷倾颓倒下,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

不过他很快便发现了一件异样处,便是天空中那一场激战里,每有一道真法余威波及到他藏身的这处大屋时,无一例外的大屋都会剧烈颤动,但是不知为何,也就仅仅是猛烈摇晃一下而已,除此之外,这模样古老破败的祭坛大屋竟是颇为牢固,丝毫没有类似外边其他屋子那样崩散的迹象。

看来,林惊羽特地叫自己躲到这里,还真的是有所发现的。

此刻,天地之间,一片肃杀,夜幕之下的激战已然到了最激烈的时候,林惊羽犹如化身战神,进退之间威猛雄烈,仿佛每一击都有雷霆之威,令人侧目;相比之下苍松的清光虽然稍显黯淡,但那一片清澈光辉,如明月,似秋水,绵绵不绝,在林惊羽威力强横的刚猛攻势下挪移腾转,竟也未落下风,如此局面,看来双方都无法很快压倒对手。

人间俗话有刚不可久之说,只是那林惊羽如此刚猛,直到此刻,竟未曾稍退其势,反而似有愈发狂野的模样,但见得漫天碧芒,遮天蔽日,纵横天地苍穹间,如长江大河滔滔而来,简直就让人怀疑之前他那等凶猛之态,反而不过只是酝酿之时,如今气势日益增强,便在最激烈处,只听那光彩夺目的碧芒深处,忽地响起一声震耳欲聋的清啸声,漫天碧绿剑气,陡然都如长鲸吸水般收了回去,露出林惊羽的身影,还有他手中那柄剑气蒸腾,碧芒如电的斩龙剑。

那一刻,林惊羽满面冷峻,踏出一步,深深凝望了一眼前方的那个身影,光阴静止,天地屏息,就仿佛一眼望断了过往沧桑。

片刻之后,他深深呼吸,口中颂咒,左手并指如剑,直刺苍穹,斩龙剑回转己身,横于身前,双目之中精芒大盛,甚至连面孔之上都有一丝异红掠过。

斩龙剑瞬间颤抖起来,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碧芒如电,在剑刃之身狂躁不安地闪动着。

天地之间,狂风忽止,须臾又是如滔天巨浪一般,疯狂涌来。

一片异样的黑暗,突然从林惊羽身后出现,那仿佛是最深沉的幽暗,再无任何光影流动,瞬间将周围染上了重重的肃杀之意。前方的苍松眉头一皱,面上有一丝惊疑掠过,飞身扑了过来,一道清光劈下,直取林惊羽的头颅。

然而那黑气只在转眼之间便蔓延而至,将林惊羽的身影完全吞没,一丝冰凉从天际散发出来,明明苍穹如墨,黑暗无边,却在一瞬间只让人觉得天际似有一轮黑月无声升起,散出可怖而不可思议的无形黑光,如置身于九幽冥府,天地俱寂,仿佛只听见那沉沉心跳声。

就在下一刻,忽地一声龙吟长啸,声动九天,无边黑暗之中但见得碧光闪耀,如无数个太阳瞬间迸发,光芒万丈,将所有的黑暗顷刻间驱除殆尽。一个身影,如震慑九天之神灵,无匹无敌,只在云霄之上,霍然出现。

林惊羽手持斩龙神剑,碧光从他身上发出,无穷无尽耀目之极,但见他双目神光炯炯,人剑合一,赫然化作了一道百余丈之巨大光柱,似开天巨剑,轰然而下,冲向苍松。

斩龙剑夹带万道霞光,发出轰然巨啸,气势万千,还远在高空,地面上已是尘土飞扬,沙石飞走。而随着林惊羽身子如电般射下,他周身之侧甚至因为速度太快气势太猛,火星四溅,进而燃起了熊熊火焰。

天地之间,一时竟全是这无上真法的威势,无尽群山,苍茫大地,尽数匍匐。

而光影之下,苍松的那张脸忽地苍白如纸,露出似乎完全不能置信的神情,瞪大了眼睛,嘶声喊道:“这是什么,不,不可能的……”

“轰!”

巨大的轰鸣声转眼传来,这股神奇可怖的真法威力所化成的开天巨剑,直接击中了苍松,一股浩瀚无匹的伟力轰然而开,然而就算在这等恐怖的绝世真法中,那一抹清光竟也始终未散。

一道身影,飞了出去,另一道身影则是闷哼了一声,摇摇晃晃从空中落了下来。光彩于极盛处迸发,光耀天地,好一会儿之后才徐徐黯淡,在光芒边缘,黑暗缓缓涌来,就像是天地群山,也在慢慢恢复呼吸一样。远处,那一道身影落向远方,被一团清光裹起飞驰,但依稀可以听到在清冷的夜风中,传来了那个突然变得凄厉的吼声,一字一字如对天咆哮,嘶吼着:“斩、鬼、神……”

 

  • 喵喵先森:

    真逗

    回复
    • 实施的倒萨:

      逗你爹,不看滚!

      回复
    • 甜心柠檬茶:

      哪逗了

      回复
  • 宋少杰:

    果然逗

    回复
    • 信德维拉:

      逗你妈逼阿,快餐意淫小说看多了吧?!

      回复
  • 鬼厉:

    张小凡那、、、

    回复
  • 上帝:

    不敢看啊,老子的碧瑶就是被他弄死的。

    回复
  • 我苏醒啦一切都改变啦:

    小凡去世啦吗

    回复
  • 我苏醒啦一切都改变啦:

    我的小凡去哪啦

    回复
  • 水晶花心:

    小凡和雪琪在草苗村隐居生娃,生了个女娃取名叫张傲雪,但没有进青云修真而是进了一个叫岳麓书院的门派修真了,张傲雪在岳麓书院遇到了一个叫陆云的小子,这小子后来比张傲雪他爹张小凡还牛逼,预知详情请看七界传说,哈哈

    回复
    • 回家的鬼:

      岳麓书院?长沙还有那个书院,由来已久嘛?

      回复
    • 张小凡:

      人家们在青云山大竹宗

      回复
  • 另得:

    张小凡在第几章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