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六章 重逢 (下)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隐藏在密林深处的那个巨大蛇洞,至今看去仍旧和当年没什么区别,只是洞外的那只庞然大物金花古蟒,如今已经变成了一副巨大的骸骨,不止如此,如果仔细查看周围的话,还会发现那些密林中的某些地方,堆放了不少妖兽的尸骸,这些自然就是王宗景这三年来的成果了。

林惊羽跟着王宗景来到了此处,一路之上,在说出了第一个字后,王宗景终于开始慢慢控制了自己的舌头,重新一点一滴地记起了如何说话,虽然直到现在说话中间仍然时不时会有中断卡句,发出一两个怪声的情况,但总的来说,已经比开始的时候好太多了。

也就是在这样有些古怪的交谈中,林惊羽从王宗景逐渐开始熟练说话的语句里,了解到这三年来发生的一切,当听到那个神秘人部分时,他的神情有些异样,中间还追问了王宗景几句;而当他听到后面,王宗景说着自己独自一人如何在这座原始森林中挣扎求生的时候,看着这个身材强壮但实际上也只有十四岁的高大少年,他目光里已隐隐有些赞赏之意。

这一番话说下来,竟是说了好久,或许是实在太久没有说话,实在太久没有和人交流过了,王宗景在渐渐恢复了言谈能力后,这话竟然是出奇的多,像是恨不得将这几年来自己的一点一滴事无巨细都一股脑地告诉面前这个人,仿佛只要自己开口说着话,心中就有一种特别的舒畅。

到了最后,当王宗景再一次提到他如何追杀妖兽的时候,林惊羽的脸上露出淡淡微笑,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道:“好罢,我明白了,你放心,我可以带你回家的。”

王宗景心头猛然一跳,不知怎么,听到这“回家”二字,眼眶便是一热,下意识地咬了咬牙。林惊羽将他的神情看在眼中,微微笑着,也没打扰他,站起来在这片小小的林间空地走了几步,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又道:“不过,在离开这里之前,我还要在这片林子中再查看一个地方,请你稍候片刻,可好?”

王宗景连连点头,起身道:“没事,没事,你要去……呃,去哪里,我带你去好了。这……片森林,我到处都去过,很熟悉的。”

林惊羽目光转动,微笑道:“我是要去森林中心那处遗迹看看。”

“呃……”王宗景滞了一下,一时沉默下来,这片森林里他还就是那个地方没去过,不过很快的,他就想起一事,抬头道,“仙师,那里有瘴气,剧……呃,毒无比。”

林惊羽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不过无妨。”说着他又看了他一眼,微笑道,“你要不要也跟过来看看?”

不知为什么,看着林惊羽那张成熟而自信的微笑的脸,王宗景便是没来由的对他产生了一股信心,道:“好。”

当下两人看了看天色,已经将近黄昏,可见刚才王宗景那一番激动而长篇大论般的诉说是耗掉了多长的时间,不过林惊羽倒是不以为意,还是坚持说过去看看就是了,王宗景则是想着早看完说不定便能早些回家,也没反对。

两人便起身向森林中心处走去,王宗景熟悉地势,在前头带路,很快便又回到了那一处小石像旁,当目光掠过那四首八臂的狰狞头像时,王宗景心中忽然又浮现出当日那个神秘人的模样,一时有些出神。这个时候,只听身后传来林惊羽淡淡的声音,道:“这是魔教的天煞明王像,乃是一尊邪神。”

王宗景心中一震,不由得重新打量了这尊石像一番。魔教之名数千年来名动天下,不知在这片神州浩土上掀起了几多血雨腥风,虽然从王宗景懂事的时候开始,魔教已然式微,但赫赫威名也是有传到他的耳中过。

林惊羽目光在那尊天煞明王像上扫过,眉宇之间掠过一丝复杂而略带焦虑的神色,不过他并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带着王宗景走上那条几乎湮没在荆棘杂草丛中的小径,向着森林中心的地方走了过去。

远处,漂亮中带着一丝诡丽的粉红色瘴气,无声无息地在森林中飘荡着,这里的瘴气颇为奇怪,就像是一堵墙般整齐排开,只是丝丝缕缕地向上飘着,却绝不向外飘散。走到近处,便会发现在这堵瘴气墙周边,至少五尺之内都没有树木,地面上也是荒芜一片。

看着这面向左右延伸而去的瘴气,王宗景的心跳不禁快了几分,有些紧张,林惊羽似乎看出了他心中所想,只是淡淡笑了一下,道:“跟着我。”

说着,便抬脚向前走去,王宗景迟疑了一下,还是赶忙跟了上去,就紧跟在他背后。没走多远,便接近了粉红瘴气,王宗景正惊疑不定时,忽然只听一声轻响,却是从林惊羽身后的那柄绿色仙剑发出的,随后他便感觉有一股无形气浪涌了过来,犹如一阵微风,吹过他的脸畔。

林惊羽脚步不停,径直走入了瘴气之中,王宗景紧紧跟着,随即只见那些瘴气在距离他们身体三尺之外的时候,像是突然被一只手推开一般,纷纷向旁边飘开,竟是让出了一条通道出来。

王宗景又惊又佩,目光在那柄绿色仙剑上狠狠瞪了几眼,又看了看林惊羽的后背,心想这位仙师只怕也是有大神通在身的,只是不知道若是遇到了当年那个神秘人,谁会更厉害一点呢?

他现在固然可以在这片森林中生存下去,甚至肉身强壮到可以与普通妖兽一决胜负,但是王宗景心中十分清楚,比起真正厉害的修士来说,自己当真和一直蝼蚁也差不了多少。别的不说,当年那只可怕的金花古蟒何等凶狂不可一世,便是放到今天,王宗景也自认绝非对手,但昔日那神秘人却是一剑便生生斩下了蛇头,那又是何等可怖的神通道行!

想到此处,他心中忽地一阵火热。

粉红色的瘴气剧毒无比,但这堵气墙却并不如何广阔浑厚,两人走了约莫一丈余地,便过了瘴气,来到了森林中心。

无形的气浪悄无声息地又缩了回去,王宗景也只能感觉到那一丝凉风拂面,林惊羽转头看了看四周,只见此处与外部森林倒没有太多区别,树木一样繁茂生长,但是密度却比外头稀疏多了,前方林中深处,有好些残垣断壁此刻都露了出来,透着一股荒凉气息。

“走罢,过去看看。”

林惊羽说了一句,走向那处,王宗景跟在他的身后,很快发现这里也有那种天煞明王的石像,而且大都完整,分布也远比外头密集,很容易便能发现一座或几座石像伫立在这森林中心处。

等他们走到林间那些遗迹房子边时,发现此处似乎是一处祭坛或是神庙模样的遗迹,或高或矮或大或小的一圈残垣断壁,明显地形成一个圆圈,如众星拱月般围住了中心一处相对完整的石砌屋子,白石为座,长宽十数丈,十几层的石阶通向盖在石座上的一座大屋。

这里显然是荒废已久,不知多少年的风霜雨雪侵蚀下,周围的房屋早就破败不堪,只有中间那座形似祭坛或神庙模样的屋子,反而大体完好,只是那些石头砌成的坚硬屋体外,也是一样斑驳破旧,老朽不堪了,处处都流露出一番破灭的气息。

林惊羽皱了皱眉,转头对王宗景道:“此地只怕是古时魔教妖人祭神的一处所在,邪门歪道,只怕有些古怪。我去那处祭坛上看看,你且在此处等我。”

王宗景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林惊羽转身走上了那处石阶,目光锐利,盯着上方那处有些阴暗的大门内部,缓缓走了上去,在他身后,碧绿色的剑芒缓缓亮了起来。

不多时,他便消失在那处祭坛门口。

王宗景抬头看了看天,只见日头西下,天色渐渐昏暗,日暮下的这处遗迹,那些破损的残垣断壁和石像沉默地伫立在荒草丛中,都披上了一层有些神秘阴暗的外衣,仿佛在吐露着岁月沧桑的严酷,发出无声的叹息。

他皱了皱眉,心中倒也没觉得害怕,在这片森林中活了三年,也算是磨练出了一副坚韧心性,只是不知怎么,看着这一片苍凉遗迹,他心中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沉默了片刻,他便从那些屋子上移开了目光,随意走去。

这片遗迹的规模并不算大,只怕还不如中土九州里普通的一个乡下村庄,王宗景无所事事地绕着中心那处祭坛走了一圈,除了在一片杂草中踩出了几个脚印,也没有什么其他发现,倒是这时候天色却黑得挺快,就这么耽搁一会儿,眼看着就黑了下来,那一座座破损的屋子,也就这样无声无息如沉默静伏的怪兽,悄然隐身于昏暗之中。

就在这时,王宗景忽然眼角余光一凝,却是隐约看到一道微红色的光芒在祭坛西侧一处破损断壁之后忽然闪了一下。他猛转过身,心中咯噔了一下,盯着那处看了许久,但黑暗沉沉,寂静无声,却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他犹豫片刻,还是向那处走了过去。

脚步踩在野草上,轻柔无声,夜风轻轻吹来,拂面而过。很快的,他走到了那一处断壁前,周围一片静谧,连往日经常听到的虫鸣声此刻似乎也沉寂了下来,便在此刻,那淡淡的红色光芒忽然又在断壁后亮了一下。

王宗景一声低喝,身子陡然拔起,嗖的一下冲了过去,跳上了那半人多高的断壁,紧接着,他身子猛然一震,竟是站在石壁上怔住了。

断壁之后,是破损的一间石屋,此刻自然也早已经破败,仅剩下几面光秃破烂的墙壁,然而在一处墙角,却盘膝坐着一人,身材高大面容方正,那张面孔更是王宗景无论如何也忘不了的,正是昔年将他掠至这处森林的那个神秘人!

只是此刻借着昏暗的微光,这个神秘人原本有些恐怖的阴阳脸上,却已发生了变化,那半侧有些恶心恐怖的暗红色,已经褪掉了大半,如今只能隐隐看到一层微红,还顽强地附着在脸侧一小块肌肤上,至少整个人看去,已经不那么令人惊惧了。

此刻神秘人双目如冷电,向王宗景这里看了一眼,王宗景只觉得心中一寒,直冷入了心底,还不等他开口喊叫或是做出什么反应,那神秘人已然冷哼一声,紧接着一道清光浮起,如秋水横过这苍茫夜色,浮光掠影般洒落下来,直接斩向了王宗景。

剑气还未及体,王宗景便觉得那一股锐气扑面而来,几乎便割入了自己的肌肤,哪里还敢硬撑,几乎是下意识地一个倒翻出去,也幸好他如今身手动作几如妖兽一般敏捷惊人,居然险险地避开了这一剑,噗通一声落到后方。

那清光看似如水,一剑斩下,却是瞬间将这片坚硬的石壁轰成粉碎,碎石如雨,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出。神秘人飘然而出,冷冷看了王宗景一眼,似乎也认出了这个顽强活下来的少年,带着少许意外,但更多的还是冷漠,也不说话,又再次祭起了仙剑。

清光一时大盛,如一轮皎洁明月在这片渐渐昏暗的遗迹中升起,将神秘人高大魁梧的身躯映衬得格外醒目,王宗景面上一时血色尽失,不由自主地想到当年这神秘人一剑怒斩金花古蟒那可怖的一幕,身子都开始有些微微的颤抖起来。

然而,就在这光芒万丈明亮耀眼的时候,那神秘人忽地身子一震,像是感觉到了什么,青色仙剑缓缓收了回来,光辉也随之安静不少,随后,他的目光似有几分诧异,带着一丝复杂的惘然,望向前方那一处黑暗之中。

一丝淡淡却璀璨的碧绿光芒,在黑暗中幽幽亮起,一如多年之前,那一个曾经意气风发的身影。而今,这柄传说中的仙剑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剑后的人,依然是他曾熟悉的面孔。

林惊羽从黑暗之中缓缓走出,手中斩龙名剑碧芒流转,照出了他那张英俊的脸,左手上抓了一块方形古旧木板,静静地走到神秘人前方。

站定,凝望。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接,良久无言。

气氛有些诡异,夜风吹来,远处树枝摇曳,黑影晃动,便如鬼魅轻舞。幽暗夜色里,寂寂冷风中,林惊羽嘴唇微动,欲言又止,到了最后,终究像是千言万语都化为乌有,面色肃然,几分迷惘茫然,都压入深心,轻叹了一声,静静地道:“好久不见,师父。”

  • 啦啦啦:

    我操了雪琪和碧瑶

    回复
    • CNM:

      我草了你妈

      回复
    • 43569:

      操你妈逼的

      回复
      • 该改名字了:

        你们傻吗

        回复
    • 你妹:

      傻逼

      回复
    • 起什么名呢?:

      shabi

      回复
    • 袁梓松:

      爽不爽?

      回复
  • 甜心柠檬茶:

    小凡什么时候出来

    回复
  • 鬼厉:

    小凡什么时候出来

    回复
  • 鬼厉:

    回复
  • ZXYV:

    寻寻觅觅终不见凡

    回复
  • 许明扬:

    林惊羽第一时间没有选择救王宗景,而只专注于其师父,看来不是天地不仁,而是这人心不古罢了

    回复
  • 嗒嗒:

    回复
  • 你是:

    真没劲

    回复
  • 小可:

    凡呢,小鼎呢

    回复
  • 小白:

    三年这是在扯淡吗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