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六章 重逢 (中)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沙沙”的拖拽声,在森林里平稳地响起,王宗景只是用一只手便拖着这只庞然大物走在林间,一路地势起伏,他却已非当日少年,走得很是轻松。

前头传来一阵“哗哗”水声,那是一条林间小溪,过了那条溪水,便离他如今住的那个蛇洞不远了。

没多久,走到了小溪旁,水势平缓,水质清澈,甚至可以看清水下的乌黑小鱼在大大小小的石头缝隙间游进游出。王宗景半蹲下身子,直接把头沉入水中,咕噜咕噜喝了好几口水,入口处只觉得水质甘甜,一股清凉之意直入肺腑。

带着几分满意感觉,他哗啦一声抬起头来,溅起一片水花,又狠狠往脸上扑了几把水,水滴零落,将身下水面打乱,过了一会儿,才看到水面恢复了平静,然后倒映出一个人影来。

王宗景的手停顿了一下,目光凝视在水中那个人的脸上,只是看了再久,终究只能找到隐约的一些儿时轮廓,更多的,已经是在这片弱肉强食的森林中渐渐生出的冷漠。

他的嘴角动了动,对着水面扯动脸上的肌肉,想试着笑一下,然后便发现自己的笑容看起来有些僵硬。摇了摇头,站起身子,他向四周看了一眼,只见周围仍是有许多参天大树,枝繁叶茂,小溪便如一条清澈玉带,在密林中蜿蜒流淌而过。溪水之畔,青苔遍布,条条藤蔓从树干垂落,长短不一。

王宗景目光转动,忽然走到旁边一棵数人才能合抱过来的大树旁,站在这棵年月深久的古树旁,高耸的树干下他就好像一只小小的蝼蚁般。只见他深吸了一口气,忽然发力跳上了这个树干,随后就像身手最敏捷的猴子,轻而易举地开始向上攀爬,越爬越高,越爬越高,穿过了无数道枝桠与粗壮枝干,甚至还有聚集在高处的淡淡白色薄雾,他就这样爬到了古树的最顶端。

从这里向下看去,距离地面只怕至少有七十余丈之高,如临悬崖,而且林间因为树木遮挡无风,到了这般高处,风势却是陡然加大,吹得树干都来回摇摆,晃晃悠悠,胆小的人只怕连站都站不稳了。

只是王宗景一手抓着已经变小变细的树干,身子则是站在一根手臂粗横生的树枝上,面无惧色,表情淡然地稳稳站着,举目眺望而去。

远处,绿色的树冠如同一片绿色波涛,蔓延开去,极其阔大,更远处,巍峨群山耸立,山脉起伏,却是形成了一个圆圈,将这片森林包围在里面,变作了一个巨大的山谷。

凝望着远处那片群山,王宗景默然地靠在随风摆动的大树之巅,黑发飘扬,心情却是有些低落。这几年来,特别是当他的肉身气力全面壮大之后,已经足以与这片森林里的妖兽所抗衡,他便开始想要走出森林找到回家的路。然而,在踏遍这座森林之后,他发现自己竟然是置身于一处死谷绝地之中,周围那些山脉无不是高耸入云难以攀爬的绝岭,非但如此,山上还有诸多剧毒瘴气与强悍妖兽遍布其上,其中甚至有一些恐怖到了极处的可怕妖兽,完全超乎了他想象之外,根本无法逃出这个巨大的死谷。

于是,他就这样被困在这个巨大山谷的森林中整整三年,直到今日,也看不到丝毫逃出去的希望。

轻轻叹息了一声,王宗景从远处群山收回了目光,随即不期然转向另一个地方,那是这片广大原始森林的中心部位,事实上,那个地方离他此处并不遥远,站在这般高处,他甚至可以远远眺望到那个森林中心的地方,虽然也是树木繁茂,但是依稀可以看到有许多巨石建筑,尽管看得出已经残败不堪,但似乎像是个古时遗留下来的遗迹。

究竟会是什么样的遗迹,居然会造在这种绝地山谷之中呢?王宗景对此是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只得出一个联想到的结论便是自己当日看到的那些四首八臂的狰狞石像,说不定也是和这篇森林中的遗迹有所关联的,否则的话,也没办法解释了。

不过猜测归猜测,这些年来他却是一步也没有踏入那个看去不算太大的森林中央,原因很简单,就是他当日也同时看到的粉红色的瘴气,居然诡异地形成了一幕气墙,绕着那森林中央地界围城了一个圆圈,将那处与森林周围隔绝开来。

他也曾尝试过丢几只杀死的妖兽到瘴气中,然而就在他注视之下,这些皮坚肉厚的妖兽很快就开始在那些漂亮的粉红瘴气中腐烂发臭,真是比最厉害的剧毒还要更毒三分,这也让他空怀好奇之心,却也不敢轻易试探。

所以这三年来,他就是这样沉默而孤独地过着,而未来,似乎看起来也依然要如此继续下去。

风,狠狠地吹着,仿佛又大了些,树枝摇摆,如风中波涛,他随风飘荡,面色漠然,只有一双眼睛望着远方,也不知道心中在想着些什么。

※※※

“沙、沙、沙……”黒睛赤虎的身子在地上拖拽着,几片枯叶翻到它的眼前又很快滚落下去,低沉的声音回荡在这片森林中,显得有些瘆人。周围的大树上,偶尔会有几只松鼠小雀之类的小动物,探出头来向下方看上一眼,很快又缩了回去。

跳下一块大石,枝叶掩盖的密林深处,隐隐透出了某个倾倒石像的一角,王宗景向那边看了一眼,面无表情地走了过去。如今的他自然是不会再害怕这些面容凶恶的石像了,比之更可怕的妖兽他都敢与之肉搏,何况这些死物。不过这三年来他踏遍这座森林,倒是发现类似被遗弃在密林中的石像数目居然不少,分散在森林各处,少说也有几十个,不过大部分都是缺胳膊断腿的残损品,也不知道当初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一切。

又走了一小会,前头就是他所见过的石像中唯一完好但体型也是唯一较小的那座小石像,当年神秘人带着他走到此处,右侧便是一条隐秘通向森林中央的小径,结果他们向左侧走去,找到了金花古蟒的山洞。

漠然抬头看去,王宗景心中回想当时看到的情景,那个神秘人似乎对这里的石像很是厌恶,想必他对这些石像的来历心中有数的。就在这个念头掠过心头时,忽然王宗景全身一震,身不由己地停住脚步,此时此刻,就在他的前方,那一座小石像跟前,竟然多了一个人影,长身而立,背负着一柄碧绿长剑,正默默地端详着那座石像。

这是三年来王宗景第一次在森林中看到同类,刹那间他的脑海一片空白,就连手中抓着的妖兽,也情不自禁地松开了。“啪嗒”,黒睛赤虎的一只脚摔在地上,虽然声音不大,但前头的那个男人还是听到了,转过身来,登时也是一愣。

一个近乎赤裸如野人一般的男子站在密林深处,身材强壮,腰系兽皮,特别是当他的目光落在那人身边死去的黒睛赤虎尸身上时,两道剑眉也是微微一皱。

最初的惊愕与茫然过去后,一阵难以抑制的狂喜顿时涌上了王宗景的心头,有人来到了这里,这说明什么?显然便是眼前的这个人多半是有办法离开这座森林的,等待三年的机会,突然出现,让王宗景几乎难以抑制地身子开始微微颤抖起来,千言万语涌上心头,悲喜交集,哪里还控制得住自己,顿时就向那个男子冲了过去。

心中喊着:“带我走,带我走!”然而不知怎么,话到嘴边,王宗景突然竟又哑了下来,化作了一连串无意义的咿呀怪叫声,那男子原先见这野人突然冲来,面色激动,似有攻击意图,眉头便是一挑,似乎要做出反应,然而紧接着便看到这怪人口吐乱言,片刻后面上也浮现出惊愕迷惘的神情,在自己数尺开外,停下了脚步。

这男子看出这怪人似乎有些不对,只见他神情激动,在惊愕过后,开始双手胡乱挥动,似乎想要表达出什么意思,只是口中都是怪声,无法听懂,沉吟了片刻后,白衣男子开口道:“在下青云林惊羽,请问阁下是?”

王宗景此刻却是惊惶交加,自己刚想开口求助,却不料口舌之间一时竟说不出话来了,这三年中他一个少年,孤独而寂寞地在这片危机四伏的原始森林中求生,每日几乎都要面对生死存亡的那种考验,开头或许还会自言自语几句,时间一久,便自然而然沉默无语,直到今日,激动之下却发现自己好像忘记了该如何说话了,舌头就像不能控制一样,只能发出那些奇怪的声音。

便在此刻,听到那白衣人开口自称“青云林惊羽”,他的心头又是一震,青云,那不就是当年来到龙湖城与他们王家结盟的千年大派青云门吗?这个人一定就是青云门的修士,一定有能力带自己离开这里!

王宗景心头愈发激动,拼命想要表明自己的身份,然而对面那男子开始皱眉,对自己这边手舞足蹈胡言乱语的模样似乎有些不耐的样子,王宗景差点急得连汗都冒出来了,便在这时,他突然脑海中灵光一下,猛地俯下身子,伸出手臂用力在地上一扫。

林间地面上,到处都铺着厚厚一层枯枝败叶,林惊羽看着这个怪人突然俯身扫出一片空地,将一大堆树叶都扫到一旁,露出了地下带着些腐土的黑色土壤,然后,只见这怪人伸出手指,像是还想了片刻,然后用力地在地上一笔一划地写出了一个大字:王!

林惊羽一双眼眸中忽地锐芒一闪,踏上一步,盯着这个怪人。

王宗景抬起头看着他,嘴里尝试着又说了两句,然而仍旧是那种听不懂的怪声,急切地甩了甩头,凝思片刻,然后开始在这个王字下方,继续用手指在土壤中写字。

这一次写的字,笔画要比那个王字复杂一些,林惊羽盯着那人的手指,看着那一笔一画,看着那个字慢慢现出真身:宗……

林惊羽身子一震,深吸了一口气,又徐徐吐了出来,然后整个人陡然间气势大盛,便如同一把利剑出鞘般,紧紧地盯着面前这个很可能就是他苦苦寻找了三年的怪人,沉声缓缓地道:“你是王宗景?”

那个如同野人一般的怪人,慢慢站起身来,看去他的嘴唇似乎也有微微的颤抖,好一会儿之后,终于是在几声怪语咿呀中,他挣扎着勉强说出了第一个字:“啊、呃……是……”

  • 孙于晴:

    凡呢?

    回复
  • 过江龙:

    在下十分想念小白

    回复
  • 伤口我的心:

    靠,我的诛仙啊!

    回复
  • 另得:

    张小凡呢,碧瑶呢,陆雪琪呢,周一仙呢,与第一步相差太远

    回复
  • 邹俊杰:

    什么鬼

    回复
  • 神奇:

    唧唧歪歪的,难道书里就一俩个人就可以了?都不看看诛仙1都过了多久了,要是才出来就有1的主角,那才是乱写,看的没耐心,不想看就别看了。那不是得一点一点来,后面几章再骂,前面的催1的主角,写书那么好写,个个小说都有名了,作者那么容易啊?还叫小凡出来,好不容易和雪琪在一起,没事老跑出来干什么,不往后看就催着出来?还是都想看他在大竹峰做饭?

    回复
  • 呵呵:

    在下想看书凡恋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