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六章 重逢 (上)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山中光阴,不知岁月,只见那斗转星移,日升日落,转眼间已过去三年。

远离中土之外,穷山恶水深处,十万大山里的某个神秘地方,茂密无比的原始森林中,古木参天,枝繁叶茂,从上方枝叶缝隙间投下的点点碎阳光线,照亮了这一片寂静的林间。

一切似乎都很安静,连风声也没有,只有偶尔从大树高处传来几声清脆的鸟鸣,才为这片森林添上了几分生气。过了一会儿,那些鸟儿似乎也叫得累了,停下了声息,慢慢的,从森林远处似乎传来了几声低沉的吼叫,跟着一阵“啪嗒啪嗒”的声音,从远及近,从小到大,从缓到急,传了过来。

枝叶荆棘突然震动,远处似一道波浪汹涌冲来,杂草灌木纷纷向两侧倒去,那飞驰的奔跑声转眼间如疾风暴雨,伴随着低沉的怒吼声,轰然而至,森林的寂静瞬间打破!

“啊呜!”

一声大吼,一只“黒睛赤虎”从密林深处冲了出来,飞驰而过,全然无视周围那些锋利荆棘,其速如风,其势如火,大步奔驰在密林之中。而在这支妖兽的后方,大树之上,只见一根古藤如天外惊鸿,从森林幽深处陡然出现,如飞卷至,藤上吊着一个人影,近乎赤裸,只腰间系着一块兽皮,长发凌乱披肩而散,一身肌肉处处鼓起,犹如虬结一般充满了爆炸般的力量。

黑发之下,只见那藤上男子双眼锐利,直盯着前头妖兽,只用单手抓着藤蔓,卷过林间无数大树,风烈如刀,扑面而来。那黒睛赤虎竭力飞奔,却不如藤蔓飞快,转眼间这野人一般的男子已经冲至妖兽上方,只听得一声吼叫,男子松开手臂从那古藤上落下,借着巨大无比的惯性,直扑向黒睛赤虎。

妖兽怒吼一声,像是也用尽全力狂奔,然而那身影如电,转眼扑了过来,在这光影错乱落叶徐徐的密林之中,在那电光火石般的飞驰瞬间,竟是正好抓住了黒睛赤虎的脊背,于半空中大吼一声,伸出强壮双手,抱住虎颈,用力一扳。

整座森林,仿佛也在那刹那之间,凝固了片刻,光影幽幽,瞬间又迸发开去,轰然而响。

黒睛赤虎发出了一声惊心动魄般的狂吼,巨大的身躯竟是被这个男子借着冲力与强大的力量,就这么强行歪倒斜刺里冲了出去,轰的一声,重重撞在旁边一棵古树粗壮坚硬的树干之上,登时将大树撞得是颤抖不已,巨大的撞击力下一人一虎都滚翻出去,枯叶卷起,树冠颤动,一时间无数落叶纷纷如雨,森林仿佛也在颤栗,只听那嘶吼声声,就像是最原始的搏杀已然开始。

碎阳剧烈颤动着,光辉如线,照进了这片纷乱的林间。

黒睛赤虎撞得有些头晕,但本能地踉跄着站起,只是还未看清周边情况,便只见眼前仿佛无边的落叶群中,陡然一分,一个人影已强悍杀到,直扑过来。黒睛赤虎怒吼一声,张开血盆大口便是一口咬去。

那男子的身材看去还不到这只妖兽的一半大小,然而敏捷无比,一下便闪过了那满口利齿的大嘴,反而是挥起一拳,重重打在了黒睛赤虎的脸上,“啪”的一声低沉异响顿起,夹着几分令人毛骨悚然的骨裂之音,黒睛赤虎凶性大发,顾不得脸上剧痛,像是疯了一样对这个男子扑来,利齿尖爪,挥舞乱咬。

一人一兽用这种最原始也残酷的方式近身肉搏,斗在一起,那男子身上很快便多了好几道血痕,只是看去这些伤痕都比较浅,黒睛赤虎那些锋利无比的爪子利齿对上这个野人般的男子,竟然像是不能造成太大的伤害一样。相反的,妖兽本身的情况反而越来越是糟糕,这男子的力气大的出奇,虽然手无兵器,但每一次重拳打在黒睛赤虎身上时,都让黒睛赤虎嘶吼连连,痛苦不堪,甚至连他用手掌抓上妖兽毛皮时,那些犹如铠甲般坚韧的妖兽粗皮,竟然也能被他硬生生撕扯下一块来,鲜血横流之际,也让这只妖兽越战越怕。

不过半柱香工夫,场面便是一边倒的模样,虽然黒睛赤虎的外形看去要比这人类男子大了一倍有余,但在这种完全原始充满野性的搏杀中,它却已是惨败的一方,口中开始发出哀鸣,不敢再战,转身想逃。然而那男子速度更快,一把抓住了黒睛赤虎的尾巴用力向后一扯,同时左手一翻,也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把白森森的半截獠牙状的尖刺来,狠狠捅出,直接刺入了妖兽的喉咙。

黒睛赤虎全身大震,吼叫一声,似乎还想垂死挣扎,但那男子身子一动,已然快速无比地躲开了它临死一击,跳到远处。黒睛赤虎身子开始摇晃起来,脖颈处一个大洞,鲜血泉喷,伤口处甚至还有些发黑,末几,便颓然倒地,抽搐了几下后,不甘的死去了。

那男子走了过来,面无表情地用脚踢了踢黒睛赤虎的脑袋,黒睛赤虎巨大的头颅无力地摆了几下,他抬起头来,像是放松一样长出了一口气。黑发垂落,露出他的容貌,却正是三年前被意外掠至此地的少年王宗景。

三年过去,此时的王宗景便像是完全换了个人一样,与之前截然不同。如果按岁数计算的话,他今年也不过只有十四,若在龙湖城王家里,也仍只是一个少年罢了。然而如今看去,他的身材异常高大,看去至少要比正常的十四岁少年高出了一个头,同时全身肌肉隆起,充满了力量,便是强壮的成年男子也绝少有如此力量体格。

这一切,其实都是拜当日金花古蟒的蛇血所赐。

当年王宗景重伤之余,掠他至此的神秘人去向不明,只将他一个少年丢在这危机重重的原始森林中,而王宗景也是几番遇险,险些死去。生死关头,他心中抱着无比强烈的求生念头,压下了心中恐惧,自沉于金花古蟒的蛇血血坑之中。

虽然不知道金花古蟒的蛇血里究竟是有怎样的古怪东西,甚至能将衣料都尽数腐蚀,王宗景每次沉入蛇血之中,都是周身如焚,犹如凌迟焚烧的酷刑一般,痛苦不堪,然而在痛苦之余,这诡异的蛇血却真的对他的伤势起了神效,将他从垂死边缘拉了回来。非但如此,他更逐渐发现在蛇血中浸泡过后,自身的伤势好转不说,周身皮肉也像是被蛇血中某种古怪东西浸润一样,发生了翻天覆地般的变化,力气越来越大,皮肤肌肉亦是逐渐变得坚韧无比。

王宗景也曾恐惧害怕过,在那种几乎非人的痛苦折磨中也曾全身战抖、哀嚎绝望,然而一个少年在这样残酷无情荒无人烟的原始森林中,想要活下去的话,他又能够有什么更好的选择?

所以到了最后,他终于还是强迫自己,一次一次地浸泡入蛇血之中,虽然每一次的痛苦都如凌迟一般,但他终于还是支撑下来了。那些蛇血其实也在消耗,它们也会蒸发,也会渗入土地,王宗景知道这些蛇血只怕是自己在这片森林中活下去的唯一指望,所以到了后来,他甚至将整只金花古蟒都尸解了,将能搞到的每一滴蛇血都注入血坑中,日以继夜地泡着,直到最后一滴不剩。

三年后的今天,受了蛇血浸泡的身子,显然已经与众不同,他不但远比山外的同龄人要高大,力量上也是无与伦比,竟然能够与这片十万大山里的妖兽们近身肉搏而无惧,就像刚才的黒睛赤虎一样,凶猛无比,便是那些修真门派刚入门的弟子过来对战也会觉得吃力的妖兽,他却已经可以用这种肉搏的方式将其杀死。

擦了擦身上那几道伤口,浑不在意地将那些流出的血液随手涂抹在身上,留下了一片淡淡血痕。因为蛇血浸泡的缘故,他的皮肉坚韧也是有如妖兽,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些尖锐的利爪也不过只能给他造成些轻浅的伤口罢了,对于他如此强壮并且忍受过长时间焚身凌迟般痛苦的肉身来说,几乎是微不足道的小痛。

有了这只黒睛赤虎,看来两三天不用再出来打猎了,王宗景心中这样想着,转头看了看周围,然后俯身抓住这只死去妖兽的一只后腿,便拖着这只小山般的妖兽走去。

  • 方小明:

    还不错

    回复
  • Z:

    好 欢瑞

    回复
    • 南栀倾寒:

      你是

      回复
  • 事件中:

    在下比较喜欢瓶儿,野性不是内敛

    回复
  • 口怕:

    哈哈

    回复
  • xiamengke:

    回复
  • xiamengke:

    没第一部好看

    回复
  • 591:

    文笔好了许多

    回复
  • 赵文洋:

    雪厉恋呢?卧槽?

    回复
  • 谜:

    小凡怎么还不出现

    回复
  • 消失的:

    三年血还没臭吗,勾兑了多少防腐剂

    回复
  • 炒股票啦:

    这雪不会凝固的。

    回复
  • 梦:

    小凡呢?

    回复
  • 白亦非:

    转眼间这野人一般的男子已经冲至妖兽上方,只听得一声吼叫,男子松开手臂从那古藤上落下,,,泰山?

    回复
  • 于心有愧:

    啊啊啊啊啊我的凡凡和碧瑶啊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