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七章 回家 (中)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石台大屋之上,王宗景将这一场大战看在眼中,当真是为之目眩神迷,尤其是最后林惊羽那惊天动地的“斩鬼神”真诀一出,更是天地俱寂唯我独尊,将修道之人逆天伟力发挥的淋漓尽致,远远超出了这个十四岁少年最大的想象。

只是斩鬼神威力实在太强,虽然是在天上施法,地面却也受到了波及,仅仅是一道余威,便让这座森林中央的遗迹尽数崩灭化作了废墟,连带着周围一大片森林树木和荒草荆棘都被刚猛无匹的伟力整个掀翻,尘土飞扬,硬生生在这片森林中造出了一片真正的空地。

在此等真法威力下,原先还算,勉强稳得住的祭坛大屋,一下子也变得危险起来,除了剧烈摇晃不止外,屋子四壁和脚下坚硬的石台全部都出现了龟裂,“嘎嘎嘎嘎”的异响从屋子各处角落争先恐后地冒了出来,大块大块的碎片碎石开始从屋顶落下。

王宗景在最初的剧烈震荡中一个身子不稳,整个人被向后抛去,在地上咕噜咕噜滚了好几圈,还没翻身,便觉得头上身上一起剧痛,无数不知道是碎石还是垃圾的大大小小杂物如落雨一般砸落下来,一时间也不知道身上被砸了多少下。他心中实在是惊骇,外头那等可怖的场景,他甚至怀疑自己只要走出这间屋子立刻就会在那种可怖的威力下化为飞灰,所以出去是不可能的;但是在这间屋子里情况好像也是越来越糟糕,无奈之下,他只得干脆把心一横,伸手抱住脑袋,任凭那些杂物砸在身上,咬牙苦忍。

这一场碎石雨下得猛烈,但幸好时间不算太长,随着身下石台的震动缓缓平息,那些掉落的东西也越来越少,终于在最后一块砸到背上之后,王宗景等待了一段时间,再也没有东西掉落下来了。

他这才缓慢而小心翼翼地把头从双臂保护中探了出来,身后背上有好些地方传来疼痛的感觉,但周围似乎亮堂了许多。他下意识地抬头一看,只见原本漆黑的屋顶上,此刻已经破了七八个大洞出来,同时自己身边到处都是碎石硬木,有些块头还颇大,几乎快接近一人之大之高,让他看了都觉得有些头皮发麻。

这要不是他的身躯肉体强健非常,就这么被碎石砸上一阵,只怕也是凶多吉少了。

心有余悸地爬了起来,他定了定神,刚想往外走,忽然眼角余光看到那片小山也似的碎石瓦砾中,在一片阴影里闪过了一道略带暗红色的光芒,王宗景“咦”了一声,仔细向那边看了看,然后走过去在瓦砾中摸索翻弄了一阵,最后从碎石块堆底下挖出了一个大部分被掩埋的红色玉玦。

借着微光,他仔细端详了一下掌心中这块玉玦,只见这块玉玦颜色偏于暗红,色泽红润,形状古拙,似为龙形,张口舞爪,玦身雕刻有奇异花纹,也不知有何含义。最奇怪处便是这块龙形玉玦的龙睛处向内凹陷,虽是小洞,但配着龙玦形态,竟有股勃然生机隐隐散发而出,几乎像是要活过来一般,鬼斧神工,乃至于斯。

王宗景看了片刻,忽地惊醒,连忙将这块玉玦收起,向外跑去。跳出同样被碎石掩盖的大门,王宗景举目四望,一时也被周围的惨烈景象所震住。片刻之后,他便看到林惊羽坐在石阶之下,斩龙剑倒插于石阶边,他一手扶着幽光转动的斩龙剑,脸色苍白,胸口衣衫处红了一片,整个人怔怔望着远处,似乎在想些什么。

“前辈,呃。”王宗景跑了过去,在他身旁蹲下身子,不知不觉改了口,道,“你没事罢?”

林惊羽的脸色看起来非常疲倦,脸上没有多少血色,表情复杂,还有些微微的气喘。王宗景随即看了看周围,迟疑了一下,道:“那人已经走了吗?”

“他被斩鬼神剑气所伤,侵入经脉内腑,只怕是元气大伤了。”林惊羽淡淡地说着,脸上却看不到有什么喜悦之色,沉默了片刻,缓缓又道,“没了太极玄清道作为根基,他体内另有诸般异法隐伤,只怕是镇压不住了。”

王宗景听了有些迷糊,想了想也没想得明白,干脆也懒得想了,反正那神秘人被打跑了他是高兴的,便赶忙问林惊羽自己伤势如何。

林惊羽这一次却没有回答他了,一双眼睛仍是有些出神地望着苍松远遁而去的遥远夜空,王宗景想了想,又拿出了刚才在碎石堆里挖出的龙形玉玦,递给林惊羽观看,口中道:“前辈,你看,我刚才在那屋子里还找到了这个,看来挺不错的。”

只是他在旁边说着话,林惊羽似乎都没听到耳中,也没有向他手上玉玦看上一眼的意思,他只是怔怔出神,好半晌之后,他眼中忽地掠过一丝黯然,嘴角似也微微抽搐了一下,低沉着声音,像是自言自语一般,道:“刚才那一战,从头到尾,他用的,都只有青云门道法……”

※※※

击败强敌,接下来本该就是带着王宗景离开这片森林,返回他盼望许久的龙湖城中。只是林惊羽和王宗景两个人却还是在这片森林里多呆了一天一夜,原因是这一战后,林惊羽也负伤了,并且伤势不轻。

苍松道人的一身道行神通绝对是非同小可,就算是斗法中只用青云门道法也是如此,何况青云道法本就是世间顶尖的精妙道术,威力奇大,不然何以名动天下?林惊羽昔日少年时被苍松道人收入门下,悉心教导,再加上自身天赋超人,日后更有所奇遇,这才造就了他今日一身极高深的道行;然而苍松道人修行多年,两人之中单论道行高低的话,林惊羽只怕还未必便胜过了这位前任师尊。

这一战苍松道人败走,“斩鬼神”一式真诀居功至伟,然而对方败而反噬,同样也伤到了林惊羽,这一日夜间,王宗景便看到林惊羽于调息吐纳间三次吐血,不过在此之后,他的脸色便渐渐好看起来了。

如此,到了第三日清晨阳光初初升起时,林惊羽便站了起来,虽然脸色看去仍有些疲惫苍白,但神情中已没有痛楚之色,对坐在一旁期待的王宗景微微一笑,道:“走罢,我送你回去。”

王宗景一跃而起。

驭剑而起,御空而行,斩龙剑碧芒闪烁中,王宗景紧紧抱住了林惊羽的身子,跟着他,直冲向蓝天深处!

狂风如刀,扑面而来,王宗景瞪大了眼睛,看着脚下的那片广大森林渐渐变小,终于化作一块绿色的土壤,巍巍群山,茫茫大地,都在脚下绵延无边。他心跳的很快,噗通噗通撞击着胸口,有些紧张有些害怕,然而更多是无穷尽的兴奋。天际之上,白云朵朵,云层如棉,又似白色波涛,缓缓起伏。

“呼……”伴随着一声锐啸,他们冲入白云深处,王宗景只觉得身边顿时一片白色茫茫,风势愈急,云气飞闪,只向自己身后飞驰而去,也不知这一飞又是多久,在又一声清啸破空而出后,他只觉得眼前陡然一亮,已是冲破云层,高飞至九天云霄之上。

天高地阔,云海茫茫,一缕云气跟随在他们剑芒之后,如一泓波涛随风而起,划过无尽天空,徐徐落下。天际苍穹,蔚蓝澄澈,宛如最夺目的清澈蓝宝石,映入眼帘,更有远方遥远的地平线上,一轮红日光芒万丈,照耀天地,缓缓升起。

天地造化,雄伟美景,便在此刻,尽收眼底。

王宗景心中一阵热血沸腾,只觉得心中狂喜,激动难抑,忍不住对着这苍茫天地,大声呼喊:“啊……”

声音嘹亮,远远传出,在这天地之间,悠扬飘荡。林惊羽面带微笑,微微颔首,只是催持咒力,驭剑而行。

这一飞,居然便飞了整整三天,中间林惊羽数次落地休息,倒不是他自身灵力不够,而是要照顾王宗景的身子体力。虽说王宗景的身体在那金花古蟒的蛇血中浸泡过,强健无比,但他本身是一点道行都没有的,而九天云霄之上,罡风强冽,比在地面上寒冷许多,常人若是呆得久了,不免会有血脉冻伤之虞。

而通过这几日相处,王宗景也终于是从林惊羽口中得知,自己昔日被掠至的这个绝谷森林,竟是在十万大山的深处,从龙湖城到此处,就算是仙家道士驭剑飞行,也至少需要三日的时间,可想而知这其中究竟有多么遥远,也难怪昔日王家虽然大肆搜寻也只落得个一无所获。

说起来也是王宗景有几分幸运,这三年来林惊羽于空闲时,便驭剑往十万大山深处寻找,当然他的目的,更多的只怕还是在寻找苍松,至于当初被掠走的王宗景,任是谁都已当他不幸夭折了,只是没想到天无绝人之路罢了。林惊羽三年来一无所获,但他性子坚韧,心中对苍松这位昔日师尊又实在是感情复杂,这才坚持了下来,缓缓扩大搜索范围,十万大山何等辽阔,他能找到王宗景,也当真只能说是老天开眼。

如此一路飞行,过了三日,终于是飞出了这神秘莫测浩瀚广袤的十万大山,当远远地看到那一方熟悉的山水城郭时,王宗景只觉得心中猛地一酸,虽是少年,但是这三年来他日夜盼望这一天,真的是想过了无数次了。

 

  • 予独爱小凡 小凡呢?? 为何要换主角:

    王宗景还在裸奔

    回复
  • 爱:

    你妹,只有林惊雨,为毛没张小凡,你妹,太坑了,这直接没接诛仙一啊!:-(

    回复
  • 鬼厉:

    你妹,只有林惊雨,为毛没张小凡,你妹,太坑了,这直接没接诛仙一啊!

    回复
  • 鬼厉:

    你妹,只有林惊雨,为毛没张小凡,你妹,太坑了,这直接没接诛仙一啊!

    回复
  • 张老头:

    张小凡隐居了。

    回复
  • 一夜无语:

    后面会出来吧

    回复
  • 爱你:

    艹,张小凡呢,作者

    回复
  • 巍峨:

    诛仙是我看的第一部小说,咋到第二部就换主人公了!

    回复
  • 无极剑圣:

    你们脑子秀逗了,没看过射雕跟神雕吗。

    回复
    • wanzongmin:

      作者跟金大师还是有点距离的,神雕侠侣和射雕英雄传之间的代入感是那么的自然,让你觉得故事就是这样写的,如果这个写的是诛仙3肯定要好点,就象金大师写的笑傲江湖和倚天屠龙记跟鹿鼎记,都有射雕英雄传和神雕侠侣的影子,就是金大师暗笔的高明之处!

      回复
  • 李丹妮:

    小凡呢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