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九章 水底 (上)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王家堡大堂前,落在宽敞庭院里的阳光依旧明媚和煦,暖洋洋的让人觉得十分舒服,然而在院子前头的大堂里,此刻的温度却好像低到了极处,纵然是有众多的人站在屋中,似乎也依然有让人冻僵般的沉默气氛飘荡着。

没有人说话,一大群人或远或近地站着,目光都停留在大堂中间的地面上,那个似乎已经不成人样的王宗德身上。此刻整座大堂上唯一的声音,便是他的呻吟声。

龙湖王家目前还在王家堡的重要人物,大部分都到这里了,看着地上那个王宗德的惨样,人人哑口无言。上半身血迹斑斑,左右臂都是诡异地歪折扭曲,显然是断了,身上还有多处皮开肉绽,血肉模糊的伤口;不过这些还比不上他的脸上伤势,污血之下,王宗德的整张脸都已经浮肿起来,到处都是青紫颜色,看去几乎比原来的面孔大了一倍,下颔破裂,眼角流血,那些浮肿的肌肉几乎已经把他的眼睛都挤得看不见了,还有多处看来是被硬拳直接打破的伤势,伤口不规则的皮肉爆开,令人触目惊心。

王瑞武铁青着脸坐在椅子上,身后站着的南石侯面带一缕忧色,不时看向堂下。被众人围在中间的,除了躺在地上哼哼唧唧半死不活的王宗德,还有小胖子南山与那一众王家少年,此刻他们都是面色苍白,跪在地上,只有王宗景一个人站在他们身后,神情冷淡。他的目光缓缓在周围这群人脸上掠过,那里面有不少他还记得的面孔,三年前他还年少时候,也曾经管这些人叫过叔叔伯伯的,只是如今彼此之间,似乎都觉得很是陌生。

王瑞武身边不远处,站着一位看起来三十出头的男子,身子挺拔,细目薄唇,此刻看着场中王宗德那副惨状,眼角微微抽搐,面有怒色,但强行压抑着没有爆发出来。王宗景目光扫过时,在这人身上停留了片刻,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此人便应该是王瑞征了,王宗德的嫡亲小叔,如果按王家族谱排辈的话,他应该还要叫这人一声十六叔才对。

只是此刻谁都是沉默着,众人的目光在地上跪着的少年和站着的王宗景身上来回移动,不时有人偷偷瞄上王瑞武一眼。

南山跪在地上,身子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着,心里很害怕,事实上今天这事虽是由他而起,但真要追究也怪不到他头上,尽管明白这一点,但是他就是害怕,害怕的呼吸急促,心跳加快。一转眼,看到王宗景依然有些桀骜不驯地站在身后,他更是吓坏了。王家堡中,特别是年轻这一辈的少年小孩,谁不是最怕王瑞武,从来也无人胆敢忤逆于他,此刻连忙拉了拉王宗景的裤脚,待他目光看过来的时候,便示意他赶紧跪下。

王宗景没有说话,只是深深地看了南山与周围那些跪着的小孩一眼,当他刚刚踏入这座大堂面对着如此众多的人时,儿时的某些记忆似乎在脑海中也飘起过,有那么一刻,他也想过与南山一起跪下。可是不知怎么,就像是一股异样的情绪回荡在胸口,在其他少年忙不迭纷纷跪下的时候,他的膝盖却不肯弯下。

他就这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任凭周围那些开始慢慢变得惊讶诧异的目光注视着自己,没有畏惧也没有害怕,就是那样沉默地站着,恍惚中,他仿佛觉得自己又重新站在了那座古老野性的森林里,孤独一人。

王瑞武的脸色越发难看了,他冷冷地看着堂下站着的王宗景,对其他跪着的少年根本都懒得看上一眼。多年以来,这是第一个在他面前倨傲而不肯下跪的后辈,当目光掠过王宗景那双仍然带着血迹的手掌拳头时,王瑞武忽然觉得一股怒气冲上,“呼”的一声站了起来。

一时间,周围的人群有些骚动,王瑞武执掌王家多年,是这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带着王家从昔年名不见经传的世家小族,一步一步走到了现在的位置,在家族之中,从没有人胆敢挑战这个老人的权威,当他偶发雷霆之威时,也是所有人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站在一旁的南石侯脸色微变,他跟随王瑞武多年,看得出此刻王瑞武心中已然大怒,只怕是王宗景已然触怒了他,只是这般场合,他也不太好开口说话,更何况还有许多人在一旁盯着,心念及此,他转头看了一眼,只见王瑞征面色阴沉,目光也落在王瑞武身上,随后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王瑞征也是转头看来,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接触了片刻,又同时沉默地转开了。

就在这气氛僵硬,王瑞武沉着脸正要开口说话的时候,突然从大堂之外传来了一阵急迫的脚步声,伴随着一阵啼哭哀嚎,一个中年妇人冲了进来,手上抓着一块白色丝巾,泪流满面,口中叫道:“阿德,阿德,你怎样了?”

话音未落,这妇人便已看到被摆在大堂中间地上的王宗德,还有他从头到脚那一副惨状,顿时发出了一声尖厉的嚎叫,几乎不像人音,扑了过去,放声大哭,同时咬牙切齿道:“阿德,阿德,是哪个杀千刀的,把你打成这样了,是哪个狗才干的,娘要跟他拼了!”

大堂之上一片静默,没有人开口说话,王瑞武仍是一副铁青脸色,而站在他身后的王瑞征则是脸色微变,慢慢走了过来。

那妇人泪眼中转头一看,只见旁边跪着一排少年,另有一个身材高大的少年站着,面色冷淡,她得到消息跑来此处时,下人已经大概说了一些情况,是以登时便反应了过来,大喊了一声,便向王宗景扑了过去,伸出手指如爪,就向他脸上挠去。

“啊……”一看这场中突然激化,周围人群登时发出一阵惊呼,毕竟大部分都是姓王的,平日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便有人欲上前劝架,倒是另一头王瑞征看到这番样子,脚步一滞,却是停下了身子,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来。

王宗景站在那儿,自然也注意到这妇人的举动,也认出了这女人便是王宗德的娘亲孙玉凤,平日里最是宠爱这个儿子,特别是王宗德的爹过世后,更是拿王宗德当做了心肝宝贝般疼惜,此刻但见她像疯了一样冲过来,他也没什么意思与这种基本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争斗,便是退后了两步。

只是孙玉凤此刻已经有些歇斯底里了,哪里还顾忌那么多,也根本不管王宗景是否避让,冲上来就是乱抓乱挠,恨不得将眼前这人撕成粉碎,急切中,甚至还完全不顾脸面地张口去咬王宗景的胳膊。

王宗景眉头紧皱,也没还手,连退了好几步,但孙玉凤大声号泣,嘴巴里叫着“我跟你拼了”、“你把我也打死吧”诸如此类的话,不停地追打着他。远处,王瑞征的脸上冷笑之意愈浓,毫无出言阻止之意,而王瑞武的脸色却越发难看了,这女人跟疯婆子一样,丢得不止是她自己的脸,幸好今日在这里没有什么外人,否则的话龙湖王家的脸面也得丢光了。

“够了!”王瑞武一声断喝,带着几分不耐烦。

王宗景站住了脚步,不再后退,孙玉凤也是身子一顿,然而回头一看儿子的惨样,登时又发作起来,冲着王宗景抓去,这一次非但凶狠,还有些恶毒,直接在哭泣声中用长指甲的手指插向王宗景的眼睛。

王瑞武眉头一挑,站在他身后的南石侯则是冷哼了一声,这两人都不是一般人物,目光如炬,哪里能看不出来孙玉凤在干什么,王瑞武心中已然有些着恼,正想阻止处,忽然周围人一阵惊呼,只见前头王宗景脑袋一偏,让过了孙玉凤的手指,面沉如水,一只右臂却是疾探而出,一把抓住了孙玉凤细长的脖子,就这样单手抬起,硬生生将这女人的身子整个从地上拎了起来。

“呀!”一声尖叫,从孙玉凤口中发出又半道而止,她脸色发白,双脚拼命蹬着,然而王宗景便如铁柱一般毫无知觉,只是冷冷地看着她。

这一下全场大乱,不少人当场就叱喝出声,王瑞征更是脸色大变,立刻前扑,一下子就掠至跟前,然而目光瞄到王宗景的那只大手上,只怕稍一用力便能轻易拧断孙玉凤的脖子,哪里还敢乱动,只能在他数尺之外停住脚步,瞠目大喝道:“畜生,快放下大嫂!”

旁边南石侯也是惊吓不轻,这孙玉凤打王宗景也就罢了,但要是王宗景再次伤害到这女人,事情就当真毫无转圜余地了,此刻也是急急冲上前去,满面焦急地吼了一句:“景少爷,快放人,别乱来啊。”

跪在地上的一众少年与南山又一次是目瞪口呆,转头怔怔看着这里,张大了嘴,半晌说不出话来。

只是周围的所有杂音王宗景此刻似乎都没听在耳中,他只是冷冷地看着手中这个女人,就像森林里的恶狼抓着一只兔子般盯着她看,那目光冰冷而有杀意,让在半空中拼命张口呼吸挣扎的孙玉凤全身冰冷。

  • 洪流波涛:

    赶紧带着南山上青云山吧……

    回复
    • 高老大:

      你怎么知道 哈哈

      回复
    • 佛怒火莲:

      好主意

      回复
  • 沐菊吟:

    不错的~~! 感谢您提供

    回复
  • 爱穿牛仔的妹子亮一下:

    小凡哪儿呢,,,,,,,,,,,,,,,,,,,,,,,,我擦

    回复
  • べ槑恋⌒傻傻の许愿 | べ槑:

    小凡在第几章出现啊,知道的告诉我一声

    回复
  • 不知所为:

    我只是想说。。。。。有点不好看

    回复
  • 天使般的微笑:

    小凡在第几章出现

    回复
  • 山东乐迷:

    诛仙2太没意思了,还是诛仙1好看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