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十一章 暗助 (下)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扒开瓶塞,轻抖墨玉小瓶,过了片刻一股鲜红的药膏缓缓流了出来,芳香扑鼻,顿时一股药香味飘满了整间卧室。

明阳道人用手接住红色药膏,坐在床沿,床上躺着的便是那个被揍惨了的王宗德,此刻衣服褪下,正有一阵没一阵地低哼着,明阳道人仔细看了看他脸上身上伤势,然后小心翼翼地将血玉膏向伤口上抹去,同时口中道:“这血玉膏乃是青云灵药,是本门中最擅此道的曾书书曾长老精心炼制而成,内含多种仙山灵药,对此等血肉内外伤势,最是有效。”

在他身后,屋中还站着三人,两男一女,女的是王宗德的娘亲孙玉凤,男人则是王瑞武与王瑞征。孙玉凤此刻满脸心思都在儿子身上,不住点头,偶尔还拿着手绢擦眼泪,但那股高兴表情还是显露出来了,至于两位王家的男人,面色便都有些微妙,一声不吭地站在后头,静静地看着明阳道人医治王宗德。

一瓶血玉膏并没有多少,但明阳道人搓揉之下,还是均匀地涂在了王宗德身上大部分伤口上,随着那药香挥发的越来越浓,原本还在痛哼的王宗德声音渐渐小了下去,没过多久,居然闭上了双眼睡着了。

明阳道人微微一笑,站了起来,旁边孙玉凤喜极而泣,对明阳道人谢道:“多谢道长,多谢道长,这孩子昨晚一宿都痛得没睡着了。”

明阳道人微笑道:“血玉膏除了痊愈伤势恢复血气外,对镇痛亦有几分功效。我刚才也看过德少爷的身子,伤处虽多,但多还是皮肉外伤,涂抹了血玉膏后,想必是无碍的,夫人放心就是。”

孙玉凤连连点头,明阳道人转头对屋中另外两位男子看了一眼,道:“我们出去说话吧,莫要打扰了德少爷休息。”

王瑞武与王瑞征都是点头,三人一起走了出来,走到了庭院中站住,两人对望一眼,王瑞武咳嗽一声,道:“道长,适才曾有言语说有话对我们二人讲,不知有何事?”

明阳道人目光在他们二人脸上掠过,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贫道也不过就是替林师兄出面,替景少爷向两位求个情罢了。”

王瑞征的脸色猛地一沉,王瑞武也是瞳孔微微一缩,沉默了片刻,王瑞武深吸了一口气,道:“林前辈怎么也会对这宗景感兴趣了?”

明阳道人微笑道:“家主说笑了,林师兄并无他意。只是景少爷失踪整整三年,前几日才由林师兄从深山老林里亲自带回来的,终归也算是有些许缘分情谊在。不过林师兄也知晓此事毕竟乃是王家家事,不愿多言,才命贫道过来看看是否有什么地方能帮上一些忙,另外也顺便求个情,请王家主从轻发落景少爷,毕竟他年纪小不懂事,以后日子还长,烦请二位还是给他一个机会吧。”

王瑞武沉默不语,没有立刻答应下来,反而是嘴角扯动一下,转头向王瑞征看去,王瑞征感觉到他有些刻意看来的目光,心中一阵忿恨,然而他毕竟也不是冲动少年的年纪,对家中底细事务都是一清二楚,深知青云门对王家的重要性,不可轻易得罪。更何况在他心底深处还有更深远长久的打算,未来日子里那把王家家主的宝座,也在他谋划之中,在这种情况下,便更不能与青云门强硬对抗。

心中这么想着,王瑞征脸上神色便缓和了下来,也不看王瑞武,对着明阳道人点了点头,道:“道长慈悲,瑞征感佩,前头虽有愤怒之言,也是心痛宗德侄儿伤重,并无他意。此事其实已由家主召集家中诸位长老共同商议决断,瑞征一切都听家主的。”

王瑞武眉头一皱,见明阳道人转头看来,心中冷笑一声,淡淡道:“既然是青云林前辈开口求情,又得蒙道长出手救治宗德,此事自然是有得商量了。”

明阳道人顿时开颜,抚掌笑道:“如此甚好,来来来,二位请,若不嫌弃贫道居所的清茶粗淡,便去那里品茶片刻如何?”

王家两个男人都是点了点头,脸色微妙复杂,也不知他们心中到底在想着些什么,最后还是都跟着明阳道人去了。

※※※

这一日总觉得有些漫长,但终究还是过去了,王宗景站在自己的小小庭院中,看着四方围墙之外的天空缓缓暗了下来,黄昏将去,黑夜降临。

他的心情颇有几分压抑,沉默了很久,目光才收了回来,看着站在自己身旁的那个小胖子,带了几分无奈与失望,道:“你真的不想跟我一起走?”

南山木然地摇了摇头,道:“我不走,景少爷,我爹娘都在这里,我不想离开他们。”

王宗景点了点头,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倒是南山沉默了片刻,道:“景少爷,既然家主和十六爷都看在青云门明阳道长的面子上既往不咎,你也算是逃过一劫,不如……”

王宗景截道:“我是要走的。”

南山愣了一下,看着王宗景脸上坚决的神情,到了嘴边的话终究还是吞了回去,过了一会才道:“……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王宗景笑了笑,道:“快的话,明天吧。”

南山吃了一惊,抬头愕然道:“这么急?就这一晚的工夫,哪里能做好准备,还要收拾行李什么的?”

王宗景看了他一眼,又扫了一眼自己的身子,嘴边微露嘲讽之意,笑了笑,道:“无妨,我的行李很简单的。”

南山腮帮子紧了一下,欲言又止,垂在身旁的两只手悄然握紧,王宗景看了他一眼,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露出一丝笑意,道:“没关系,等我将来有本事了,一定回来看你。”

南山嘴角抿了一下,似乎是露出一丝苦笑,但还是重重点了点头。

王宗景叹了口气,道:“好了,时候不早了,你回去罢。如今这王家堡里乱糟糟的,跟我在一起久了,对你也不是好事,日后我走的时候,就不跟你打招呼了。”

南山又是一阵沉默,最后缓缓点了点头,面上掠过一丝挣扎犹豫之色,最后像是下了决心,深吸了一口气,忽然伸手到怀中摸出一本薄皮黄页小书来,递给王宗景,道:“这个给你。”

王宗景有些诧异,接过来随手翻开几页,目光忽地一凝,面露愕然,抬头看向南山,却是压低了声音,道:“怎么回事,这不是我们王家的‘符箓术’么?”

“我爹追随瑞武家主多年,深得家主信任,所以王家祖传的符箓术也传了一些下来,不过这里面自然没有什么太重要的东西,符箓六品,这书中记的不过都是些最粗浅的基础,像那些符纹符阵,说不定景少爷你小时候都已经学过了。真正有用的符箓术法,其中也只有三个,也只是威力最小的一品符箓。”南山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沙哑,面上的神色也十分复杂,似乎还带了几分迟疑,“可是我想如今这王家里,不会再有人教你了,所以我就从我爹那里偷了一份过来。”

王宗景深深看了他一眼,却是又将这本小书塞回南山的手上,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不要。”

南山愣了一下,只听王宗景淡淡道:“你向来谨慎,何必做这种落人把柄之事。符箓之术我若想学,此去青云,还有细雨姐姐在,到时我求她一番,想来她也会教授于我的。”

南山长出了一口气,点了点头,随即低声道:“那我走了。”

说罢,转身走去,看着那个背影,王宗景沉默了一会,忽然开口道:“小山,其实你也会用符箓术法的,是不是?”

南山的身子僵了一下,没有回头,王宗景盯着他的背影,静静地道:“你从小性子便谨慎认真,你爹又这般疼爱你,不会不把这些符箓术法传给你的。以你的性子,当日如果真的动手起来,王宗德那个恃宠而骄的纨绔小儿,只怕在这符箓术上的造诣,还未必是你的对手,是不是?”

南山站在那里,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头,最后就这样一声不吭地走掉了,王宗景默默地看着那个少年好友的离去,眼中掠过一丝恍惚,似乎那个身影,终究也有了几分陌生。

天色,终于是完全黑了下来。

同一片夜空下,王家堡的另一个方向,青云门诸人居住的庭院中,林惊羽与明阳道人对坐于某间厢房的蒲团上,听着明阳道人将今天日间的事情说了一遍,林惊羽便点了点头,道:“如此甚好。”

明阳道人微笑道:“那王家小子何其有幸,居然能得林师兄这么暗中照顾,可惜他至今仍是不知情由,不然此刻定然是已经过来拜谢师兄了。”

林惊羽淡淡道:“此事不必再提,随他去吧。我与他也算有些缘分,但眼下也就只能做到这一步了。以后的事便看他自己的机缘。”停顿了一下,他目光转向明阳道人,脸上神色郑重了起来,道,“倒是你差不多也该回山一趟了。”

明阳道人脸色也多了几分凝重,道:“师兄你的意思是?”

林惊羽微微皱眉,道:“这些日子来,我已将城外龙湖细细搜索了数次,仍然找不到传说中那枚‘青龙蛋’的踪迹,想来是掌教师兄得到的消息有所差错,又或是已被人捷足先登。你且回山一趟,将这里的情形禀报于他,请掌教真人决断。”

明阳道人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但林惊羽显然话还没有说话,沉吟了片刻后,却又是拿出了一件事物,递给明阳道人,道:“还有一件更要紧之事,你将此物收好,回山之后,找无人时单独亲手送交掌教真人。”

明阳道人见林惊羽说的郑重,不敢轻忽,小心接过,仔细一看,却是一块方形的古旧木板,边角早已磨损残旧,板面上已是坑坑洼洼凹凸不平,但仍是可以清楚看到木板上画着一些奇异的图案,笔画简朴,苍劲有力,看去似兽非兽,却带了几分苍莽古拙之意,显见是年月深久的事物。

明阳道人皱起眉头,抬眼向林惊羽看去,道:“这是……”

“这是我当日在十万大山深处的原始密林,于某处古巫族的祭坛之内发现的,”林惊羽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平静,但不知怎么却总觉得像是压抑着什么,只听他沉默片刻后又继续道,“只是木板上的图形,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怕是和昔年魔教的图腾脱不了干系。”

“魔教!”明阳道人登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林惊羽道:“古巫一族早已湮灭,按理说也不会有什么大事,但昔年兽神大劫中,却有几分古巫族的影子,此事本是秘辛,但本门几位长老都是知晓的。再加上魔教关系不小,虽然如今式微,但也不可小觑,慎重起见你还是回山好好向掌教真人禀告一下。”

明阳道人郑重其事地点头应下,道:“是。”

伸手接过这块古旧木板,他又忍不住多看了上面的图案两眼,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也有几分为了缓和这房中有些沉重的气氛,微笑道:“说起来,我倒记得当年掌教真人年轻时据说曾经伪装身份,暗中潜入过魔教之中,如此看来,这有关魔教之事,本门上下,自然是再无人能比掌教真人更熟悉的了,将此物交给他正是再好不过。”

林惊羽嘴角扯动了一下,算是露出一丝笑意,慢慢点了点头,只是他眼中异芒一闪而过,也不知那一刻,他究竟想到了什么。

青云门中,对魔教最熟悉的人么……

那又是谁!

  • 123:

    看到曾书书hold不住了。。。

    回复
  • 。。。:

    小凡呢。。。。

    回复
    • 张小凡:

      这呐

      回复
  • 123:

    最熟悉的人?还能有谁?

    回复
    • ..:

      小凡…

      回复
    • 哥罙噯╭ァ姵:

      对魔教最熟悉的当然是鬼厉 也就是张小凡

      回复
    • DU:

      小凡啊

      回复
  • 诛仙:

    小凡已是大叔一枚

    回复
  • 神秘面纱:

    这还是萧鼎写的小说吗?垃圾

    回复
    • 11:

      你行你写啊!就你那素质,不喜欢就不看啊,BB个毛啊。

      回复
  • 何子sky:

    最熟悉的是鬼厉

    回复
  • 恨:

    最熟悉的人,当然是小凡了

    回复
  • ad2578559393:

    第一部 写得那么好, 第二部 怎么感觉其中有掺水….

    回复
  • 啊啊啊:

    回复
  • 小可:

    小凡,吼吼吼吼

    回复
  • 鎏铠:

    写的真的蛮好的,大家不要差别对待

    回复
  • rock佛:

    小凡要出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 过客:

    刚看到这里,不知道后面还能不能看到诛仙1的多少人。

    回复
  • 呵呵哒:

    对魔教最熟悉的必定是鬼厉鬼公子

    回复
  • 她像孤独的风:

    小凡呢心疼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