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十二章 庐阳 (下)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再多的,便听不见了,只见人群围拢过去,很快在前头聚起了一个大圈,王宗景皱了皱眉,看着那围得水泄不通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微微摇头,转身继续向前走去,没打算理会那里的事情。

人群之中的议论纷闹声很快平息了下来,大概围观的人们都在看热闹吧,所以当王宗景走过人群边上时,他可以很清楚地听到人群之中,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带着几分怒意,冷冷叱喝道:“贱人,你是故意在这里当街出丑,存心给我们苏家难看的吧?”

王宗景愣了一下,转过头向那人群看了一眼,只是以他耳目之灵敏,却并未听到那男子斥骂的对象有任何回话,也不晓得人群之中究竟是一副怎样的景象。王宗景犹豫了片刻,还是抬脚继续前行,毕竟与己无关。与此同时,不知道是否是异样的沉默反而是更激怒了骂人的男子,叱喝的声音越发大了起来,听着像是那男人极为生气,同时对他自己面前的人十分的痛恨,有许多难听语句,也飘了出来。

“你一脸臭像盯着我干嘛,小贱人,有种你咬我啊?”

“呸,老子就是告诉你,你娘这个贱妇死得好!”

“她死了是老天开眼!”

“活该死无葬身之地,怎么着,我就这样说了,你能拿我怎样?”

“他娘的,本少爷倒要看看这贱妇死了是怎样的丑样,你给我滚开……啊!”

“小贱人,你敢咬我!看我不打死你……”

忽地,人群之中一阵骚乱,有人开始惊叫起来,中间更有一声带着几分凄厉的呼喊,一阵杂乱的异响过后,忽地那男子声音陡然高起,大喝了一声,似乎像是爆发了一样,人群中顿时大乱,人推人人挤人,纷纷向两侧手忙脚乱地退开,一道黑影从人群中飞了出来,翻滚着正好落下王宗景的方向。

王宗景身手敏捷,这突如其来的物事速度也不算快,下意识地向后跳了一步,便避让开去,只听“嘭”的一声闷响,那黑影重重掉落在地上,他低头一看,顿时为之一愣,一时间竟是说不出话来。

那黑乎乎飞出来的东西,此刻看得分明了,竟是一具用一席破烂肮脏的草席裹起的女子尸身,望去脸色惨白无血色,似乎已经死去不短时日了。几乎是在同时,人群里有人发出了一声带着几分凄厉绝望的惨叫声,一个瘦小的身影冲了出来,一把扑在地上的女尸身上,身子剧烈地颤抖着,紧紧抱住了那个死去女子的身子。

周围的人群顿时让开,王宗景倒是没有动,这一死一活的两个女子就在他的面前,他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这不过是个十岁出头的小女孩,脸上有些肮脏,看不出原来的容貌颜色,身上衣服也有好些地方破旧裂口,只是若仔细看去,却能看出那衣服料子反而是好的丝绸。此刻,但见这小女孩紧紧抱住地上的女子尸身,牙关紧咬,眼角隐见泪光,嘴唇与身子都在不停地颤抖着,想来是心情激荡受了极大的刺激,但不知为何,纵然是到了这般境地,指节紧握发白,嘴唇隐见血痕,她却依然是一声不吭,隐隐中带着几分残酷的坚狠之意,让昔日在原始森林里见惯了凶狠妖兽的王宗景,猛然间也是心中一震,仿佛是见到了一只忿恨低吼走投无路的妖兽。

小女孩头发也是杂乱的,黑发缝隙间穿了几根青草,王宗景心中一动,转头向原先人群中看去,果然便看到人群中那地上掉落一旁的一张破纸上,写着“卖身葬母”四个字。

一个年轻男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在他身后还跟着四五个人,周围围观的人群纷纷避让。他径直便走到了那小女孩身旁,目光扫过地上,脸上带着说不出的厌恶之色,这中间他眼光从站在一旁的王宗景身上一扫而过,也没在意这周围看热闹的人,只狠狠盯了那小女孩两眼,随后忽然大声对周围人群道:“你们听好了,这小贱人乃是被我们苏家赶出来的孽种,那死女人更是做了伤风败俗的肮脏事,谁要是帮她,便是跟我们苏家作对,自个儿掂量着办吧!”

说罢,冷笑了两声之后,这苏家的五少爷便扬长而去,周围人群远远围观着这里,窃窃私语着,却没有人再靠过来。

有些寒意的风,吹过了这街头,卷起了那肮脏破烂的草席一角,微微颤动着。

“嘤嘤嘤嘤……”一阵极度压抑低得难以听见的啜泣声,从那微微颤动的肩膀下传了出来,若不是王宗景耳目异于常人,几乎也是难以听见,当此时,他环顾四周,没有一个人上来有劝慰帮忙的意思,看来这苏家在庐阳城中,果然是势力煊赫。

只是,这些年来他在那片可怕的森林中挣扎求生,为了活下去不知亲手杀死了多少妖兽。人若是时常看见了死亡,哪怕见惯了的是妖兽痛苦死去的那种种时刻,心肠便也会不知不觉地变硬。人间的情感或许对他有所触动,却并未能让王宗景像故事里的侠义之士般仗义出手,他甚至连面上表情也没什么变化,只是沉默地看着这一幕,然后像大多数人一样,缓缓退开。

地上的小女孩这个时候慢慢地抬起头来,脸色苍白,污尘之下的脸看着更显凄惨,她的手颤抖着,慢慢拾起地上的破草席,想要再次将母亲的尸身包裹起来。这里正是街道的中间,来往行人极多,但见到了这番场景,人人都绕道而行,空出了好大一片地方,只留下这阴阳相隔的母女二人。

用破草席勉强裹住了身子,小女孩看看周围,显然若是将尸身就此放在大街中间是不行的,转眼处看到街道一侧有个小巷子,里面一棵歪脖子老树,也没多深,约莫一丈多地便有一堵破墙挡住去路,巷子里也没什么杂物,多是些随风飘落的枯叶。

小女孩咬了咬牙,便抱着娘亲身子向那边移去。只是她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女孩能有多大力气,更不用说看她这幅穷酸困苦模样,也不晓得这些日子里是不是有饭吃,总之她在这里用尽气力,也只不过才挪动了她娘亲身子三尺之地,离那巷子还有老远的一段距离。

周围围观的人群中有人叹息有人摇头,还有些人说着些风凉话,也有人苦笑离去,众目睽睽,人们淡漠地看着街头这彷徨无助的一个少女,没有人出去帮忙。

小女孩看去疲累得有些木然,她转过头,望着街头远处的人群,咬紧了牙,苍白了脸庞,忽地跪了下去,对着人群重重地磕了三个头,然后低垂着头,不肯起身。

从头到尾,不知为何,她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空气里弥漫着那种奇怪的气氛,却好像谁都懂她的意思。

谁都懂,可是谁都没有站出来。

人群渐渐散去了,虽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但在这等情境下自己不愿伸手帮忙就算了,如果还是冷眼旁观如看笑话一般,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脚步声渐次响起,却是纷纷远去了,头依然低伏在地上的小女孩木然地听着这一片杂乱的声音,终于像是彻底绝望一样,慢慢转过了身子,呆呆地看着地上躺着的娘亲身子,然后又试图再一次地去移动她。

“我来吧。”

忽然,一个平淡的男子声音在她耳边响了起来,让她的身子一震,回头看去,只见一个看去容貌年纪不算太大,身材倒是颇为健壮高大的少年不知何时走到她的身后,看了她一眼之后,也没多说什么,便低下身子将那破旧草席一卷,双手一抄,登时便把那死去女子的尸身抱了起来。

小女孩似乎有些呆滞,但很快反应了过来,连忙站起身,看着王宗景想说什么却一时又说不出口,王宗景自然也不会等她开口,反正刚才那一幕前后他都看在眼里了,眼下便干脆利落地走向街道边的那个小巷,小女孩紧跟在后面,望着那个比自己要高出整整一个头的大男孩,眼中掠过一丝感激之色。

很快便走到了小巷口,王宗景挑了个没风墙角处将草席包裹着的尸身轻轻放下,然后转过身来,正好面对了小女孩。

小女孩看去有些紧张,但脸上满是感激之色,双手紧抓着衣襟,低声道:“多谢,多谢你。”

王宗景默默地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转身便想走了,只是这身形转动间,他忽然看到那不起眼的小巷子里,歪脖子老树之后,突然有一个人影晃动了一下,却是绕出一个人来。

这个人身材高大,气度不凡,看去颇有气势,只是一张脸上却笼罩着一层诡异的暗红之色,气色灰败,俨然已没有几分生气,望之如地狱中的恶鬼一般,狰狞可怕,偏生这副面孔王宗景却是十分熟悉,赫然竟是曾经改变过他命运的苍松道人。

王宗景大吃一惊,刹那间只觉得一股凉气猛地从脑后升腾而起,若是别的修士也还罢了,苍松道人于他来说却犹如是一个梦魇般的存在,加之曾经亲眼见过这位道人惊天动地的神通,较之林惊羽都不遑多让,所以王宗景的第一反应便是转身就跑,根本就顾不上其他,就连旁边的小女孩似乎还要诉说什么感激话语,也是一点都顾不上了。

那小女孩也是吓了一跳,却是被王宗景突然古怪而激烈的逃走而惊到的。看着那个少年恩人的身影以令人吃惊的速度,就像一只受惊的豹子般猛然冲出了这个小巷,瞬间大步奔驰消失在街道远处时,她一时间也有些回不过神来,好半晌后才突然听到一声低沉闷响,她愕然转头看去,却是只见那个小巷子里不知何时,地上却是倒下了一个魁梧的男子,面色呈现出一种古怪的暗红之色,身子不自然地扭曲并开始微微抽搐,似乎处于极度的痛苦之中,又过了片刻后,那人面上红芒忽地大盛,肌肉扭曲血管浮现,看去犹如一股热血就要爆裂开似的,片刻之后,那男人发出了一声低吼,隐约听着像是叫着“修罗”二字,片刻之后,他整个身子便僵硬了下来,“啪”的一声掉在地上,就此便一动不动了。

  • 宋少杰:

    最后的那个男子是谁呀

    回复
  • AI:

    老苍

    回复
  • 张小凡:

    苍大爷命挺硬啊,属小强的吧

    回复
  • 李金城:

    打不死的小强!!!

    回复
  • :

    诛仙二跟前作诛仙所写判若两人,诛仙二比起诛仙平淡庸俗

    回复
    • 苍狼:

      谁说的,要是不这么写,怎么更好的衔接诛仙一?

      回复
  • 足记:

    2016.10.10

    回复
  • 柳志向:

    恶魔我要找了新的我也要了是否存在家的了新的在于是否符合同意我国是不是我是不是我们的是是啊她说了一样本在于在此前我想要求在符合将其是不是说了一样板材了吗我也有你你好吗是啊

    回复
  • 柳志向:

    喔,太帅了,哦哦哦哦,

    回复
  • WCA2016:

    看不下去了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