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十三章 算命 (下)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一辆破旧的牛车,一个五十多岁瘦小的老头,推着车在街头走过,一路上行人纷纷退避,神色中带了几分厌恶。王宗景目光掠过,并没有在那辆破牛车上多停留,随即落到了那看着肮脏的老头身后,跟着一个小女孩,面色木然呆滞,两眼有些红肿。

王宗景登时一怔,认出了这小女孩就是那位死掉娘亲,同时被赶出苏家的可怜人,只是不知道她怎么看起来会跟着这个老头走了,王宗景心中念头转动,很快想起了一事,仔细看了看周围和小女孩的身后,一切都很正常,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

饶是如此,他还是等待了好一会儿,直到那老头带着小女孩走出了老远,他才终于确定苍松道人并非跟在小女孩身后,这才走了出来,向着小女孩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那辆牛车走得不算慢,但一个老头一个小女孩再快也快不到哪去,加上王宗景步伐矫健,还是很快追上了他们。看了一眼周围人群,王宗景不动声色地走到那小女孩的身后,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小女孩一个激灵,转头看来,起初愣了一下,但随即认出了王宗景,脸上泛起一丝惊喜之色,道:“啊,是你……”

王宗景点了点头,道:“你这是要去哪儿,怎么跟着这个老头走着?”

小女孩面上掠过一丝伤痛,指了一下前头那辆牛车,低声带着几分哽咽,道:“我娘亲在那车上。”

王宗景一怔,转头向牛车上看了一眼,果然见那破旧牛车上放着一卷草席,可不正是包裹着小姑娘娘亲尸身的那一卷。惊愕之下,他追问了几句,这才明白原来这瘦小肮脏的老头乃是这庐阳城中的收尸人,专一便是收拢无人认领的尸骸,运到城外安葬的人。

做这种事的人,自来都是被人嫌弃晦气低贱,所以刚才街上行人看到这辆牛车,便是纷纷退避。

小女孩眼角含泪,但牙关咬的紧紧的,强忍着没哭出来,过了好一会儿,才低声道:“我没钱安葬我娘,连买口棺材都没法子,这人说再不能等我了,不然这尸身放在城中再不掩埋的话,就要发臭腐败,怕是会有瘟疫的。”

王宗景默然无语,有心想安慰她几句,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转眼看去,对着王宗景的目光,那小女孩的嘴唇微微颤抖着,终于是两道清泪从眼眶缓缓滑落,在有些肮脏的小脸上滑出了两道白皙的泪痕。

正在这时,前头那个瘦小的老土回头对着这里喊了一句:“快点,快点,时候可是不早了,待会天黑城门一关,这可就是进不来了。”

王宗景心中一凛,心想倒是忘记了这城门关闭的时间,心念微动间,便干脆就跟着这两人一起向北边的城门走了去,同时他带了几分小心,低声对那小姑娘问道:“嗯,小姑娘,我有个事情……”

小女孩伸出手在脸上抹了一把,深吸了一口气,擦去了泪痕,也让污尘再次掩盖了小脸,低声道:“我叫苏小怜。”

王宗景顿了一下,道:“小怜姑娘,有件事我问你一下,刚才,嗯,就是在前头那小巷子里,不是突然出现一个身材高大的老道士么,他到哪儿去了?”

苏小怜向前头那老头看了一眼,道:“那人啊,死掉了。”

王宗景大吃一惊,愕然道:“什么?”

苏小怜道:“你走了之后没多久,那老道士突然就倒在地上,全身抖了一阵,就再没动静了。后来就是他,”她指了一下收尸人,低声道,“就是他过来收走了的,本来他还想同时收走我娘,可是我还是不死心,求了又求,他最后才答应等到日头下山,然后就把那个老道士先拉走了。”

王宗景一阵茫然,回想昔日,那苍松道人在他眼中虽然令人畏惧,但那一身神通绝对是他生平仅见,也只有林惊羽才能与之相提并论了,然而无论如何没想到的却是,这样一个了不得的人物,竟然就这般死了么?

他心中当真是难以置信,只是看苏小怜的表情言语,又哪有半分虚饰伪言,迟疑了片刻后,他还是硬着头皮,走到那收尸人身边,低声向他求问了几句。

不知道是不是所从事的贱业使然,收尸人的脾气很是古怪,对王宗景也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过了好一会,差不多都快走出城门时,他才不耐烦地应付了王宗景几句,倒是承认了有这事,凑巧的是他将苍松道人的尸身运到城外的地方,和这一趟运送苏小怜娘亲去的地方相同,事实上,那个地方在庐阳城附近也就那么一处,人人皆知,人人厌恶。

乱葬岗。

※※※

出了城门,眼看着天上乌云渐厚,天色愈发昏暗下来,看着有点要下雨的模样,收尸人老头脸色也比之前又难看了三分,回头叱喝一声,赶着牛车明显加快了脚步,同时口中念念有词:“格老子的,还不赶快些,可不要真拖到了天黑,那鬼地方……啊呸呸!”

连着呸了好几声,收尸人老头不停低语着,径直向前赶路,王宗景跟在苏小怜身旁,按理说眼下出了城他便应该继续北上,再不关他的事了,只是他心中实在是惊疑不定,实在是难以相信苍松道人那么厉害的一个人物,居然就这般稀奇古怪地死掉了。

或者,应该也跟过去仔细看看?

将来若是在青云山与那位林惊羽前辈再见的话,他可是一直在寻找苍松的,总不能就一句死了来打发人吧。

他心中有些犹疑不定,脚步不自禁地先跟着苏小怜走去,苏小怜默默地看了他一眼,眼神中掠过一丝感激之色,却也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就这样沉默地走着。

乱葬岗在庐阳城外西北四里地的一座小山头上,收尸人老头一路紧赶慢赶,不时抬头看看天色,神色间有些紧张。就这么走了一阵,天色更黑,风势渐急,隐隐看到了那座倚靠着另一座高山脚下的小山头,远远眺望,只见山上多石少木,杂草丛生,一条小径从山脚蜿蜒向上,几颗老树伸展枯枝,带了几分凄凉的风声里,不时传来凄厉的叫声,掠起些许黑色影子,却是栖息于此的黑色老鸦,对着苍凉天地凄凉山头,“呱呱”而鸣。

风声萧萧,寂寞寒凉,苏小怜身子抖了一下,脸色刷地白了。随着走近那座小山头,三人附近早就没了其他人影,王宗景心下倒有了几分后悔不该来到此处,仔细看去,只见山上山下,杂草丛中,多是横七竖八歪倒的碑石棺木,衬着这昏暗天色,还真有几分糁人。

“快快快,”收尸人脸色非常的难看,也不知道他此刻心里在想着什么,只是一个劲地催促着,“早点埋了早好早走,老子今天真是昏了头,怎么就答应了你这个小丫头!”

说着他快步走到牛车边,却是从车上取出了一把铁锹,一把短斧,看来这便是他的工具了。苏小怜在身后看了,原本苍白的脸色又是少了几分血色,连带着身子也摇晃了几下,咬着牙,低声自语着。

那声音低沉而痛苦,也幸亏王宗景耳朵极灵,居然听到了几句,却是苏小怜对着娘亲在说着,翻来覆去都是女儿不孝,连棺木都不能给娘亲准备好的言语,让人闻之断肠,辛酸无比。

王宗景皱了皱眉,正想说些什么安慰她几句,忽然若有所觉,猛地转头看去,却只见那座小山岗下不远处一棵老树旁,也转出了两个人,同时发出了一声带了几分惊诧的“咦”声。

“居然是你!”

那边的两人,便是在那庐阳城中想要给他算命的老者和狗脸道人,那老头手中依然拿着仙人指路的布幡,气度飘然,好认的很。他也同时看到了王宗景站在这儿,不由得奇道:“怎么是你,你来这乱葬岗做什么?”

王宗景一时无语,心想自己跟到此处还真有点糊涂和莫名其妙,不过还不等他开口回答,那边的老者却是笑了一声,道:“小哥,看在你我也算有缘的份上,老夫劝你不要上去了。此地阴气甚重,地势又在山阴之尾,三阴聚拢之处,又合阴煞之像,最易生那阴灵妖魅,我看你也不是什么修道中人,还是不要上去了罢。万一运气不佳,便是白白丢了性命。”

说完,老头便向远处走去,留下王宗景等三人面面相觑,而一旁另一个狗脸道人,不知怎么却有些着急起来,追上那老头抓住他的袖子,道:“什么,居然是这样的险地,那你怎么还让她自个儿上去了?”

老头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少废话,要是能拦住她的话,我不会拦么。”说着连连摇头,看来深为痛心的模样,叹道,“你说这叫个什么事,好好的一个女儿家,天下无数光明大道她不学,偏偏受人蛊惑,修了那乱七八糟古里古怪的鬼道,成天地就喜欢往这种阴魂鬼地钻,真是……这以后可怎么得了哦!”

说着叹息连连,一脸不甘的模样,不过他旁边的狗脸道人显然对这老头的牢骚丝毫没放在心上,一张凶神恶煞般的丑脸转过身去远眺,望着那片渐渐黑沉下来的小山岗上,不自禁地流露出几分担忧之色。

“要是金瓶儿在就好了,偏偏她……”狗脸道人低声自语了一句,只是声音到了后面有些含糊,听不清了。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