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十九章 庭院 (上)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苏文康负痛踉跄而退,一旁的苏文清一时愕然,而不久前还站在一边淡然不语的苏家三人都是脸上变色,抢上来首先扶住了苏文康,其中一人刚想发怒,抬头却只见穆怀正一身青云弟子的道袍,脸色微变,却是把话吞了回去。

只是他这里忍了下来,那苏五公子苏文康却是年轻气盛,看起来又是个性急的,此番突然吃了一个小亏,退了两步之后登时勃然大怒,怒吼道:“你又是谁,敢来管我的闲事?”

穆怀正眉头一皱,一张脸似乎又黑了几分,凛然道:“你在青云别院外公然欺辱弱小,是欺我青云门无人么?”

苏文康张嘴就要骂回去,但眼前人影一晃,却是妹妹苏文清挡在了面前,这姑娘容貌颇美,肌肤微丰,腮如新荔,鼻似凝脂,眉目间温婉可亲,让人一见之下便有几分好感,此刻却是拦住了苏文康的话头,微微涨红了脸,对穆怀正道:“这位师兄,对不住了,实在是我这位哥哥性子急躁,又见了平生最恼恨之人,这才一时冲昏了头脑,绝非有意冲撞山门,更无丝毫蔑视青云仙门的意思,还请师兄海涵。”

此言一出,加上苏文清一副诚恳脸色,本身又颇为美丽,穆怀正原本黑着的脸也缓和了几分,哼了一声,不再去看苏文康,而是多望了苏文清一眼,苏文清点了点头,道:“我们都是庐阳苏家的子弟,今次前来也正是为了参加青云试,若非对青云门心怀敬重,我们又怎么会来到此处呢?还请师兄明鉴。”

穆怀正微微点头,神色又松了一些,随后转头向后看了一眼。

望见穆怀正的目光转来,王宗景迟疑了一下,还是让开了身子,苏小怜的身影便露了出来,穆怀正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小姑娘,皱眉问道:“小姑娘,你是哪里人氏,来此为何?”

苏小怜沉默了片刻,抬起头看了看穆怀正那高大的身躯,深吸了一口气,道:“我是来参加青云试的,想要拜入青云仙门……”

“呸!”旁边传来一声唾弃声,却是苏文康一脸怒容,站在一旁恨恨不已。

穆怀正神色一冷,向那边盯了一眼,苏文清连忙挡住这个暴躁的哥哥,脸上浮起带着歉意的笑容,对着穆怀正带着恳求之意笑了一下,穆怀正转过头来,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出身哪里?”

苏小怜犹豫了一下,目光却是游离中向苏文康那边看了一眼,苏文康仍是一副怒容,而苏文清则是脸色淡淡,仿佛漫不经心地看了她一眼。苏小怜嘴角轻轻抿了一下,然后徐徐抬头,望向穆怀正,容色一正,朗声道:“我姓苏,名叫苏小怜,出身于幽州庐阳的名剑楼苏家。”

此言一出,登时周围人群一片哗然,除了早就心中有数的王宗景,人人脸上皆露出异色,而在另一头,苏文清脸色微变,倒也没多说什么,但苏文康顿时暴跳如雷,一把推开拦在自己面前的苏文清,对着苏小怜怒喝道:“贱人,你休要胡扯!你早就跟你那个不知羞耻的娘亲被我们苏家赶出去了,今时今日竟然还敢如此玷辱我们苏家名声?”

苏小怜牙关紧咬,脸色却苍白之极,王宗景从侧面看去,见她拿瘦弱身躯似乎还有些微微颤抖,不知道是太过伤心还是太过愤怒所致,只是说完刚才的话后,苏小怜便沉默不语,任凭苏文康在那边暴跳如雷口出污语,也是强忍着没有回口。

穆怀正听到苏小怜报上来历后也是怔了一下,正诧异间,却只听苏文康在那边跳脚,辱骂言语不堪入耳,心头怒意登时又生,对着苏文康喝道:“住口,你也是想要拜入青云山门的人,如此污言秽语,成何体统!”

苏文康被他一喝,加上苏文清一直拉扯他的手臂,这才恨恨收声,面上却仍有悻悻之色,看起来不甘不愿。穆怀正目光转动,忽地眉头一凝,却是看到苏小怜手中抓着一块木牌有些熟悉,他默然片刻,却是转头看向苏氏兄妹,沉声道:“你们刚才说,这小姑娘是被你们苏家赶出来的?”

苏文康冷笑道:“正是。”

穆怀正道:“那在此之前,她的确是在你们苏家生养,从小在你们苏家长大的了,对不对?”

苏文康窒了一下,面上肌肉扭曲,恨恨转过头去,不愿回答这个问题,还是苏文清叹了口气,道:“是的。”

穆怀正双眉一扬,朗声道:“既然如此,这小姑娘便算是出身来历清白,只要她果然有天资根骨,适合修道,便能参加青云试。”

此言一出,苏小怜身子一颤,王宗景也是心头大喜,而苏家那边,苏文清眉头登时皱起,苏文康却是像吃了炮仗一样,登时一跳三丈高,怒道:“什么,她这样的小贱人,怎么能够参加青云试,她根本就没资格!”

穆怀正冷笑一声,道:“本派青云试如今名闻天下,最根本处便是靠的‘公正’二字,她既然出身来历清楚明白,便是合了青云门的规矩,我们青云门,可不用看你们苏家的面子来决定是不是收哪个人。”

说罢,也不管苏文康那边如何反应,穆怀正便转身看着苏小怜,对她正色道:“小姑娘,我刚才的话你听清楚了么?”

苏小怜神色间有些激动,点了点头。

只是穆怀正随即脸色一正,沉声又道:“不过小姑娘,我丑话还是要说在前头,你身世来历算是说清楚了,但是最要紧的,还是看你自身资质能够适宜修道,若是没有这份根骨资质,那我青云门也不能收你,你可明白?”

苏小怜深深呼吸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决绝之意,重重地点了点头。

穆怀正走前几步,来到她的面前,道:“伸出手来。”

苏小怜眼角似乎抽搐了一下,仿佛有些迟疑,甚至眼角余光中还有些一闪而过的惊惶,但是片刻之后,她终于还是咬紧了牙,慢慢伸出了手臂。

远处,苏家兄妹并肩站着,原本恼怒不已的苏文康这个时候突然“呸”了一声,随后又“嘿嘿”冷笑两声,语带嘲讽道:“也罢,我就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资质天赋,当初我可是记得咱们苏家也有人给你查验过根骨,当时那一句经脉阴晦不可修行道术的断语,我还记得清清楚楚。看你今天又能怎样?”

站在他旁边的苏文清拉了他一下,低声道:“哥哥,少说两句罢。”

苏文康看起来对这个妹妹倒是还颇为看重,闻言冷笑一声,终于是闭口不言。

场中人的目光,随即都落在了伸手握住苏小怜手掌的穆怀正脸上,只见他双目微闭,脸上神色与身体动作,都与之前彭昌查验王宗景根骨时一模一样,苏小怜脸色看去有些苍白,一双眼睛是紧紧盯着穆怀正,站在一旁的王宗景心里也莫名其妙有些紧张起来,这番神情却落在站在一旁的王细雨眼中,让她眉头微皱,转头过去又看了看苏小怜。

穆怀正神色凝重,握着苏小怜白皙的小手,过了好一会仍未说话,站在一旁的王宗景正有些焦急处,忽然只觉得肩头被人轻拍了一下,回头一看,却是姐姐王细雨,只听王细雨低声道:“过来。”

说着,将王宗景拉过来站得远些了,王细雨看了看周围,低声问道:“你认得这个小姑娘?”

王宗景怔了一下,看了看王细雨的脸色,迟疑了一下,心想反正也没什么不可说的,便低声将在庐阳城中遇到苏小怜的事简单说了几句,随后道:“我也就是看她可怜,想顺手帮一下,谁知道她后面突然就不见了,呃……”

话说了一半,王宗景忽地脸色一变,却是不由自主地伸手捂住自己胸口,王细雨吃了一惊,连忙拉住他的身子,愕然道:“小弟,你怎么了?”

王宗景却是觉得胸口的心脏猛然跳动起来,就像是之前在青云山门处那里的古怪情形一般,只是这一次的异样却是来的更凶更猛也更加突然,就这么毫无预兆地突然心头猛跳,几乎让他失声喊了出来。

不过说也奇怪,他这里的异状来的凶猛突然,去的也是古怪突兀,持续不过数息时间,这令人诧异的异状便突然消失,他胸口的心跳也顿时恢复了正常。

这须臾之间的变化,快得几乎是转瞬即逝,若非那股心跳剧痛的感觉仍旧残留了一些在身体上,连王宗景自己都差点以为是幻觉了。摸着胸口已然平复的心脏,他脸色微变,自己心中也是迷惑不解,带了几分惊疑,但面对着王细雨担心的神色,王宗景迟疑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道:“我没事的。”

王细雨兀自不放心,又追问了两句,见王宗景果然没什么大事,这才放下心来。

便在这时,只听场中穆怀正一声沉重呼吸,放开了苏小怜的手掌,凝神思索片刻,随即点了点头,朗声道:“苏姑娘,你体内经脉的确有阴晦之像,但仍能行气走脉,纳天地灵气入体,根骨也算不错,所以准你通过查验,参加青云试。”

  • -无名氏丶:

    人物描写远逊第一部,应该是代笔。
    人物描写远逊第一部,应该是代笔。

    回复
  • 1:

    一个二代弟子就可以验货确认招人了吗?

    回复
  • 欲戴王冠,必经风霜:

    刚才看到张小凡的儿子还以为张小凡快来了呢结果看到这还是没有

    回复
    • 王神附体:

      同意

      回复
      • 雪琪:

        傻逼

        回复
  • 三儿:

    呼叫小凡

    回复
  • 槑月:

    抄也别抄红楼这么有名的东西啊,更反衬出自己水平之低~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