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一章 追杀

2012年12月13日 更新

神州浩土,广袤无边,中原之地更是肥沃之土,世代有千万民众生息。所谓地灵人杰,在这修真炼道之风盛行之日,不知有多少修行门派存世,那些个山清水秀、天地造化的洞天福地、灵山胜境,更是多有修真之人占据为地,用以吸蓄造化灵气增进修行。

当今之世,正魔两道俱为兴盛,奇人高士辈出,若不论正邪之争,实为千年之下难得一见之修真盛世。奈何世人虽称修真乃是散仙,所谓七情六欲、诸般杂念,却往往难以割舍,由此便不断生出许多是非出来。

中原之地正中,有一座灵山名唤青云,山峦起伏绵延百里,主峰为“通天”,其旁有“龙首”、“朝阳”、“风回”、“落霞”、“大竹”、“小竹”六峰围绕耸立,七峰并峙,巍然入云,终年云雾缭绕,仙气蒸腾,实是人间第一等的灵山福地。

而居于此青云山之上的修真门阀青云门,自创派到如今已垂两千余年,道法精深,高人无数,更一向主持天下正道,是以向来被天下视为与“天音寺”、“焚香谷”齐名的正道巨擘。在青云门中,又分为七脉,除长门居于通天峰上,其余六脉各自分布于六峰,并以山峰为号,七脉间同宗共祖,往来密切,青云门之势力也是日渐壮大,天下为之侧目。

在青云山西北方三百里外,有一处茂密松林,占地颇大,当地人称之为黑松林,意为林木茂密,便是在白日进入林中,树荫蔽日,在林中往往也感觉昏暗至极。只是这一日,向来静寂的黑松林周围,却忽然响起了几声尖锐破空之声,只见从青云山方向突然疾射来一道黑光,掠空而过,行迹匆忙还略带了几分惊慌,“唰”的一声冲入了松林之中,消失在茂密的树荫阴影里。

没过多久,从刚才那一束黑光掠来的方向,又出现了数道清光,从天而降,落在了松林之前,一阵法宝豪光幻化七彩之色,如美丽虹影摇曳不定,随后缓缓散去,从宝光中现身出四人来,俱为男子,同着青云门服饰,看来都是青云门下弟子。

当先一人身材高大,身上乃是青云门中道士服饰,浓眉方脸,虽然看去并非有多大年纪,却已隐隐有威严之态。只见他环视左右,嘴角牵动一下,露出几分冷笑,道:“这些魔教妖孽好生狡诈,朗朗乾坤不走,偏要借这阴暗之处逃遁。”

站在他身后的一人笑道:“苍松师兄你也太看得起这些妖孽了,不过是在一个时辰之前,我天下正道才在这青云山麓之下大败魔教精锐,斩杀妖魔无数,百毒子这等妖魔小丑,哪里还敢恋战,又怎么敢走在光天化日之下了,哈哈哈……”说着,他仰天大笑出来,声音中有一股抑制不住的兴奋。

听到这一番话,四人中为首的那位名唤苍松的道人和其他两位一高一矮身着俗家打扮的青云门弟子,脸上也都露出笑意来,忍不住都回头向着青云山方向望去。就在不久之前,青云山麓之下发生了一场正魔大战,天下世间修真界数百年来正道魔教的争斗达到了最高潮,兵强马壮的魔教人马在四大派系“万毒门”、“长生堂”、“鬼王宗”与“合欢派”的带领下,在青云山麓与正道展开了一场激战。

这一战中,魔教里无数魔头宿老,尽皆出世,而正道这一边以三大派“青云门”、“天音寺”、“焚香谷”为首,同样是精英尽出,双方战的是天昏地暗,直打了三日三夜,方才在今日午时分出了胜负,原本战前似略处下风的正道竟是反败为胜,大败魔教,魔教人马兵败如山倒,不知战死了多少奇人异士,残余的魔教中人便四处逃窜,以躲避正道门下的追杀。

此刻,在青云门四人的身后,遥遥屹立在天地之间巍峨的青云山上,原本应该晴朗的天空中却不停有异象变幻,先是平日只有在黄昏时分才会出现的火烧云霞,此刻赫然就在这白日午后,望去怕不超过万丈之巨,悬挂在青云山天幕之上,将大半个天穹都映红了;而在这片壮观之极的云霞之下,无数道各色亮丽豪光,在天幕中纵横交错,叱咤风云,同时有隐隐惊雷之声,远远地在天际隆隆传来,令人心血澎湃,直似体内热血也欲燃烧一般。

苍松道人将目光从天际那片异样云霞之上收回,面容一肃,沉声道:“三位师弟,现下无数同门师伯师叔,包括与我们同辈的正道师兄师弟,都在追剿魔教余孽,魔教妖人祸害天下苍生久矣,这百毒子更是声名狼藉之辈,我们断不能容他全身而退。”

其余三人同时点头,道:“正是。”

苍松道人微一沉吟,道:“我看这片松林颇大,只怕魔教妖人正要借此遁逃,不如我们便分头追踪,商正梁师弟向西,曾叔常师弟向东,田不易师弟则从上方驭剑先到松林后头截断妖人退路,反向搜寻,我则是从此正面进林,你们看如何?”

先前说话的那位青云弟子和站在身旁身材较高的青云门弟子,都点了点头,唯独最后一个看去有些矮胖的青云门弟子田不易却皱了皱眉,道:“苍松师兄,我看这样似有不妥。”

苍松道人微微斜眼向田不易看了一眼,道:“怎么?”

田不易犹豫了一下,但仍是开口道:“百毒子等魔教妖人虽然在我正道神威之下已无心恋战,但毕竟非等闲之辈,凶名素著,并非寻常魔教妖人可比,且魔教妖人手段毒辣,诡计多端,常有阴狠异术,我以为我等四人不宜分开,当一同入林搜索才是。”

站在一旁的商正梁与曾叔常对望一眼,似乎都未曾想到田不易会突然说出这一番话出来,不过片刻之后,他们还是看向了苍松道人,显然在这四人之中,苍松道人年纪最长,资历也是最深,隐为四人之首。

苍松道人在听了田不易这一番话之后,脸色微微变了变,忽地一声长笑,摇头道:“田师弟,你怎的如此胆小?这些魔教妖孽虽然颇擅妖法,但岂是我正派仙术的对手,且不说一众道行超凡入圣的师伯师叔,便是与你我同门同辈的长门弟子道玄和万剑一两位师兄,在这三日大战之中不也是大发神威,斩杀妖魔无数,令魔教妖人闻风丧胆吗?”

田不易眉头紧皱,道:“道玄师兄与万剑一师兄自然不同,他们二人俱是千年难见的奇才,被诸位师长悉心栽培,道行更是远胜我等,岂可同日而语?眼下我觉得仍需谨慎,不可……”

话未说完,站在前边的苍松脸色已变得难看了,忽地一摆手,冷哼一声道:“你胆怯不愿继续追剿魔教妖人,我也不会勉强,只是一味找寻借口,非是我青云风范。”他声音一顿,又道,“商、曾两位师弟,你们意下如何?”

商正梁与曾叔常对视一眼,道:“我们愿听苍松师兄吩咐。”

苍松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就依我刚才所言,我们分头去吧。”说完,他又冷冷看了田不易一眼,也不再多说什么,掉头便向有些阴暗的松林中掠去了。紧随着他的身影消失在松林之中,商正梁、曾叔常二人也分头掠去,原地只留下田不易一人,他转动有些矮胖的身子,向周围看了看,只见四下一片寂静,茂密的松林里树影相叠,颇有几分幽深难测的感觉。田不易脸上露出几分无可奈何的表情,叹了口气,摇着头把手上一抖,握住剑诀,只听一声低沉轻啸,一道闪烁着赤色豪光的仙剑从他手中祭起,田不易踏上一步与仙剑合一,御空而起,向着远处松林的尽头处破空掠去了。

而在他身影远去之后许久,这松林前方从青云山方向处忽然又出现两道光芒,一白一红,落在了树林前方,却不停留,而且悄无声息地闪进了松林之中。

田不易在松林上空飞掠而过,一双眼不住地扫视下方那片茂密松林,但繁茂的枝叶层层叠叠,哪里看得清楚树林中的情况,不过直到他飞至松林尽头之时,仍未曾听到有人动手斗法的声响,看来苍松道人等三位同门仍在搜索,并未找到那个名唤百毒子的妖人。

田不易人在半空停住,举目向着远方眺望而去,只见松林之后,便是大片荒野平原,极目望去,荒草瑟瑟,并不见有人影逃窜,显然百毒子仍在此松林之中。他微一沉吟,收了法宝仙剑,落到地上,转身面对着这片茂密松林。

既然从上方看不清林子中的情况,如今之计自然只有从地面向内搜索,田不易定了定神,迈步向林中走去。

田不易是青云门大竹峰一脉的弟子,拜在当今大竹峰首座郑通座下,修习青云门道法也已经有些时日了。不过一来大竹峰一脉相比青云门其余六脉人丁势力都显薄弱,二来他现下也未见得是大竹峰诸弟子中出类拔萃的人物,所以声名并不响亮,倒是今日偶然相会同道追踪百毒子的其他三人,却都有不俗的名声,各自是青云门中龙首、朝阳、风回三脉里出色的弟子,其中又尤以龙首峰苍松道人风头最劲,隐隐然是除了长门那两位异常出色的两位奇才之外,青云门年轻一辈扛鼎人物。是以苍松道人适才对田不易意见相左,颇有几分傲然无视之意,田不易也是无可奈何。

从松林外头看去,只觉得林子中阴暗一片,颇有几分阴森,不过待田不易走入松林,稍加停留双眼适应周围光线之后,便发觉其中并非想象中的漆黑一片,相反在头顶上那些茂盛枝叶中,有不少细小的缝隙存在,细微的光束便是从那些缝隙中轻轻透了进来,给周围带来了淡淡的光亮。

林子的上方,似乎有风从远方平原荒野上吹来,高大的松树在风中轻轻摇动着,连带着那些枝叶里的小小缝隙摆动,让一个个小小的光点,也无声地晃动着。

田不易眉头微微皱着,凝神向四周张望,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去。他走得很是小心,看得出来并非莽撞之辈,脚步踏在松林中的土地上,上面飘落着一层颇为厚实的落叶,悄然无声,只有偶然间踩着了掩埋在落叶之下干枯的树枝,才会发出一声轻微的“噼啪”声,在这片阴暗的树林中悄悄回荡开去。

走了好一会儿,田不易面上慢慢露出了一丝疑虑之色,按他心中估算,自己已从林子后方向前搜索了不短的距离,同时他在注意周围目光所及之处的同时,神识亦缓缓散发而出,细查周遭动静,但仍然是一无所获,并未发现有人出现或从林子上方逃窜的迹象。而这段时间算来,其他三位同门应该也搜索了不少才是,难道那百毒子这般沉得住气,在此魔教大败之余,却并不心急逃窜吗?

他心中正自惊疑不定,便在此刻,忽然间前方松林深处猛然传来一声怒吼,夹杂着几声冷笑。田不易身子一震,已听出那乃是同门苍松道人的声音,且声调怒中含痛,有几分中气不足,竟似受伤之相。

田不易这一惊非同小可,更不迟疑,连忙发力,足跟在地面上一蹬,只见他略显肥胖的身子却是显出不相称的灵巧,嗖嗖几声破空之声,在茂密的树干中人影疾闪而过,如风一般向前掠去了。

而前头苍松道人那声低吼才过不久,几乎便是在田不易迅速窜出的同时,另一个陌生的声音同时也响了起来,这一声长呼尖锐高亢,满是痛楚愤怒之意。

田不易听闻在耳中,更是有那么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不知道前方到底起了什么样的争斗,而同门那几位师兄弟情况如何,更是发力掠去,幸好那声响发出之处已然离他并不甚远,在他迅疾身影之下,粗大树木纷纷向后退去,犹如一道灰影浮掠而过,片刻之后,终于掠至了适才呼喊之声来源之处。

他方一落地,目光向场中一扫,眉头已然皱了起来,只见场中果然起了冲突,粗大的树干被人生生砸断了数棵,倒在地上,略显昏暗的树影之下,苍松道人横眉怒目,背靠着一棵松树,右手持剑,左手却是极不自然地软绵绵垂了下来,而在他的对面树影之中,却赫然站着三个人。

田不易急忙掠至苍松道人身旁,横剑护在他的身前,对面阴影之中的人影也不知是谁,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咦”声,似乎没想到这么快就有青云门弟子赶了过来。

田不易一双眼紧紧盯住那三条人影,心中念头急转不休,刚刚追入林中之前,分明只有百毒子一人慌张逃窜,但看对面那三人分明都是敌非友,却又是从何处冒出来的妖孽?

身后,传来了苍松道人低沉的喘息之声,田不易不敢回头,向后退了一步,低声道:“苍松师兄,你没事吧?”

苍松道人恨恨地“呸”了一声,咬牙道:“我没事!没想到此处竟然还有魔教妖孽躲藏,田师弟,你要多加小心,除了百毒子之外,其他两人是吸血老鬼和竭石山的端木老妖。”

田不易心中又是一震,这吸血老鬼与端木老妖都非等闲之辈,便是在魔教之中声名也不逊于凶残狠厉的百毒子,想不到竟都意外在此现身。他心中正惊愕处,前头那片阴影中已传出了几声阴恻恻的冷笑,片刻之后一个尖厉之声如锥刺耳,冷笑道:“无知的青云小辈,除了嘴上厉害还会什么,今日有我吸血与端木两位老祖在此,便是你等死忌之日。”

随着这难听话声,那片阴影中一阵树影晃动,走出了三人,当先一人乃是面貌凶狠的侏儒,正是田不易等人一路追踪而来的魔教万毒门的妖人百毒子,而另两人则是各有异相,一人枯槁而高瘦,双目深陷,眼珠潮红,另一人却是秃顶无眉,一身大红衣袍,满脸横肉。

百毒子向田不易看了一眼,随即目光落在正低低喘息的苍松道人身上,眼中冷芒闪动,盯着苍松道人的左手看了几眼,“嘿嘿”冷笑几声,道:“不知死的狗才,居然敢来冒犯你家爷爷,今日让你吃些苦头,这才知道了爷爷的厉害吧?”

田不易心中着急,向苍松道人处瞄了一眼,低声道:“苍松师兄,你的左手怎么了?”

这一看不打紧,田不易心头却是猛然一紧,不知不觉间苍松道人除了喘息之声缓缓变得粗重,面上竟也多了几分诡异黑气出来。

苍松道人牙关紧咬,额头见汗,但缓缓摇了摇头,显然性子颇为刚强,虽身受苦楚却并未有屈服之意。而此刻站在百毒子身旁那高瘦枯槁的吸血老祖阴恻恻地道:“百毒道友,事不宜迟,我们还是将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青云小犬度化了,速速离开此地才是。”

百毒子面露凶相,恶狠狠点了点头,当先走去,吸血老祖与端木老祖跟随其后。田不易心中大急,这三人都是成名已久的凶人,道行非比寻常,自己不要说以一敌三,便是单独对上一人也未必能胜,但此刻同门师兄受创在后,无论如何也不能临阵脱逃了,只得把心一横,手中赤焰腾起,仙剑横陈胸口,凝神以待。

吸血老祖面露狞笑,身影一闪,顿时场中风声呼呼而作,暗红异光亮起,嗖嗖鬼啸大作,已然和田不易斗在一起。

只见松林之中,红光浮沉,其中鬼脸幽魂时隐时现,正是吸血老祖施展异术。田不易虽然心志坚定不畏这鬼术惑人心志,但吸血老祖这施展出来的吸血大法,其妖力本身也是非同小可,稍微不慎便是被吸噬得精血枯干的下场。十几个回合下来,田不易赤焰仙剑虽然仍是纵横飞驰,堪堪将那些凶秽血光敌住,但已是落在下风的境况。

另一边苍松道人的情况更是危急,百毒子与端木老祖两个凶人面对着他,嘿嘿冷笑不止,如看着一头将死的猎物一般。苍松道人向田不易那边看了一眼,便已知道虽然田不易用尽全力,但终究是无力回天,虽然如此,他脸上却并未有畏惧之色,冷哼一声,道:“妖孽,你们一起上吧。”

百毒子与端木老祖对视一眼,不由得都哈哈大笑出来,片刻之后,百毒子耻笑道:“就凭你?端木道友且在一旁观看,看我将这可恶的狗才碎尸万段,也好泄我这一路来受这狗才的鸟气!”

苍松道人面上黑气似是又浓了几分,强要站直身子,身子却似乎不受他的控制,摇晃了几下,终于还是又倚在了树干之上。百毒子与端木老祖看在眼中,都知此人已没有什么抵抗之力,当下更是猖狂至极地哈哈大笑了出来。

便在这危急关头,忽地这松林深处响起两声怒喝,紧接着两束青光激射而至,却是商正梁与曾叔常二人终于在这危急关头赶到了。百毒子脸色微变,抬头望去,但只觉得身后一声长笑,红影闪过,端木老祖那颗大光头亮着异光从他身旁掠出,手上闪过法宝豪光,口中大笑道:“百毒道友,这两个小贼就交给我来对付了。”

商正梁与曾叔常二人正欲赶到苍松身旁守护,不料半途之上忽见眼前突然冒出一个大光头来,都是吃了一惊,还不等他们喝问,端木老祖微微一笑,手中豪光摇曳,却是一把宝扇,长尺半,木柄丝面,“腾”的一声打了开来,其上有山有水有花有草有兽有人,冲着他二人扇了下来。

几乎就在瞬间,这片阴暗的树林之中,如半空打了个惊雷,轰隆而鸣,在商、曾二人头顶之上,竟是凭空现出一块巨岩,随着端木老祖那把宝扇挥舞之间,向着他们砸了下来。

商正梁与曾叔常都是脸上失色,硬生生在半空中顿住了飞驰的身形,同时手中法宝豪光同时闪动,祭出仙剑,护于头顶,架住了那块如有万钧之势的巨岩。在那轰鸣声中,他二人身子从半空中被直直压了下来,跌落于地上,但他们手中仙剑宝光却也同时越来越盛,终于同时发出一声大喝,二人发力,生生将这块巨岩掀翻在了一旁。

只是还不等他们喘息上片刻,随着端木老祖长笑之声,那把宝扇摇动不止,转眼间一大堆诡异之极的事物纷纷出现在这林中,有三五只奇形怪状的猛兽,有一大群嗡嗡飞的异虫,更有突然间天降洪水。直冲向他们二人的……总而言之,这等闻所未闻的诡异之术,直把商正梁与曾叔常二人弄得手忙脚乱,一时竟是无力冲过端木老祖去救援苍松道人了。

百毒子从这边移开目光,又看了看田不易与吸血老祖那边,随即阴阴冷笑两声,缓缓转过头来盯着苍松道人,冷笑道:“这下我看你还有帮手来救你没有?”

苍松道人怒目而视。

百毒子慢慢向苍松道人走去,同时缓缓举起手来,他本是侏儒,身形颇为矮小,但一双手此刻看去却是比常人还大了一倍,且手掌上黑气遍布,隐隐有腥臭之味,看去委实可怖,同时口中狞笑道:“狗才,一路上你这厮仗着人多,如索命鬼一般死死盯住你家爷爷不放,今天叫你知道不知天高地厚的下场!”

眼看百毒子就要走到苍松道人身前,而苍松道人此刻脸上黑气更加浓重,喘息声也越来越大,非但身子无力起身应敌,同时右手也开始微微发抖,似乎连手中仙剑也拿捏不住了。被吸血老祖和端木老祖缠住的田不易、曾叔常、商正梁等人都是大急,无奈他们对上的吸血、端木二人都非等闲妖人,法力高强,无论如何竟也是冲不过去,只得眼睁睁看着百毒子接近苍松道人。

百毒子在苍松道人身前站定,虽然苍松此刻看去虚弱无力,背靠树干,但身材高大的他仍是比百毒子高了不少,只是气势之上,百毒子已然完全压倒了苍松,他如同看着临死前挣扎的猎物的猎手,狞笑一声,道:“狗才,你还想挣扎吗,告诉你吧,你左边肩胛中的是你家爷爷独门配置的‘黑蝎锥’,中了之后全身瘫软,不消一个时辰便让你毒发攻心而死。本来爷爷也懒得动手,不过你这狗才实在可恶,爷爷便亲手来超度你了,哈哈哈,受死吧……”

狂笑声中,百毒子手中突然现出一把雪亮匕首,其上隐隐有黑气笼罩,呼啸一声,向着苍松道人的心口刺了下去。田不易等人心中一颤,都是转过头去,不忍再看。

不料片刻之后,突然从他们身后爆发出一声尖锐之极的刺耳尖叫之声,而这声音,却赫然乃是百毒子叫喊出来的。这一下不要说田不易、曾叔常、商正梁等人,便是吸血、端木二人,也是大吃一惊,一时众人都纷纷转头看去,只见百毒子从苍松道人面前踉踉跄跄地向后退去,那把匕首跌落在地上,双手折回紧紧抱在胸口,却仍然可以清楚地看见一道巨大的伤痕在他胸口上,从左肩处直向右下劈开,深竟见骨,血如泉涌。

苍松道人面上黑气更重,但他手中那柄仙剑之上,却赫然现出血迹,鲜血从剑刃之上缓缓流下,滴落到地面之上。

“是你超度我,还是我先超度你?”说话声虽然有几分虚弱,但苍松道人冷笑声中,气势却已不可同日而语。

这一下事起突变,众人都有些没反应过来,只见苍松道人突然意外重创百毒子之后,方欲起身,忽地面上一阵扭曲,脚下一软,整个人终于还是跌坐在地,连手中仙剑竟也握不住跌落而去,显然是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这一下又是让众人吃了一惊,而前方那个刚刚意外受了重伤的百毒子,面上狰狞之色沾着飞溅到脸上的鲜血,更显得凄厉无比,然而此人竟也是悍勇之极的凶残之人,在此重伤之下,竟大声喝道:“二位道友,我死不了,你们替我拦住了其他狗才,看我亲手将这王八蛋的心给挖出来。”

吸血老祖与端木老祖齐声答应一声,挡住了正欲冲回的田不易、商正梁与曾叔常,百毒子恶狠狠地盯着毒发委顿在地的苍松道人,一步一步走了上去,他此刻胸前伤口鲜血喷流而出,顺衣流下,每走一步几乎都是一个血脚印,看去令人有一种惊心动魄之感。

百毒子走上几步,缓缓弯腰拾起了那把匕首,用沾满鲜血的手掌重新紧紧握住了刀柄,眼中凶光大盛,如欲喷出火来,向着不到五尺之外的苍松道人走去。

远处,田不易、商正梁等人心急如焚,都高声叫骂起来,但百毒子如若不闻,走到苍松道人身前站定,狞笑一声,大喝道:“去死吧!”说着扬手将匕首向苍松道人心口刺下。

苍松道人此刻全身毒发无力,虽然愤恨满心却终究无力抵抗,只得长叹一声,闭目待死。

只是今日意外之事竟是层出不穷,看起来已是必死的苍松道人只听得一声惊怒呼喊,身前风声骤起,一声轰鸣异响之后,却是百毒子咬牙切齿地退了开去。苍松道人愕然之下虽然全身已是动弹不得,仍是勉力睁开了眼睛,只见在自己身前不知什么时候已站着一个苗条身影,秀发如云,素手纤纤,一条呈琥珀之色、散发出道道霞光宝气的朱绫奇宝围绕其身缓缓流转不停,几如仙子一般。

在场之人都是吃了一惊,不过一招逼退了百毒子的少女却是哼了一声,大有厌恶之意,显然看着百毒子那副模样很是不顺眼。百毒子连遭意外,惊怒交集,不过他虽然被这突然出现的少女逼退,但也同时发现那少女手中奇异红色朱绫的确乃是一件不凡宝物,不过这少女本身道行却并没有多高,若换在平日里自己根本就不惧于她,怎奈自己此番身负重创,却是虎落平阳被人欺了。

那少女转过头来向苍松道人看了一眼,只见她竟是个绝色美人,细眉凤眼,瑶鼻樱唇,当真如画中人儿一般,苍松道人虽然重伤在身,也是怔了一下。那少女看了苍松片刻,特别是注意到他脸上黑气的时候,眉头登时皱了起来,只是那淡淡眉间微微褶皱,却如春水涟漪,更添了几分秀丽。

少女一仰头,面上多了一分嗔色,却是大声喊了出来:

“万师兄,你若是再不出来,这位龙首峰的师兄可就危险了!”

第一篇文章
  • dd:

    dff

    回复
  • 不错啊:

    不错不错

    回复
  • 的是范德萨都是:

    方式打法的是发生地方撒反对的萨菲的师傅的师傅的说法撒都是第三方

    回复
  • 发的萨菲爱师傅都是都是都是:

    发的萨菲都是第三方似懂非懂是范德萨 是范德萨

    回复
  • 陈城:

    张小凡呢

    回复
    • 牧师:

      还没生出来

      回复
  • 李强:

    可口可乐了可口可乐了了

    回复
  • 书虫:

    是前转

    回复
  • 神裂火织:

    这个不错 主要两师傅 师娘 还有林惊羽的两个师傅他们

    回复
  • 诛仙得势 紧跟2 前传 乘胜追击哈 真是够了:

    诛仙得势 紧跟2 前传 乘胜追击哈 真是够了

    回复
  • 万剑一:

    来看前传!

    回复
  • 一往而深:

    12年更新的前传蛮荒行和16年更新的前传蛮荒行根本就是两个版本嘛!几位怎么认识的都完全不一样,邀约同行也是方式不同。再就是怎么16年版本反而觉得文笔没有12年细腻?!怪哉

    回复
    • 一往而深:

      就是前8章做了一卷,12年版本。后边16年版本又从头细讲一遍,不过剧情设定完全不同了

      回复
  • 遗失的曾经:

    滚你妈!诛仙二都不写?换书写你妹

    回复
    • 你老豆安哥:

      啥逼

      回复
  • 逝去的年华:

    闭嘴!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