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二十二章 父母 (上)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夕阳西下,最后一缕残阳光芒在天际晚霞边恋恋不舍地缠绵片刻后,终于还是尽数消散,归于黑暗。夜幕笼罩天地,一轮明月悄然升起,漫天星斗也缓缓出现,明亮闪烁。站在这通天峰上,这一刻便觉得仿佛那些星星皆在咫尺之间,伸手或可摘下,却又沉醉于这俗世未见的佳期美景,不忍不舍。

穿过了云海,一路向西边走去,夜色如轻纱,月光似水,追在身前身后。山道曲折,小径幽幽,但只见山道两旁古木参天,松柏繁茂,从枝叶缝隙间落下点点星光,凝聚成如梦似幻般的幽美光点,在森林中欢快地跳动着。才走了数丈之远,周围便忽然沉静下来,渺渺云海已消失于身后,取而代之的是古老森林中一种幽静感觉。又走了一小段,树林更加茂密,幽暗的灌木丛中传来轻轻虫鸣声,头顶上方粗壮的树干枝叶里,偶尔还会出现几只小小松鼠,手中或抓着松果,小小的脑袋歪过来,悄悄带着几分好奇注视着树下行走的人们。

脚下的小道多以圆石铺地,其中还夹杂着一些白玉碎石,看去和云海那处的白玉石料十分相似,不知是不是昔年青云先辈们修筑这片灵山仙境时留下了多余石料,用在这条小径上。姐弟两人顺着这条小径向前又走了约莫半盏茶的工夫,忽只见原本狭窄的林间小径前头豁然开朗,两侧树木稀疏起来,道路一下子变得颇为宽敞,片刻之后,他们已走到了那小道尽头,王宗景放眼望去,一时屏住了呼吸。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副极为广阔而山势平缓向下的巨大山坡,从他们立脚之处开始,青草茵茵如翠玉,向远方无穷无尽地漫延出去,颜色青亮的似乎要流淌出来一般。整座山坡目光所及之处,皆是苍翠一片,竟如一块通透美丽的翡翠一般,令人心胸为之一震。

山脊草甸上,山风徐徐从远处吹来,翡翠坪上的青草如波涛一般,起伏不定,就连吹过身旁的轻风中也带了这里青草的芳香,微微青涩却甘美的感觉,如轻柔的手,轻轻抚摸着到来的人们。在草坪的最远处,山间的云气凝结在那里,洁白无暇,轻轻飘荡着,让远山与草坪平添了几分朦胧色彩。夜色之下,月华星光中,整个翡翠坪看去,此刻竟是如此的安静美丽,令人再无丝毫俗世杂念,浑然忘我,只陶醉于这超出想象的美丽景色之中。

“翠坪、翠坪,真的就像是一块翡翠啊。”王宗景忍不住这样感叹道,目光贪婪地看着这一片幽美景色,仿佛永远都看不够似的。

王细雨嘴角浮出一丝笑意,拉着他向下走去,当双足没入翠坪草海时,有一种柔软的感觉从脚底传了上来,仿佛踏入了温柔清澈的水中。

明月升起,挂在中天,从这里看去,便觉得那月儿特别的圆,特别的亮,还有漫天星光,此刻也似带了些顽皮,不停地眨着眼睛,让点点星光如璀璨宝石,在美丽的夜空中闪烁着。

不知哪里的远处,似在朦胧薄雾轻纱的背后,远远还传来了几声奇特的狗吠声,让眼前的这一幕美景,更多了几分出世的味道。王宗景与王细雨走到翠坪里边,挑了处平缓地方,王细雨坐了下来,王宗景却是一股脑把身子四仰八叉地甩到地上,大大咧咧地躺着,当身体像是陷入水中一般没入了草海中时,周围全是那股清香的青草味道,几根细细草枝,掠过脸庞肌肤,带着些许麻痒。

“好舒服啊。”王宗景闭上眼睛,长出了一口气,一脸满足的模样。

王细雨看着他,眼光中满是怜爱,然后抱膝坐在他的身旁,把头轻轻靠在脚边,看着这夜幕苍穹上美丽的月色星光,也不再说话了,眼神渐渐迷离,不知在想着什么。

就在姐弟二人享受着这异常安静悠闲的平静时光时,忽然在草甸下头,翠屏深处,传来一阵清晰的狗吠声,中间杂着几声尖细的“吱吱吱吱”叫嚷声,随后便是一个还显稚嫩的男孩声音,大声叫道:“快跑,快跑!”

“咦?”王细雨脸上露出一丝诧异之色,抬头看去,这翠坪名列“青云六景”,乃是青云山著名的风景所在,平日里也有不少青云弟子来此,所以并不算是偏僻所在,但是此时夜色已黑,人便少了许多,刚才这一路走来,便没有遇见有其他人。却是想不到反而是在这翠坪深处,居然还有人在,而且听那声音,居然还是个小孩。

原本躺在王细雨身边的王宗景这时也是坐了起来,只是他脸上神情有些愕然,那远远传来的声音,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有些耳熟,特别是还有几声狗吠猴叫声,更让他心底浮现出了一丝怪异感觉。

“呼呼”之声,很快便接近传来,烟雾飘散,一个小小身影大步跑来,身后跟着一只大黄狗,狗背上蹲坐着一只灰毛猴子似乎正在咧嘴大笑。王宗景凝神看去,那小男孩圆头圆脑眉清目秀,胖嘟嘟笑嘻嘻可爱无比,身上斜背了一只旧布口袋,随意撇在背后,却不正是当日自己在山下那片松林中见到的小鼎?

此刻但见小鼎一溜烟使劲跑来,脸上倒没太多紧张之意,反而有几分戏谑,王宗景与王细雨二人正诧异时,忽然又望见从小鼎背后跑来另一个小身影,却是一个小女孩,看着比小鼎还略小些,黑发小辫,面容秀美,长得如粉雕玉琢一般,虽是年纪小小,却漂亮的不像话,让人看了一眼似有吃了一颗糖的感觉,从心间泛起一丝甘美甜意出来。

此刻,却只见那小女孩面带几分紧张焦急之色,踉踉跄跄用力跑着,一边追着小鼎,一边大声叫道:“小鼎哥哥,小鼎哥哥,等等我啊。”

小鼎脚下不停,回头却做了个鬼脸,作势吓唬大笑道:“哎呀呀呀,快跑快跑,那下面有鬼追上来啦!看,她还穿着白衣服,飘……”

“啊!”小女孩顿时发出了一声尖叫,脸色苍白,连半点回头张望的胆子都没有,只使出了吃奶的劲头拼命向小鼎跑去,同时声音中带了几分哭腔:“小鼎哥哥,等我,等我……”

这一追倒是一下子拉近了两人距离,小鼎跳了一下,却是对旁边半吐舌头神态轻松跟着跑的大黄狗叫道:“大黄,吓她,吓她!”

大黄狗尾巴摇晃一下,却是没什么反应,小鼎大怒,跑过去“啪”的一声,用胖乎乎的小手在大黄毛茸茸的大狗头上一拍,怒道:“笨狗,快吓她一下。”

大黄身子一抖,像是反应了过来,顿时龇牙咧嘴,巨大的狗躯霍地转过身来,对后面追来的小女孩怒目而视,张大狗嘴露出尖利獠牙,嘴里还发出低沉可怕的“呜呜呜呜”声,一副凶神恶煞的摸样,配合那庞大身躯看起来还当真令人头皮发麻,就是趴在狗背上的灰毛猴子,似乎也有点助纣为虐般大作凶恶鬼脸,对着小女孩追来的方向手舞足蹈做出攻击姿态。

谁知那小女孩虽然胆小怕鬼,对上了大黄居然反而毫无畏惧之意,仍是一溜烟径直跑来,同时只眨了眨清亮明澈的大眼睛撇了大黄小灰一眼,便“嗖”的一声,轻轻松松地从大黄面前跑了过去,让前一刻还威风凛凛凶神恶煞的黄狗与猴子,瞬间石化了一般,呆在原地保持了那副古怪摸样好久也没动弹。

“笨狗,你还敢再没用一些吗!”前头传来小鼎恼羞成怒的叫声。

大黄一个激灵,跳了起来,然后对着前边的小女孩“汪汪汪汪汪”地狂吠起来,看样子也是要重整旗鼓,找回身为青云山第一得道老狗的尊严,不料才叫了两声,前头那小女孩忽地转过身来,伸出小手一指大黄,大声说道:“大黄,你再凶我,明天我就叫娘亲过来,用‘琥珀朱绫’把你绑了挂在虹桥上吹风!”

“呜……”

这一声呵斥如玉旨天音,瞬间就把威风凛凛的大黄狗击溃,立刻闭嘴不说,嘴里几声哀鸣后大黄低头俯身,狗尾巴摇得飞快,凑到小女孩身边,用狗头蹭个不停,一副亲热无比的样子,要多热切有多热切,仿佛这才是它真正的主人。

山坡之上,王宗景看得目瞪口呆,心想这又是哪里来的小朋友,太厉害了吧。

草甸下边,小鼎显然没料到大黄这土狗居然如此的没骨气,差点把小鼻子都气歪了,眼看着那小女孩有些得意地转过身又追上了自己,干脆也不跑了,叉腰大声道:“齐小萱,你老是追着我干嘛!”

被他叫做齐小萱的小女孩这时跑到了小鼎身边,脸上又露出几分害怕之意,拉住小鼎的一只袖子回头偷偷张望了一眼,道:“小鼎哥哥,我、我怕鬼……”

小鼎嗤笑一声,摆了摆手,道:“没事没事,我是吓你的。咱们青云山上哪来的鬼,就算有也早就被那些整天闲得没事的叔叔伯伯干掉了。”

只是小萱看着仍然有些紧张,站在草丛中靠的小鼎很紧,一直不住地向四周张望着,同时低声道:“小鼎哥哥,咱们还是走吧,出来玩好久了,我娘说不定会担心的。”

小鼎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地道:“怕就怕么,还说什么你娘担心?”

小萱被他这么一说,不晓得是不是心里委屈,粉嫩嫩漂亮的小脸上,嘴角一扁,似乎要哭出来了。

小鼎一看她这幅模样,似乎也是头大,不耐烦地道:“好啦,好啦,我们回去了,你别哭嘛。”说着毛手毛脚地伸出一只胖手,在小萱白嫩精致的小脸上不知是揉还是擦地抹了两下,好像是想替她擦眼泪的摸样。小萱登时便向后跳了一步,拍拍小脸皱眉道:“你的手脏死了,不许摸我的脸。”

“不摸就不摸,你以为我爱摸啊!”小鼎哼了一声,大摇大摆地走过来拉了小萱的手,便向翠坪上方走去,看来是要离开这里了。

月光之下,一对粉雕玉琢纯真可爱的小孩子牵手并肩而行,草海幽幽,风吹而过,掠起他们的衣衫轻轻飘舞,黄狗灰猴,悠闲地跟在他们身后不远处,一波波青草化作的水涛在夜风中美丽地起伏着,星光灿烂,如诗如画。

  • 张小凡:

    这是什么跟什么啊,当年老子暗恋人家娘,现在到了小一辈反过来老田家外孙女追着老张家儿子不放,

    回复
  • -无名氏丶:

    这是什么跟什么啊,当年老子暗恋人家娘,现在到了小一辈反过来老田家外孙女追着老张家儿子不放,

    回复
  • 8080880:

    剪不断,理还乱,是暗恋

    回复
  • 来得太晚:

    直接怀疑这孩子是不是姓王,张小凡这么闷骚的人怎么会有这样的儿子。。。。。

    回复
  • 研:

    闷骚。。姓王是什么鬼

    回复
    • 张小凡的饭:

      隔壁老王。。。

      回复
  • 熊:

    该性宋了

    回复
  • 资阳市人民政府:

    小凡,小灰,小鼎,小怜,小萱,小痴,小白。不管是刚出生的,还是活了1000年的,都可以这样。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