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二十五章 生辰 (上)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这一月以来,苏小怜有来找过王宗景数次,倒的确是如她自己所说的那样,并不在乎王宗景住的那个院子里另外还住着一位苏家人。至于苏文清,住在同一屋檐下,她自己又喜倚窗读书,自然也不可能没发现苏小怜的到来。不过在最初的惊讶过后,苏文清表露出来的却是一股淡漠的态度,似乎完全不在意苏小怜这个人。

而每一次,苏小怜似乎也都像是没看到苏文清一样,只是平静地走到王宗景的屋外,安静地敲门,安静地坐下,与王宗景安安静静地说着话,聊上那么一会儿,偶尔或许还会被王宗景兴之所至随口说的笑话儿所打动,掩口轻笑,每到这个时候,当敞开的窗户外柳枝随风飘扬洒满了整座庭院时,清风吹来拂过苏小怜的脸庞,她看起来便会变得生动一些,少了几分凝结的沉郁之气,多了些许少女青春被该有的灵动和美丽。

王宗景也曾去苏小怜的住处找过她两次,不过却发现在她的那个庭院中,苏小怜显得十分孤僻,同院的人没有一个与她说话的,甚至有的人连看着苏小怜的目光都有些奇怪,日子稍久,王宗景便发现自己居然好像是苏小怜在这青云别院中,唯一一个可以说说话的人了。

这个发现让王宗景心里有些古怪的感觉,不过随着时间过去,也就渐渐不放在心上了。随着两人交往渐深慢慢熟悉,称呼也随之改了,王宗景年纪稍大,便大大咧咧地叫了她小怜,苏小怜则是微笑着,叫了他几声宗景哥哥。两人的交情便是这般有些清淡如水的模样,上一次苏小怜过来王宗景屋里坐坐的时间已经是十天之前了,在那之后,不知是什么原因,王宗景一直没看见过她。

眼下,王宗景从森林中下来,却意外发现苏小怜躲在这僻静无人处,独自啜泣,一时不由得愕然,赶忙走上去扶住她,问道:“小怜,你怎么了?”

苏小怜先是身子一抖,几乎就要立刻跳起逃走的模样,倒像是被人突然发现而感到慌张一般,然而片刻后看清是王宗景带了几分诧异与关怀,蹲在自己面前时,她忽然又是身子一僵,慢慢缓了下来。

泪痕,还残留在她白皙的脸上,就连细长的睫毛间,也如珍珠般挂着一滴细小的泪珠,晶莹剔透,她的脸色很是苍白,眉宇之中的沉郁之气,几乎浓的化不开,就连她原本漂亮的眼睛下边,也多了两道乌青,一眼看去,仿佛是身子最深处的疲乏,再也忍耐不住了一般。

“宗景……哥哥……”

她就这般咬着牙,抖着唇,含着泪颤了音,低低地叫了一声,身子一颤,便是无力地向旁边歪去。

王宗景大吃一惊,反手一把抓住她的身子,将她半拖半抱地拉了过来,入手处,只觉得苏小怜身躯轻飘飘的,柔若无骨,正焦急无措时候,苏小怜却似终于再也自制,崩溃了一般扑到他的怀里,伸出双手紧搂着他的脖子,放声大哭:“宗景哥哥,我、我受不了了,让我死吧,让我死吧……”

王宗景目瞪口呆,身子瞬间僵硬得像石头一样,双手双脚都再不敢动弹丝毫,就那么呆呆地蹲着,任凭苏小怜抱着自己哭泣。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会是这样的,会这么难受,我每天晚上都睡不着,每一天都害怕,宗景哥哥,我害怕,我怕、我怕天黑了……天一黑我就,我就……”

她哭泣着,嘴里的声音或高或低,双手紧紧抓着王宗景,仿佛害怕他跑掉一样,又或者在心中以为这是最后倾诉的稻草,用尽了全身力气,像是要把心中所有的怨愤委屈都哭出来一般,不停地流泪,不停地哀鸣,不停地诉说着。

王宗景并没有听懂太多,事实上苏小怜明显因为太过激动,整个人好像有些歇斯底里,说的话也语无伦次,不过他很清楚地感觉到了一点,那就是苏小怜很伤心,也很害怕,至于害怕什么,他却是半天都没听明白。

像他这样的一个男子,或许可以放开手脚置生死于度外地和一只妖兽生死搏杀,哪怕鲜血淋淋满身伤痕也不畏惧,但是到了这一刻,王宗景却真的感觉到手足无措,苏小怜那颤抖的双肩苗条的身子,伏在自己胸口哭泣的模样,都让他不知如何是好。所以到了最后,他只能带了几分笨拙,慢慢地用手掌带了几分小心轻拍苏小怜的后背,低声地重复着简单的话语:“好了,好了,不哭……”

“好了,不哭,不哭……”

“……”

悲泣的哭声持续了好一会儿,才慢慢低沉了下去,苏小怜依偎躲藏在他胸口的身子,也慢慢平静了下来。王宗景在心中勉强算是松了一口气,正想着该怎么说些其他的安慰话儿时,苏小怜已经慢慢地抬起头来,一双眼中仍是略显红肿,神情憔悴,脸色苍白疲惫,看去当真是楚楚可怜,仿佛随时都会被一阵风吹倒似的,脆弱无比。

王宗景到口的话又吞了回去,一时间心头千百疑绪,忍不住还是问道:“你怎么了,小怜?”

苏小怜目光低垂,略停了片刻,神情间慢慢平复着,轻声道:“我只是太累了,宗景哥哥。”

王宗景怔了一下,看了看苏小怜那苍白的有些吓人的脸色,还有眼眶下方明显是睡眠不足疲乏之极所造成的淡淡乌青眼圈,愕然道:“难道这么久以来,你晚上都没睡好么?”

苏小怜的身子动了一下,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但是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动作,只是低声笑着带了几分苦涩,道:“差不多吧。我昨晚又没睡好,早上起来心烦气躁,就想着出来走一走,可是走到这儿不知怎么,就、就忍不住了……”

王宗景醒悟过来,心想难怪这小姑娘今天会这么奇怪,看她这形容苍白一脸倦怠之色,只怕当真是好久未曾安稳睡过了,当下皱眉呐呐道:“你这认床的毛病,也太厉害了罢,都一个月了还不好好睡觉……”

“嗤!”

面上本来仍是带了几分悲苦之意的苏小怜,在呆了片刻后,看着王宗景,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王宗景一时没反应过来,带了几分诧异地看着苏小怜,愕然道:“怎么了?”

苏小怜这一笑越发厉害,“咯咯咯咯”地笑着,笑声从小变大,笑得花枝乱颤,笑得面泛红晕,笑得一手抚胸一手撑着王宗景厚实的肩膀,好半晌也停不下来。王宗景只觉得这少女也太过奇怪了,一会哭一会笑,情绪变化如天翻地覆,当真是令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干瞪着眼,无话可说。

过了好一会儿,苏小怜才慢慢把笑声停了下来,这一阵开怀大笑,却是去了不少沉郁之气,但脸色看着反而更差了些,不过总算神情间高兴不少。徐徐的长出了一口气,苏小怜像是镇定了一下心神,只是嘴角边仍是挂着一丝笑意,片刻之后,她忽然开口叫了一声:“宗景哥哥。”

王宗景就怕她不说话在那边情绪古怪地哭笑不休,这一听她带了几分正经口气说话,顿时高兴起来,道:“嗯,怎么了?”

苏小怜抬头看了他一眼,嘴角微翘着,眼中似有几分戏谑,神情间似笑非笑,停顿了片刻,然后轻声道:“你还抱着我呢。”

王宗景一呆,下意识低头一看,果然只见自己兀自双手环抱,却是将这少女柔若无骨的身子搂在胸前怀中,这一下登时吓了一跳,尴尬无比,如被针刺了一般“嗖”地一下跳了起来,口中道:“啊啊啊,我、我……对不住了。”

苏小怜被他突然这么一跳,带着自己身子也差点摔倒了,不过幸好那边王宗景立刻反应过来,伸手拉住了她的手,才没摔到地上,摇晃两下,终于是站稳了。

王宗景神情有些狼狈,只觉得心中尴尬不知该说什么,过了片刻,却只听苏小怜在前头道:“宗景哥哥,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

王宗景被她这么突然一问,一时有些茫然,在心中回想了还一会,还是不明所以,只得老老实实道:“我就知道今天是八月初二日,其他就不晓得了。”

苏小怜轻声道:“今天是我的生辰之日。”

王宗景“啊”了一声,后退了一步,苏小怜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道:“我十二岁了,宗景哥哥。”

王宗景抓抓脑袋,过了片刻挤出一句:“恭喜你……”

苏小怜深吸了一口气,看来情绪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低了头道:“谢了,宗景哥哥,想必这一天里,只有你一个人会对我说这句话的。”

王宗景一时不知该怎么接口,只见苏小怜脸上又掠过一丝悲伤之意,原本就颇为憔悴苍白的脸色,那股沉郁之气似乎又深了一分,在哪儿走了两步,默然片刻后,静静地道:“今天算起来,还是我娘过世三月整的日子,你知道么,宗景哥哥,我真的很想我娘的。”

她目光慢慢落到旁边那从红色怒放的鲜花上,眼神带了几分迷离,幽幽地道:“我娘走了,就剩我一个人,很多时候,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每次到了天黑……天黑……”

她的声音忽然开始又带了一丝颤抖,似乎想起了什么痛苦回忆,连带着脸上神情似乎也痛楚起来,王宗景在旁边看在眼里,心中一凛,忽地大步走上前,用力一抓苏小怜的手掌,苏小怜身子一震,脸上清醒了几分,回过头来看着他,道:“怎么了,宗景哥哥?”

王宗景“啊”了一声,欲言又止,心中念头如闪电般转了一圈,忽地眼前一亮,却是对苏小怜笑道:“今天是你喜庆的日子,莫要如此哀伤,来来来,看我让你过一个与往昔不同的生辰。”

说着,也不待苏小怜答话,拉着她的手便走,苏小怜几分愕然夹着几分羞涩,看着王宗景紧抓着自己的手心,脸腮微红,只是不知怎么,却终究一句话也不说,像是身不由己一般,跟着他去了。

  • 我是死亡:

    我,,,也是醉了。一股要拐卖萝莉的赶脚与气氛啊

    回复
  • 张小凡:

    真是无语了,刚过十二的小女孩就懂的情独出翘,是古代女子成熟太早,还是老萧头写的太另类了,当真无语

    回复
    • 杨志和:

      古时候14岁就结婚生孩子了,现在6年级就有感情的感觉了

      回复
      • Q:

        请问这位仁兄,你还想当老七的师尊啊?

        回复
    • 你的眼眸:

      小时候都是女孩比较成熟一下,再说这个可怜女孩经历了太多,自然就显的成熟了些

      回复
    • 你的眼眸:

      小时候都是女孩比较成熟一下,再说这个可怜女孩经历了太多,自然就显的成熟了些

      回复
    • 碧瑶:

      是啊是啊

      回复
    • 南栀倾寒:

      傻逼吧你

      回复
    • 张大凡:

      老兄他妈b每一章都能见到你 牛批啊兄弟

      回复
  • 894:

    没人吐槽他娘才过世三个月嘛

    回复
    • 1390:

      有什么问题吗?她才来青云一个月

      回复
      • 紫子冷:

        走了一年多才到青云

        回复
  •   ۣۖิ ۣۖิۣۖิ:

    吐槽他娘才过世三个

    回复
  • 该改名字了:

    回复
  • 寒星:

    王宗景在遇到小伶的时候她娘已经过世了,在来青云的路上用了一年多,现在又说小伶娘才过世三个月!!!!

    回复
  • rock佛:

    不是走了一年嘛她娘才过世三个月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