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二十六章 承诺(下)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王宗景面上似乎还有一点犹豫,不过片刻后还是皱了皱眉,道:“你晚上睡觉时……我是说,你得了那种怪病,有多久了?是不是每天晚上都发作的?”

苏小怜脸色微微一变,看着王宗景沉默了很久,才低声道:“是。”

王宗景默然片刻,忽然把手往前一伸,道:“给,这个送给你。”

苏小怜目光一凝,只见王宗景伸过来的手上,赫然正是那块红色的龙形玉玦,在那一刻,她眼中的瞳孔似乎也微微收缩了一下,但她并没有伸手去接,面上有些复杂的神色一闪而过,低声道:“宗景哥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这玉玦多半是一件宝物,我……”

“我拿了也没用,”王宗景截断了她的话,伸手抓过她的右手手掌,将这块龙形玉玦塞到她的手心,道,“这玉玦究竟是什么东西,是不是宝贝,我都不知道,但是眼下看来,它或许是有几分安神定惊的功效。你以后睡觉时,便将这玉玦放在身边,想必就会睡得安稳,不必再受那种苦楚也说不定。”

苏小怜身子轻轻地抖了一下,白皙纤细的手指慢慢握紧,将那块龙形玉玦紧紧抓在手中,用力之大,连骨节都有些发白。然后,她抬头看向王宗景,张开了口想说什么,却一个字也没说出口来。

王宗景看着她那副样子,笑着摇头道:“好啦,不过是一块老旧玉玦而已,不必如此。唔,今天正好是你的生辰,就权当是我送你的寿礼罢。”

苏小怜慢慢低下头来,看着手中那块玉玦,眼圈边隐隐有些泛红,只是她此刻终究还是强忍住了,过了片刻,她似乎是深深呼吸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来,展露出淡淡笑颜,微笑道:“好,那我就多谢你了。”

顿了一下,她又开口道:“宗景哥哥,那你的生辰是什么日子,能告诉我么?”

王宗景怔了一下,随即笑道:“不必了,我的生辰已经过了。”

“究竟是什么时候嘛?”苏小怜看起来却好像十分认真的模样。

王宗景抓了抓头,有些拿这位倔强的少女没法子,只得笑道:“我是二月初七日生人,这生辰确实已经过去好久了。”

苏小怜默默地点了点头,脸上神情变幻也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只是看着脸色渐渐变得坚定,最后像是下了个决心一般,贝齿轻咬,抬头看着王宗景,道:“宗景哥哥,我答应你,以后我一定也要送你一件最珍贵的礼物。”

看着她一脸的郑重其事,王宗景不知怎么只觉得一阵莞尔,忍不住摇头哈哈笑出声来。

苏小怜却依然是一脸郑重,丝毫不以王宗景的反应而生气,她只是静静地看着他,握紧了手中玉玦,那一刻在她眼中,天地世间,都忽然变得那般遥远和虚渺,唯一还有些真实的,便是从手心处淡淡传来的感觉,或许那便是面前开朗而笑的男子,不经意间残留在玉玦上的几分温暖吧。

她紧紧地握紧了手,像是要把那玉玦融为身体的一部分。

“不管将来会怎样……”她微笑着,深深地看着他,带着少女青春岁月最后的天真,燃烧如火焰般的瞬间狂热,那眼眸中闪烁在平静下的炽热,拼命压抑却仍然熊熊焚烧着,不让别人感觉,深深灼痛自己,那一种仿佛只有自己才能感觉到的不顾一切,她咬着牙,对着他,对着自己的深心,静静地说道:“我答应你,一定会为你做一件事,不管艰难险阻,就算违逆世情,天荒地老,沧海桑田,我,一定都记得!”

我,一定会记得!

王宗景笑着转过头来,看着那少女的眼睛,似乎什么也没感觉到,笑着道:“好啊。”

苏小怜静静地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只深深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走去,再不回头。

天地万物,仿佛也在一瞬间,忽而静止呼吸,看着她的身影,走向远处。

※※※

河阳城下,行人往来的路旁,多有小摊摆设于道路两旁,叫卖之声此起彼伏,正是俗世里那一点喧闹景象。远处青山巍巍,傲然耸立,直入苍穹云间,仿佛流露着一股仙家威严。

千百年来,河阳城便是这样一座笼罩在青云门下的城池,这里的百姓尊崇道教敬慕青云,往往家中若有一二子弟有幸进入青云门,便是光宗耀祖的大喜事,特别是这些年来青云门开启青云试,河阳城周遭多有送子弟过去的风潮,只是青云规矩苛刻,至今也未闻有进去几个,但仍然是让河阳城父老乡亲们津津热道的大事。

这一日,河阳城外依然如平日般热闹,来往行人客商随处可见,路旁那一排大槐树下阴凉干爽,有不少人便坐在那里乘凉。人群之中,有两人并肩而坐,面色相貌都是普普通通,身上衣着打扮也如普通商人,随意地坐在一块长条青石上,抹汗扇风都是一如常人。他们面向青云方向,眺望远山,只有眼角余光中不时偶露精光,充满警惕之意地扫视周围,才隐隐透出几分这两人有些异于常人的地方。

过了片刻,两人中稍显年轻的那人见左右无人,便也没转头看另一个同伴,就仿佛自言自语行若无事地压低了声音,道:“师兄,此处还不是青云山,咱们何必如此谨慎?”

年纪稍大的那位眉头微皱,但脸上神色仍是如常,只淡淡道:“事关重大,小心无大错。何况此地毕竟也算是青云脚下,万一走漏风声被青云门那些家伙察觉一二,咱们岂非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年轻的师弟点了点头,目光仍是眺望着那一座高耸入云的巍峨山脉,忽然间似有感慨,低声叹息一下,声音里了流露出几分向往,道:“这青云山果然是气势雄浑,名不虚传,难怪一直有神州龙脉之号。想当年咱们圣教诸位前辈发大宏愿,数次围攻,可惜都是功亏一篑,可叹,可惜。”

说着,他回头看了师兄一眼,道:“师兄,你说这一次咱们偷偷潜入这么多人,能找到那‘云殿’么?”

年纪稍大的师兄迟疑了一下,却是缓缓摇头,低声道:“不好说。”

师弟有些紧张起来,又看了看左右,向师兄凑近了些,道:“怎么了,师兄,莫非上头有什么变动不成?”

师兄沉默片刻,看来对这位师弟倒是十分信任,便也没瞒他的意思,低声道:“听说这‘云殿’乃是上古仙人所居之处,传说其中珍宝无数,只是这传说也就是那么一回事,真要是上古仙人的地方,到今日起码也过了几万年,哪能还剩下什么东西?青云门在这里至少也超过了两千年,可从来没听说有什么发现的。”

那师弟明显露出一丝失望神色,撇了撇嘴道:“那咱们冒着风险潜入过来,万一被青云门发现了,岂非是倒霉到家?”

师兄笑了笑,道:“你也莫急,我听说云殿的消息是门主从‘蛮荒圣殿’中机缘巧合偶然得到的,只是那记载语焉不详,难以参透具体位置,门主也是几番波折,才大概圈定就在这青云山脉附近。”

师弟想了想,忽然间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忽然炽热起来,道:“师兄,门主他是何等了不起的人物,怎么会对这飘渺的云殿这般上心,莫非这云殿中,真的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奇珍异宝不成?”

师兄长吸了一口气,摇头道:“这事我也不晓得,想来想去,咱们偷偷潜入这许多人中,得到的命令无不是一旦发现云殿踪迹便立刻回报,这其中的秘密,怕是只有门主才知晓了。”

师弟默然无语,半晌后苦笑道:“说得轻松,这青云山绵延万里,有没有丝毫踪迹消息在手,可怎么找呢?”他抬头看了看那座巍巍青山如剑雄峰,撇了撇嘴,道:“可别找了半天,结果那云殿就在青云门的脚下,咱们就都要傻眼了!”

“去去去!”那师兄啐了他一口,目光也不期然地看向远处的青云山,嘴角慢慢浮出一丝冷笑,道:“我们圣教与青云一门可谓是血海深仇,不死不休。当年门主在蛮荒圣殿天煞明王座下,那可是发‘了冥血毒誓’的,这一生定要剿灭青云门,还我圣教荣光的大宏愿。”

师弟一听到“天煞明王”四字时,登时脸色郑重起来,听完之后,脸上神情中也露出几分激动向往之色,低声道:“原来门主曾说过这样的话。”

那师兄冷哼一声,看着青云山的目光冰冷,道:“昔年本门意外覆灭,虽然是拜南疆兽妖所赐,但青云门于前也有推波助澜,门主可是都一一记在心里的。”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又道,“好了,我们进城罢。青云山上禁卫森严,咱们先在这外边一圈查找一段时日再说。若是天可怜见,垂青于我圣教,总有一天,嘿嘿嘿嘿……”

低沉的冷笑声中,两个人又变成了毫不起眼的过路商人,混在平凡的人群中,如水入河川,悄然无声地走进了河阳城中。

  • menjialiang3:

    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回复
  • 宋少杰:

    魔教又来了

    回复
    • 鬼王宗⭐️七杀:

      哈哈哈哈哈哈是我们圣教又回来了等我们找到异宝我们一定要青云门血债血偿

      回复
      • 张小凡:

        应该是万毒门或是长生堂。

        回复
  • 三分醒丶七分醉:

    aaaaaaaaaaaaaaaaaaaaa

    回复
  • 三分醒丶七分醉:

    aaaaaaaaaaaaaaaaaaaaa

    回复
  • 予独爱小凡 小凡呢?? 为何要换主角:

    小凡是不是要出来大显神威了呢

    回复
  • 张小凡:

    第1部坑太多,看这部能不能交待一二

    回复
  • 笑嘻嘻:

    6666

    回复
  • 无名:

    魔教那一分支呀?

    回复
  • 你的眼眸:

    别他吗让小怜变成第二个碧瑶才好

    回复
  • 琴心劍魄:

    小凡,你给我出来,我是来讨债的,你欠我好几章,都还没还

    回复
    • 三生:

      出来吧,小凡

      回复
  • Z:

    苏文清 是袖珍版陆雪琪 苏小怜是袖珍版碧瑶

    回复
    • 战火:

      套路

      回复
  • 痴:

    2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回复
  • 啦啦啦:

    苏小怜定是要想碧瑶一样啦

    回复
  • 爱EXO:

    不是秦无炎吧?

    回复
  • 小凡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我家小凡呢

    回复
  • xiamengke:

    谁找我小弟?你家小凡在我厨房给我做饭呢!

    回复
  • 大年初一:

    秦无炎门主

    回复
  • 张大凡:

    宋大仁有没有儿子呢

    回复
  • 倾城:

    只为看张小凡和陆雪琪跳翻着看心累啊

    回复
  • 野狗道人:

    最珍贵的肯定是处女膜

    回复
  • 白羽归楼:

    仿佛看到了未来的女魔头

    回复
  • p[iiiiil:

    回复
  • 肯定是秦无炎:

    肯定是秦无炎当魔教门主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