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二十八章 奇才(上)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两个小孩开心打闹的声音,仍然不时地从远处传来,带着几许天真快乐,让人听在耳中,似乎也觉得心情好了许多。回到自己屋中的王宗景坐回到桌前,沉吟了一会,目光落到桌旁整齐摆放的那本书上,这是属于他的那本清风诀。

翻开书页,一页一页沉默地看着,就好像不久之前,他在小鼎的屋中情不自禁地也翻开了他那本书卷,默默地看着那些涂抹旁注的文字,与此刻自己眼前的这本书,在脑海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翻过最后一页,合上书卷,王宗景的眉头紧皱着,脸上也有几分犹疑之色,过了好久,他终于还是长出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将脑子里那个挥之不去的念头强行丢开,然后走回自己屋里的松木床边,依着清风诀原文记载的修行功法,开始修炼起来。

清风诀乃是循规蹈矩重在打下厚实基础的修行法诀,无论言辞还是修炼法门,都是简单易懂浅显明白。特别是第一层介绍各种正确的修炼基础,吐纳、呼吸、姿势、行气、周天等等等等,便是普通常人,也能在一段时间内基本掌握学懂。王宗景不是笨蛋白痴,相反脑子算是灵光的,这一月过去,他早已将第一层功法修好,开始了清风诀第二层的修炼。

事实上,对大多数人来说,清风诀的第二层才是真正踏出了修道的第一步,从这时起,修行者便要开始吸纳天地灵气,纳入体内,运行过周身所有经络气脉,锤炼自身增进修行,长此以往,道行渐深者再修行更高更深之功法道术,便可渐渐窥探道法天机,寻那长生之道。

不过眼下王宗景自然还是低得不能再低的新人,他盘坐于松木床上,几个深呼吸后,沉心静气,凝神隔识,很快便进入了类似入定般专心致志的状态,同时以清风诀上所载之方法,以头顶百会一窍,缓缓开始吸纳那一丝天地灵气。

新人修道,最初的难处多半便在感触这平时看不见摸不着的所谓天地灵气,所谓“澄澈无形、无所不在,目不可视、唯心能触”之说,指的便是这等被修道中人极其重视的天地灵气了。王宗景刚开始修炼时日不长,凝神静气感触了好一会,才渐渐抓到了那一丝灵力,随即缓缓运行功法,将灵气渡入己身,从百会窍穴入体,化作一股细若游丝般的微凉气息,开始缓缓沿着经络气脉游动。

这股灵气实在是微弱,哪怕进入体内经络中依然如此。要知凡人便皆有诸般感觉,以佛门道理看来,那便是身外魔障遮蔽六识,道家的看法会温和一些,但于修炼处亦讲究专心致志,方能更好地感触天地,吸纳灵气。而人之身体,疼痛麻痒酸闷苦累诸般感觉,同样会影响感触那丝微弱的灵气,稍有分心,便容易失去对体内那丝灵气的控制,之前努力便化为乌有。

是以修道中人往往喜静恶闹,道理便在这里。

王宗景此刻便是凝神静气,专一心思集中于体内那丝灵气上,小心翼翼地控制着它,以清风诀上记载功法,缓缓走过体内气脉经络,走遍周身一遍,便是道家所言之圆满一周天。

如此这般修行一个时辰左右,王宗景才身子一松,长出了一口气后,缓缓睁开了眼睛。那丝微弱的灵气在他控制之下,游走身内一周天,完成了这一轮的修炼。此刻他只觉得身子几乎与原先没有什么两样,但精神上却颇感疲累,这也难怪,一直凝神静气小心翼翼般绷紧了脑子,专心控制体内的灵气,哪有不累的道理。

不过那清风诀上也有明言,初修炼者往往都是如此,所谓万事开头难,于修道上资质高低与否,有一半便是在这时候看出来了,若是天生感触不到灵气者,自然休提,就算是能感触几分天地灵气,但受不了这种长久枯坐,精神疲累煎熬而意志不坚者,也往往于修道一途上难有寸进。

王宗景站起身子,伸了个懒腰活动一下身子,感觉便好了许多,只是开始修炼到如今一月有余,清风诀对身体的影响仍未见有什么大的好处,倒也令他有些失落。修道一途何其漫长,千里之行,如今不过才踏出了第一步而已,这个道理王宗景心里也是明白的,只是他向往大道已久,又见过几次惊天动地的法术,实在是心向往之。

不经意间,他脑海中又浮现出小鼎那本经过修改的清风诀,那些旁注字迹,就像是顽固之极地吸附在他心中,总也挥之不去。王宗景微皱着眉头,默默思索着,其实这些日子来他也曾多次考虑过那个问题,按理说,那本修改过的功法乃是小鼎父亲交予小鼎的,断然不该会有什么问题,岂有虎毒食子的道理?而那一套修改过的清风诀,与眼下他所修行的功法最大的不同之处,便是在吸纳天地灵气的方式之上。

正统的清风诀按部就班,循序渐进,只以百会窍穴一处吸纳灵气,初始修道之人吸入身内的灵气极少,所得功效自然也是一般,当然这也是看人,其实若是普通人,修炼清风诀一月后,往往也能感觉身轻体健颇有助益,而王宗景身躯强健本就远胜常人,又经过金花古蟒的蛇血浸泡,体内经络气脉也有所强化,反而是没感觉对自己有多少助益效果来。

这中间的道理,王宗景眼下自己是不晓得的,也正因为如此,他心中未尝没有一些着急处,要知青云试不过只有一年时间,而参加的人数如此众多,其中不乏奇才俊杰,据说还有一大堆有强大助力的世家子弟,对他来说想要在一年后脱颖而出顺利拜入青云门,确实是颇为艰难。

而此刻他的眼前,却正是突然出现了另一个未知的选择,小鼎那位有些神秘的父亲修改过的清风诀,字里行间可谓彪悍,直接将最基础的吐纳呼吸方式给改了,将那种缓缓吸气循序渐进的法子,直接改作修行之初便大开周身诸穴窍,一旦感触到天地灵气便尽数吸入体内,纳入经络气脉中,由此循环周天。

这中间的区别自然极大,别的不说,光是吸入体内的灵气只怕是十倍于清风诀正统法门,这样激进的修行道法,会不会有问题呢?王宗景心中所顾虑者,便在此处了。

只是……王宗景脸上抽了抽,隔着墙壁房门下意识地向某个方向看了一眼,他在这里犹豫不决,那边厢的小鼎却绝对是没他这么多虑,一准按照他老爹给的法门修炼下去了,直到今日,似乎也没见有什么异样来着,依然活蹦乱跳,整日嘻嘻哈哈过得快乐无比。

入体灵气越多,如能成功行走周天,则必然功效越强越大,这个道理并不难想通。王宗景此刻心中委实挣扎,总觉得似乎有个声音在耳边一直诱惑着他,而一想到明年青云试结束时那苛刻的入选人数,于九百余人中不过只挑四十人,这种压力也确实不小。

要不要尝试一下这种新法子呢?

如果万一成功了呢?

一旦成功,则自己道行精进处必然要胜过别人许多,一年后留下拜入青云门的把握自然也就更大。当日离开幽州龙湖城时,自己等同是反出龙湖王家,除了拜入青云门外,实在也看不到更好的修道路径了。

或者,赌一次?

可是,赌错了怎么办,会不会有什么未知事发生?

他虽然经历了许多事,甚至小小年纪已经见过无数次生死关头,性子早就比同龄人坚韧许多,但终究还只是十四岁的少年,此刻心中犹疑不定,直想得脑门儿疼。

※※※

如此也不知过去多少时候,王宗景只觉得呆在屋中甚是气闷,便走到窗前用力一推,窗扉“砰”的一声打开了,一股新鲜的空气涌了过来,让他精神为之一振。

盛夏的阳光照耀这个庭院,空气中弥漫着一丝闷热,不过青云别院背靠青山,又在大片森林在侧,居住其中倒也不觉难受,特别是院中两棵柳树枝繁叶茂随风摆动,柳色青青,又平添了几分凉爽之意。这时已到了午后,原本嬉闹的木字房那边也安静了下来,两个小孩子应该也是玩得困倦休息去了罢。除此之外,整座庭院便静悄悄的,只是王宗景目光掠过,忽然却是一怔,只见在庭院一角靠近里面回廊处,正站着一人,却是平常不大露面的那个仇雕泗。

听到这里开窗的动静,仇雕泗也转头看来,与王宗景目光相接,他似乎也有些错愕。不过这些日子来,两人总算也混了个脸熟,王宗景首先露出一分笑意,对他点头打了个招呼。

仇雕泗迟疑了一下,带了几分生硬,倒像是硬挤出来的一丝笑容,对王宗景这里点了点头。

王宗景笑了笑,知道这人性子孤僻带了些古怪,平常也不爱说话,便也没有多话的意思,谁知今天那仇雕泗看来却有几分与往日不同,脸上神情犹豫片刻,却是走了过来,来到王宗景的窗前,叫了一声:“王兄。”

二人此刻隔窗相望,王宗景不觉有些诧异,倒是真没想到仇雕泗居然会主动过来说话,点头道:“仇兄,有事么?”

仇雕泗沉吟片刻,脸色带了一丝郑重,开口道:“在下冒昧,于修炼上有一事请教,请王兄不吝赐教。”

王宗景怔了一下,道:“我也是初登门槛,哪里能懂得什么,仇兄请说,只怕是我不能为你分忧。”

仇雕泗默默点了点头,眉头紧锁,似乎在他心中也有个压抑很久的难题,道:“请问王兄,你每日修炼清风诀功法,一共能修行几个周天?”

王宗景眉头一皱,看了仇雕泗一眼,只见他那张平时板的紧紧的木板脸上,此刻少见的有几分踌躇犹豫,似乎这个问题很是困扰他一番。所谓一日修行几个周天,便是问他一日能够修行几次了,人非草木也有疲累之时,特别是修炼道法一周天后,因为凝神太久,耗费心力精神,使人多有疲倦之感,这种状态下便几乎不可能马上继续第二次修炼。若是强行苦修,往往在控制灵气于体内游走时便会力不从心,半途而废虚耗工夫不说,耗费心力精神过巨,便极易损害身子,轻则大病伤身,重则癫狂殒命。

这种种忌讳,在清风诀书卷中也都是明文写出的,同时那书卷中也注明,一开始修炼时,每日修炼最好不超过两个周天,并且每次修炼最好相隔两个时辰以上,让精神心力得到回复,方可得上佳效果。待到日后修行渐深,功法小成时,或可以再自行根据自身情况加以调整。

王宗景这些日子修炼,倒的确是每日都修炼了两个周天,不过他自己感觉却是也有所不满,他身体强悍远胜常人,那一点修炼后的疲倦对他而言,恢复过来实在是轻而易举,所以在他心中,也有考虑过是否要相机增加一次修炼周天。不过此刻仇雕泗突然问起此事,王宗景心中一动想起这些,但口中还是道:“我依着书卷上所言,一日修行两次的,怎么,仇兄莫非有什么见解么?”

仇雕泗抬头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脸上神情仍是有些僵硬,王宗景心中奇怪,不知道这怪人究竟是想说些什么,就这么问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刚想追问,忽然只听庭院门口处传来一声叫唤:“哈,这么巧,你们两个人都在这呢。”

  • 小二:

    确实平时不常露面的丑屌丝………

    回复
  • 呵呵哒:

    回复
  • xiamengke:

    丑雕泗是不是魔教派来的?

    回复
  • 张一凡:

    的v方法吃饭滚滚滚

    回复
  • 碧瑶在哪里:

    仇作姓氏时,念qiu球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