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三十章 灵丹(上)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等到王宗景走出房门时,小鼎已经带了大黄小灰蹦蹦跳跳地跑出了庭院,王宗景看着那个远去的小小背影,没好气地嘟嚷了一句:“臭小鬼!”随后沉吟片刻,还是向自己的火字房走去,昨晚那一场修炼真可谓是精疲力尽,也就是他这一身气血壮健异于常人,还能勉强起身行走说话,换了一个普通人,只怕已是卧床不起了。

不过虽然修炼对肉身造成的负担如此巨大,但王宗景在今早起来后,仍然感觉到了险死还生所换来的回报,体内经络气脉中的灵力明显充沛了许多,较之过去用正常清风诀循序渐进地用那一丝丝灵气行走周天的修炼方法,效果至少强了数倍。

只是他走过庭院中柳树下时,心中想着这些事,仍然还有两个疑问始终缠绕在心头,挥之不去:其一,这种修炼法门明显不合道家规矩,用“勇猛精进”这四字来形容都嫌不够,简直就是“狂乱无忌,不顾一切”到令人头皮发麻的诡异功法,若是事先知道这种法门是如此情况,王宗景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有勇气去修炼;

其二,也是一直困扰王宗景的一个古怪问题,便是在小鼎身上。这小男孩分明也是修炼了同一种功法,怎地自己靠着异于常人的强健身躯,包括被蛇血强化过的经络气脉才勉强承受住了这种古怪功法的反噬,那小鼎小小年纪,却如何像是没事人一般?

难道那小男孩的身体经络,却是比王宗景还要强大许多不成?

王宗景不知不觉在院子中停下脚步,站在柳树之下皱眉苦思,沉吟许久,还是不得其解,最后还是摇头苦笑,只是将之归到自己见识太少的原因上去了。青云门千年名门,门中藏龙卧虎,或许小鼎的父母也是什么厉害的高人也说不定了。

只是,这种诡异的功法,自己还要不要继续修炼下去呢?王宗景脑海中很快浮现出这个念头,一想到昨日修炼时的“惨状”,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毕竟那种凌迟般的苦楚几乎并非是常人所能忍受。若非他这些年磨练出了坚忍强韧的性子,加上昔年浸泡蛇血时曾受过类似的苦痛,勉强算是有了经验,这才强忍下来,最终将这种诡异的法门坚持修炼了一个周天。

然而这种修炼法门对身体造成的负担如此巨大,纵然能够为了拜入青云强忍痛苦坚持修炼,但是一次两次还好,天长日久坚持下去,就算是他也有点担心自己的身体或许会承受不住。

如此思来想去,种种念头在心中翻腾不休,让王宗景颇有几分心乱如麻,到了最后摇头苦笑一声,还是走回了屋子往床上一躺,蒙头大睡去了。

翌日,他起床之后感觉己身,果然这幅身躯恢复能力强大犹如妖兽,昨日那般疲惫,到了今天便已是恢复大半。在屋中犹豫了很久,最后他还是没敢再轻易尝试那种诡异的修炼法门,便用清风诀原来的功法修炼了一次。

这一次的修炼非常顺利,甚至他自己都觉得顺利到有些出人意料的地步:比平常更快地感觉到了天地灵气,吸纳入体内也很顺利,控制那一丝丝的灵力游走于体内,也比平日感觉更容易了些。纵有那么一种古怪感觉,似乎经历了一次刻骨铭心死去活来般的修炼后,如今这样普通的修炼法门对王宗景自己来说,居然一切都显得特别简单了。

只是感觉简单归简单,清风诀的效果依然还是一样的,细若游丝般的灵气在体内运行一周天后,功效也差不多是细若游丝,与那种古怪偏门的法门修炼后的感觉差别太大了。

放松了身子,王宗景随意地向松木床上一躺,闭目休息着,脑子却仍是转个不停,同时心中也是纠结不已,在两种修炼法门中始终无法取舍。就这般过了一会,忽然门外传来一声敲门的声音,同时一个声音传来:“小弟,你在不?”

王宗景翻身跳起,快步走过去打开房门,只见门外果然是站着巧笑嫣然的王细雨,不由得笑道:“姐,你来了啊。”

王细雨颔首微笑,走了进来,向屋子里张望一下,随即埋怨王宗景道:“这么热的天,你又没什么道行在身上,就算不开门也得开窗透透气么,不然还不闷坏了?”

说着,王细雨走到窗边,将窗扉推开,顿时一股微风吹送进屋中,同时也让原本有些阴暗的屋子里顿时明亮了许多。

王宗景跟在她的后面,笑道:“姐,今天是轮到你休息不当值的日子么?”

王细雨点了点头,道:“是。”自从王宗景进去青云别院开始青云试后,王细雨一般有了闲暇都会过来看看,对这个唯一的亲弟弟,她确是从心底里心疼的。其实以青云门的规矩,这许许多多参加青云试的弟子进入青云别院后,特别是青云试开始后,便不再允许旁人随意探望了,也就是王细雨自己本就是青云弟子,师尊又是青云门位高权重的长老,凡认识她的人无不给她几分面子,这才能时常过来探望弟弟。

眼下,王细雨一回头看了王宗景一眼,本来进门时还未发现,此刻却是忽地眉头一皱,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又仔细盯着王宗景看了两眼,“咦”了一声,道:“小弟,你的脸色怎么有些难看?”

王宗景略感尴尬,没想到都过了两天姐姐居然还能看出一些端倪来,本想照实说来着,可是话到嘴边,看着王细雨脸上关怀的神情,他情不自禁地顿了一下,下意识地改口道:“姐,我没事,也就是这两天没睡好的缘故。”

王细雨皱着秀气的眉,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随后轻叹了一口气,拉着弟弟走到桌边坐下了,道:“小弟,我知道你从小性子要强,也晓得你真心想要在青云试中脱颖而出拜入青云,不过有些事是急不得的,修炼中切忌急功躁进,莫要走了邪道,知道么?”

王宗景心中忽地一凛,脸上都微微变色,只是看着王细雨一脸都是关怀之色,殷殷嘱咐,又不像是真的发现了什么秘密,迟疑了片刻后,他还是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姐,你放心吧。”

王细雨微微一笑,道:“你明白就最好了,不过算你命好,今天我下山时正好碰到师父,他老人家心情好,我又哄了他两句,这才得了一个好东西,带下山来给你。”

说着抿嘴一笑,却是从怀中拿出一物,王宗景定眼一看,却是一怔,只见王细雨伸手拿出摆放在桌子上的乃是一个黄色葫芦,从外观上看去自己每日服食的辟谷丹的葫芦一模一样,不由得有些愕然,道:“姐,不用给我辟谷丹了,我这里每月都有按时派发的……”

话音未落,便看到王细雨白了他一眼,王宗景也自觉有些会错意了,想了一下,顿时笑了出来,道:“姐,莫非这里面装了什么好东西么?”

王细雨把那葫芦向他这里一推,嗔道:“傻样,自己看吧。”

王宗景接过葫芦,先是在手上摸索观察了片刻,发现单是这葫芦上来说,的确与自己装辟谷丹的葫芦一模一样,随后便伸手拔开葫芦塞子,还未凑近鼻端细闻,便只觉得一股药香气息浓烈地飘了出来,与辟谷丹那种带了些清淡的味道,果然是截然不同的。

“这是……”王宗景握着葫芦,抬头向王细雨看去,眼中带了几分询问之意。

王细雨略带得意,笑了一笑,道:“这葫芦中装的,乃是我师傅炼成的另一种丹药,名唤‘养元丹’,内有九种灵药,以青云门秘法炼制,最是养气固元,功效远胜辟谷丹,你可收好了。”顿了一下,她又继续道,“这种丹药不比辟谷丹,药效灵验,已算是仙家灵丹,不宜给外人看见,所以我才取了这黄葫芦装了拿来给你。你莫要声张,不然给别人知道了,平白多事。”

王宗景心中一暖,看向王细雨的目光中又多了几分感激之色,王细雨微微一笑,却是微嗔佯骂道:“你那样看我做什么?”

王宗景没说什么,只对着她笑了一下,低头又看了看这手中葫芦,将塞子塞了回去,沉吟了片刻,笑道:“姐,你放心,我自是不会让外人知道的。幸好有你在,我这也算是沾光了。”

王细雨微微一笑,道:“这种事姐姐做了,又有什么好计较的,如今这青云别院中,真正有家世有助力的人,不知还有多少,你以为他们真的是天天就吃那辟谷丹么?”

王宗景怔了一下,一时沉默下来。

王细雨看着他,道:“怎么了,小弟,看不开么?”

王宗景又沉默了片刻,随后抬头笑了笑,淡淡地道:“没什么看不开的。”

王细雨看着他好一会,方才点头道:“平日里这养元丹你每日服食一粒,最好是在修炼之前吃下,如此功效最高,同时亦能有效减轻修炼之后的疲乏困倦,补充元气精神。”说到此处,她顿了一下,又问道,“现在那清风诀功法,你每日能修炼几次?”

王宗景迟疑了一下,道:“两次,那书卷上说的,也是最好一日两个周天。”

王细雨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道:“你开始服食这‘养元丹’后,每日的修炼次数,便增加到三次罢。”

  • ----:

    沙发

    回复
  • 夜=半看书:

    支持。非常好。

    回复
  • 呵呵哒:

    有人吗

    回复
  • 绅士:

    这王宗景是恋姐癖的吧,这让我想起了《雨后小故事》唉。。。

    回复
  • 额(⊙o⊙)…:

    唉~

    回复
  • 王神附体:

    ….

    回复
  • rr:

    回复
  • 狄欧:

    小鼎,,,萧鼎 作者怎么变成小凡的儿子了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