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三十章 灵丹(下)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王宗景愕然抬头,却只见姐姐脸上带着淡淡笑意,但那神情间却分明是毫无迟疑信心满满之状,王宗景自然是不会怀疑姐姐有害他之心,只是在这个时候他心中忽然想到前日巴熊所说的那几个修行境界奇快的天才,又看了看眼前这一葫芦的养元丹,一时间只觉得心中百感交集,嘴角也有些微微发苦。

“我明白了,姐,你放心吧。”他深吸了一口气后,抬起头来,露出笑容,对着王细雨重重点了点头。

王细雨眼中掠过一丝疼爱之色,随后站了起来,道:“好吧,时候不早,我也差不多该回山上去了。再过几日,东海之滨云州地界,会有一个‘昊天剑派’前来青云山拜访本门,所以这些日子还要做些准备,后面一段时日可能就来不了了。”

王宗景笑道:“无妨,我也是个这么大的人了,姐姐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王细雨横了他一眼,眼波流动,目光盈盈,满是溺爱之色,想了一下又道:“那一葫芦中共有六十粒‘养元丹’,足够你修炼两月了。到那时候,我自然还有法子帮你要来新的丹药,你只管安心修炼就是了。”

王宗景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姐弟二人走出屋子,又穿过抄手游廊出了院门,王细雨站在台阶上挡住了王宗景,道:“你别送了,我自己走出去就行。对了,若是在这别院中呆得气闷心烦了,再过几日便是八月初十,离此地不远的河阳城中有一年一度的‘河神祭’,挺热闹的,你也可以过去看看。”

王宗景笑道:“行啊,不过按青云试的规矩,我们这些弟子是不能离开青云别院太远的。”

王细雨笑了一下,道:“说得也是,不过那河神祭的确是热闹非常,并且因为河阳城就在青云山下不远处,常年都信奉三清道教,那城中父老也常常会奉请门中长老过去主持祭祀的。所以青云门中,每到这一天,往往都有许多弟子前去河阳城中观礼,依着往年规矩,就是参加青云试的弟子,也会允许过去凑凑热闹的。”

王宗景“哦”了一声,道:“原来如此。”

王细雨微笑道:“好了,不多说了,我先走了啊。”说着转身下了台阶,向青云别院大门的方向走去。

王宗景看着她的背影,忽然心中一动又想起一事,忍不住紧走几步叫住了王细雨,笑道:“姐,我一直有件事不明白,今天正好问问你。”

王细雨略带奇怪之色,看了他一眼,道:“怎么了?”

王宗景一本正经地道:“姐,你明明能够驭剑飞行回山的,就算你走到青云别院门口也一样是要驭剑回去,为什么偏偏都要走到别院外头才运功施法,驭剑起身呢?就在这里直接驭剑不行么?”

王细雨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是这事啊,傻瓜,本门早就定下了规矩,不许门内弟子在青云别院上方二十丈内驭剑飞行的。其实禁飞之地也并非只有此处,本门大多重要所在门阀重地,如今都添了规矩,不许弟子随意驭剑靠近,一般都得步行而去。别的不说,那日你见过云海边上的虹桥了罢?”

王宗景点头道:“记得啊,那虹桥是青云六景,实在是壮丽雄伟。”

王细雨道:“虹桥那头,便是本门镇山灵兽‘水麒麟’所居的碧水寒潭,还有最重要的玉清殿,都在那边,所有那边整座山头,都是不允许任何人驭剑靠近的。”说到此处,她看了一眼左右,靠近了王宗景压低声音,道:“你别以为那只是空口白话的门规而已啊,真要有人犯禁过去了,只怕立刻就有性命之虞。”

王宗景悚然一惊,却是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直接头顶青天空空荡荡,蓝天白云,清风徐来,除此之外却是什么也没发现。旁边王细雨却是拍了一下他的脑袋,啐道:“好了,别看了,青云门名垂天下数千年,传承至今,有什么厉害人物或是厉害的法宝道术禁制,都是不足为奇的。你只记住这些规矩,莫要轻易以身犯险,更不能触犯门规,知道了么?”

王宗景又向天上看了一眼,长出了一口气,点头道:“我知道了。”

王细雨微微一笑,这才转身离去。

※※※

看着王细雨的背影逐渐远去,消失在远处,王宗景这才走回庭院,在走回自己屋子的路上,眼角余光掠过,却是发现水字房的窗子不知何时打开了,那个温婉美丽的女子如往日一样,倚窗读书,恬淡清静。

听到王宗景的脚步声,苏文清抬头看来,随后露出一丝笑容,对着他微微颔首,算是打了个招呼。王宗景停下脚步,深深看了她一眼,原先看着这美丽的女子只觉得她容颜秀美性子温和,此刻细看之下,却仿佛多了一丝不可言喻的神秘,王宗景心中念头转动,嘴上开口笑问道:“苏姑娘,常见你在这里看书,莫非一直都是在看清风诀么?”

苏文清把原本落回书本的视线又抬起向王宗景看去,明眸之中目光闪动,却是微笑道:“王公子说笑了,我看得并非是清风诀,不过是小女子生平喜爱读书,所以随便取了本前人杂记看看的。”

王宗景“哦”了一声,忽然又道:“不知苏姑娘最近在修炼上可还顺利么?”

苏文清望了他一眼,目光盈盈,清澈如水,却像是又隐隐多了一丝奇怪的玩味之意,微笑道:“还成,王公子你呢?”

王宗景眉头扬了扬,道:“唔,我也过得去。”

苏文清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王宗景也没有继续攀谈下去的意思,道:“那我先回屋了。”

苏文清微微欠身,道:“公子慢走。”

王宗景点了点头,转身走回了自己的火字房中,苏文清在他身后看着他的背影,目光里光芒微微闪动,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过了片刻,她淡淡笑了一下,收回了视线,重新落到自己手上的书卷中,静静地看书去了。

与此同时,青云别院中的另一处地方,偏僻而平凡的一个院子里,门窗紧闭的火字房内,光线一如往常的阴暗,就算是在这白日之间,似乎也不能照射进这个地方。

屋子深处,平坦的松木床上,蜷缩着一个苗条的身影,面目有些模糊着,只能隐约看见她闭着眼,呼吸均匀而悠长,却是正在梦乡之中。

若有若无之间,幽暗深邃之处,一道淡淡红光在那沉睡的少女背部闪烁了一下,尽管隔着衣裳,似乎也能依稀看见她背上的红芒转动,少女的脸上似乎掠过了一丝痛楚,不过几乎是在同时,另一道深沉的光芒从少女的胸口处缓缓升腾而起,却是一面紧贴着少女肌肤的龙形玉玦,像是突然之间有了生命一般,红芒吞吐,龙睛亮起,无声无息地将那些诡异的红光都吸入了玉玦之中,而少女的神情也缓缓平静下来,脸色恢复了安宁,同时周身躯体像是受到了什么滋润一般,隐隐泛出了淡淡微光,但很快也消散开去,不复再见。

那隐匿在少女背部的奇异红光,每过一阵都是苏醒一次,不过每次都会被那块龙形玉玦所消弭,在这期间,少女仍然安静地睡着,只是偶尔梦回处,她嘴角仿佛也抿了抿,幽幽而不能听闻地低声梦呓了几个声音,如晨露幽然滴落,落入茫茫黑暗之中,终究不能使人听闻得见。

这一梦,依稀还在幽幽阴暗处,静静地继续着,未曾醒来。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