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三十二章 冲突 (上)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欢快喧嚣的人群中,迎神队伍像是披着俗世繁华的一层外衣,在无数人的欢声笑语中慢慢走远。林惊羽回过头来,脸色淡然,只是整个人看去总觉得有一丝萧索之意,就连说出的话,听起来也有些飘忽:“河阳风俗,这迎神是先去城外河边祭祀,一番祭典供奉河神后,再请上河水浇于城中各处,才算完毕。你们先在这里看着吧,我走了。”

说罢,也不等王宗景有什么反应,只招了招手,便转身走去,王宗景还没来得及挽留,便见他在人群中左拐右拐,转眼便不见了身影。看着林惊羽走掉的那个方向,王宗景颇为遗憾地摇了摇头,没想到那林惊羽说走就走,本来还想着和这位真心敬重的青云门前辈多说几句话呢。

不过回头一想,王宗景忍不住又笑出声来,这一次当真是喜从天降,听林惊羽那话中意思真是再明白不过了,若是自己果然能从青云试中脱颖而出,他便能将自己收入门下吧,想到此处,他甚至激动了忍不住用力挥了挥手,长出了一口气,脸上的笑意真是藏都藏不住。

在他身边,仇雕泗依然背着小鼎站在那儿,对于刚才那一幕,小鼎完全没有什么感觉,只是拼命抬头眺望着那渐渐远去的迎神队伍,那边的人脑仿佛才是对他最大的吸引。而仇雕泗则是不知什么时候安静了下来,静静地站在人群中,脸上不久之前浮现出的一丝激动也消褪而去。站在一旁,他怔怔地看着满脸喜色的王宗景,嘴唇蠕动了几下,仿佛想说什么,却终究没有说出口,片刻之后,他转过了头,将自己的视线埋在了人群之中。

眼看就要看不到那热闹的迎神队伍了,喜欢热闹的小鼎有些不舍得,催促王宗景与仇雕泗继续跟过去看,不过他们两人都是男的才进城一趟,简单商议之后便决定继续在城里走走,小鼎起初还有些不愿意,不过这河阳城里在今天同样热闹非凡,小摊小贩无数,各种新奇好玩的东西也是数不胜数,小鼎很快便把那不快忘了,笑着跳着跑着,沉迷在繁华的街道上了。

三人在河阳城中随意地走着,这城中的热闹景象,也并非只有迎神队伍一处而已,似乎是为了庆祝这一年一次的节日,城中大街小巷无不是张灯结彩,也有许多卖艺杂耍的在街头,无数百姓围着厚厚人墙观看,欢声笑语不绝于耳。小鼎兴高采烈地跑在前头,王宗景与仇雕泗跟在后面,随着走在这城中时间久了,他们似也被这股欢快气息所感染,脸上都带了一丝笑容,就算是仇雕泗这个平日一直沉闷的人也不例外。

正走着的时候,前头经过一处横开的街道,望去红灯高悬绣楼结彩,莺歌燕舞欢笑之声不停传了出来,小鼎顿时好奇起来,向里面跑了几步张望着。王宗景与仇雕泗跟了过来,向里一看,又只见红粉嬉笑姑娘辗转,丝竹绵绵靡靡之音,胭脂香粉的味道,仿佛也淡淡飘了过来。

王宗景还未反应过来,仇雕泗却是脸色登时大变,一时面冷如霜,冷哼了一声,大步跑上前,一把就把小鼎拉了回来,道:“这里不是小孩子玩的地方,我们快走罢。”

小鼎有些糊涂,夹着几分不服气,嚷嚷道:“什么嘛,那里是什么地方,凭什么我不能去,我就要去看看,我就要去看看”

这个时候王宗景多看了几眼那街道绣楼里面的情景,很快也反应了过来,再一听小鼎叫嚷着要去里面,差点冷汗就下来了,心想这要是让你这小祖宗进去了,回头到青云山上一旦泄露出去,哪有什么好果子吃,赶忙也跑过去抓着小鼎,与仇雕泗两人一起哄着,半劝半拖地把小鼎拉走了。小鼎兀自还不服气,不时回头看上一眼,叫道:“干嘛不让我去看,那里面是什么地方,你们跟我说嘛,跟我说嘛?”

王宗景和仇雕泗哪能真的跟他解释,情急之下反正胡乱编着理由,瞎说什么里面很多女人都是老虎变的云云,只求先把小鬼头拉走。谁知小鼎实在是个与众不同的小孩,别的小孩一听这老虎就吓坏了,他反倒兴奋起来,呼呼吹了两声口哨,大黄小灰登时跳到他的旁边挺胸凸肚,然后小鼎得意笑道:“看到没有,我家养了这两只呢,还怕什么老虎,青云山上稍微大点的家伙都被他们抓来打过了。”

“汪汪汪汪!”大黄狗头四顾,沉声而吠,狗脸上肃穆庄严,一副天下老狗第一的威风气势,引来周围不少人侧目观看。

王宗景也是有点急了,不管小鼎再如何坚持,也是拉了就走,也幸好大黄小灰平日见他与小鼎时惯熟的,没什么反应,不然搞不好也就冲上来咬他两口。到了最后,总算是离那红粉之地远了些,小鼎的注意力也转移到其他好玩的地方,这才了结,王宗景摇头苦笑,对仇雕泗道:“幸好你发现的早,不然差点就真让小鼎去了那种地方了。”

仇雕泗站在他的身边,脸色一怔,原本就有些僵硬的脸上又像是阴沉了几分,不过他什么也没说,只点了点头。

三人在这城中又走了一阵,路上除了那些河阳城的百姓外,他们偶尔也会见到几张熟悉的面孔,大都是青云别院中的少年男女,跟他们一样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出来散心了。就这般走着玩着,没过多久,忽然间前头飘过来一阵香火气息,小鼎咦了一声,向那边跑去,王宗景抬头一看,只见却是一大群人在一片空地上围成一圈,空出了中间一块地上,却是有一口古旧的井,井沿边上一溜瓜果肉菜的供品,挤得是满满当当,不少老人百姓还跪了下来,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说着什么。

“这是什么?”小鼎好奇,第一个跑了过去,王宗景和仇雕泗跟了上来,看了也是迷糊,便向旁边围观的人打听了一下,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一年一次的河神祭中,之所以能流传千年香火不断,倒也有几分神异之处,便是每年八月十五这一日,河阳城中本有一口干枯多年的枯井,都会突然重新灌满清水,持续一夜后水复退去,不见丝毫踪迹,无人知晓这水究竟是从何而来,也有胆大者爬下这枯井下探究过,但往往一无所获,数十年前听说还有人死在枯井下面,从那以后便无人再敢下去了。

总之,这一年一次的枯井重生异象,从未间断过,不过也就如此罢了,对河阳城中的百姓来说,这异象从来也未造成过什么困扰,所以天长日久后,这便成了河神显灵神话的一部分。眼前这一处,便是河阳城中颇有灵异的枯井所在了,城中父老历年来都是直接当做河神显示神迹的所在直接供奉的,便如眼下一般。

王宗景听完之后,向那边远远看了一眼,只见井沿边上是青白色的长条青石,许是因为干枯多年,这井边并没有通常井沿该有的湿润青苔,非但如此,枯井周围五六丈方圆内,连青草树木都不长,也算是个异象。至于井内则是隔了太远,看不真切,小鼎心急,向旁边围观的一位百姓打听,那是一位老者,看着小鼎可爱活泼,倒也有几分喜欢,便告诉了他。原来这枯井重生的异象还未开始,据说每年都是深夜亥时方才出现,突如其来的清水带有隆隆雷音,突然从四面八方涌入枯井之中,有时甚至还有水柱冲天而起的异象,可谓神奇。

而按照河阳城的风俗说法,这枯井重生灌入的井水,清甜甘美,喝了还有神效,能祛病退邪,身强体壮云云。王宗景在一旁听了有些无语,与仇雕泗对望了一眼,发现仇雕泗脸上也有几分淡淡不屑之意,显然不是很相信这种说法。三人中,倒是以小鼎听得最为认真,小小脸上满脸严肃,不停点着圆圆的小脑壳,“哦”“哦”之声不时响起,看那神色间颇为向往。

过了一会,小鼎忽然转过头来,对王宗景和仇雕泗二人道:“王大哥,仇大哥,我们在这里等到晚上,看看这井水怎么来的好不好?”

王宗景立刻摇头,道:“不行,小鼎,咱们出门前已经知道规矩了,黄昏前要回到青云别院的。这枯井入水可是亥时才会发生的事,到了那时候天早就黑了,不成,不成。”

小鼎顿时嘴巴嘟了起来,转头看了仇雕泗一眼,刚想说话,仇雕泗已然摇头,神色间也是颇为坚决,道:“小鼎,这可不行。”

小鼎老大不高兴,悻悻然转身走去,一边走一边嘟嚷:“什么嘛,看个井水都不肯,还说让人出来玩呢,看个井水都不肯,说话不算数”

王宗景微微摇头,跟了上去,旁边仇雕泗跟了上来,脸上也是微微苦笑,低声道:“小鼎究竟是什么来历,怎么如此顽劣?”

王宗景话到嘴边,刚想说出什么,忽然又看到小鼎走远了些,便示意仇雕泗跟上来,对着那边叫了一声道:“小鼎慢些,等我们一下。”说完回头对仇雕泗道,“其实小鼎也算不上顽劣了,就是小孩子心性,又从来没下过山,所以看到什么都新奇的。”

仇雕泗目光微微一闪,道:“听说小鼎的父母都是青云门中的,你知道他们是谁么?”

王宗景犹豫了一下,看了仇雕泗一眼,道:“我也不大清楚的。”

仇雕泗“哦”了一声,也没有太在意,只是他目光随意往前一看,忽地一怔,随即猛地瞪大了眼睛,失声道:“小鼎呢?”

王宗景吓了一跳,急忙回头看去,这一看登时只觉得心里咯噔一下,像是心都被揪了起来,那前头人海茫茫,原本在不远处带着大黄小灰等着他们的小鼎,就在这两句话之间,竟是一下子不见了踪迹。

一阵微风吹过,王宗景只觉得身上忽地寒了一下。

  • ----:

    沙发是我的

    回复
  • ----:

    板凳还是我的

    回复
  • ----:

    地板我也占了

    回复
  • dasd:

    地表是我的

    回复
  • 天地不仁:

    生了个小祖宗出来

    回复
  • 张小鼎:

    晚上烤水麒麟吃

    回复
    • 青叶祖师:

      咳咳是谁要烤灵尊了

      回复
    • 青叶祖师:

      咳咳是谁要烤灵尊了

      回复
    • 模:

      1

      回复
    • 青云子:

      谁要烤令尊?

      回复
  • 一夜无语:

    地上的石头是我的。

    回复
  • 张小凡:

    儿子我也要吃

    回复
  • 道玄:

    陆雪琪是我的。

    回复
    • 鬼王:

      道玄老头我要你血债血偿四灵血阵

      回复
  • 往事不堪回首:

    统统都是我的

    回复
  • 爱谁谁:

    好可怕

    回复
  • 风月墨迹: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