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三十三章 枯井(下)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黄昏过去,夜色拥来,哪怕是华灯初上时候,河阳城中也是热闹非凡,不过随着时间过去,终究还是渐渐归于平静。这动静之间,光阴流转,仿佛千百年来认识沧桑,都是这样过去的。

枯井一侧,三个年轻人还在耐心等待着。他们年纪太轻,还不晓得人间沧桑,只是看着那热闹繁华渐渐散去,那万家灯火亮起又复熄灭,总也有些感慨在心头,却又不知怎么表达出来。

王宗景抬头看了看天,只见这时已是满天星光,一轮明月光芒四射,正挂在苍穹之中,将如水月光洒落入小城中,在他们身后拉出了一条细细小小的影子。

夜风吹来,枯井边上仍是用各种大大小小的瓷碗装的供品,将那枯井围得严严实实,而周围许是夜深人静,早已没了人影。因为白日有了那样的繁华喧嚣,此刻的寂静看起来,便分外地多了一份凄凉。

王宗景看了看旁边,仇雕泗默然站在一侧,怔怔出神,不知在想着什么,而苏文清则是找了块石头垫在身下,许是累了,就那么坐着,脸上神情依旧安静,并没有什么焦虑之色。不过王宗景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事开始与苏文清并无干系,眼下在河阳城中拖了这么迟,只怕要连累她明日一同受罚了。

想到此处,王宗景便有些恼怒起来,恨恨道:“臭小鬼,还真会躲,到现在还不出来。”

旁边仇雕泗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反是苏文清微微一笑,道:“怎么,等急了么?”

王宗景叹了口气,道:“苏姑娘,这事本来和你没关系的,现在却是连累你了。”

苏文清淡然一笑,月光之下,她轻拂衣裳站了起来,微笑道:“没什么的。不过眼下都快亥时三刻了罢,怎么小鼎还未出来,该不会是这小家伙自己跑回青云别院去了罢?”

“咦?”不说还好,这话苏文清一说出口,那边王宗景与仇雕泗登时都是露出狐疑之色,连带着苏文清自己也是怔了一下,三人从一开始都是以为小鼎必定是要等在这里看枯井的,却似乎从没想过其他的可能。这要是果然小家伙自己无声无息先回去了,王宗景这三个人一直守候于此,便显得滑稽可笑。

“不会吧”开口的是仇雕泗,但是那声音中夹带的一丝忐忑,谁都听得出来。王宗景来回走了两步,断然道:

“这臭小鬼真是不让人省心,这样罢,我们再等一会,待子时过了小鼎要是还没出现,多半便是回去了,我们也不等了,可好?”

苏文清点了点头,仇雕泗犹豫了一下,也同意了这个说法。王宗景干笑一声,心想搞不好今晚还真是被这小鬼给捉弄了,真是人小鬼大,只是这话当然就不能明说了,当下随便挑了个话头,对他们二人道:“你们之前有听过这枯井入水的传说么?”

仇雕泗摇了摇头,苏文清却是想了一下,道:“这事倒也并非绝无仅有,我看过几本古书札记上,偶尔也有这样的记载。”

王宗景倒是没想到苏文清居然知道这些事,当下多了几分好奇,道:“居然还有这样的事,苏姑娘,左右无事,你给我们说说呗。”

苏文清点了点头,道:“其实类似于此枯井复生的异象并不少,我看那些书卷上的记载,往往都是在水乡泽国,又或是如河阳城一般,不远处便有河川经过,水脉丰富之地。古人多以为这种事乃是神异,不过也有前人笔记说,或许这不过是地下深处有河川暗流,流淌而过,机缘巧合中河水倒灌而入枯井,自然而成,并无什么怪异之处。”

仇雕泗一抬眼,愕然道:“难道说,咱们脚底下的某处地方,便有一条大河不成?”

苏文清掩嘴轻笑,却是微微摇头道:“这个我可就不晓得了,那些书上的说法各不相同,谁又明白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王宗景目光向枯井那边看了一眼,见那月光之下,枯井幽幽深不见底,周围供品如山,摇了摇头道:“我倒是宁可相信井下有暗流什么的,不过这些供品是怎么给河神的,就放在这里还是等明日丢到井中去?”

旁边仇雕泗道:“好像并非如此,前头我寻找小鼎的时候,有听见城中百姓说到,这枯井入水时便是河神显灵,神明自现,自己便将这所有供品取走了。只是城中风俗向来不可打扰神明,所以一到晚上这枯井周围便没人了。”

“嗯?”王宗景与苏文清都是一怔,再看向那座枯井时,目光便有些不同以往了。此刻长街寂寂,果然除了他们三人之外,偌大一个城池竟然没有一人出现,夜风习习,从不知名远处吹拂过长街,让人身上有些发冷。

苏文清脸色似有几分微白,但仍然可以保持镇定,只是强笑了一声,道:“没这么回事罢?”

王宗景也是皱眉,心里有几分不安,但是看到苏文清略有几分紧张的模样,反而生出了几分豪气,对她笑了笑,道:“没事的。”说着,他抬头看了看夜色,道:“眼看就子时了,再不来我们就走”

话音未落,忽地他眉头一皱,像是突然哑了一般,凝神倾听起来。旁边苏文清与仇雕泗看他模样,都是一惊,齐声问道:

“怎么了?”

王宗景“嘘”了一声,示意他们噤声,仍然保持着一个侧耳倾听的姿势,并且随着时间过去,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难看起来。苏文清与仇雕泗开始还不明所以,但是很快的,他们也渐渐听到了一个低沉的声音,隐隐约约,若隐若现,声响虽然不算大,但隐含的气势却是犹若奔雷,从四面八方同时响起,仿佛让人置身于巨海波涛之下,连带着脚下的土地,似乎都在微微地颤抖。

而那声音的来处,赫然便是从脚下土地的深处发出的。

那一刻,三人都是同时变色,不约而同地转头向那座枯井看去,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忽然苏文清惊叫一声,手指前方,道:“看,那不是小鼎么?”

王宗景与仇雕泗同时看去,果然只见小鼎咧嘴哈哈大笑,圆圆的脑袋在月光照耀之下铮亮铮亮的,带着大黄小灰从某个黑暗角落里窜了出来,一溜烟就向那座枯井跑去。而这时脚下的地面已然开始颤动,那座枯井里似也有几道白色的微光透了出来,显得十分诡异。

王宗景吓了一跳,没有多想就向小鼎冲去,口中喝道:“小鼎别过去,小心”

苏文清与仇雕泗看他冲上,一时也没多想,下意识也跟了过去,但是小鼎虽然年小腿短,速度却是不比他们慢多少,几步便跑到了枯井边上,一路踏翻无数装着供品的瓷碗,扶住井沿便是向下看去:

“哪呢,哪呢,河神在哪呢,长什么样?”

众人只听到那小鬼大声叫嚷的声音,都是一阵无语,这小孩子胆子也太大了罢。便在此刻,忽地脚下地面狠狠震动了一下,伴随着一声低沉如雷鸣的轰鸣,“哗啦”一声如巨浪拍下,枯井之中瞬间腾起一股水雾,片刻之后水声如雷,一条水柱犹如水龙一般冲天而起,从枯井中冲了出来,登时就把呆在井边的小鼎还有大黄小灰淋得全身透湿。

与此同时,这直径几达五尺左右的大水柱,还在不停旋转着冲天而起,伴随而来的便是井沿周围突然响起了叮叮当当的声音,王宗景怔了一下,目光向下一瞄,却只见那些供品瓷碗不知何时都在颤抖,互相碰撞,同时慢慢向井口移动而去。

刹那间他心头掠过一个可怕的想法,一时间真是毛骨悚然,下意识地就大声喊了出来:“小鼎,快跑,快离开那井边!”

小鼎正有些恼怒地拍打着身上湿透的衣服,旁边大黄小灰则是一个劲地抖着身子甩着水珠,三货都是一个德行,听到王宗景的叫声小鼎还没反应过来,愕然抬头,还不等他说话,忽然间众人便看到小鼎脸色一变,整个身子突然间歪了一下,竟是向井口那边倒了下去。

王宗景大吃一惊,来不及多想,便向小鼎扑了过去,只是这一切都发生在仓促之间,只听小鼎一声尖叫,居然就被一股无形的吸力给吸到了那枯井之中,旁边的大黄小灰仿佛也是怔了一下,随即立刻都是双双跃起,跳了下去。

王宗景扑到井沿仍是慢了一步,眼睁睁看着小鼎掉入枯井中,一时脸上失色,身后苏文清与仇雕泗赶了过来,看到这枯井异象,一时也是面目变色,苏文清反应最快,忽地想到什么,一把拉住王宗景,叫道:“走,我们也不能听在这”

一个“里”字还未说出口,只听那枯井中似巨兽咆哮,水龙低吟,一股沛不可当的力量仿佛是被压抑了千年万年,猛然从井中喷薄而出,瞬间形成一个飞速旋转的漩涡,一下子将所有的井口边缘的供品尽数吸入枯井中,而那股强大的吸力几非人力所能抵挡,王宗景等三人踉跄挣扎几下,赫然也是被那股可怕的力量给吸入了那一口深深不可见底的枯井之中。

这水龙冲天而起,持续了小一会后,力量逐渐散去,水声也渐渐低落,终于又落了下去,尽数收回到那口枯井之中,周围一切,重又安静下来。

长街依然寂寂,月色依旧明亮,这枯井周围一片清净,所有的供品人影,都消失的一干二净,除了井口边缘那些被打湿的地方显示着这里曾经有过异样外,那夜色深沉,仿佛吞没了所有。

枯井幽幽,隐约传来深深的水声,轻轻回荡在夜色中。

  • menjialiang3:

    三货都是一个德行 hehe

    回复
  • 小凡:

    我天 有故事了昂

    回复
  • 秋:

    为什么我突然想到流速快的地方压强小。。。伯努利定律。。。哈哈哈

    回复
    • 柔情Φ柔楚耀月:

      存款全部

      回复
  • 东哥:

    欲练此功必先

    回复
  • xiamengke:

    回复
  • 柔情Φ柔楚耀月:

    我想说我要吐了

    回复
  • 柔情Φ柔楚耀月:

    回复
  • 少年情深一生缘浅:

    小凡会不会去救他儿子呢

    回复
    • 不会:

      不会

      回复
  • 大凡:

    要出大事啦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