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三十六章 骷髅(下)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骷髅大踏步走过来,气势凶狠,但速度却不算太快,行走间关节还有些僵硬,王宗景只是向它看了一眼,便在脑海中本能地做出了反应,随后目光在这石室中一扫,身子瞬间窜了出去,不退反进。

在他身后,苏文清愕然无声,刚想说些什么,却只见王宗景赫然已经冲到那骷髅附近。骷髅仿佛也是怔了一下,但很快便挥爪抓下,王宗景急忙一个翻滚躲了过来,坚硬的骨爪在地上顿时卷起了几点星火,让王宗景瞳孔为之一缩,可见那白骨之坚硬,绝对并非是普通的死物。

王宗景突然冲进去引开了骷髅的注意力,苏文清也不愿再躲藏在后面,一步跨进了石室,看到那死物可怕的模样时,她的身子仍有些微微颤抖,但狠狠咬了咬牙之后,却是猛地左手抓住右手手腕,右手手掌则如负重一般,抓着刚才的法诀,在半空中缓缓画动起来。

一股淡淡的灵力波澜,顿时从她手掌间如蜻蜓点水后的涟漪一般,缓缓散发出来。

那骷髅看去似乎力大无比,每一次扑击王宗景都发出极大声响,气势汹汹,但王宗景胜在多年磨砺出来的身手敏捷无比,一次次都躲开了骷髅的攻击,并且中间又一次还闪到了骷髅身后,然后吐气开声,狠狠地一脚踹上了骷髅的后腰部位上。

这一脚抡圆了力道极大,只听“嘭”的一声,那骷髅身子震颤了一下,往前踉跄了一步,但不知是那一身厚厚的破旧盔甲还是骷髅本身就厚实,除此之外,这一脚对骷髅竟然就没有其他的损害了,反而是一个回身,可怕的低吼声中,又是一抓抓来,差点抓住了王宗景的腿。

王宗景也是急忙扑到地上让开骨爪,翻滚躲开,出了一身冷汗,险险躲过。这一滚正好滚到墙角那边的武器架处,他眼前一亮,伸手便抓了一把大剑起来。谁知刚提了一半便听哐当一声,剑柄腐朽断裂,大剑啪的一声摔到地上,让他差点骂了出来,赶忙又随手抓了一柄厚背砍刀样式的武器,匆忙抬头间,忽只听前头苏文清处传来一声清喝:

“疾!”

一股带着些清寒的水气,忽然出现在这石室之中,让人全身微寒,同时在苏文清白皙的手掌指尖前,凭空出现了一波晶莹透亮的水流,迅速凝结成一柄水质透明的水剑,略一停顿后,便向那骷髅飞驰射来。在苏文清的背后,小鼎带着大黄小灰也溜了进来,看到那骷髅先是一怔,随后又见苏文清施展出了这水剑道术,登时双眼发光,拍手笑道:“苏姐姐,好厉害。”

小鼎身后,大黄小灰也是看到那骷髅,大黄歪着脑袋“呜呜”低鸣两声,也没什么畏惧之意,倒是小灰抓抓自己的脑袋,在石室中看了一下,随后便跳下狗背,在地上蹦跳着跑了过去。穿过石室中间绕过骷髅,小灰跑到了王宗景所在的武器架边,王宗景正看着那边苏文清突然施出道法,心中震惊之余,仍是忍不住看了小灰一眼,只见小灰扫了一眼整个武器架,“吱吱”叫了两声,然后跳过去却是从那些腐烂不堪的武器中仅剩的几件还算完好的铁质武器里,抓了一件几乎跟它身子差不多长的黝黑色大铁锤出来,然后一只手抓着锤柄,转身倒拖着就走,铁锤在地上“哐当哐当”一路摩擦过去,显得颇为沉重,也不知这猴子看着不算有多大力气,怎么能拖动这么沉重的武器。

武器架这里不过是转眼间事,那里苏文清突然施出道法,水剑晶莹却带了几分肃杀之意,向骷髅冲来。那骷髅刚才对王宗景的拳打脚踢似乎不太在意,但此刻面对这一只水剑,反有了几分忌惮之意,身形向旁边移动,想要躲避开去。只是这水剑速度极快,而这只骷髅的动作本来就似乎比常人还慢上一些,只是让开了小半身子,水剑已然射到,“咄”的一声正中骷髅胸口,然后那一身厚实到几乎刀枪不入的盔甲,竟然就被这看似柔弱的水剑如利刃一般刺了进去,片刻之后,在骷髅的胸口内部发出了有几分低沉的一声“嘭”音,像是有什么东西爆裂开了。

那骷髅的身子摇晃了两下,看着竟然有摇摇欲坠的趋势,王宗景忍不住向苏文清那边看了一眼,想不到这女子平日间斯文温婉,居然还暗藏了这样道法,莫非果然如传说中那样,真的是修道上的天才么?

只是那苏文清在水剑射中骷髅后,本来脸色已经稍微放松了些,但很快脸上一阵愕然掠过,却是失声道:“什么?”

王宗景也是一怔,在他们目光注视下,原本应该受了沉重打击的骷髅,忽然又好像没什么大事一般,缓缓站直了身子,然后抬头,眼眶中火苗再度燃烧起来,这一次却是完全放弃了王宗景,而是直盯着苏文清,迈开大步走去。

苏文清脸色一白,连忙手握法诀又再度凝气施法,然而这一次在骷髅逼近的咚咚脚步声中,她的施法速度明显比之前要慢上许多,王宗景不敢拖拉,立刻冲上,用手中大刀向骷髅看去。只是这骷髅竟然似乎是保留有几分残存理智,竟然完全不理会王宗景,只是一心向苏文清处走去,任凭王宗景在他背后如果砍杀捶打,都不回头,而在坚实盔甲的保护下,王宗景也无法对骷髅造成什么实际伤害,偶然那骨爪回身抓上一下,王宗景反而要抽身而退躲避不迭,一时间竟然根本拦不住那骷髅前进的脚步。

苏文清的脸色迅速地变成苍白,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那手臂挥舞间也顿时显得凌乱许多,那淡淡的灵气也不再明显,变得若隐若现,显然她虽然会施展水剑这样的道术,但临阵对敌的经验却太过缺乏,在骷髅气势汹汹紧逼过来后,整个人顿时紧张起来,连施法间都有些混乱,那水剑术自然也就施放不出来了。

这时候,连站在苏文清身边的小鼎都看出来有些不对了,瞪大了眼睛大声叫道:“苏姐姐,你放啊,你放水剑射它呀!”

他这边越叫,苏文清好像越紧张,那手掌间都似有些颤抖了,王宗景看了大急,但用尽他全力也最多只是稍微耽搁一下骷髅行进的步伐,根本拦不住这死物,眼看骷髅越来越接近苏文清了,王宗景心中一急,就要张口叫苏文清别管了赶快跑开,就在这时,众人眼前一花,便听到“汪汪汪汪”几声狗吠之声。

大黄也不知道从哪里突然窜了出来,一下子就闪到了那骷髅的脚边,然后张开大嘴,“嗷呜”一口径直咬在了骷髅的一只脚骨上。那骷髅全身穿戴盔甲,脚上却是没有的,只剩光秃秃两根腿骨,登时就被大黄咬住了,然后还不等骷髅有所反应,便见大黄咬紧腿骨猛一甩头,身子向后退了一步,一下子那股力道爆发出来,登时就将这高大威猛气势凶狠的骷髅整个给扯倒在地,如推金山倒玉柱一般哗啦啦摔到地上。

随后,从大黄身后带着“哐当哐当”声音,小灰拖着大铁锤跑了出来,瞄一眼地上挣扎着要起来的骷髅,“吱吱吱吱”叫了两声,然后双臂一抓锤柄,众人但听着“呜”的一声,大铁锤闪过一道黑色光芒,从半空中划过,隐约中竟似带了隐隐的风雷之声,然后“轰”的一声巨响,那黑色铁锤狠狠砸下,直接打在骷髅的脑袋上,连头带锤,以不可阻挡的可怕之力,瞬间硬生生直接砸入了坚硬无比的地面。

“轰!”

整间石室,仿佛也在那一刻颤抖了一下,天花板上,落下了几许灰尘。

在王宗景与苏文清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小灰从旁边探过脑袋,向铁锤底下看了一眼,似乎要确定一下什么似的,然后嘴巴吧唧吧唧,猴头摇了摇,看来一副很遗憾的表情,随手倒拖了铁锤,哐当哐当走开了,留下了地上裂缝丛生的一个大坑,还有坑底被砸成碎片的骷髅头。那不久前还嚣张凶猛的骷髅,这次则是完全僵硬不动,再无任何生机了。

大黄抬起头来,嘴里居然还咬着那骷髅的一根白生生的腿骨,刚才的力道太大,看来竟是将腿骨给咬下来了。它举头向四周张望了一下,然后向小鼎那边走去。

苏文清慢慢地走了过来,王宗景看了她一眼,两个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到心有余悸的那一抹表情,沉默了片刻后,王宗景看了一眼地上那个大坑,低声道:“好像这骷髅死物的要害与常人是不一样的,打在胸口没什么用处,只有头部才是它的弱点。”

苏文清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长出了一口气,似乎到现在她才能慢慢放松了一些。

不过就在这时,两人忽然听到小鼎在那边嚷嚷起来,带了几分厌恶之意,两人转头看去,只见小鼎跑到大黄身边,伸出手用力一拍大黄脑袋,叫道:“大黄,吐掉,快吐掉,这骨头不能吃的,脏死了啊,你怎么这么贪吃啊!”

大黄狗像是被突然电殛了一般,整个身子僵硬了一下,然后狗下巴就像是掉下来一样,“呼”的一声垮下来,嘴里那根腿骨顿时掉到了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小鼎看着大黄,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一边摸着大黄的狗头,一边对它道:“大黄,你爱吃骨头我知道,但是绝对不能乱吃哦。以后我回家叫我爹每次给你多煮点就是了,但是这种骨头你可不能吃,恶心死了的!知道不?”

大黄呆若木鸡,过了好一会之后,好像才突然反应过来,顿时露出大为恼怒的姿态,对着小鼎大声吠叫起来: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一时间整间石室都充斥了恼怒的狗叫,让王宗景和苏文清差点都伸手掩住耳朵,只有小鼎面不改色,任凭大黄露出咆哮之色对自己胡乱吠叫着,微微歪了歪脑袋,片刻之后没好气地道:“好了,好了,你不是想吃就不想吃呗,叫这么大声干什么,真是的”

然后伸手拍拍大黄的脑袋,把腰上的小布袋往身子后面一甩,向石室另一边走去了。

大黄好像被噎住一样,看着那小男孩“呜呜”低沉哀鸣两声,喷了个响鼻,回头看到站在身边的小灰,登时便声音低沉地叫了两声,听着颇有幽怨不平之意。小灰拖着大铁锤哐当哐当走过来,看着大黄嘴里“吱吱”叫了两声,不知为何听起来却有些窃笑之意,然后伸出猴手,如人安慰一般,在大黄的狗头上轻轻安抚摸了两下,便又哐当哐当向小鼎那边走去了。

大黄尾巴摇晃两下,嘴巴里发出“哼哼”两声,看来有些无可奈何的模样,一屁股坐在地上,伸出前脚在自己下巴挠了好几下。这时,前头小鼎回头叫了一声,道:“大黄,你怎么还不过来啊?”

“汪汪!”大黄吠叫了两声,站起身子,又向小鼎那边走过去了。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