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三十八章 神龟(上)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地下石室中,确定小鼎没事之后,王宗景想了一下,又走到另一具脑壳被暴力猴子打得粉碎的骷髅身边,皱着眉头看了看地上那个触目惊心地深坑,然后用手中铁戟在坑里拨弄翻找了几下,苏文清也走了过来,在他身边蹲下,目光落到地上深坑里,低声道:“你在找什么?”

王宗景手上动作停了一下,像是发现了什么,又细细地翻弄开几片碎骨,然后沉声道:“你看。”

苏文清向地下瞄了一眼,只见骨头碎屑中间,此刻露出了几片细小的绿色水晶碎片,显然小灰大铁锤重击之下,不但是骷髅的脑袋,就连其中的绿色水晶也被打得粉碎。

苏文清心思聪慧,只不过片刻间已明白过来,看了王宗景一眼,道:“每个骷髅应该都有这样一块绿色水晶,若如此的话,只怕是有人暗中操控的。”

王宗景默默点头,站起身子,眉头却是比刚才皱得更紧了些,心想此间事真是越来越诡异了。三人在这石室中休息了片刻,又继续向前走去,如之前一样,石室后面又是差不多的一条通道,然后走了一段距离又看到一间石室,同样也发现了骷髅。有了之前的经验,三人和大黄小灰一起冲上,这一次则是比较顺利就击败了石室中的骷髅,然后发现这第三间石室里陈列的是一些玉器珠宝,不过自然也早就腐败不堪,不复昔日光彩了。

就这样三人抱着几分紧张几分好奇,小心翼翼地一直走了下去,随着他们的深入,渐渐的感觉到骷髅出现的数量慢慢多了起来,有的时候甚至在通道中都会遇上一两只骷髅死物,不过幸好众人对这种看似凶猛狰狞,但实际上并不算如何难对付的死物已经慢慢有了经验,一路上倒是有惊无险。当然这其中大黄小灰是绝对的功臣,每次遇到骷髅,这两货都是同样的招数,大黄拌腿小灰砸头,偏偏这看似简单的招数屡试不爽,一路杀敌无数,又快又好,简直就是骷髅杀手,远胜过累了半死两人合力还要时不时休息一会的王宗景与苏文清二人组合。

这一路走来,骷髅杀了许多,众人也渐渐发现此刻置身的地方,似乎倒像是一处豪富人家的宅院,或者更贴切的说法是像极了一座宫殿,那些每隔一段距离就出现的石室里每每都陈列着奇珍异宝,只是多数已然损毁了,除此之外,王宗景还看到有几间石室里装满了散落一地毁坏的书卷古籍,还有的是编钟乐器,包括琴、棋、画等文雅之物,居然也有专门的石室收藏,可惜也多数在漫长的岁月中腐坏了。

小鼎带着大黄小灰一路看着热闹,好奇地看着这一切,倒是放松得很,但王宗景与苏文清却是暗暗心惊,这样规模庞大的藏室,绝非普通人物能够拥有的,这个地方的主人,只怕来头极大。不过看着这些宝物腐败的景象,显见那主人多半也早就死了,眼下他们最担忧的,还是为什么这里会突然出现了骷髅这种死物。

苏文清走在王宗景的身边,沉默了很久,然后忽然开口道:“王公子,你说这里会不会是一座大墓?”

王宗景怔了一下,看向苏文清,苏文清皱着眉头,似乎心中也在思索着,徐徐道:“从刚才开始我就在想,究竟这里会是什么样的地方?想来想去,总觉得或许是多年以前前人留下的一座大墓,才能说得通。这些石室藏物,便是主人生前心爱的东西,死后便一一陈列于此,陪伴主人。至于那些骷髅,搞不好就是昔年那位墓室主人位高权重,多有卫兵守卫,殉葬于此,结果不知为何,却一一化作了骷髅,兴风作浪。”

王宗景心中念头转动,思索片刻后也不得不承认苏文清说得颇有道理,只是其他都好说,眼下他最关心也最担忧的,便是那些骷髅脑袋里,为什么会多了那么一块诡异的绿色水晶,正想跟苏文清好好说一说时,忽然间他身子一震,竟是听到前方有些许细细的说话声飘来。

王宗景登时吃了一惊,连忙一把拉住苏文清不让她再往前走去,苏文清正一边走着一边凝眉思索,浑然不觉,突然只觉得自己手掌被王宗景一把抓住,一时愕然差点便叫了出来,但随即看到王宗景脸色凝重,伸出一根手指放到唇边做出噤声姿势,同时也回头叫住了小鼎。

三人就这样突然静立在通道中,向前望去,这才发现前方不远处虽然还有一个和之前差不多的石门,但是从这里看去,那石门背后居然已经不是那种石室,而是一个似乎极大的大厅,隐约有一处类似三层祭坛的大石台立于石厅这种,除此之外,在一片静默里,前方果然又飘来细微而模糊不清的说话声,并且说话的人不止一个,似乎还有人在彼此争执着,声音放大了些,这才传来了远处。

小鼎抬头看了王宗景一眼,脸上多了一层佩服之色,低声道:“王大哥,你耳朵真灵。”

王宗景看着他小小身子就蹲在自己身旁,忍不住笑了一下,伸手摸了摸他的圆脑袋,然后与苏文清对望一眼,苏文清迟疑了一下,压低了声音,用只有自己三个人才听得到的低语,轻声道:“我们都走到这里了,就慢慢移过去看看,别惊动他们,若是情势不对,我们就偷偷退走。”

王宗景点了点头,低声道:“你们跟在我后面。”

随后,他把身子贴上墙壁,深吸了一口气后,放轻了脚步,慢慢向前方挪动过去。苏文清与小鼎跟在他的身后,三人慢慢地接近了那扇门,同时从那门外石厅里传来的话语争执声,也渐渐清晰了起来。

一个男人的声音中带了几分焦躁之意,怒道:“这不过是一座风水阵,你们这么害怕做什么?”

旁边另一人则是嗤笑一声,道:“得了吧,这祭台绝对有问题,难道你见过的风水阵是用血水铺的吗?”

另一个男子借口附和道:“不错,二师兄说的甚是,咱们‘神龟门’专精风水堪舆盗墓之术,这么多年来,什么风水阵没见过,就没见过这般鲜血沟渠做成的风水阵。”

“那不是风水阵,你们两个倒说说这是什么?”这话却是另一个声音有些不忿地道。

此言一出,外头却是忽然沉默了一下,显然那里的人好像都陷入了一个僵局,彼此争执不下。王宗景这时已经摸到了石门入口处,因为一路极其小心,下方的那些人似乎也忙于争吵而没有注意其他地方,所以并没有发现有任何异状。王宗景躲在门后,慢慢松了一口气,然后小心地把脑袋向外偏出些许,向石厅中窥视而去。

印入他眼帘的,赫然是一座规模极大的石厅,整体如一个椭圆形状,周围岩壁上都是被削平的大块光滑石面,雕刻有各种图案,除了许多珍禽异兽外,更多的却是众多威风凛凛的士兵列队厮杀的战争图像,隐隐透出一股雄壮刚烈之气。而在石厅下方,左中右三个方向共有三层,每一层都有雕栏石阶通向地面,有十几个与王宗景此刻站着的类似的石门通道,开口于各层石阶上,此刻王宗景等人所在的石门,就是在左边第二层的中间一处。

石厅中央靠里处,便是适才隐约看到那一处大石台了,也有三层,规模巨大,几乎占了地下石厅空间的一半。最下一层石台,密密麻麻地排列站立着众多兵俑,看着似为石雕,但雕刻功夫极为精细,面目栩栩如生,一个个都身披铠甲头盔,手执长枪刀剑,犹如最忠心的卫队,守卫着这座石台。

往上一层,也有兵俑站立,但一共只有四个,只是这第二层石台上的兵俑却比下方那些兵俑高大了许多,容貌也更加威猛,倒似军伍之中的将军,除此之外,这四座高大兵俑的眼眸处,却似乎被特意涂抹成了血红色,看去更带了几分狰狞之色。

而最高也是最小的第三层平台上,却是一片空荡,一个兵俑也无,只是在宽阔的平台正中间,放置着一口巨大的石质棺材。从王宗景这里看去,棺材通体纯黑,也不知是用何种古怪石头制成的,给人的感觉便是这棺材周围笼罩了一片黑暗,深邃难测。棺材上方,巨大的棺盖不知为何,并没有严丝合缝地盖住棺材棺体,而是略微歪了一些,一道浓绿如翠般的异光,从棺材内部散发出来。

但最诡异处还不在黑色棺体,在棺材外表的石头上,不知为何雕琢了一副繁复诡异的图案,非妖非兽,隐隐化作一座阵势,各种纹路彼此凿空,穿在一起,变成了依附于棺身之上的细细凹槽,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透明红色血液,正在这些凹槽中缓缓流动,流过黑色棺材周身,为深邃黑色中带来一片刺目的鲜红,最后流淌到棺材下方,滴落到平台上事先可好的细细水槽中,然后向四面八方流淌而去,蜿蜒而走,滴答作响,在这片寂静的大厅中发出一声声诡异的声音,缓缓飘荡,逐渐扩散。

鲜血流淌,流过了三层平台,一眼看去仿佛那些血槽就像有生命的植物一般,紧紧吸附在巨大的石台上,还在不停地蠕动喘息着,最后汇聚道平台最下方,从那些密密麻麻的兵俑脚下流过,汇聚成一道三尺宽的小小血河,将平台与前方隔离开开来。

就在这条三尺血河前方,此刻站了五个黑衣人,正在彼此争论不休,同时不时回头看向那座平台。

王宗景眼尖,很快看到那群黑衣人中有一个默不作声只盯着那平台皱眉苦思的老头,认出此人正是之前在地下河床外打开岩壁的人,那这群自称什么“神龟门”的黑衣人想必就是之前那伙人了,只是看着人数,却是比之前少了些,不知道是不是从外头进到此处时出了什么意外。

这时那些黑衣人争吵之声又大了起来,看来是各执一词,谁也说服不了谁,一直沉默不语的老头看来也有些不耐烦了,忽地开口喝道:“闭嘴!”

话音一出,周围的黑衣人顿时都安静下来,显然众人对这老头都有几分敬畏,片刻后旁边一个稍胖的黑衣人皱着眉头,开口道:“师叔,你老人家是咱们神龟门硕果仅存的前辈了,这地宫方位也是你找到的,一路到了这里,就剩这最后一步了,难道咱们还能空手而归么?”

听这人话里的意思,显然是个动手派,并且他的目光不时瞄向平台最高层处那一具棺材,特别是盯着那道隐隐透出的绿色光芒,眼中更是露出压抑不住的贪婪之色。

只是那老头沉吟许久,仍是眉头紧锁,面上凝重之色丝毫未退,缓缓开口道:“不行,此地大有古怪,我还要再仔细看看。”

那胖子登时脸上便是老大不耐烦,嘴里咕哝道:“不就是一座有些不寻常的风水阵么,有什么奇怪的。”

那老头冷哼一声,冷笑道:“你若不信老夫的话,便自己上去看看。”

胖子窒了一下,虽是面有不甘,但显然那老头平日积威甚重,他也不敢违逆,最后还是老老实实退在一旁。那老头慢慢走上前去,在离血河三尺外停下脚步,盯着血河里的鲜血看了一会,又顺着血河来回走着,目光顺着那些依附在平台周围带了古怪花纹的血槽看了又看,渐渐的脸色越来越是难看,嘴里缓缓道:

“血煞,破宫,天哭,地劫凶兆,不行,这是大凶之兆啊。”

老者狠狠咬了咬牙,却也抬头看了看那平台之上的黑色巨棺,脸上同样也流露出肉痛不舍的痛惜表情,然而或许是年纪越大胆子越小,他仍是没有勇气靠近那平台,而是犹豫再三之后,终于还是断然回头,长叹一声道:“此地大凶,是我生平仅见,或许有超出老夫平生所识的诡异之物也未可知,算了,我们还是走罢。”

此言一出,那些黑衣人顿时像炸开了锅,一个个露出不可思议之色,有的人比如那个胖子更是立刻激烈出言发对。王宗景在一旁听得清楚,只听那人像是怒吼一般,道:“师叔,你这是什么话,到了这个时候你居然叫我们走?那刚才老五老六两个人,是不是就算是白死了?”

  • 意:

    盗墓啊

    回复
  • 无名:

    确定不是盗墓笔记?

    回复
  • 鬼厉:

    RPG的游戏吗

    回复
  • 付伟:

    大胸之罩?

    回复
  • 郭子炎:

    不知道和兽神复活前躺的地方比哪个比较凶

    回复
    • 蛋大经粗:

      八胸

      回复
  • 3721:

    又在熬夜 好蛋疼

    回复
  • xiamengke:

    。。。

    回复
  • 鬼吹灯:

    粽子被清完了?

    回复
  • 。。。。。。:

    都成盗墓笔记了

    回复
  • fuxin:

    三叔,咱就剩下一个黑驴蹄子了……小哥和胖子跟咱们也走散了,要不咱们撤吧

    回复
    • ty:

      厉害了我的哥

      回复
  • 小凡:

    标准盗墓笔记

    回复
  • ws:

    胖子 快把黑驴蹄子拿来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