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三十九章 死战 (下)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无名而诡异的平台下方,神龟门硕果仅存的老头刘承岭只在片刻之间,额头上的冷汗就下来了。

“神龟呢,神龟呢”他像是不能相信自己眼睛一眼,拼命在这整座大厅里寻找着,包括围着他的这些来历神秘的人,也是纷纷转头看去,只是所有人将这座大厅每一寸地方都看过了数遍,也没看到有一根龟毛,更不用说那么大只的大乌龟了。

一道接一道的目光转了回来,落在刘承岭的身上,每多一人看来,刘承岭便觉得身上的压力重了一分,特别是其中不少人已然目露凶光,好几件法宝凶器看着光芒闪动跃跃欲试的摸样,刘承岭更是欲哭无泪。当最后那个阴沉男子也是面色不善地转头向他看来时,刘承岭差点便瘫软在地了,然而就在此刻,他忽地脑海中闪亮一下,如即将沉溺的人立刻抓住了那根救命稻草,大叫道:

“神龟,神龟一定是跑走了,刚才那么乱,说不定它是爬到这旁边哪个门去了?”

周围的人都是一怔,面面相觑,其中一人忍不住开口道:“一只乌龟能爬得那么快?”

另一人皱起眉头,像是思索片刻,却又不太敢肯定地说:“或许那只乌龟与普通乌龟不一样么,要不怎么叫神龟?”

站在人群中的阴沉男子脸色微变,但显然此人是极有决断的人物,当机立断,喝道:“分头找,所有的石门都去看看,但不许走远,若有骷髅之类死物不必接战,立刻退回。若是如此还找不到那只什么神龟,”他冷冷地盯着刘承岭,冷笑道,“我就把你丢到那黑棺中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事?”

王宗景在通道中本来已经示意众人悄悄退走,谁知还没走几步,石厅中那阴沉男子分头寻找的话语声便传了过来,王宗景心下一沉,赶忙催促苏文清与小鼎快走,谁知忙中出错,地上那么大一只乌龟在那慢吞吞爬着,众人慌乱中踩踏过去,苏文清一个不小心踩到龟壳滑了一下,下意识便发出一声轻呼。

这一声轻呼刚一出口,苏文清便知不好,连忙双手掩口盖住,然而动静既生,外头瞬间便有人惊觉,只听一声叱喝,却是立刻有人腾空追赶过来。王宗景大吃一惊,将小鼎往前一推,急道:“快走,快走。”小鼎倒也乖觉,头也不回向前跑去,大黄和小灰则是一直跟在他的身边,寸步不离。

正想回头看苏文清时,王宗景才一转头,便发现身后不远处的石门入口,赫然已出现了一个身影,竟然就是那一群人中隐隐为首的阴沉男子。他鹰隼般的目光向这里一看,先是看到王宗景等人,显是惊讶了一下,眉头微皱,但随即看到在地上缓慢爬行的那只大乌龟,眼中则是掠过一丝喜色。低喝一声,便是欺身而进。

苏文清正挡在后方,脸色煞白,但此刻并没有就此呆住,尽管知道多半不敌,却仍是咬牙握出法诀,想要施出水箭术来,那阴沉男子身子掠得极快,向苏文清这里瞄了一眼,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手上短斧法宝随意一挥,一道金光便射了出来,直奔苏文清的额头。

这时苏文清已是施法完毕,一泓清凉晶莹的水波已然在身前形成,眼看就要凝成水剑,然后就在这个时候金光已然飞到,只听“啵”的一声,水花四溅,这水剑术瞬间就被这道金光击溃消散,化作一场小雨索索落到地面。苏文清失声而呼,然而再想躲避已然不及,眼看金光就要洞穿她的额头,如花一般娇媚的少女就此断送了性命。

在这危急关头,忽然一个身影从旁边飞扑过来,正是王宗景。他如今修炼的道行虽然还不如苏文清,但这些年来在那片原始森林中经历了无数次生死血腥搏杀,在对敌经验和对危险的感觉上,绝对是要胜过苏文清这世家娇女无数倍。这一场战斗甫一开始,他立刻便断定苏文清必败无疑,几乎是在苏文清动手的同时他便飞奔而来,终于赶在金光射到前片刻,险而又险地抱住苏文清的身子滚到一边,避让开了这一记要命的攻击。

那阴沉男子眉头一扬,口中发出“咦”了一声,似乎对王宗景的反应倒有几分惊讶之意,不过他此刻的目标却不在这些两人之上,对付苏文清也不过是随手罢了,一击不中也不追杀,身子一晃却是向通道里飘了过去,对前头奔跑的小鼎也是略微抬头看了一眼,一下飘到地上那只大乌龟的身旁,只用一只手便捞了起来,随即足尖在地面上随意一点,整个人又飘了回去,飞向石门入口处。

被王宗景扑倒而险险逃过一劫的苏文清惊的是脸色煞白,这种生死只在呼吸间的搏杀,她又哪里经历过,便是刚才这一路对阵骷髅,也没有这片刻之间的惊险,让这位世家少女的身子都有些发软,亏得是王宗景扶住了她。

只是如今王宗景心中却是暗暗叫苦,虽然侥幸将苏文清救了下来,但刚才不过这随意一击,他道行再低也已然看出对方实在是个极厉害的人物,双方对上自己这边断无幸理。但眼看那阴沉男子居然没有追杀,而是捞起那只乌龟倒飞了回去,王宗景哪里还敢怠慢,立刻拉着苏文清就跑,尽管苏文清此刻腿仍是有些发软,但王宗景心急之下,哪里管得了许多,直接便是半拖半抱搂着她向通道深处跑去。

那阴沉男子一到石门入口处,便停下脚步,转身沉声喝道:“神龟在此,你们速速让那老头施法,这里还有几个臭虫,我自行去杀了,马上回来。”说着左手一抖,那硕大的乌龟便被他抛了起来,丢向石厅下方,那地下早有人跃起接住,众人纷纷答应,已经掠起其他洞口的人也是一一掠了回来。

那阴沉男子将手中金斧挥动一下,示意众人赶紧,然后身子一转,又是再度飘进了石门里面。

如此一个拖延,时间并不算长,王宗景苏文清两人道行不高,也不会什么驭剑飞行的道术,虽然着急奔跑,然而很快便听到身后风声大作,显然是敌人追杀而来。

王宗景霍然回头,果然直接一道金光飞驰而来,速度快过自己数倍,他下意识就要撒腿跑开,以他的体魄,实际上能比现在跑得快得多,然而拉扯苏文清,却实在是拖慢了他的脚步。而这时苏文清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像是绝望一般,低声道:“王公子,你自己跑吧,别管我了。”

王宗景心中一震,低头看去,只见苏文清那张清丽如朝露晨花的脸上,带着一丝痛苦失望,似要放弃一般。他心头一阵纠结,手臂便是一松,苏文清默然低头,脚下踉跄一下,正欲站直身子时,忽然只觉得身边那男子将自己往前猛力一推,那声音在耳边带了一丝急切温热,似低语如低喝,道:“快走。”

话音未落,苏文清便看到王宗景整个身子霍然转身,却是向后方扑了过去。她瞬间花容失色,那一刻只觉得心头一片空白,只怔怔看着那个背影,连身子都微微颤抖起来。

那阴沉男子看到前方的王宗景忽然转身扑来,也是怔了一下,只是他道行颇高,片刻间便看出这少年虽然身手敏捷,于道法修行上却并无甚出奇之处,当下冷笑一声,身子说停就停,一翻手金斧便劈了下去。

这一劈之下,法宝威力登时便显露出来,整个还算宽敞的通道中登时便是风声大作,一股巨力扑面而来。

王宗景如何不知自己犹如螳龘臂挡车,然而那一刻看着苏文清的容颜颜色,他却硬是无法独自逃生,在这生死关头,在那沛然力量之前,他整个身躯的肌肉仿佛瞬间都鼓胀开来,犹如过往无数次在生死关头浴血厮杀那样,在金斧劈下的那一刻,他竭力一个翻身,竟然是在这瞬间让开了去,只是虽然逃过一劫,那金斧劈下的力道,仍是生生将他的身躯卷起摔了出去。

那阴沉男子又是一怔,这身手敏捷的少年已经算是给他第二次小小的惊讶了,忍不住便多看了他一眼,只是他向来心性冷酷,并无多少情感波动,也就是这样多看一眼而已,转眼之间,面色如铁的他已经再次举起了金斧。

这一刻,忽然前头只听那少女带了一丝绝望,大声喊道:“我们都是青云门下的弟子,你是谁?”

这青云二字一出,阴沉男子登时一惊,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苏文清竟然也没有独自离开,就那样站在原地眼中满是泪光,而更远处,本来已经跑远的小鼎却是掉头骂骂咧咧挥舞着拳头又冲了回来,看着小小年纪居然非常有义气,任凭旁边大黄狗“汪汪”直叫也不听。

只是这男子的迟疑不过是在瞬息之间,眼中仿佛掠过一丝复杂之色,向石门之外那石厅处看了一眼,须臾之间却是又下决断,再不理会其他,目光倏忽转到王宗景的身上,手中金斧再度提了起来。

原本像是落荒之犬毫无还手之力的王宗景,突然身子暴起,一个翻滚已然扑到那阴沉男子脚下,这速度之快,几乎便是常人体力的极限,瞬间便接近了阴沉男子身子。

阴沉男子脸色微变,虽然并不怎么将这道行粗浅的少年放在心上,然而他也是多次经历血战的人,心中略有警兆,仍是下意识后退了一步。电光火石间,王宗景已然扑到,但阴沉男子的动作也不慢,让开了尺许,没有被他抱住身子,就在这翻滚间王宗景手一抬,赫然竟是有一点诡异的微蓝出现在他手间,一只断裂的獠牙突然出现,被他抓住以搏命之态,刺向那男子身体。

阴沉男子勃然色变,目光只在那獠牙尖端的幽蓝处看了一眼,立刻便腾身而起,向后退去,同时瞳孔微缩,金斧用力一挥,以开山之力狠狠劈了下去。

这一斧,没有全力也至少是他七成道行所在,刚一出手,阴沉男子便是心中一动,似有几分悔意,只是他这种道行挥出法宝之力,绝对可以将王宗景这样的少年碾成肉泥,其力道绝非常人能够承受。

这一下变起仓促,阴沉男子为了不让那有些诡异的獠牙近身,这一斧倒是以逼退已经靠近的王宗景为主要目的,力道虽大,却并不算如何难以躲过。谁知王宗景在那巨力轰然而至的一刻,突然眼中掠过一丝近似疯狂的血色,却是低吼一声,如走投无路的妖兽奋然搏命,只是将身子向旁边一靠,却仍然是向前冲去,只扑那阴沉男子。

这一来他半个身子等于就在金斧力道范围之中,一旦挨实便是凶多吉少,不死也要重伤残废,但这片刻间已然足够他继续扑前,阴沉男子虽然能够一击得中,自己却有几分可能来不及闪避,被这不要命凶狠之极的少年贴身,被那古怪的獠牙刺中。

在这一刻,阴沉男子面上原有的几分轻视之意早已荡然无存,容色郑重,竟是于瞬间已将这道行粗浅之极的少年,当做了生死大敌一般。眼看那金斧挥下,但那少年竟无丝毫回顾之意,仍是一意凶狠扑来,那份决绝刚勇,直令人动容惊心。阴沉男子双眼圆睁,忽地发出一声怒吼,金斧硬生生停在半空,片刻间倒飞而回,巨力反挫,他竟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然后硬生生再度将身子后移了三尺,躲开了王宗景那不顾一切悍勇无匹的一刺。

这几下交手如电光火石,令人眼花缭乱却是遍体生寒,生死只在一线之间,不远处的苏文清只看得惊心动魄,脸色惨白。任谁也想不到实力相差如此悬殊的两个人,最后受伤的竟会是那阴沉男子,一时间每个人都是怔住了,只有那阴沉男子面色铁青,虽然口吐鲜血,脸色微白,但身形稍微后退立刻停住,随即金斧挡在身前,再度欺身直进,眼中更无他人,只有王宗景一个身影而已。

这不过瞬息之间,但只见风声如雷,四面八方尽是法宝豪光,金光闪闪,金斧化作无数道炽烈光芒,如山崩如巨涛,汹涌而来,那阴沉男子竟是对着这样一个普通少年全力以赴了。

这动静之大,连岩壁地表都禁受不住开始震动起来,远处的石厅中,一时不少人面露愕然之色,纷纷回头望向那透出隐隐灿烂金光的石门处,心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竟然会让那阴沉男子如此激烈施法。

这等攻势下,王宗景原本勉力扳回的些许局面,瞬间便告瓦解崩溃,在绝对的实力道行面前,他此刻当真便如同一直巨树脚下的蚍蜉一般,完全没有还手之力,勉强靠着自己强悍的敏捷闪避两下后,便是被一记金斧残影扫中身子,飞了出去,直接撞上了坚硬的石壁,随后重重摔了下来。

还不等他有所反应,那一刻眼前金星闪耀,天旋地转,一个身影已然再度扑上,远处,传来了苏文清惊呼之声,带了几分惶然哭泣之意,王宗景只觉得喉口一甜,嘴角已然流下鲜血,同时抓着那只獠牙的右手猛地被人一脚踩住,一柄金光灿灿却是杀气腾腾的金斧,瞬间劈到了眼前。

生死,仿佛就在这一刻分开。

  • 予独爱小凡 , 小凡呢?? 为何要换主角:

    之后,陆雪琪就要出来了

    回复
    • 予独爱小凡 , 小凡呢?? 为何要换主角:

      我猜的

      回复
    • xiaoding:

      lekuaidianchulaiba

      回复
  • 匿名:

    小灰怎么不变大

    回复
  • =:

    好激动,快出来了吧

    回复
  • ~~~:

    网不慢啊,为啥会卡

    回复
  • 天涯流浪人:

    那个女的是不是碧瑶啊

    回复
    • 。。。:

      碧瑶早死了。

      回复
  • 急急急:

    难道是金……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