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四十章 幽雪(上)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通道之中一片沉寂,苏文清掩口含泪,小鼎也是愕然站住,旁边小灰向那阴沉男子看了一眼,然后悄然向前走了一步,大黄则是狗头微扬,慢慢挡在了小鼎身前。

金色的光芒近在眼前,让王宗景的眼睛都有些难以睁开,冰冷的法宝气息从金斧上传了过来,咫尺之隔的肌肤仿佛都像是被锋锐的针刺了一般,隐隐作痛。那一刻,王宗景真的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被冰冻住了一样,如坠冰窖。

只是那金斧落下时虽然带着凶狠杀意,但就在堪堪砍到他额头上时,金光一颤,却是在距离王宗景头颅不过数寸之外的地方,硬生生地停顿住了。那阴沉男子仍是一副面无表情的僵硬模样,但看着性命操于己手的这个少年,眼中不知为何,又再次掠过一丝奇特而复杂的光芒。

王宗景额角冷汗,一丝丝渗了出来,尽管意外那阴沉男人没有立刻痛下杀手,但金斧也没有离去,就贴着自己头颅边,仍是随时可以轻而易举地取了自己的性命。而站在旁边稍远处的苏文清小鼎则是在最初的惊愕过后,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做出什么刺激这阴沉男子的事让他立刻出手。

在这片略显诡异的静默中,一直显得很有决断的阴沉男子似乎第一次有些犹豫不决,他的目光并没有看向其他人,而是只盯着王宗景,看得王宗景心中都有些发毛起来。谁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阴沉男人会有这种奇怪的反应,但是他眼中那抹复杂的眼色,却是一直没有消退过。

就这样有些奇怪的僵持突然出现,通道中因为那阴沉男子的古怪而陷入了诡异的僵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忽然外头大石厅中传来了一阵骚动声,夹着几个欢喜笑声,随即有人大声道:

“开了,开了。”

阴沉男子脸色一变,随即冷哼了一声,深深看了一眼倒在岩壁旁的王宗景,忽然起身收起金斧,一言不发地掠身而起,竟是就这样飘出了石门,向石厅中的那个石台飞掠而去了。

王宗景眼角跳了一下,慢慢扶着墙壁站起身来,然而随即便是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这才发现自己或许是因为刚才面临生死关头太过紧张,整个人绷得太紧,此刻竟有种虚脱的感觉。而一旁的苏文清与小鼎在最初的惊愕过后,此刻却是大喜过望地冲了过来,连忙扶住了王宗景。

苏文清颇有种喜极而泣的感觉,扶着王宗景的手臂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倒是王宗景定了定身之后,却是最先反应了过来,一拉小鼎和苏文清,低声道:“别管那么多了,快走,快走。”

苏文清立刻反应过来,重重点头,当下谁也不敢怠慢,都是发足向通道来路狂奔而去。

大厅之中,石台之上,当阴沉男子飞掠而回时,只见众人在石台前围成一圈,那个神龟门硕果仅存的刘承岭站在最前面,而那只号称“神龟”的大乌龟则不知何时爬到了石台边缘,在刘承岭不断轻声地催促下,慢慢向前爬去。

说也奇怪,当这只神龟靠近流淌在石台前那条小小血河时,它龟壳上的那一幅隐晦的图案居然缓缓清晰起来,在一片静默和无数目光的注视下,那隐约变换成一个铃铛之像,同时,这座大厅里突然仿佛从哪里传来了一阵悠远清脆的风铃之音,回荡在众人耳边,可是当真去聆听时,却又发现根本就没有这样奇异的声音。

伴随着这奇异而若隐若现的清脆铃声,那条血河里的血水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突然开始波动起来,从最初的平缓开始荡起了水波,浪头从小到大,很快就变成了波涛汹涌,随着神龟继续向前,慢慢爬到了血河之中,血河里的血水忽然一阵喧嚣,赫然是迅速向两边倒退而去,露出了一条通向石台的道路。

同时,笼罩在整座石台上的血腥之气,登时也为之低落不少。

刘承岭明显地松了一口气,慢慢站直了身子,而周围众人也是面露喜色,这个时候那个阴沉男子已经回来站到人群中,旁边数人都是低头见礼,其中一人低声把刚才的情况简单说了一遍,最后向王宗景等人前头置身的那处石门看了一眼,道:“尊者,刚才你过去那里”

阴沉男子面无表情,目光只是看着前头石台上,淡淡地道:“解决了。”

旁边的人显然平日颇为敬畏这位他成为尊者的男子,当下也没多问,让开了一个身位,以便他走上前去。阴沉男子走到人群前头,站到刘承岭边上,向那石台瞄了一眼,只见这个时候血河中的血水似乎被一股奇异的力量所逼迫着不停倒退,最后更是逆行向上,沿着石台边缘的血槽倒灌而回,渐渐都汇聚到石台最高处的那具黑棺中。空气中弥漫的血腥气淡了很多,众人看着这幅诡异的景象,一个个都是面色古怪,这些人中也多有见多识广的人物,但似这样的场面还真都是第一次看见。

眼见所有的鲜血都被逼到那黑棺之上,让那黑棺原本深邃的黑色外表突然呈现出一大片鲜艳的红色,站在刘承岭旁边男的阴沉男子微微点头,眼中露出一丝满意之色,同时目光落到石台一二层上那些外貌凶猛的兵俑身上。

刘承岭老头踏上一步,轻轻拍了一下神龟的龟壳,那只大乌龟随即停下了向前爬行的脚步,慢吞吞地转过身来,刘承岭从腰间一个包裹里拿出一株药草,递道神龟的嘴边,大乌龟一口咬住,卷回嘴里,开始慢悠悠地咀嚼起来。这药草拿出之后,散发出一股药香气息,看来并非是普通草料,而是可以入药炼丹的某种灵草。

或许是刚才破去血阵立了功劳,阴沉男子看向刘承岭的目光便温和了许多,没有立刻追问他,而是在他喂食完神龟之后,对刘承岭道:“这些兵俑有没有问题?”

刘承岭转头仔细看了一阵,迟疑了片刻,苦笑道:“这个不算风水阵势,小老儿当真不晓得了。”

阴沉男子木管一转,落到那只大龟身上,在它龟壳上的那图案上凝视片刻,道:“这只乌龟背上的图案似乎颇为神妙,有什么来历渊源么?”

刘承岭心头一跳,低下了头,装着向那龟壳上看一眼,脸上掠过一丝异色,但随即恢复了正常,道:“这只神龟乃是本门祖传下来的灵物,生来就是如此了。”

阴沉男子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道:“好,我说话算数,你且退后。”

刘承岭大喜过望,连连点头,一路点头哈腰地向后退去,人群中颇有人面有不屑之色,但也无人阻挡,地上趴着的那只神龟看到刘承岭走出去了,四足一伸,也跟着爬了过去。

这是石台之上血河已然消退,露出了一条直行向上的石阶通道,一路通向最高处的黑棺,石阶两旁,便都是那些高大的兵俑。阴沉男子虽然看着这些兵俑也有些迟疑,但好像另有什么命令比隐藏的危险更加迫切,所以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当下手臂一挥,在他的带领下,这许多人开始走上石台。

就在他们走上第一层石台的时候,忽然间所有人突然都听到从某个地方忽然传来一个不算大但却清晰的声音:

“咔!”

阴沉男子身子一顿,迅疾转身一看,只见旁边那些属下也差不多是同样的反应,面露狐疑之色,而石台下方,唯一一个没上来的则是站在远处的刘承岭,正半蹲在地上拿出另一株药草喂给那只大乌龟,这时也是莫名其妙地看了过来。

似乎并无什么异状,阴沉男子默然片刻,再度转身向上走去,这一次周围人都下意识地屏息静气,除了些许轻微的脚步声,再无其他的声音发出。路过石阶旁那些沉默伫立的兵俑时,可以看到这些凶神恶煞般的雕像上怒目圆睁,似乎正散发出一股股凛冽的杀气,让人心头觉得很不舒服。

又走了几步,最前头的那阴沉男子已经踏上了第二层的石台,同时也看到了那四尊形如将军的兵俑。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突然又是一声“咔咔”声猛地回荡开去,这一次却不比刚才那般飘渺,清晰之极是从石台上方传来。阴沉男子霍然抬头看去,只见那石台之上的黑棺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突然间一股淡淡黑气冒了出来,同时原本没有遮盖严实的棺盖,竟是开始轻轻颤动起来,那咔咔之声,也正是从棺盖上传下来的。

一股暴戾之极的气息,猛然从上方黑棺之中腾起,阴沉男子面色大变,大喝一声向后退去:“速退!”

“轰!”

就在他大喊出声的同时,石台上方的黑棺猛地发出一声轰鸣,巨大的黑色棺盖赫然是整个被震飞开来,滚滚黑烟迅猛无比地从棺材里飘出,转眼间便把整个石台最上方完全笼罩,随后,一双血红色的充满凶戾之意的巨大眼睛,出现在黑烟深处,伴随着这双凶眼出现的,是一声震耳欲聋的厉啸声。

  • wanglin:

    别把小灰忘记了

    回复
    • 予独爱小凡 , 小凡呢?? 为何要换主角:

      没错,它还会变身

      回复
  • 醉游笔:

    三眼灵猴变奥特曼

    回复
  • 凡:

    那拿金斧的不会是王宗景的爹吧

    回复
  • aaa:

    aaa

    回复
  • 小小凡:

    乌龟背上的铃铛 说明了什么

    回复
  • 陆雪琪是我的:

    大家都是来看诛仙1里面的人。。。

    回复
  • 戎以南:

    张起灵突然飞身冲了出来

    回复
  • 神:

    小灰怎么不变身?变身的话这些人都不是对手

    回复
  • .......:

    希望小凡和雪琪能多出场

    回复
  • 万剑一:

    小凡都可以不用变身就那么强大了,他天下无敌了

    回复
  • 碧小希:

    想看小凡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