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四十七章 耳光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王宗景是在当天晚上回到青云别院的,正如萧逸才交代的那样,明阳道人出面对看守别院的青云弟子解释了一下。正好当值的青云弟子不是熟人,有过几面之缘的柳芸、欧阳剑秋和穆怀正等人都不在,所以到免去了几分尴尬。只是那些青云弟子看着王宗景都露出有些好奇而古怪的眼神,想必心中都在惊讶这家伙闯祸都闯到青云山去饿了,还真是与众不同的刺儿头。

与明阳道人告别后,王宗景径直回到了廿三院中。这时天色已晚,院子里的其它人都已经闭门歇息了,王宗景也乐得如此,走回来自己的火字房后,关上房门,这猜长长地舒了口气,全身慢慢地放松下来。

回想这三日,此刻却忽然有种不真实的虚幻感,王宗景在安静的屋中沉默地站了好久,随后渐渐感觉到一股深沉的疲累似乎从心中浮起,也就懒得再多想了,直接跳上了床,闭上双眼,或许是本来就受了伤,身子疲惫,没过多久,他便沉沉睡去。

在屋外的庭院中,夜风吹过时,柳树依依轻摆,某一扇匿于阴影中的门扉轻轻地开了一条小缝,一道没有表情的目光,在黑暗中深深地凝视着火字房的房门,眼中掠过了一丝奇异的光芒。

翌日,王宗景破天荒地睡了个懒觉,知道巳时三刻才醒来,不过这一夜好觉显然还是很有好处的,至少对他的体力是极好的回复,在房中伸了个懒腰下了床,活动了一下身子,王宗景自觉伤处已经好了大半,心中对萧逸才所给的灵药又多了几分惊奇。只是随之他自然而然又想到了这三日的遭遇,虽然说除了与妖兽一战外并没有太多波折,但是不知怎么的,他对在那个偏僻的孙家庄里的事情,总是有一种下意识的抵触,不愿去想。

甩了甩头,把这些郁闷的年头丢到脑后,王宗景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当阳光照在身上的那一刻,他心中顿时便有了一股重新开始的奇异念头,心情也立刻好了不少。

“咦,你回来了?”王宗景也有几分惊讶,走过去问道。

有一段时日没见这少女了,今天看去,苏小怜的脸色明显红润好看了许多,整个人似乎也开始慢慢有一种不同于以往的气质在渐渐显露出来,不过面对着王宗景,她显然仍然像是之前那个温和漂亮的少女,并且脸上带了几分关怀,走到王宗景的身前,道:“宗景哥哥,这几天我来找你几次了,结果你都不在,去问那些青云门的师门,结果他们也不知道你去哪了。后来竟然有人说,你犯了什么错处,被门中师长下令关起来了。现在看到你就好了,你….没什么事吧?”

王宗景看着苏小怜,见她脸上满是担忧之色,显然是很关心自己的,一时也有几分感动。不过这三日的具体情形他早就决心不向外人提起了,当下笑了笑,摇头道:“没事没事,你莫要担心,一切都好!你看我现在不是站在这儿,一点事都没有吗?”

苏小怜上下仔细大量了他一番。王宗景微笑站着,如今让自然也是换过了衣衫,加上伤口本已好了大半,苏小怜一下也看不出什么,脸上的担忧之色慢慢地退去,抿嘴笑道:“你没事就好了。”

远处,巴熊与苏文清站在回廊一侧正看向这里,本来他们两人也有些担心王宗景,但王宗景出来之后却和正好过来的苏小怜先出声打了招呼,两人便站着静观,巴熊是笑呵呵的模样,苏文清侧面带着微笑,但目光几次在苏小怜身上流连,却多了几分意味深长的含义。

那边的王宗景与苏小怜又说了几次,苏小怜本就是担心他才过来看看的,如今王宗景既然没事,苏小怜叮嘱了他几句后便准备回去了,同时回头对王宗景道:“宗景哥哥,有空你也去我那里坐坐啊!”

王宗景笑道:“好啊!”说着,一路将苏小怜送到院门口。眼看苏小怜就要下了台阶,王宗景准备回身时,便听到身后苏文清忽然轻笑了一声,道:“宗景,过来,这几日你一声不

吭也不知躲哪儿去了,快老实交代一下吧!”

王宗景回身爽朗一笑,心想着该怎么打混过去,却一时没有注意苏文清叫他的口吻忽然亲密了些,从前些日子的“王公子”悄然变成了“宗景”。不过当日在河阳地宫中两人也算是同甘共苦并肩作战,彼此的情谊都比原来亲密了许多,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异样。

只是在王宗景转身的时候,原本下了一层台阶的苏小怜却忽然停住了脚步,转过头来向苏文清这里看了一眼,但见那回廊中温婉美丽的女子微笑着,慢慢迎着王宗景走过来,目光仿佛不经意间向苏小怜这里看了一眼,那一眼意味深长,复杂难明。可是苏小怜的脸色在一瞬间却阴沉了下来,仿佛一下就看懂了那其中的意思。

不过除此之外,苏小怜并没有任何动作,她只是冷冷地看了苏文清一眼,然后深吸了一口气,面色又转为平静,然后豁然地转身,离开了这个院子。

苏文清明亮清澈的目光在苏小怜离去的背影上闪动了片刻,随即转回,看向王宗景,脸上的微笑越发温和了。

青云别院的入口处,阳光照耀之下,穆怀正领着柳芸、欧阳剑秋二人,陪着一行六七人缓缓地走进了青云别院。如果王宗景、苏文清等人看到这一幕的话,便会认出这些客人乃是昊天剑派的,为首的正是宋煜与罗威等。

一路上,穆怀正竞职尽责地向昊天剑派的客人简略介绍了一下青云别院的情况。人群中,宋煜与罗威的脚步稍慢,落后了几人,走在众人最后,一边饶有情趣的看着周围宅院,一边低声交谈着。

罗威道:“师兄,傅师伯和姬师叔为什么让我们来这青云别院?”

宋煜向周围的院子看了一眼,见前面穆怀正已带着众人走上一条大道,正在前头说着这次青云试的情况,便低声对罗威道:“这青云试如今在天下修真界中名气越来越大,咱们门中颇有几位师长对此心仪不已,咱们过来看看,也算是开开眼界。”

罗威点了点头,目光向旁边看了一下,道:“师兄,本来不是说只有姬师叔来的吗?怎么这次又让我们等了两日,结果名列副门主的傅师伯也带人过来了。”

宋煜眉头微皱,看来脸上也有几分迷惑之意,道:“这事的确有些古怪,与当日的安排不一样啊!而且——”他忽然顿了一下,目光向四周略扫了扫,然后压低了声音,道:“师弟,你发觉了没,傅师伯这次带在身边的那女子,咱们却是从来都没见过的。”

罗威的脸上也掠过意思异色,道:“不错,我也正奇怪呢,傅师伯只说是他今日刚刚收入门墙的女弟子,其他的就不肯多说了。不过那女子还真是漂亮,你看就这一两天的工夫,有多少人过去套近乎了。”

宋煜转过头看了罗威一眼,罗威立刻干笑道:“师兄,你还不知道我吗?我就是跟着过去凑凑热闹,决然是不敢耽误修行的。”

宋煜“哼”了一声,没好气地到:“你明白就好。如今两位长辈正在通天峰上与青云门萧真人会谈,但是从萧真人容我们到这青云别院游览来看,青云门对我等还是颇为看重的,此次的事情应该会顺利办成,如此我们也能早日回云州了。”

正说着,花儿只听身边的罗威“咦”了一声,笑着指向前,道:“师兄,你看那处院子,好大的一只黄狗。”

宋煜转头看去,果然只见前方不远处的一个庭院门外,石阶上趴着一直身躯奇大的黄毛大狗,旁边还坐着一个四岁大胖嘟嘟的小男孩,

正笑嘻嘻地搂着大黄狗脑袋玩耍。除此之外,他们身边还有一只灰毛猴子,看着也是活泼好动,在路边草地的花圃上追着蝴蝶,踩掉了好几块大石头。

这小男孩自然便是小鼎,不多时听到脚步声,看到前面走来不少人,但是最前面的都是熟悉的青云弟子,穆怀正,柳芸,欧阳剑秋等人,都还笑着对他打了招呼。小鼎也是哈哈一笑,摇头晃脑的哥哥姐姐的胡乱叫了两声,然后又抱着大黄狗的脑袋乱拧乱转玩耍去了。

庭院之中,差不多同时也走出了人来,还有王宗景,苏文清也跟在后边,脸上带着几分笑意。

听我的没错。胖子巴熊在那边笑道,你大伤初愈,整日躲在屋中不见太阳,对身子没好处的,就是要出来晒晒,再到后花园走走,担保你一会儿便心境开朗,神清气爽。

说着巴熊又回头笑道,宗景,听说你身上也有些小伤,一起去走走吧!

王宗景看上去心情不错,笑道:好啊说着也劝仇雕泗道,雕泗一起走走就回来,整日窝在房间修炼,对身子也不太好。

看见诸人都这么说,仇雕泗这才勉强点了点头。旁边的苏文清笑着道:好了走吧!帐号我今天也有些闷,一起去后花园走走。

巴熊更是高兴,拉着仇雕泗下了台阶,不料正好遇上了穆怀正一行。在青云别院中,多数人都对穆怀正颇有敬畏之心,当下众人纷纷见礼,穆怀正点了点头,也没说多话,依然带着昊天剑派一行人继续前行。就在一群人将要走过去时,走在最后的宋煜,罗威经过,与王宗景等人目光对视,一时双方都微微变了脸色。

罗威冷哼了一声,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宋煜在他身边咳嗽了一下,向他看了看一眼,罗威一撇嘴,悻悻然的把头转了过去,王宗景等人在院子门外的石阶下一字站开,却是将罗威脸上那显而易见的轻蔑之色都看在眼中,一时脸色都有些不好看,其中仇雕泗的神色最难看,不知是不是想起了当日受辱,他双眼冷冷的盯着罗威,忽然低声骂一句:

“混蛋,没教养的东西!”

这声音虽小,但是王宗景等人站在他身边还是听得到的。本来也没什么,谁知那边罗威宋煜等人都是修道有成的人物,耳目远比长人要聪敏一些,居然也听到了这句骂声,宋煜还好没什么反映,罗威却是个心浮气躁急脾气的性子,顿时大怒,转过身来指着仇雕泗,怒道:

“你骂谁?”

仇雕泗冷笑一声,盯着罗威道我骂的是谁,这里还有人不知道吗?

罗威顿时被他那满是挑衅的目光高的心头火气,也不知怎么,总觉得仇雕丝那目光看着自己便如同两团阴火似得,烧的心里难受,一时间竟全然忘记了身旁的师兄和自己置身何地,只觉得一股热血上冲,冲上前便是一巴掌向仇雕泗甩了过去,同时口中怒喝:老子让你多嘴!

宋煜站在一旁顿时吃了一惊,完全没料到罗威突然间如此失态,失声道:“罗威住手!”与此同时,已经走在前边过了一段路的穆怀正柳芸包括昊天剑派一行人,也听到后头传来的异响动静,纷纷转头看来。

王宗景这一边,却也是无人料到罗威居然会突然出手,要知道这可就是在青云门的青云别院中,一时也是呆了下去,没反应过来,也只有与罗威争执的仇雕泗一人反应最快,立刻向后跳了一步。然而仇雕泗与罗威在道行上毕竟还有差距,莫看这一掌有些随意,但罗威手掌翻腾间,笼罩的范围却是极大,速度也快,转眼间又追了上来,还加快了几分,看着竟是带了愤怒之意,一定要扇仇雕泗一个耳光才能出气一般。

仇雕泗脸色一变,身子猛然一低,看着动作居然比当日在河阳城中快了几,堪堪躲过了那一掌。见这个在河阳城中被自己随意击败的居然是躲闪了过去,罗威只觉得脑海中入火上烧油,心火越烧越旺,也不知道是哪来的火气,将残余的理智瞬间烧光了,于电光火石间,怒喝一声,翻掌一拍,一股风声豁然响起,风驰电掣般向仇雕泗打了过去。

仇雕泗身子本是伏地的,那一刻眼眸之中忽然掠过一丝无人察觉的绿光,然后整个身子看似笨拙的一个翻滚,确实向后翻了出去,于间法不容之际闪开了这一掌。

可是他本来就站在石阶之上,这一番闪开跳到旁边,却只见罗威眼前一花,掌下竟然出现了一个小小人影,有些错愕的抬头看来,正是原本坐在石阶上玩耍的小鼎。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忽的在这片庭院前的台阶上响起。罗威一掌甩在了小鼎脸上,在所有人差异惊愕的目光中,重重的打了小鼎一个耳光。

一缕细细鲜红的血,从小鼎的嘴角流淌了下来,划过他白嫩的肌肤,自下巴上一滴滴滑落,原本胖嘟嘟可爱的脸颊上,现出了一个通红的掌印,那五根触目惊心的手指印痕,刺眼地印在他带着几分不可思议,错愕的小脸上。

王宗景呆住了,苏文清呆住了,远处穆怀正呆住了,柳芸欧阳剑秋也呆住了,所有青云门下站在附近的人,看着这一幕全部像是石化了一样呆若木鸡,半晌说不出话来。

人群之中,心思机敏的宋煜第一个反应过来,虽然他也想不通罗威为何突然间如此暴躁,但随即他就发现周围青云门人的反应大有古怪,一个个满是今个到不可思议的表情,心中便是一沉,正想怒吼痛骂罗威并向那小男孩道歉以求挽回几分时,便听到突然一声怒吼咆哮,黄影如闪电般在眼前掠过,一个巨大的身影腾空而起。

原本温顺慵懒趴在石阶上的大黄瞬间全身毛发倒竖,尖利獠牙毕露,怒吼着扑来,任凭罗威有几分道行却不知怎么竟无抵抗之力,瞬间被这只距狗扑倒在地。王宗景等人又是一惊,才想有所动作,忽又听旁边怪叫声传来,转头一看,猴子小灰也是怒目圆瞪,也不知道打那儿搬来一块大石头抓在手中,双手举着就像罗威冲来。

这一幕看去,别人倒还罢了,王宗景与苏文清二人差点没吓的魂飞魄散,双双抢上,拼死拼活的拦住小灰,抓着挡着不敢让这只猴子靠近罗威哪怕半步,生怕一不小心那不长眼的白痴家伙就得被砸个脑壳迸裂。

场中瞬间一片混乱,昊天剑派的人眼看罗威忽然被一只凶恶至狂怒的大狗扑到,关心之下纷纷抢上,青云诸人也是脸色大变冲了过来,那边王宗景与苏文清拼尽全力拉着小灰,结果还是被这只看着不起眼的灰毛猴子在暴怒之下硬生生地一步步拖向罗威。

眼看局势大乱就要出事,忽然从人群后头传来一声大喝:

住手!

这喊声带了几分震聋发聩的清锐之音,自有股震撼之力,众人只觉得耳中顿时嗡嗡作响,不由自主地退后了两部,随即只见两个身影快速掠了过来,当先的男子面如冠玉风姿潇洒,却是曾书书突然看到了,跟在他后边的则是王细雨。此刻两人看到这一幕,先是一怔,随即目光落到兀自有些惊愕待在原地受伤的小鼎身上,顿时两人神色大变。

曾书书原本平静的脸上,顿时掠过一丝怒意,面上像是笼罩了一层冰霜,但他毕竟身份不同,还是压住了心头怒火,正想找人询问原因时,忽然只听台阶那边猛传来一声叫喊,却是无缘无故被甩了一个耳光,错愕不解的小鼎终于反应了过来。

“哇呀呀呀…………“

小男孩瞬间整张脸气得通红,同时也不知是脸颊剧痛还是嘴角破裂流血的痛楚,让他大眼睛中有了几分淡淡水光,看上去十分可怜,然而小鼎硬是忍住了没哭出声来,同时一脸愤怒,却又哪里有一丝一毫畏惧之意了,一把推开拦在他身前的巴熊,大叫大嚷地向罗威冲去,看这架势是要去跟这人拼命。

青云门诸人顿时又是一片鸡飞狗跳,拖手抱脚拦人劝说的什么都有,最后还是曾书书跳出来一把将小鼎抱在怀里,苦笑道:“小祖宗,莫闹莫闹,这….”

“哇呀呀….”

“哎呀,别打!莫要扯我头发….”

“哇呀呀….”

“啊,疼,头发扯乱了!”

“哇呀呀呀….”

“嘶….好了!我们上山,一切都山上说!哎呀

  • 独一无二:

    感觉和1完全不一样!当然,除了书名——没了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宛如一杯白开水,平淡而无味;也少了丰满的情感描写,就像一具行尸走肉,苍白而无力.或许真的是期望越高,失望越大…评价只有四个字:狗尾续貂.

    回复
  • 天蓬元帅:

    这是他弟写的

    回复
  • 泰拉瑞亚主题曲:

    逼逼不逼逼逼逼不不逼逼不不逼逼逼不不逼逼不逼逼不逼逼逼逼不不逼不逼–不–逼逼逼逼不不

    回复
  • ,:

    逼,逼不,逼逼逼逼不,不。逼逼不不,逼逼逼不不。逼逼不逼逼不,逼逼逼逼,不不,逼不。逼–不–逼逼逼逼不,不。

    回复
  • 思凡:

    诛仙1仿照笑傲江湖,反而不如笑傲江湖,诛仙二又感觉从很多地方摘来了许多情景强加上去,而主人公的性格不鲜明。总让人感觉张小凡太过于小家子气,主题也没有突出。

    回复
    • 好人:

      你他妈有病吧!什么诛仙一防着笑江湖一边玩去傻逼

      回复
    • 思凡傻逼:

      不爱看,滚

      回复
  • 颩紷丨聲聲酉卒仌:

    文笔其实没变,只是情节太牵强附会,看着就像是一群小孩子在过家家,侧重点不太鲜明,除了对诛仙1的人物情节描写一如既往的生动,其他的客观来说确实远不如第一部。

    回复
  • 一个浪人:

    爱看看,不爱看拉倒,别在这瞎比比,有本事自己去写,

    回复
  • 朴不破:

    依着小灰的性子,小鼎被打了,居然不变身刚那傻子?

    回复
    • 爱看不看:

      sb,那个国家会动不动就用原子弹,美国航母都到门口了

      回复
  • 朱子涵:

    煞笔

    回复
  • 后会无期:

    河阳那天为什么没有叫上苏小怜,那天她又在做什么?

    回复
  • 后会无期:

    不是有这张小鼎,早就看不下去了

    回复
  • 在蓝色的世界:

    我觉得情节很精彩,理解不了那些找茬的人究竟什么心态

    回复
  • 在蓝色的世界:

    小鼎被打了,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回复
  • 七星嫖虫:

    捅马蜂窝了

    回复
  • 实在看不下去了:

    实在看不下去了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