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四十九章 蒙面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小鼎跳了起来,转身就跑,想着玉清大殿外面跑去,看着那个小小的略带了一些振奋的身影,曾书书一手扶额,苦笑回头,道,“陆师姐,你这是要干嘛?”

陆雪琪面色淡淡,站了起来,也不看他,只是淡淡的道:“我这做娘亲的既然心有挂碍,帮不了自己的儿子,那就什么也不做了。不过幸好,小鼎他除了我以外,还有一个最疼他的爹。”

曾书书翻了个白眼,道:“知道知道,咱们这几个人,谁不晓得小鼎是他的心头肉命根子,平日最是看重不过了。只是——”他摇了摇头,苦笑道;

“这种小事,就不要惊动……他了吧,到时候万一生出什么事端,岂非又是麻烦?”

“小事?”

陆雪琪清冷容色忽然又是一寒,冷冷道,事情经过刚才咱们可是听得清清楚楚了,从头到尾,小鼎都是乖乖坐在石阶上,即为吵闹也没惹人,凭什么被人冲过来无缘无故打了一耳光?还有——”

说到一半,陆雪琪声音忽然顿了一下,看了看坐在旁边微皱眉头的齐昊一眼,道:“齐师兄或许不太知道,但你们两位晓得,小鼎自小跟在他爹身

边,从出生至三岁,每日皆用真法如体淬炼经络气脉,那身子骨是有底子的,远胜于寻常小孩,但那一掌之下,小鼎竟然口角流血面呈红印,你们以为这是什么?”

此言一出,齐昊顿时便是双眉一皱,旁边曾书书、宋大仁两人也是脸色微变,神色间忽然沉了下来,过了片刻之后,宋大仁深吸了一口气,却是略微压低了声音也带了几分不满,道:“那厮出手颇重,如果小鼎是普通人家的四岁小儿,坐在那挨了这么一下,怕是要出大事,搞不好就……”

就怎么样,宋大仁很快闭上了嘴,没有继续说下去,但那话里意思,在场诸人心中都是明白的。时至今日,能够坐在这里的人早已是当今天下修炼

界中一等一的人物,哪里还需人把话说透。

陆雪琪清丽容色冷冷一笑,转身走了出去。留下三个男人在空荡荡的大殿上面面相觑,又过了片刻,齐昊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道:“曾师弟,你还是去找一下掌教师兄,把此事跟他在说一下,由他来定夺吧。”

曾书书坐在位置上默然良久,缓缓点了点头。玉清殿外,青云门一众人等任是站着等候,其中王宗景心神激荡,那一刻几乎不敢相形自己的眼睛,竟是向那个美貌的青衣女子看个不停,结果惹得身边的人注意过来,很快便有人让它吃到了苦头。

“啪”,一声轻响,听着有些沉闷,却是一只脚重重的踩在王宗景的脚掌上,疼得她一个激灵,转头看去,只见姐姐王细雨站在他的身边,脸色微

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低声嗔怒道:“臭小子,你鬼迷心窍了吗?从刚才开始就盯着人家看,转不开眼睛了。”

说着,王细雨还故意把踩在王宗景脚上的鞋子来回转摸了一圈,让王宗景倒吸了一口凉气,赶忙陪笑道:“我知道了,嘶,姐姐,行了,我明白了

,再不看了。”

王细雨哼了一声,把脚缩回去。心想着这个弟弟平日不这样的,怎么今天居然被那青衣少女的美色所惑了。正奇怪间,忽然只听见玉清殿上脚步声,

却是小鼎一溜烟跑了出来,看到门口站了这么多熟人,小鼎也没停下脚步,只是一副敷衍神色随意招了招手,便大步向玉清殿前的高高石阶跑去,同

时左右看看,吹了一声口哨,顿时众人只听狗吠猴叫声从背后响了起来,大黄小灰从一处角落追了上来,一路摇头摆尾的追着小鼎去了。

又过了片刻,陆雪琪走了出来,神情淡漠,也不看左右,径直离开,随后就是齐昊与宋大仁并肩走了出来,对眼一望,齐昊露出笑脸,向昊天剑派

那边走去,宋大仁则是走向穆怀正等青云弟子这一边。

众人站了许久,此刻都是精神一振,尤其是站在最前头的穆怀正,看来神色最是恭敬,踏上前一步老老实实地道:“师傅。”

宋大仁嗯了一声,点了点头,目光在这一排人脸上扫过,沉吟了片刻,道:“这件事你们就不用管了,门中长辈自有主张,没事就先回去吧。”

穆怀正怔了一下,却想不到居然是这样一个答复,但他平日里对师傅最是敬望,此刻也是如此,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便转身吩咐众人离开。

王宗景离开的时候,在走下台阶前,忍不住又转头向昊天剑派那边望了一眼,只见齐昊与傅飞鱼,姬水原两位昊天剑派的长辈站在那说着什么,面带微笑,而周围众弟子则是退开了些;至于剩下那一位一直默默无语的青衣女子,则站在了人群的最远处,依然是一副对万事漠不关心的模样只是眺望着着一片壮阔天涯,丝毫也没注意周围人的目光。

玉清大殿后堂,清莲小池边。

萧逸才凝眉看着池中青莲,青绿怡人,在微风中轻轻摇摆,显出了几分窈窕身姿。不久之后,在他身边想起了一阵脚步声,确实曾书书走了过来,站在他身后,轻轻叫了一声“掌教师兄。”

萧逸才轻叹了一口气,道,“怎样了?”

曾书书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刚才大殿上几个人的对话说了一遍,随后皱起眉头,道:“昊天剑派那个叫罗威的弟子,怎么如此不加轻重,也难怪陆

师姐心中愤怒”

萧逸才背负双手,没说什么,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这一池青莲,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摇了摇头,道:“此时有些不对。”

曾书书一怔,道:“怎么了?”

萧逸才转过身来,沉吟着道:“你看,昊天剑派此番前来,一直把身段摆的很低,哪怕是傅飞鱼与姬水原这两个在云州也算是颇负威名的人,同样

是很客气。即是如此,他们带来的弟子又怎么可能一转身,就在我们青云门的地盘上寻衅滋事,而且对一个四岁小儿下重手?”

曾书书皱起眉头,道:“如此说来,倒也有几分奇怪。”

萧逸才摇了摇头,道:“我总觉得这事有些蹊跷,但一时也想不明白,不过幸好浩天剑派与我们该谈的事都已谈完,本就打算走的,你过去好好送送他们,也不要再多挽留,一面再生事端。”

曾书书点点头,道:“齐昊师兄已经过去相送了,不过——”他顿了一下,声音略轻了轻,道:“小鼎那边……还有他爹怎么办?”

萧逸才缓缓摇了摇头,道:“应该没什么大事的,不用担心,陆师妹向来看中青云,刚才的话想必不过是一时气话罢了,至于张……师弟,也是心性

敦厚识大体之人,不会意气用事的。”

“哦!”曾书书在他身后答应了一声,但不知怎么嘴角微微一瞥,漏出几分不以为然的神色来。

#############################################################################################################################################################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

喧闹嘈杂了一天的青云别院,在沉沉夜色中终于安静下来,漫天星斗下,所有的院子都是静悄悄的。乙道甘三院中也是一片寂静,门窗紧闭,除

了今天出事的小鼎没有回到木字房外,其他人都回到自己屋中休息了。

只是火字房中,王宗景躺在床上,直到这深夜时分,仍然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在他脑海之中,总是反复地出现今日见到的那个青衣女子的脸庞

,总是不由自主地忽想起当日在龙湖水底深处那诡异、妖魅般得初见。

似一团火,在心头熊熊点燃不知所以却燃烧不止。王宗景躺在床上却瞪大了眼睛,盯着黑暗的屋顶,也不知怔了多久,忽然间他一个翻身,脸上

带了一丝决然,轻手轻脚地走到门边,先是听了一下屋外动静,确定门外的确无人后,这才轻轻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这一夜,无月有星,光鲜有些昏暗,幽静的院子里,抄手游廊边寂寞的影子扑在地面,空气里有淡淡清新的青草芳香。王宗景看了看周围,将房

门关好后,快步走出了院子,沉吟了片刻,一路向着后花园那里去了。

一路寂静无人,他顺着早已熟悉的道路来到后花园石壁边,并没有太多迟疑便攀爬上去,只是在那一刻,他心中忽然又掠过一个一直不解的念头

,当日为什么在这片巨树森林里,会出现那四只妖兽呢?

看了一眼夜色下阴暗深邃的森林,王宗景皱起了眉头,没有去冒险,而是很快爬上了大树,然后在这片夜色的掩护下,如一直猿猴般在树顶快速

移动,绕了一个大圈,最后从很远的地方离开了青云别院,也躲开了那些神秘未知的守卫别院的力量,下了山,向河阳城方向跑去。

白日出事之后,被穆怀正带上通天峰时,王宗景听到他们几人聊天,其中有说道昊天剑派诸人是住宿在河阳城的意见客栈中,此时此刻,他的心

情很是奇怪,明明知道自己的行为颇有些不可理喻。但是那股心情激荡热血沸腾的感觉。却让人有几分情难自禁,无论如何,都想着再见她一眼。

谁能知道,明天以后,她又会飘到天涯海角那一处地方,也行这一生,都可能再不会相见了吧。

他迎着夜风,在青云山巍峨山体的阴影下,奔跑着,跑向一个未知而奇怪的前方。

夜色深沉,幽远而静谧。

一个时辰后,他已到了河阳城中,如之前一样,夜深人静时候万簌俱寂,城中的百姓都已安眠,长街寂寂,并不见一个人影。王宗景在心中默念

着白天自己偷偷听到的客栈的名字,在街头奔跑寻找着。

也不知算不算是他时来运转,本来挺渺茫的事,结果在他跑过第二条街的时候,居然就发现了那间客栈,名叫“云福客栈”,不止是不是名字中

与云州一样有个云字,那些昊天剑派的门人才选了此处。此刻但见夜色之下,云福客栈房门紧闭,门前挂着两个红色灯笼,各写了“云”、“福”

二字,在长街夜风中轻轻摇摆着。

站在街头某个阴影里,王宗景心中情不自禁浮起了几分紧张,虽然这一路热血沸腾地跑来,但事到临头他却多了几分迟疑。正犹豫处,他忽然听

到长街另一头传来一阵声响,却是向这里来了,连忙吧身子一缩,躲了起来,然后偷偷向外看去,顿时又是一怔,嘴巴微张,一时说不出话来。

之间星光之下,长街之上客栈之外,一脸气鼓鼓表情的小鼎突然出现在那里,旁边跟着的自然还有和他形影不离的大黄、小灰,此刻都是转头看

着这个小主人。

借着些许光亮,王宗景看的清楚,小鼎脸色被打留下的红色掌印与嘴角的伤处,此刻居然好了大半,嘴角边看着还有些裂口痕迹,但是脸颊上的

红色掌印却完全消失掉了,显然小鼎回去之后,被人涂抹了什么灵药,药效灵验神奇所致。

想到此处,王宗景心中一动,连忙转头向四周看去,可是长街空旷,出来隐身于暗处的自己惊愕大摇大摆一脸恼怒站在客栈门口的小鼎,看不到

第三个人了。拿小鼎叉腰而立,瞪了那客栈一眼,看来一副恼怒气愤的模样,对旁边的大黄小灰说道:“那些家伙就住在这儿的。”

“汪汪。”大黄低声吠叫了两声,坐到了地上,看起来有些慵懒,倒是小灰精神多了,笑嘻嘻站在萧鼎身边手扶着他,不时抓抓自己的头。

小鼎捏紧了胖乎乎的小拳头,用力在身前一挥:“我们进去找他算账!”

说着就向客栈跑去,旁边大黄和小灰跟了上去,王宗景怔了一下,心想这哪里能成,这么小一个孩子过去,定然要吃亏的,身子一动就要出去

喊住他,谁知小鼎跑了两步,又一下停住脚步,想起了什么,自言自语道:“不行,不能这样进去,他们会认出我的。”

说罢,抓过背着的那个小布袋,伸手到里面掏摸了一阵,过了一会儿摸出一块褐色的绸布方巾来,也不知原来有什么用处,居然放在拿小布袋

中,拿手抖了一下,撑开了往脸上一绑,只露出包括两只眼睛以上的部位,顿时就变成了小小蒙面大盗。

圆圆的小脑袋点了点,看来颇为满意,居然还笑了两声,刚要继续前进,小家伙目光一瞄又看到旁边的大黄小灰,“嗯”了一声,歪了歪脑袋

,又伸手到小布袋中掏摸起来,这一次摸索的时间稍长,最后摸出一块差不多的方巾,另一块却是一件小衣服,看来是小鼎平日穿的。

小鼎也不废话,干脆利落地一把抓过猴子,先把方巾给它绑到脸上,然后搂过狗头,直接用衣服蒙上了硕大的脑袋,只露出两个贼溜溜转个不

停的眼珠子。星光之下,王宗景在一旁看得险些笑出声来,之间一人一猴一狗,统统成了蒙面大盗,只是看着全都不伦不类,滑稽得很。

“这样,他们就认不出我们了吧!”萧鼎得意地道,然后吧手一挥,带着两个死党想客栈冲去,只是到了门前,显然也不适合直接踢门而入,

幸好小灰性子通灵,虽然莫名其妙蒙了面看着像极了一只傻瓜猴子,但本质上还是聪明的,很快对小鼎指点了一下,然后一人两兽一溜烟又转到了客栈旁边的小巷子里,那里围墙,有一人多高,小鼎与小灰都爬到大黄背上,然后大黄一声吠叫,冲刺几步,居然一个箭步跳了过去。

这一连串动作顺畅无比,看得在一旁的王宗景眼睛有些发直,竟然在一瞬间忘记出去拉着小鼎别胡闹了,心想着几个家伙怎么翻墙翻得这么熟练这绝对是平日经常做磨练出来的啊。不过他随即又是一惊,醒悟过来,哪里还顾得上许多,连忙向那客栈墙壁跑去,生怕小鼎过去吃亏了,这一刻被小鼎这么一捣乱,他原本纷乱的心绪居然平复了许多,人也清醒下来了

那一堵围墙虽然不低,但一人多高的高度显然是难不倒王宗景的,他轻轻松松就翻了过去,落地一看,小鼎身影就在不远处,躲在一处花圃后

边,旁边大黄与小灰都转头向他这里看来,被这两字外形诡异蒙头遮面的家伙看了一眼,差点让王宗景也是心头一跳,倒不是害怕,而是差点笑出

声来。

咬牙忍住笑,他也摸索了过去,这时小鼎也回头看来,见到王宗景呆了一下,奇道:“王大哥,你怎么也来了?”

王宗景苦笑一声,心想总不能告诉这孩子自己半夜三更偷跑出来是为了看美女的吧想了想他便瞪了小鼎一眼,低声道:“你一个小孩子,

大半夜的一个人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干什么?胡闹!”

小鼎不服气地道:“你也不是也跑过来了吗?”

“呃我比你岁数大,咦,不对!你别扯这个,这地方不是你来的,快回去。”王宗景脸颊微红,声音却大了些。

小鼎哼哼两声,道:“不行,今天我被那人打了,我得去打回来。”

王宗景一阵心焦,耐着性子又劝了几句,小鼎还是不肯,在那边絮絮叨叨低声道:“不行,我长这么大,除了我娘拍我两下屁股,连我爹都

从来没打过我。”说着蒙在面上的方巾一动,看着像是吹了口气,然后“嘿”的一声,却是跳了起来,就要向那边的客房冲过去。

王宗景吃了一惊,连忙伸手拉他,谁知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在他和小鼎中间,猛地多了一个男人身影,无声无息而来,那身形之快若凭空出现

,犹如鬼魅一般。片刻之间,边看这男子伸出手去,一把就将将跳出去的小鼎拎了回来,然后轻轻放在身后。王宗景这一惊非同小可,下意识地以

为这可能就是昊天剑派的人,意图对小鼎不利,身形一动就要扑上,却没注意平日紧护着小鼎的大黄和小灰都是敌意皆无,反而看着颇为亲热地靠

了上去。不过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也听到小鼎略带惊喜地叫了一声:

“爹。”

王宗景身子立刻顿住,这一刻心念流转,面前站着一位衣着普通的男子,嘴角带了一丝温和笑意,正看着身边的小鼎,验证流露出几分疼爱

之色,用手轻抚着他圆圆的小脑袋。旁边的大黄靠了过来,投在他脚边蹭个不停,至于小灰则是咧嘴笑着,熟练无比地一下窜上了这男子的肩膀,

然后蹲坐下来,举目四顾,看来得意非凡。

随后,这男子抬起了头,想王宗景这里看来过来。

那是一双明亮而深沉地目光,并无锋锐之意,却仿佛比世间所有的光芒都更透彻,一眼便似看入王宗景的内心,让面对无数凶恶残忍的妖兽都

并不畏惧的王宗景,竟下意识地、身不由己地退了一步。

“爹,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王大哥。”这个时候,小鼎在这男子身边开口说了一句。

然后,王宗景便看见那男子微微一笑,目光中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点了点头,道:

“王宗景?”

王宗景不知怎么,心中竟一阵激动,在深深呼吸了一下后,道:

“是,前辈。”

  • 牛立弓:

    搞笑

    回复
  • 周毅雨:

    呵呵

    回复
  • 予独爱小凡 , 小凡呢?? 为何要换主角:

    “这样,他们就认不出我们了吧!” 萧鼎 得意地道,然后吧手一挥,带着两个死党想客栈冲去,只是到了门前,显然也不适合直接踢门而入,呵呵萧鼎

    回复
    • ?路人:

      作者在创作的海洋中将自己淹没了!

      回复
    • 雨戏:

      话说那个青衣女子是什么身份

      回复
  • 。。:

    没意思

    回复
  • 、りL.亽:

    大爱张小凡

    回复
  • 绅士:

    作者竟然把自己名字都搞进去了。。。萧鼎,呵呵

    回复
    • 轩辕:

      逗,这应该是手打的失误,应该和作者无关

      回复
  • 绅士:

    这个不知好歹的王宗景,居然敢对张小凡的老婆陆雪琪有好感!真是不怕死啊他。佩服

    回复
    • 香酥:

      你怎么看的?他喜欢的哪里是陆雪琪啊?你老眼昏花了!

      回复
      • 绅士:

        这前面不是提到么,他一直向着美貌的青衣女子(指的是陆雪琪)看个不停,结果被她姐姐发现骂了他说:你鬼迷心窍了啊,他才收了眼。后面也提到当陆雪琪走出大殿,王宗景心想还想着在见一次这个青衣女子(陆雪琪)一面,而且也说到他看的时候还脸红了!这不是纯在好感是什么?!你来解释我听听啊!真怀疑你是怎么看书的 更何况我说的是好感,不是你说的喜欢或者爱!你看清楚我说的是什么,在回复我好么!?

        回复
        • 香酥:

          你看错了,那个美貌女子不是陆雪琪,还不承认自己看错

          回复
          • 绅士:

            好你看清了,他看的不是陆雪琪那你告诉我他一直盯着看的那个青衣女子是谁,你告诉我

          • 张大凡:

            而且是昊天剑派的人

          • 小黑狼:

            只不过,那些后辈都是仙一的山寨品,看着就不舒服,想必作者也是词穷,眼里的人都是一样。,就好像日漫的人物一样,怎么看都是一样的;。

          • 用眼睛看书:

            你不是2你是瞎!

  • 疯狂:

    垃圾

    回复
  • 碧瑶:

    不会是碧瑶吧

    回复
    • 小小:

      e,是龙青鲤

      回复
  • 当地:

    刚刚好

    回复
  • 当地:

    刚刚好

    回复
  • 当地:

    刚刚好

    回复
  • 当地:

    刚刚好

    回复
  • 佛v:

    回复
  • 神:

    小鼎加油一定要打回来

    回复
  • 三生:

    那是一双明亮而深沉地目光,并无锋锐之意,却仿佛比世间所有的光芒都更透彻,一眼便似看入王宗景的内心,让面对无数凶恶残忍的妖兽都

    回复
  • 寻梦:

    小鼎――萧鼎

    回复
  • 芯光:

    我觉得穷屌丝有问题,两次冲突都是因他而起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