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五十一章 杀意(下)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扑!”一声闷哼,让那妇人吓了一跳,抬眼看去,却见失魂落魄般站在小院之中的那个年轻人,终于像是某根弦豁然崩断一般,身子剧烈颤抖,血气上冲,猛地喷出一大口鲜血出来,在风雨之中,挥洒而去,落在这已经满是血痕的小院里,又迅速地被漫天雨水所掩盖。妇人吃了一惊,却见王宗景的脸色狰狞,面上肌肉扭曲,几不似人形,心中顿时也害怕起来,再不敢多作停留,回头就走,转眼就离开了这里。风雨潇潇,惊雷阵阵,天地人间,一片肃杀。雨水如刀,无穷无尽地落在王宗景的身上,他颓然站在这孤寂肮脏的小院中,身子像是再也支撑不住,慢慢地跪倒下来,双手扶着地面,脑海中有无数个声音在同时嘶吼咆哮着,对他不停的诉说着这院子屋子那一幕幕惨烈的景象,然而,一切似乎都消弭,那风声雨声,那电闪雷鸣,忽然都变得有些遥远了,雨水淋湿了他的视线,模糊了这世上的一切,恍惚之中,他却那样清晰地记起了当日萧逸才的话语:杀过人吗?

没有。

敢杀人吗?

…………

我要你去那村里,替我杀一个人……

我不杀!

你为什么不杀他?

你为什么不杀他?

你为什么不杀他?

你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不杀他……“轰隆!”一记震天动地的沉雷,突然在苍穹之巅炸响,整个大地仿佛也颤抖了一下。狂风,暴雨。席卷过苍茫人间,千家万户闭门不出,凄厉的风声卷起无尽冰冷雨丝,冲刷了这片肮脏的土地,雷声隆隆,闪电疯走,撕裂着这一片黑暗的天幕。微光之中,黑幕之下,王宗景在风雨之中缓缓走来。踏出一步,踩进路上水洼,踏出一步,踩在了风雨之中。全身上下,再无丝毫干燥之处,雨水如潮,似无数把冰冷刀刃无穷无尽打在他的身上。他瞪着眼,咬着牙,苍白了毫无血色的脸,握紧了咯咯作响的拳头,一步一步,向着村中最大的宅院走去,茫茫人间,这一刻仿佛只剩下他独子一人,满怀杀意狂怒,满怀痛悔不堪,一步步走去。那一扇紧闭的大门,高大宽敞,白色的石阶,两旁还有威武的石狮,带了一丝嚣张,挡住了这无穷风雨,也挡住了他的去路。

他一步一步走到那大门前,抬起已经布满血丝的双眼,霍地一脚抬起,重重地踏在了大门之上。“嘭!”坚固的大门剧烈地颤抖了一下,发出一声巨响。“滚出来,我杀了你们,我要杀光你们这些畜生……”带了几分绝望几分疯狂的嘶吼声,似古老深林里狂怒的妖兽正在怒吼咆哮,王宗景全身每一块肌肉仿佛都在咯咯作响,死死地盯着那扇大门,听着门后的骚动,骂骂咧咧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似乎还没搞清楚状况。“开门……”他嘶哑了声音,紧盯着那条紧闭的门缝,整个身子微微颤抖起来。只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从他身后传来了一声深切的叹息,一个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侧,却正是明阳道人,道人的另一只手臂,轻轻地在王宗景后脑处拍了一拍。王宗景茫然地瞪着他,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有心中那股无比愤恨的火焰,带着疯狂不停地燃烧着,燃烧着,那一刻,他真的想杀掉面前所有的人,甚至包括明阳道人,只是片刻之后,他眼前猛然一黑,瞬间失去了意识,整个人顿时外道摔了下去,不过明阳道人就在他身边,一下抱住了他,默默摇了摇头,又淡淡地看了一眼这一扇大门,眼中有意思厌恶之色。大门后的动静很快就到跟前,几个家丁因为在这狂风暴雨中跑来开门而大为不爽,待到打开大门后却只见门外空空荡荡,除了漫天风雨更无一人影,顿时又是一阵破口大骂,然后悻悻然将大门又重重关上了。轰隆!雷声滚滚,这一场狂风暴雨,黑暗天幕,似乎永无止歇,就这么凄厉地持续了下去。青云山,通天峰,玉清殿。夜色深沉,黑幕低垂,整座庄严肃穆的大殿中,虽有高悬的灯火照明,但因为太过恢弘阔大,仍是显得很是昏暗,只有三清圣像之前,烛火高举,檀香袅袅,显得光明一些

浑身湿透的王宗景,面色苍白的像是死过一次搬,怔怔地坐在地上,身上的水珠不停滴落,浸湿了身下一大片青砖,明阳道人默默地站在他身旁不远处,微微皱着眉头,不时看他一眼。脚步声响起,一个身影从后堂处走了出来,一身墨绿道袍,气度威严,正是萧逸才。明阳道人迎了上来,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些话,萧逸才面色淡淡,听完之后也没什么反应,只是微微点头,对明阳道人略微示意,明阳道人迟疑了一下,还是低声答应,随后静悄悄地退出了玉清大殿。萧逸才缓步走到三清圣像的香案之前,也没去看颓然坐倒在地上的王宗景,而是走到案边取了细香,径直去烛火上点了,然后安静地向着三清上香行礼。他的动作无声而熟练,姿势潇洒而温和,那一刻,整座大殿向仿佛都安静了下来。安静的似乎没有任何声音,让人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空旷的大殿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他上了香,转过身子,然后面无表情地看想王宗景。王宗景仍是低着头,过了好久,才同到他已经嘶哑的声音,低低的道:“为什么,不让我去杀人?”萧逸才才走过来,在王宗景身边不远处的一张椅子上坐下,面容平静,口气平淡地反问一句:“你为什么要杀人?”王宗景身子似乎震了一下,但仍是低垂着头,看着被他身上水滴溅湿的地面,涩声道:“他们作了孽,该死.”萧逸才深深看了他一眼,道:“你凭什么杀人?”王宗景突然不说话了。

萧逸才盯着他,慢慢俯下身子,靠近了王宗景,同时口中道:“你是不是想去杀了他们全家?”没有回答。“你想过没有,那家里人口众多,孙积善的老母与几个孩儿,你也想杀了吧,他们又作了什么孽?”又是沉默。“你想杀人,不是因为什么正义,不是因为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萧逸才靠近王宗景,暮光冷得像是一把锋锐的匕首,忽地一把抓住王宗景一直低垂的头颅,将他抓了起来,“你想杀人,不过是因为心中的同很后悔,不过是良心过不去,你,不是是位了泄愤而已!对不对?”王宗景整个身子都颤抖起来,面色苍白如纸,再无血色,那一刻竟不敢再看萧逸才的眼睛,只是拼命底下了头,仿佛想要藏起来,萧逸才手一松,王宗景的身子顿时摔在了地上,发出一声闷响。萧逸才站在他的身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目光冷彻,缓缓地道:“你心性资质,与众不同,我很是看重,也想栽培于你,然而这世间事,总有纷乱劫数,总有畏怖痛楚,看不看透过不过去,心智不坚,又怎能成大事?”“今日之事,你回去细想,想不通过不去,那也随你;若是能明白一二,想通了你究竟为何有杀人之意,再来找我。”他挥袖转身,那一刻面向三清,高大的神像之下,萧逸才面色凛然,冷冷地望着那神像,全身道袍无风自动。“天地世间,总有些事,千万人不能为,我当为之;总有些人,为心中所寄,受尽煎熬痛楚,我当受之,青云一门,通天峰上,千百年来,多少英杰祖师在此处立下铮铮誓言,前赴后继,岂有半分悔意?”他剑眉冷目,霍然转身,大步塔去,似乎那一刻,心中也是愤懑激动,步伐之间,只见隐有风雷之势,对着这空旷大殿,对着阴影黑暗,大声道:“堂堂男儿,立于人间,何必妇人之态?生死等闲事,自己去担当,自己去看穿,不过如此罢了。”声音嘹亮,回荡在这空旷大殿上,随着他的身影渐渐远去,终于消失不见,王宗景的身子匍匐于地,眼睛死死地盯着地面,良久不发一言。是夜,王宗景从通天峰回到青云别院,枯坐屋中整夜,翌日以他身体之强健,却突然高烧不退,全身颤抖,大病一场。

  • menjialiang3:

    da sheng gao su wo, zhe shi ji lou

    回复
  • 黑鹰坠落:

    诛仙二是垃圾,垃圾,我

    回复
    • 绅士:

      你就是垃圾

      回复
    • 傻逼sb:

      傻逼sb

      回复
    • 戎以南:

      放你妈比屁

      回复
    • 赵青河:

      你TM是垃圾

      回复
    • 瓦德莱妖西:

      垃圾你还看,你你他妈智障

      回复
  • 派大星:

    这个为了山村寄宿之老人 被害 而起杀意 是不是有点太牵强了

    回复
    • piligua:

      情商不够啊

      回复
  • 123:

    好做作

    回复
  • 我的人生:

    嗯!感觉是有点牵强了!如果是王细雨受害!那会是涛天的杀意!

    回复
    • !:

      他不全是为了老汉。而是悔恨当初没杀了他!看不懂不要乱说话!

      回复
    • 三生:

      同上

      回复
  • 无名:

    似曾相识

    回复
  • 鬼厉:

    回复
  • 破碎的心:

    我怎么觉得超级啰嗦,根本不知道这诛仙2要讲的是什么

    回复
    • 支持萧鼎:

      sb你凶你写

      回复
  • 游客:

    主要是内疚,起了杀意

    回复
  • 孙于晴:

    小凡失踪了

    回复
    • 支持萧鼎:

      你眼瞎啊!

      回复
  • 我的小凡:

    我的小凡啊[委屈]

    回复
    • 是我的,哼:

      是我的,哼

      回复
    • 都别说话:

      都别说话

      回复
  • 廖涛:

    看了许多,没看懂

    回复
  • 好耍不:

    看了这么久还是看不懂到底说什么

    回复
  • 王神附体:

    回复
  • 柔情Φ柔楚耀月:

    回复
  • 666:

    写的跟王宗景是道玄 青叶 之类青云大人物私生子一般 没事见掌门 4大长老 还有大主角小凡 这它么还不是本门弟子 主角光环也不是这么玩的真扯。。。 想当年7脉会武 即便是前四也不是随随便便见些大人物 这一个非本门的新人 真假 吹牛逼的话 写小鼎位主角也是好的

    回复
  • 555:

    写的是2不连贯没,换主角梗每意思了!

    回复
  • 在蓝色的世界:

    这地方是最精彩的地方了!

    回复
  • @@:

    大家需要张小凡,每章节少了他,就像菜里没放盐一样,在好的菜吃起来,都没有味道了。但是,朱仙1和朱仙2之间的步子迈的太大,扯着蛋了。看着朱仙2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作者应凉水煮青蛙,慢慢来,太急于求成了吧?

    回复
  • 凡迷:

    诛仙2是有些繁琐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