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五十三章 死人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无数的画面在脑海中如同破裂的碎片,不连贯却如潮水一般汹涌涌来,掠过之后留下的痕迹就想是被刀割过一样,有一种剧烈的疼痛夹杂着几分疲倦。王宗景只觉得自己的头颅就像是要炸开一样,以他那坚毅的忍耐力,也忍不住地痛哼出声,慢慢睁开了眼睛,在这个晚上片刻的清醒中,看了看自己身边这片地方。

昏黄的灯火下,模糊的视线中,整间屋子都显得很是阴暗。微微摇曳燃烧的烛火让墙壁上的影子微微颤抖。一张肥胖的脸庞,带了几分关怀之意,凑到他脸庞近处,看着似有些惊喜,道:“宗景,你醒了吗?”

王宗景只觉得脑海中一阵阵地眩晕,不过总算还有几分清醒,低低地叫了一声:“胖子。”

巴熊顿时高兴起来,伸手取下敷在王宗景额头的湿布巾,顺便探了探,随即满意地点了点头,虽然仍在发热,但比前两个时辰却是好了许多,他迟疑了一下,还是走过去将湿布巾搓了两把,重新蘸湿了,再放到王宗景的头上,随后笑道:“你醒了就好,前头看你发热烧得人都迷糊了,还真是吓人。”

“嗯……”王宗景疲倦地答应了一声,目光扫过屋子,发现这时已是深夜,屋中就只有胖子巴熊一人还守在这里。转过头来,他对巴熊有些艰难地点了点头,道:“多谢。”

巴熊摆了摆手,倒也不居功,笑道:“我也没干什么,其实白天时候,你姐姐和其他人都有过来看你的,特别是你姐姐,还拉了曽长老过来亲自给你看病,所以你才能好得这么快。就是苏姑娘和雕泗他们两人,也在这里看了你很久,不久之前刚走掉的。”

“嗯……辛苦大家了……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王宗景带了几分吃力,嘴角浮起一丝苦笑之意,慢慢地道,“突然就这样病了。”

“好了,好了,你可别说话了。”巴熊看着他的摸样,连忙道,“先好生休息着吧,等到病好了,随你怎么说。”

王宗景点了点头,看着也的确是疲倦不堪,像是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样,挣扎了片刻,脑袋一歪,再度沉沉睡去,哪怕巴熊在旁边推了他两下,王宗景也是毫无知觉的样子,一点反应都没有。

巴熊坐直了身子,看着像是松了一口气,凝视着王宗景看了一会儿,随后目光抬起,却是在这屋里缓缓掠过。简朴的摆设,整齐的家具,看着一切都显得井井有条,巴熊似有些无聊地站起,在这屋子中缓缓踱步,烛影摇曳,照得他一张胖脸上也似阴晴不定。

过了一会儿,他走到了摆放在墙角的那个柜子边,停下了脚步,面上似有思索之色,手掌在柜子上方轻轻拂过,有些肥胖的手指则轻轻敲打着松木柜面,回头看了一眼,屋中寂寂,王宗景仍在昏睡之中。

巴熊面色如常地收回了目光,沉默了片刻,随即手掌一翻,却是伸手到那柜子下方,一下子打开了柜门。那一刻,他的动作似乎突然变得敏捷起来,在木柜子中寻找什么,并且没有耗费他太多时间,他肥胖的身形停了一下,随即站了起来,此刻在他手中,已经多了一个黄色的葫芦,正是平日间装着丹药的那一个。

他回头看了一眼,王宗景仍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巴熊目光微闪,伸手拨开了葫芦塞子,放到鼻端嗅了一下,片刻之后眉头微微皱起,似乎有些迷惑。

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他转身快步走回到那张圆桌边,将烛火拉近了些,然后把葫芦往桌面一倒,顿时有十几粒丹药在他手腕震动间滚了出来,轻轻散落在桌面上,几乎都是白色的养元丹。

巴熊淡淡地看着这些丹药,嘴角却缓缓露出几分不屑的笑意,只是片刻之后,他的目光忽然一凝,望见在那烛火微光下,一堆白色的丹药中,混杂有一颗明显与众不同的黄色丹药,看上去显得鹤立鸡群,同时那传来的灵药清香味也好像更浓烈些。

巴熊脸色微变,伸手拾起那枚黄色丹药,仔细端详着,只是就在这个时候,原本一片寂静的屋中,突然从屋外传了一声细细而轻微的响声,似脚步走动,又似风吹柳枝,本是细微难闻,却在这特别寂静的夜晚中,悄然而清晰地传了过来。

巴熊双眉顿时皱起,面上神色也一时间冷了下来,沉吟片刻,他迅速将桌上那些白色的养元丹全部收回黄色葫芦中,当最后拿到那枚黄色灵丹时,他犹豫了一下,转过手,径直放入了自己怀中。随后,他快步走到松木柜边将这个葫芦放回原处,关好柜门,顿时这屋里便显得一切都像原来一样,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似的。

然后,他转头看向屋外,面上露出淡淡冷笑,踏出脚步向门口走去,路过圆桌边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回头看了一眼王宗景,然后俯下身子,轻轻吹灭了桌上的烛火。顿时一片黑暗涌来,淹没了这个屋子,让躺在床上的王宗景也陷入了那片深邃的阴影中。

巴熊站直了身子,此刻看上去,他有些肥胖的身子在黑暗中变成了一个硕大的阴影,站在原地停留了片刻后,他便悄无声息地迈出脚步,走到门口,打开房门,一股清冷的夜风吹拂进这个屋子,他顿了顿,便踏出了这间屋子。

房门,轻轻地在他身后关上了,只在这屋中留下了一篇黑暗。

清晨,初升的太阳洒落了第一缕光芒,将昨夜的清冷与黑暗都缓缓驱散,哪怕是透过紧闭的门窗,也能感觉到那渐渐亮起的世界。

王宗景在有些昏暗的屋中床上,慢慢睁开了双眼。

圆桌木椅,松木柜子,门窗幽闭,一切都和原来一样,是他熟悉的地方。他默默地看着,似乎感觉到了之前从未有过的一丝突如其来的陌生,然后慢慢用手撑起身子,坐了起来。

身体上有许多地方,同时传来了酸痛的感觉,那一股疲倦的感觉,仿佛仍挥之不去,他怔怔地坐了一会儿,然后脑海中又浮现出了孙家庄里孙老汉家中的那一幕。

他没有狂怒的情绪,也没有痛悔愤恨的心情,他就是那样独自一人在床上,在昏暗的光线中,静静地呆坐着。

直到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路跑到了他的门口,然后在几分急切中房门被人一把推开,略显刺眼的光亮顿时从门头照耀进来,让王宗景微微眯上了眼睛,过了片刻,才看到门口那小小的身影,正是小鼎。

小小的脸上带了几分着急关心的神情,小鼎急匆匆跑了进来,看到王宗景面容有些憔悴地坐在床上,先是一喜,随即又带了几分担忧叫道:“王大哥,你没事吧?我刚回来就听说你昨天突然生了重病。”

王宗景笑了笑,缓缓摇了摇头,带了几分疲倦之色,轻声道:“我没事了,小鼎。”

这时,门口处人影一闪,却是苏文清走了过来,向屋里看了一眼后,顿时也是面上几分惊喜之色,道:“王公子,你醒过来了啊?”

说着快步走到床边,便要伸出手去,只是手伸到一半的时候,她忽然犹豫了一下,动作也迟缓下来。王宗景抬头看了她一眼,苏文清在这片刻之间已坦然,大大方方地伸手到他额头上摸了一下,随即露出了笑容,微笑道:“太好了,你的烧已经退了。”

王宗景笑了一下,也觉得身上比昨晚松快了许多,同时想起巴熊昨晚说过的话,心中也有几分感激,抬头对苏文清道:“听胖子说,昨天我病的时候也没少麻烦你,真是多谢了。”

苏文清嫣然一笑,那一刻当真是明媚照人,抿嘴微笑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不过你这多好的身子,怎么会说病就病了?”

王宗景苦笑了一下,笑容中带了几分苦涩之意,却是低头不答。苏文清目光一闪,并没有追问下去,反而是善解人意地转头对着小鼎道:“小鼎,你刚才进来的时候,没见到其他人吗?”

小鼎摇摇头道:“没有啊,不过王大哥你身子好了就行,没什么事那我就出去玩了啊。”

王宗景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伸手过去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笑道:“我没事了,你出去玩吧。”

小鼎哈哈一笑,转身走了出去,房间里便只剩下王宗景和苏文清两个人。王宗景抬头道:“巴熊和雕泗呢,怎么没看到他们?”

苏文清道:“还没见到他们,许是还在睡觉吧。”顿了一下,她又道:“昨晚我们三个人都在你这里待了一会儿,不过后来是我先走了,所以也不晓得他们是不是在你这里继续留着。”

王宗景道:“哦,昨晚我好像醒了一次,不过就只见到胖子一个人,雕泗应该也是先回房了吧。”

苏文清“哦”了一声,淡淡地道:“看来还是胖子有心。”

王宗景笑了笑,道:“胖子人是不错的。”说着看了一眼小鼎出门并没有关上的房门一眼,便掀开盖在身子上的薄薄的被子,准备翻身下床。

苏文清却是吃了一惊,道:“你还没大好呢,这是要干什么?”

王宗景摇头道:“出去走走,在这房里很是气闷,再说我觉得身上已经松宽许多,想来是不碍事了。”

苏文清沉吟片刻,便也点了点头,道:“嗯,出去走走也好。”说话间王宗景的动作似乎还有些轻飘,迟疑了一下,伸手过去,道:“我扶你吧。”

王宗景笑了笑,却没有接受她的好意,知道:“没事,我自己可以走。”

说着已下了地,他活动了一下筋骨,便迈步向外面的庭院走去,苏文清开始还有些担忧地跟在他的后面,不过见王宗景走了几步之后,非但没有疲倦之态,反而精神间健旺了些,连步伐也加快了不少,看来的确是没什么大事,便放下心来,露出淡淡笑意,在他们的身后走出房门,来到了庭院中。

院子里面,柳树青青,小鼎正和大黄、小灰待在庭院里面的草地上玩耍着,看到王宗景与苏文清走了出来,便高兴地对他们招了招手。至于大黄和小灰,则都是一副懒洋洋的摸样,最多是向这边瞄了一眼,便又把头转开了。

王宗景慢慢走到庭院中间,带着淡淡青草香的清风拂面而过,顿时让他的头脑为之一清,忍不住深深呼吸了一下,这一刻,似乎感觉自己的病有痊愈了两分。

金子房的房门,吱呀一声在他们身后打开了,仇雕泗带着略显苍白的神情缓缓走了出来,当他看到王宗景与苏文清还有小鼎都在院子中间时,明显怔了一下,然后走了过去,目光先是在苏文清面上停留了片刻,随后看向王宗景,道:“宗景,你怎么起来了,身子好些了吗?”

王宗景笑了一下,道:“好多了。”

仇雕泗点了点头,道:“那就好。”说着目光一转,看了看周围,道,“胖子呢?”

王宗景摇了摇头,道:“不晓得,早上起来我就没看见他。”

旁边坐在地上正在扒拉着大黄脑袋的小鼎也叫嚷了一声:“我也没看见他。”

王宗景微微一笑,道:“多半是还在睡吧。昨夜好像他在我房里待到挺迟的,可惜我后来一直睡着,糊里糊涂什么都不知道。”

庭院之外,远处似乎传来了一阵嘈杂之声,像是这个白天终于热闹起来,仇雕泗不经意地向外头看了一眼,道:“那就让他多睡一会儿吧。对了,你的病才好了些,还是不要在外面多吹风,早些回去休息才是。”

王宗景不以为然,笑道:“没事,我就喜欢在这外头走走,在屋里待久了有些气闷,人更难受的。”

仇雕泗证了一下,便没有继续劝说,这时院子外头的喧嚣声又打了几分,透过打开的大门,还能看到外头乙道那条大路上匆匆跑过去了几个人,看着倒有些急促。

苏文清微皱眉头,“咦”了一声,向那门口走去,同时口中道:“这大早上的,是闹什么呢?”

仇雕泗与王宗景也跟在她身后,走到了庭院大门处,就连小鼎也多了几分好奇,跑了过来站在他们身边,向着外面探出圆圆的脑袋,嚷道:“怎么了呀?”

这几人站在庭院门边,视野开阔起来,顿时便看到前头不少人纷纷从各自的院落出来,倒像是有什么共同去处似的,向青云别院的后花园方向疾步走去,同时那些弟子三五成群,彼此之间都在低声议论着什么。

仇雕泗愕然回头,道:“莫非青云门中传下什么消息,今日要聚集说事吗?”

“没有啊。”苏文清脸色平静,只是眉头微皱,想了一下,道,“没人跟我们说过。”

只是就在这一会儿之间,却之见像是某个消息在这别院之中越传越广,更多的人纷纷出现,一起向后花园去了。廿三院这里的诸人都有些疑惑起来,正好就在此时,苏文清居然看到哥哥苏文康与其他两位友人从不远处也快步走来,赶忙叫住,道:“五个,为何大家都去后花园了,有什么事吗?”

苏文康走了过来,面色有些古怪,随意看了一眼站在苏文请身边的王宗景和仇雕泗,目光淡淡浑不在意,王宗景还没什么,仇雕泗却是目光一闪,神色间冷了几分,不过苏文康自然是不会在意这些旁枝末节的,只是对苏文清道:“清妹,你还不知道吗?这一大早的就有人跑来说了,在别院后花园中,今早竟然发现有人死在那里了,而且死的人还是参加青云试的弟子。”

“什么?”苏文清与王宗景、仇雕泗等人都是吃了一惊,一时愕然,这却是决然想不到的意外之事,谁又能想到在青云山脚下,居然还会出此意外。震动之下,连仇雕泗脸上也掠过一丝惊讶,片刻后所有人便决定也去看看了。

苏文清本还有些担心王宗景的身子,不过王宗景自己倒是觉得精神头比刚才还好了些,还是坚持要去,苏文清还欲在劝,忽然又看到身边苏文康投来有些奇怪的眼神,面颊微红,微微低头,却是不说话了。几个人走下台阶,夹在人流中向前走去,小鼎走了几步,忽然想起胖子,连忙跑了回去,非常义气地跑去土字房外重重敲门,打算叫胖子一起去看热闹。谁知敲打半天,胖子屋子房门仍是紧闭,一点反应都没有。

小鼎抱怨了两声,也懒得再去理会,赶忙带着大黄和小灰一溜烟跑出院子,紧赶慢赶追上了王宗景等人,一起去看这青云别院中破天荒的异事了。

原本安宁清静的后花园,这个时候放眼看去,已经到处人影闪动,并且还有更多听到消息的人好奇地向这里赶来。王宗景等人顺着人流向前走去,走着走着,王宗景忽然觉得有些不对,这前头的方向,岂不正是平日自己常来的那一处偏僻山壁所在吗?

怎么人会死在那么偏僻的地方,这又会是什么人?王宗景心中一时有些惊疑不定。很快,众人走进了那一处原本偏僻但此刻已是人头攒动的山壁下方,果然只见好些青云门弟子已然站在那里,隐隐挡了一个圆圈将所有青云试的弟子都挡在外面,包括穆怀正、柳芸、欧阳剑秋甚至王宗景的姐姐王细雨等人,也都是面色凝重地站在其中。

一阵幽幽而带着惶恐的哭泣声,忽然从那山壁下方传来,旁边众人顿时一阵骚动,然而王宗景听到之后,却是猛地一怔差点失声叫了出来。虽然他刚刚大病了一场,但这声音听着如此熟悉,诀不会错的,正式苏小怜的哭泣声。

心急之下,便想看个仔细,只是前头已经围了不少人,加上青云门弟子堵路,他们来得稍迟,此刻便被挡住在了外圈。王宗景心头焦急,一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用力向里面挤了进去,跟在他后面的仇雕泗、苏文清,包括小鼎等人愣了一下,连忙也跟了上去。

傍边人顿时发出了一阵骂声,王宗景只是道:“让让,让让,我好像认识里面的人。”此言一出,挡在前头的人都哑然,随即纷纷让开一条小路,让他们没花太多力气便挤了进去。

到了内圈边上,视野顿时为之一阔,只见青云弟子围成的圆圈内站着两位青云门长老,分别是曾书书与宋大仁,此刻二人目光炯炯,面色也显得凝重,不时看向身边,轻声交谈着些什么。在他们身边不远处,地面上平躺着一个人,一动不动,身子上盖了一副草席,连脸面都遮住了,看来便是那个死人。

而在那具死尸三尺之外,还跌坐着一位少女,脸色惨白,身子微微颤抖着,双手遮口掩面,虽然听得出正在竭力压抑,但仍像是受了极大惊吓般忍不住哭出声来,两行泪珠不断滴落,正是苏小怜。

王宗景愕然站住脚步,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心中一片迷惘,真不知道这里究竟出了什么事。而苏小怜那里正在嘤嘤哭泣颤抖,眼角余光忽然看到这边,望见王宗景惊讶错愕带着几分关心的目光,她身子微微颤了一下,泪光迷离中,却像是哭得更厉害了。

王宗景忍不住踏上一步,想要过去安慰一下,但随即便被身前的青云弟子拦下,王宗景心中焦急,正想跟那青云弟子解释,谁知就在这时,忽然听到原本站在身边的小鼎突然发出一声尖叫:

“啊,胖子,胖子啊……”

王宗景怔了一下,回头向小鼎看去,只见小鼎瞪大了眼睛,却是伸出手指指着前方那具尸体。同一时间,就连站在旁边的苏文清、仇雕泗也有些惊讶地看了过来,三人面面相觑,然后几乎是在同时,三人一起面色大变,霍然回头,望向那具被掩盖在草席下的尸骸。

一阵冷风吹过,草席微动,那被掩盖的尸体肥硕壮实,隐约中透着几分熟悉。

圆圈之内,曾书书与宋大仁道行深厚,都听到这里的动静,曾书书微微皱眉,向王宗景这里看了一眼,随即踏上一步,却是伸手拿起了那一层薄薄的草席,光亮落下,周围的人都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那张肥胖胖的脸上。

正是巴熊。

  • 我只是无聊的:

    什么鬼曾长老写成什么字了

    回复
  • 孙于晴:

    真不知道诛仙2是怎么写出来的

    回复
  • 郭子炎:

    仇雕泗,丑屌丝,臭屌丝!这名字起的好啊!

    回复
  • 无奈:

    这是谁写的啊?不是萧鼎啊。凑乎看吧,无奈啊。

    回复
  • 神的逾言:

    胖子大黄点还蛮吃就死了?让他偷主角的东西。

    回复
  • 雨戏:

    错别字挺多唉,怎么能马虎呢

    回复
  • 爱凡说:

    找了枪手吗

    回复
    • 。。。:

      应该是苏小怜被控制神识时杀的吧。

      回复
  • 梁磊:

    那念qiu 不是chou,什么丑屌丝,没文化可怕啊

    回复
    • ╱★勾画你残缺的愛:

      终于语文和我一样好的了

      回复
  • 后会无期:

    太啰嗦!

    回复
  • 你奈我何:

    坑爹

    回复
  • WUDI:

    唉。。清云试这种低级副本 作为长老以及大实力派的诛仙1主角们 怎么会跟王宗景有来往 完全不合理 死个清云试的弟子 穆怀正出来看看就行了 哪怕大仁出来也就极限了 4大长老之一没事出来跑 曾书书这么闲

    回复
    • rock佛:

      这真TMD不科学

      回复
    • rock佛:

      这真TMD不科学

      回复
    • ~( ̄▽ ̄~)~:

      书中就有说过这群家伙闲的没事干,就算出现了,又怎样,想出来就出来,有什么好奇怪的,无理取闹,莫名其妙

      回复
    • 183*****538:

      青云山上死人是小事?

      回复
  • 逍遥:

    怎么感觉每个人都有秘密,雕泗有,死了的胖子有,苏小怜有,苏氏兄妹有,昊天剑派有,就是主角都有秘密,只是作为读者,我们能从文中看到,都是年轻人,就不能活泼点,哪怕和诛仙一的人物靠边也行啊!怎么都是心机表

    回复
    • 娃娃:

      伏笔埋多了说以tj了

      回复
  • 不聚不散:

    看不惯王宗景,什么狗屁主角

    回复
  • 不聚不散:

    看不惯王宗景,什么狗屁主角

    回复
  • 。。。:

    谁是女主啊?

    回复
  • 天天:

    屌丝杀的吧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