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五十二章 秘密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这一场病来的突然而猛烈,以王宗景身体之强健,本不该出现这种情况。

当夜就发起了高烧,困于房中,翌日早上的时候,甘三院中的其他人便已经发现不对劲了,因为从火字房里开始不断传出模糊不清的呓语,那是王宗景在无意识中开始低声自语些谁也听不懂的胡话。

苏文清,仇雕泗和巴熊很快走了过来,只有小鼎因为今天正好是回家的日子不在院子里,所以没看见他的身影。

站在火字房里,看着躺在床上,脸颊已经烧得通红,额头热度高的吓人的王宗景,三人面面相觑,过了好一会,巴熊愕然到:“这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今日就突然病得这么厉害了?”

仇雕泗默不作声,只是站在一旁不时看着王宗景,三人中究竟还是苏文清是个女子,心细一些,在最初的惊讶过后,便出去打了一盆凉水,取了条布巾沾湿了,先是给王宗景擦了一把脸,然后再洗了一把,放在王宗景滚烫的额头上。

或许是冰冷的清凉带走了一些热度,王宗景在迷糊之中似乎觉得好受了些,人也安静了下来,只是面上仍有一丝无意识的痛苦之色,双眼紧闭,嘴唇不时蠕动一下,像是在低声说些什么。

苏文清替他擦练的时候,动作轻柔,面上也有关怀之色,她自己未曾发觉,但身边的仇雕泗与巴熊都有所发觉,向她这里投来略显诧异的目光。

巴熊看了一眼之后,便转过脸去,只有仇雕泗脸色默然,从旁边注视苏文清的动作良久,眼中掠过一丝奇异的光芒。不过他们两人没说话,却有个不速之客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愕然开口打破了这里的沉默:“清妹,你这是在做什么?”

苏文清等三人转身看去,只见是苏文清的哥哥苏文康,不知何时来到这甘三院中,此刻想来是去水字房中没有找到苏文清,正好看到这火字房这里有人影,所以走了过来。苏文清也有些惊讶,走了过去,道:“五哥,你怎么来了?”

苏文康道:“闲着没事,过来看看你,正好家里也有个消息传来,过来跟你说说,不过你刚才那是在干吗?”

他向屋内躺在松木床上的王宗景看了一眼,拉着苏文清后退了几步,走到院中柳树之下,这才低声道:“清妹,你这是怎么了,在家里的时候,你可是个千金大晓姐,从来只有别人伺候你的,什么时候见你去照看别人了?”

他顿了一下,英俊的脸上忽然掠过一丝狐疑之色,盯着苏文清的脸道:“清妹,你该不会是喜欢上那人了吧?”

苏文清顿时脸颊飘红,啐了苏文康一口,嗔道:“五哥,你胡说些什么,那王公子是我住在此处的邻居,平日交情就不错了,前些日子在河阳地宫里,人家还救过我一次,现在王公子突然病重,我略尽绵薄之力,有什么好奇怪的?”

苏文康“哦”了一声,没有再追问下去,不过看着苏文清的脸色仍是有些古怪。苏文清瞪了他一眼,不想再在这事上纠缠,便岔开话题道:“庐阳家里都还好吧,还有你刚才说是有什么消息要说的?”

苏文康性子向来比较直,不及这妹妹机敏聪慧心思玲珑,贵偶然轻易就被带开了话头,面色一凝,道“嗯,这事有些古怪,不过我们庐阳苏家却是好事,是那南边的龙湖王家家主王瑞武,听说前不久突然暴毙了。”

“什么?”苏文清顿时一惊,刚想助威确实欲言又止。向屋中看了一眼,然后拉着苏文康又向远处走去,一直走到自己水字房外头,确定火字房那边人听不到了,才停下脚步,然后低声向苏文康询问起来。

从火字房这里看去,仇雕泗与巴熊只能看到那兄妹二人战在水字房门口低声交谈着,苏文清的脸上神情变换,似有几分惊讶疑惑,随后又询问了苏文康几句,然后秀眉微皱,沉思了一会儿,便看她叮嘱了苏文康几句,苏文康看着虽然是她的兄长,但是对这个妹妹却像是十分信重,听着苏文清的话语便在一旁缓缓不住点头,然后答应了一声,便转身离开了院子。

苏文清随后便走了回来不,仇雕泗像是有些不经意地看了她一眼,随口道:“有什么事吗?”苏文清眉头微挑,看了他一眼,嘴角露出一丝温婉笑意,微笑道:“没什么大事,就是家里琐事,我哥哥过来跟我说一下。”

仇雕泗目光一闪,没有再说什么,转过头去,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但头似乎微微低垂了些,不知在想些什么,苏文清则是走到松木床边,看了看仍在发高烧的王宗景,眼中掠过一丝担忧之色,伸手将敷在他额头上的布巾取下,重新用凉水洗了洗,拧干之后再细心地方到王宗景的额头上,然后凝视着他,清澈透亮的明眸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看上去若有所思的摸样。

到了午后,得到消息的王细雨便一脸急切地从通天峰赶了下来,并且出人意料地还拉了在青云门中位高权重的长老曾书书,让青云别院门口一众青云弟子都吓了一跳。倒是曾书书一脸无奈,随手打发了过来见礼的穆怀远,柳云等人,便被心急火燎的王细雨一路拉着往乙甘三院那边急走,同时口中道:“快点,快点,师傅你快点走啊。”

曾书书翻了个白眼,道:“急什么,不就是个疾病发烧吗,你弟弟我也见过,那身子比牛还壮实几分,死不了的。”

王细雨“呸”了一声,鼓起腮帮子看来又几分气恼,道:“你才是牛呢,你才要死呢。”

曾书书大怒:“胡说,你竟敢咒为师!”王细雨对曾书书的怒火一点也没有畏惧之色,只是拉着他向三院快步走去,同时口中道:“师傅你道行这么高,要是随便被人这么说一下就咒死了,那你还有什么用?”

曾书书滞了一下,一脸悻然道:“牙尖嘴利,牙尖嘴利……。”

须臾两人到了甘三院,王细雨拉着曾书书进了火字房,一眼看到王宗景烧得满脸通红的摸样,顿时眼睛就红了,跑上去自习一看,却发现弟弟已经烧得神志有些不清醒了,这一下顿时更着急了,回头就叫曾书书“师傅师傅,你快来救他一下啊。”

屋中,仇雕泗与苏文清此刻都不在,只有巴熊还留在这里。不过当曾书书这位长老进来以后,巴熊便老老实实地退到了屋子一旁,不时用好奇而略显复杂的目光看着这位长老,似乎自习端详他。走到松木床边,曾书书先是仔细端详了一下王宗景的脸色,然后又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只觉得触手处传来火烫的感觉,眉头微皱,严重掠过一丝不解,随后便拿起王宗景的左手搭上脉搏,双目微闭,听了一会儿,再渡了一丝灵气入他体内查看一番,片刻后“咦”了一声,似乎略感惊讶,随后缓缓站起,面有沉思之色。

王细雨在一旁看着心急,只是平日里她虽然与曾书书这个师傅没大没小,这时却是不敢去打扰,好不容易看到曾书书转过身来,连忙拉住曾书书道:“师傅,我弟弟怎么了?”

曾书书沉吟片刻道:“我查看过了,身子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不晓得受了什么刺激,他全身气血如沸,急怒攻心,加上你说过前三年他独子一人在十万大山中挣扎求生,想是平日看着无事,但心中实则潜伏隐患,长年累月思虑紧绷,未能有片刻喘息,便如弓弦时时拉倒最大,怕是连他自己都不晓得,结果今日不知何故突然就一起爆发出来,这才有次疾病之状。”

王细雨听的害怕,双目含泪,一把抓住曾书书的手臂,带了几分苦音,道:“师傅,我——我就这么个亲弟弟了,求你一定要救他,我以后一定什么都听你的话,再也不跟你吵嘴惹事了。”

曾书书哭笑不得,伸手一拍王细雨的脑袋,笑骂道:“胡说什么,我既然来了,自然就会帮他,你不要胡思乱想,而且你弟弟这病看着厉害,但也不是什么重伤绝症,死不了的。”

王细雨怔了一下,看着曾书书面色不似说谎,这才大大松了口气,有些不好意思地松开了抓住曾书书的手。曾书书转身看着王宗景,沉思了一会儿,随即伸手从怀中拿出一个朱红玉瓶,倒出一枚红色丹药,伸手一捏王宗景的嘴巴,放入他的嘴中,很快便融化吞下,随后挥了挥手,道:“我们出去一下。”

王细雨与巴熊都是答应了一声,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老老实实退了出去,顺手带上了房门,片刻之后,便听得那火字房中似有风声忽起,清啸传来,中间隐隐杂着低沉的闷哼声,就这样持续了小半柱香的功夫,只听见“吱呀”一声,曾书书面色如常地打开房门走了出来,对王细雨道:“应该没什么大事了,我替他疏通了一回心脉经络,加上之前那粒‘明心丹’补益,很快就能恢复如常。”

王细雨大喜,——迭声道:“多谢师傅,多谢师傅。”然后便跑进房中看王宗景去了,曾书书看着她的背影,露出了有些无奈的微笑,不过随即脸上掠过一丝略显疑惑的神色,轻声自语道:“奇怪,这孩子的经络气脉怎么如此强健,还有清风诀的灵气脉动,好像月有些古怪?”旁边远处,巴熊静静站在院子的一个角落,目光飘忽不定,似乎在看着周围景色,只是眼角余光处,仍是不时地看向曾书书的身影。

曾书书很快就回去了,王细雨留在青云别院中待饿一个下午,果然看见王宗景的情况好了不少,曾书书名列无大长老之列,又精丹方之术,确是名下无虚,她这才慢慢放下心来。因为青云门内的规矩,若无当值笛子不得宿于别院之中,原意是不得打扰参加青云试弟子,如今王细雨虽然不愿,也不得不离开。

临走之时,她前去拜托同院的三人对王宗景多加照顾,苏文清等人自然是满口答应。眼见着夜色降临,天色渐晚,苏文清毕竟是女子,不愿与三个男人在一间屋中待得太久,便告罪一声先行回屋了,只是临走的时候,她还记得细心地将王宗景额头上的敷头的布巾又换了一下,同时轻轻探了探王宗景的体温,感觉王宗景虽然仍是昏迷未醒,但身上体温确实已低了不少,这才放心离去。火字房内,除了仍旧昏迷不醒的王宗景,便只剩下巴熊和仇雕泗两人。

圆桌智商点着一根蜡烛,无声无息地燃烧着,给这间屋子带来昏暗的光明,照的他们两个人的影子也再墙上微微闪动。仇雕泗看了一眼床上的王宗景,目光咋在他额头上的湿巾上略微停留了一下,随后似不经意的道:“那位苏姑娘好像对宗景不错啊。”

胖子巴熊“嗯”了一声,面上表情没什么变化,似乎对仇雕泗的话没怎么放在心上。仇雕泗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心中有所感触,淡淡的道:“宗景的人缘真的是挺好,随便生病一次,大家就都来看他,还有一个好姐姐,甚至拉了青云门大长老过来,换了是我病成这样了,只怕是没人会来看我吧。”

巴熊眉头一皱,听出这话里隐隐有些莫名的怨愤之意,转头看了一眼仇雕泗,道:“好好的,瞎说什么。若是你病了,其他人我不敢说,宗景与我自然会去看你的。”

仇雕泗默默点了点头,但脸色看着却好像更难看了些,淡淡道:“不错,你和宗景我是信的过的,不过想必你心中也是知道苏姑娘绝对不会过来看我,所以才没提她的吧?”

巴熊滞了一下,一张胖脸上神情也阴沉了下来,但总算他性子好,也知道仇雕泗平日就是这么一副心思重口气也冲的怪脾气,并非就是对自己有什么看法,便叹了一口气,道:“雕泗,苏姑娘家世好,性情温婉,但看地处来自小便是被人捧在手心的世家娇女,你平日话也不多,所以关系一般也不奇怪。”

仇雕泗目光闪了闪,面无表情转过头去。巴熊见他这幅摸样,迟疑了一下,忽地轻轻咳嗽了一声,道:“雕泗,咱们算是朋友不?”

仇雕泗眉头一皱,像他看来,道:“怎么了,突然说这种话?”

巴熊看着他,目光忽然变的有些明亮起来,盯着他看了片刻,才开口道:“你是这道的,我身子胖,又出生北方凉州,所以到了这夏天的时候,最是怕热了。”

仇雕泗跟他住在同一个院子,自然是知道这胖子在七八月中酷热难当,整日擦汗的摸样,当下嘴角也是露出一丝笑意,道:“是啊。”

巴熊却没有笑,申请淡淡地看着他,停顿了片刻后,接着道:“前些日子天气太热,哪怕到了晚上睡着以后,有时我也会因为出汗太多而惊醒,所以有几个晚上,热的受不了了,我就会起来在屋中走走,有时也会想开窗透透气。”

仇雕泗面上的消融忽地一僵,整个脸瞬间冷了下来,盯着巴熊,过了好一会儿才道:“莫非你半夜三更里,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事吗?”

巴熊并没有畏惧他的目光的意思,与之对视,道:“我什么也没看到,就算偶然开窗,因为天色太黑,也看不清楚什么的。”说到这里,他沉默了一下,然后缓缓道:“雕泗,听我一句话,莫做傻事。”

仇雕泗猛然扬眉,霍地一声站了起来,那一刻他脸色可谓难看至极,甚至连带着桌上蜡烛都差点被他打翻,幸好巴熊手快,一把扶住了蜡烛。站起的仇雕泗冷冷地看着巴熊,似乎根本没把巴熊的劝告放在心上那一刻他眼中面上都是愤怒之意,寒声道:“你看好自己就行,少来多管闲事!”

说完愤然转身,大步径直走出了火字房。在他身后,巴熊脸色淡淡地看着仇雕泗的身影消失在屋外的黑暗之中,许久之后,缓缓摇了摇头。

一路打不快走,回到金子房后的仇雕泗一般关上房门,漆黑屋里的黑暗阴影迅速弥漫过来,将他的身影也快速淹没,模糊之中,只能看到他背靠房门的半个影子。

房间里很是安静,同时不知是什么缘故,似乎那黑暗阴影之下也同时有几分冰凉,却是与之前在王宗景火字房中的情景截然不同,仇雕泗静静地站在门口,站了很久,黑暗中看不清他脸上神情变化,只是隐约中他似乎已经和这片黑暗融为一体。

又过了一会儿,仇雕泗的身影终于动弹了一下,他缓缓走到房间内测靠墙的那一边,在床铺边默默地坐下,没有电灯的意思,也没有就此安睡的念头,他就不是这般奇怪地坐着,似乎陷入了沉思,在一片略带冰寒的黑暗中,有些诡异地枯坐着,思索着。

然后,他忽然一个翻身,从松木床边直接趴到了地上,悄无声息地将手伸进床铺下方,地面上的青砖平整带着粗糙,似乎每一块都一模一样,但是,仇雕泗的眼睛在黑暗中睁大,就那样死死盯着自己的手臂在松木床下的青砖上慢慢移动着。

一块、两块、三块……一直移到第八块青砖的时候,仇雕泗的手臂忽然停顿下来,然后他似在黑暗中深深呼吸了一下,手指微微用力,只听细微的一声“咔咔”声,那一块青砖被他缓缓拔了起来,露出了下方一个黑暗小洞。把手伸入狭窄的小洞中摸索了一下,仇雕泗便收回手臂,缓缓坐直,此刻在他手上,已经无声无息地多了一个被厚布密密包裹的小包,他坐在黑暗中,双眼冷冷地看着手中这个小包,仿佛带了几分挣扎,但没过多久,他的目光便坚定下来,然后伸出手去,小心翼翼地解开绳扣,一层一层地剥开。

幽幽黑暗里,仿佛有什么未知的鬼影也再阴影中掠过,周围的寂静中,甚至连自己的呼吸都听不到。只有那一个神秘诡异的声音,似心跳缓缓蠕动着,在黑暗中狞笑。淡淡微弱的光芒,在厚布之下缓缓渗透出来,随着被揭开的布层增多,那隐约的亮光也渐渐明亮起来,如幽冥深处的微光,缓缓闪动,照亮了仇雕泗的脸庞。

终于,当他翻开最后一层厚布时,一抹鲜艳翠绿的光芒豁然照耀而出,只见在他手心之中,摆放着一颗约摸只有拇指大小,翠绿欲滴的奇异石头,绿芒闪烁,同时更带了几分奇异的寒气,让整间屋子的温度都下降了许多。

仇雕泗凝视着手中这一小块奇异绿石,脸上神情逐渐变得有些奇怪起来,特别是他的双眼之中,那闪烁的绿芒倒映在哦他瞳孔之中,就像两团燃烧起来的诡异绿火,片刻之后,你把眼眸之中的绿光缓缓凝集,化作一条细细的缝隙,一眼看去,赫然像一双翠绿邪恶的蛇眼。冰冷,无情,带了几分冷酷。

  • 我:

    这他妈

    回复
  • 我:

    写的什么鬼东西?

    回复
  • 看看:

    能不能安静的看会儿书呀

    回复
  • 御风:

    怎么正面多喷子

    回复
  • 御风:

    怎么正面多喷子

    回复
  • 诛仙迷:

    萧大写的《诛仙》没的说,我给一万个赞。但这《诛仙2》,萧大貌似不在状态,抑或是没有灵感,越看越看不下去了。萧大,顶你,继续加油啊,其实我更一样您能把《诛仙前传》写完。[给力

    回复
    • 紫瞳:

      平心而论,真的没有1那么打动人

      回复
  • 写鸡巴:

    写鸡巴

    回复
    • 支持萧鼎:

      你是猪吗?背底骂人。我看你嫉妒。

      回复
  • wangqingpeng:

    唉,诛仙让人越看越想看,而这个却恰恰相反

    回复
    • 支持萧鼎:

      不看你就不要看。不要败坏人家名声

      回复
      • 冷佐凌你爸爸:

        煞笔人家又没说错 sb

        回复
  • 阿胶好:

    诛仙1我是慢慢读,一字一句欣赏,诛仙2我是一目十行,知道有小凡雪琪字眼才慢慢读

    回复
    • 绅士:

      楼主,我也是和你一样 都是跳着看的,有张、陆的都是一个一个字看的,哈哈哈~

      回复
    • 犬夜叉:

      我也是一样

      回复
    • 雨戏:

      ……

      回复
    • 雨戏:

      ……

      回复
    • 荒野大嫖客:

      经常看到大家说喜欢小凡雪琪这些老人做主角。可是大家想过没有,小凡他们已经到绝顶了,难道强行再弄几个BOSS过来给他们打?射雕续集是神雕,郭靖也差不多就是个武林前辈的酱油戏份了。但谁能说杨过的故事不好看呢?所以大家喜欢诛仙一很正常,但看仙二的时候不妨把他当场一个独立的小说看看。换个角度,其实这也是一个好故事。

      回复
    • 丑到没朋友:

      回复
    • 在蓝色的世界:

      我是无论诛仙1还是诛仙2都是一字一字欣赏

      回复
    • rock佛:

      百分之百的赞同

      回复
    • 孤独的狼:

      差不多吧。感觉没诛仙一好。主要是看张小凡的

      回复
    • 啊哈哈:

      不错

      回复
    • 略:

      哈哈 一样的

      回复
  • 许中辉:

    看着没1的感觉了

    回复
    • 绅士:

      是没感觉,但人家也说了啊 《诛仙2》与《诛仙1》完全不在一个故事的 ,张小凡、陆雪琪等一切人物都只是客串一下的而已,他们能在《诛仙2》出现就不错了,如果没有出现就没有可看的价值了

      回复
  • 神剑御雷真诀:

    诛仙一的人物就是NPC一样的存在,这剧情,这节奏,无味

    回复
    • 垃圾:

      要写啥?小凡进入另一个世界然后从底层慢慢打上来?

      回复
  • 我的鸡巴大:

    那个。。。你一字一句读算什么。。。诛仙1我这样读。。。张小凡。。。横折横竖折折勾撇横竖勾捺竖勾点。。。。。。。。。。。

    回复
  • 小凡:

    顶一楼

    回复
  • !!:

    可以是可以,但诛仙1的影响力太大了,2就没那么大吸引力了

    回复
  • 凡间:

    sb一群,喷子狗,你tm写本给我看看。

    回复
  • 黄礼文:

    无脑粉真多!!!!!说真的诛仙二没诛仙一写的好看

    回复
  • 萧鼎吃老本:

    萧鼎哟,泯然于众人也

    回复
  • 和第一部相差太远:

    说话语气,用词习惯,描写手法都不是原作者。

    回复
  • 只看小凡:

    垃圾

    回复
  • 萧鼎太让我失望了:

    哎,看了这么多,我只想对萧鼎说,你写得都是些什么鸡巴玩意啊!太他妈繁琐了。人物对话唧唧歪歪

    回复
  • 诛仙迷:

    这还没正式进入呢,就青云所有重要人物都来抢人了,这不合理吧???剩下1000多名面试的怎么办?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