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五十八章 竹林(上)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南山的到来,在九百余人的青云别院中几乎没有激起任何波澜,事实上除了乙道廿三院中的主人,其他庭院中的新弟子多半并不知晓多了这么一个新人。而南山也并非是一个高调的人物,到了青云别院的这几日间,除了与王宗景走动几回,说说话外,便差不多也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模样。

转眼过了七日,又是小鼎回家的日子。这一日早上小鼎跑了过来,咚咚咚敲开了王宗景的房门,然后笑道:“王大哥,你准备好了吧,今天要跟我回家不?”

“去。”王宗景自然是毫不犹豫地回答了,事实上这事对他来说,便没有丝毫遗忘的时候,每当想到未知的大竹峰上那个神秘的人物,他心中便有几分激动,也夹杂着几分忐忑,特别是前些日子深夜见到萧逸才后,他心中更添了几分好奇与疑惑。

那个人,小鼎的父亲,究竟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在已经被湮没的过往中,他又经历过怎样的事情,时至今日,却只是安然地隐居在大竹峰上,当了一个平凡无奇的厨子。

见王宗景一口答应,小鼎也是十分高兴,笑嘻嘻对他招呼道:“那好啊,我们这就走吧。”

王宗景笑着答应一声,站起身来,这一应物事他早就已经收拾停当了,只要小鼎带路,他是随时能走。只是堪堪走到房门口处时,他忽然看到屋外那庭院中有人影走过,王宗景略一迟疑,却是停下了脚步。小鼎跟在他的身边,见状有些奇怪地问:“怎么了,王大哥?”

小鼎摇了摇头,道:“没有啊,我爹也交代过,这事就跟你一个人说,不让外人知晓的。”

王宗景沉吟片刻,却是蹲下身子,道:“小鼎,我要跟你一起回去的事,你有跟其他人说过吗?”

王宗景点了点头,道:“那这样,你现在一个人先走,就在山门巨石后的山道拐角处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来,行不?”

小鼎似懂非懂地看着他,忽然脸上掠过一丝神秘之色,低声道:“王大哥,你这也是要保守秘密,不让别人知晓我们两个人的关系吗?”

王宗景呆了一下,抓了抓头,略带苦笑地道:“好像也差不多了。”

小鼎却是有些兴奋,小拳头握着挥动一下,道:“好,就这么办,那我先过去等你,你快点来啊。”

王宗景微微一笑,道:“好吧。”

小鼎笑嘻嘻地挥了挥手,然后一蹦一跳地跑了出去,王宗景跟到门外,看着小鼎跑过去大声叫了“大黄、小灰”几声,他家的那两只宠物便跑了出来,然后跟着他一路向门口走去。王宗景站在门口,转过目光,只见此刻院子中除了自己的外,其他的房门都是关着的,至于刚才的那个人影,看着像是仇雕泗走过,这么早出门倒也是少见,不过此刻想必也是回房休息去了吧。

他擎起手臂,转动了几下身子,吐气开身,自觉精神饱满身体轻健,正是精气神完足之时,不由得心中便想到七日前萧逸才向他传授下太极玄清道的功法法诀。而他也正是依照萧逸才的嘱咐,从那一日起,便放弃了清风诀的修行,开始专注修炼太极玄清道了。

虽然时日太短,还看不出有什么变化,但是这样一个早上,置身在青云别院中,想到周围无数人依然在清风诀上刻苦修炼着,他虽然并非幸灾乐祸之辈,也知晓自己得到太极玄清道是为了走上将来必然要付出代价的道路。只是这样的一个时刻,在他心中,终究是有那么几分淡淡的喜悦,轻轻从心头掠过。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工夫,王宗景这才若无其事地从火字房中走了出来,施施然走出廿三院,然后向别院大门走去。这时候的青云别院中,道路上已经有不少人走动,来来往往的人流里,王宗景除了身材高大些外,便没有丝毫起眼的地方,就这样一路出了别院,安安静静地走过林中小道,来到了青云山门之前。

巨石背后,山道石阶上,小鼎正有些百无聊赖地等着,一看到是他,顿时便高兴起来,挥了挥手之后,倒也聪明没有下来说笑打招呼,而是带着大黄小灰上了山道,转眼便不见了人影。王宗景也向那地方走了过去,山门之前仍和往日一样,有数位青云弟子守卫,不过这些弟子似乎也得到了什么授意,看着王宗景过来,不过是略微点点头,居然也没阻挡的意思,便让他轻易地走了上去,反而是让王宗景原先在肚子里准备的一番说辞没了用武之地。

走上山道,坚实的石阶一层层向上延伸而去,坑坑洼洼凹凸不平,许多地方都有破损的痕迹,像是过往无数岁月里风霜雨雪在这里留下的痕迹,沧桑而有古拙之意。山道两侧,树木青翠,茂密枝叶间鸟鸣幽幽,越往上走,周围便越是清静,明显的清凉之意也越发浓重起来。

拐了一个小弯,便望见小鼎笑嘻嘻地坐在上头一处石阶上,旁边是大黄有些懒散地趴着,小灰则是蹲坐在高一层的石阶上,在大黄身上的皮毛间翻找个不停。看到王宗景走了上来,小鼎顿时笑了起来,连连招手,笑道:“王大哥,快来。”

王宗景走上石阶,看了小鼎身边的大黄小灰一眼,随即对小鼎笑道:“等很久了么,是不是急了?”

小鼎摇头笑道:“不会啊。”

王宗景抬头看了看天色,微笑道:“那好吧,我们快点走,青云山的山峰都那么高,你家又是住在峰顶,咱们从现在开始紧赶着,只怕也要爬上一天才能到吧。”

旁边,大黄的两只耳朵竖了一下,轻轻喷了一个响鼻,猴子小灰也是向这里看了一眼。

小鼎怔了一下,随即笑着摇头道:“不用啊,王大哥,我们不用爬山。”

王宗景吃了一惊,有些诧异地道:“小鼎,你说什么?”

小鼎笑嘻嘻地把背在身后的小布袋往身前一拉,然后伸手进去一阵掏摸,过了片刻却是拿出一颗四方方闪烁着微光的法宝出来,看着共有六面,差不多与小鼎的脑袋一般大小,其中每一面上都很奇怪地雕刻了数目不一的圆点,望去十分古怪。王宗景瞪大眼睛看了半晌,不知为何,总觉得这东西好像很眼熟,看来看去,居然貌似自己往日在市井街头看到的用来赌博的骰子。

“这、这是什么?”王宗景觉得自己的想法多半是错的,哪有人会炼制这样的法宝,所以还是老老实实向小鼎问了一句。

小鼎笑嘻嘻地把捧在手中的骰子法宝抛了一下,对他做了个鬼脸,压低了声音笑道:“这是我从六师伯那里赢来的骰子法宝,说好了让我玩七天的。今天咱们就用它回山,这可比爬山要快多了。”

居然还真是骰子……王宗景一阵无语,心中不由自主地想了一下究竟又会是哪一位青云门德高望重的前辈竟然会炼制了这样一件……“别出心裁”的法宝。不过这个念头在他心里不过是转瞬即逝,随即他便反应过来另一件事,一时愕然,看着小鼎,道:“小鼎,你刚才说要用这法宝回家,莫非你已经能够御剑飞行了?”

小鼎摆了摆手,道:“没有啦,我还不行。不过这里有人可以的。”

说完,他转眼看了看身边那两只依然玩耍得不亦乐乎的黄狗灰猴,大声道:“小灰,快点啦。”

王宗景吃了一惊,目光登时便落在了灰毛猴子身上。只见小灰咧开嘴,笑嘻嘻跳了过来,随后小鼎随手把骰子法宝往小灰丢了过去,小灰双手接住,“吱吱吱吱”叫了几声,随后在王宗景诧异的目光中,那骰子法宝光芒猛地一盛,看着也瞬间变大了好几圈,滴溜溜转动起来,漂浮到了半空之中。

小灰第一个跳了上去,随后小鼎也跟着几下爬了上去,接着便是大黄懒洋洋地爬了起来,一个跳跃也跳到了骰子上,这骰子虽然比平常那些普通的赌具大了百倍,但被这三个家伙一挤,特别是身躯奇大的大黄往上一站,登时便挤得满满当当的,几乎没剩下什么位置了。

小鼎左看看右看看,干脆一个翻身爬到了大黄身上,这才勉强让出了一个身位,然后回身对王宗景招手道:“王大哥,上来吧。”

王宗景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看着这一幕委实有些滑稽,并且这拥挤的骰子法宝上此刻看去,要多危险有多危险,要多不靠谱就有多不靠谱,在半空中也没有稳定的迹象,反而一直不停地上下浮沉着,似乎马上就要掉下来的样子。

该不会,这玩意飞到天上真会掉下来吧……

这只能操纵法宝的猴子真的可靠吗……

王宗景只觉得额上有冷汗,但那头小鼎又催促了一声,却是由不得他再迟疑了,狠狠心咬咬牙,心想反正小鼎你这小家伙的命可比我金贵多了,你都不怕我怕什么!于是,带着这样一种略显悲壮的心情,王宗景一个猛跳跃上了骰子,身子才站上去,便觉得脚下一软,骰子向下猛地一沉,险些就真的落在了地上,连小鼎与大黄都吓了一跳。

小鼎嘴里嘟嚷两声,转头对着前头的灰毛猴子抱怨道:“小灰,你还行不行啊,稳一点嘛。”

猴子一瞪眼,嘴里之至吱吱乱叫了一通,看起来一脸没好气的摸样,小鼎也不去管它,伸手向前一挥,大大咧咧地道:“走了,走了!”

小灰哼哼两声,双手放在四方方的骰子法宝上,也不见它怎么用力施法,骰子法宝便像是受到某种力量催使持一样,略显摇晃地慢慢向高处飞了起来,随后速度逐渐加快,却是向前方蓝天之上那几座高耸的山脉飞驰而去了。

说起来,王宗景也并非是第一次乘坐法宝御空而行,林惊羽、王细雨等人都带他坐过数次,也算是有经验的,不会特别害怕畏惧。只是今天这一次的飞行,却委实与之前截然不同,林惊羽、王细雨等人带着他再怎么穿梭如电直入云间,那法宝本身给人的感觉也是沉稳有力的,断然不会让人有掉落的担忧。但此时此刻,两人合一猴一狗挤在一个骰子法宝上,拥挤不堪且不说,偏偏这猴子不晓得是道行不够还是功法不对劲,操纵着这骰子法宝飞行的摸样是惨不忍睹,忽高忽低,东摇西晃,时不时还来个惊险动作,直听着耳畔劲风呼啸,看着脚下已经千百丈高的虚空,纵然王宗景的心性早已磨练得如铁石一般,这时也不禁头皮发麻,欲哭无泪。

另一头,小鼎看起来脸色也不好看,两只手抓紧了大黄的脖子,同时对着前头那只灰猴子不住地抱怨:“小灰,你怎么道行这么差,亏得我爹平常在我面前一直说你好话,你倒是飞得稳一点嘛。”

小灰在前头看起来倒是显得颇为轻松,并未有什么紧张神色,依旧是带着几分顽皮,操纵着骰子法宝飞驰着,虽然途中仍是歪歪扭扭难看至极,不时还发出几声兴奋的吱吱声。就这样,一众人依附在骰子法宝上,从青云山脚下飞起,速度也不算快,但比起一个石阶一个石阶地爬山,终究还是快了无数倍,所以还不到午时,他们就飞到了大竹峰上。

小鼎从大老远处,便哈哈笑着兴奋地指着那一座隐匿在云雾背后的雄伟山峰,对王宗景说了那是大竹。

王宗景也是心中多了几分忐忑,当然这个时候更多的只怕还是担忧猴子小灰的飞行技术,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此掉落下去,死在即将到达大竹峰前的时候,不免让人生出泪流满面的感觉。

不过幸好故事并没有向那种悲剧的方向发展,猴子小灰看着虽然不靠谱,但骰子法宝却还是很顽强的,依然在东倒西歪忽上忽下的折腾中,坚韧不拔地向大竹峰飞去。随着云雾在眼前散开,那一座山峰逐渐清晰起来,王宗景也逐渐从最初的模糊轮廓上看到了这座山峰的真容,还有随之而来的阵阵如波涛般奇异的声音,就像是洪水波浪席卷天地,响彻于这一片片朗朗乾坤。

那是一座青翠的山峰,漫山遍野都是极悦目的青绿之色,无数的竹子遍布生长于这座山峰的每个角落,在天地之间绘出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绿色。山峰极阔大,一望无际,高耸入云,同时强劲的罡风吹过,瞬间吹动了漫山竹林,只见从远处的竹林处,忽然起了一道浪头,那是一整片的竹子被大风压低吹拂。片刻后,风过处,那青翠的波浪沿着山脉,整齐地向同一个方向汹涌倒去,便如大海上刮起的巨浪波涛,汹涌而来。与此同时,无数青竹摇动的声音,化为“哗哗”声响,萦绕耳边,令人心胸为之一阔,在这天地奇景面前,顿觉自身渺小无比。

没有人说什么,但是王宗景在这一刻,几乎是下意识地便知道,这一定便是传说中青云六景中的“竹涛”了。遥望着山脉竹海,只见山风劲吹,一波波一浪浪的竹枝在风中起伏不停,如海潮般永无止歇,这天地之间的神奇造化,让人心阔神怡。

奇景风光中,小灰依然操纵着骰子法宝飞驰着,天从人愿或是心想事成,总算是在令人头晕目眩的摇晃中飞到了大竹峰,安全落下。

王宗景一点也没有打算给这只灰毛猴子什么面子,在距离地面看着还有五六尺高的时候,直接便跳了下来。当王宗景站在大竹峰的土地上时,当那种坚实可靠的感觉从脚下的土地传递上来的时候,王宗景仰首望天,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这才发觉自己感觉有些许的疲累,这坐一趟猴子的骰子飞行,居然与凶猛妖兽厮斗一场所耗费的精力气力,差不了太多……

“吱吱吱吱”,几声尖叫在背后响起,小灰让骰子法宝落在了地上,转头向王宗景这里看了一眼,看来对这家伙迫不及待地跳下有点意见。不过王宗景直接就当没看见了,而一路上出人意料平静无比的大黄,这个时候也猛地精神一振,跳到地面上便是一阵猛跑,东闻闻,西嗅嗅,然后突然又是一阵天价的“汪汪汪汪”吠叫声,顿时让这片原本宁静安详的山头响彻了嘈杂的狗叫,好像在理直气壮地对所有人咆哮宣布:这是我的地盘,我又回来了!

狗吠声中,似乎有几声轻笑在远处响了起来,但等了一会儿也没人出来,倒是小鼎跑过来一拉王宗景,笑嘻嘻地道:“王大哥,见我爹去。”

说着他掉头就走,却是向落在守静堂对面远处僻静角落的厨房走去,看来对这大竹峰上的一草一木所有所在,这小家伙是熟稔无比的。王宗景自然不敢怠慢,连忙快步跟了上去,小灰最后一个从骰子上跳了下来,随手一拍,那骰子法宝便缩小了许多,一个手便能拿得动了。转头看时,便看见小鼎带着王宗景已经快步走到厨房了,大黄也跟着在他们得身后跑了过去。

小灰身子一动,就想向那边也跑去,谁知这个时候突然一只手从旁边伸了过来,一把抓住那骰子法宝,小灰反应极快,抓着骰子一个抡远了就往回扯,同时抬头看去,只见杜必书不知何时站在身边,一脸笑意看着灰毛猴子,蹲下来还摸了摸小灰的脑袋,笑呵呵道:“小灰,乖,快把法宝还给我。”

小灰看到是他,也是怔了一下,嘴里“吱吱”叫了两声,看模样有些犹豫,杜必书一瞪眼,道:“可恶,小鼎跟我打赌,明明说好了就把骰子借他玩七天,回山之后就还给我的,你这死猴子还想赖账吗!”

小灰嘴里吧唧吧唧咂了两下,松开了手,杜必书如遇大赦,哈哈大笑,珍而重之地将这骰子法宝抱在怀中,细心抚摸了几下,露出几分满足之色,随即立刻转身快步走开,看着倒是有几分忌惮小灰,生

萧怕这货又来抢他法宝似的。小灰的尾巴在地上晃动了两下,看着杜必书一溜烟跑得远了,猴脸上有几分古怪之色,伸手抓了抓自己的脑壳,似乎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的样子。

厨房那边,小鼎跑到房门口处,里面有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屋内,顿时高兴起来,一下就冲了进去,同时口中嚷嚷道:“爹,爹,我回来了。”

厨房中那男子转过身来,衣衫朴素,笑容温和,正是小鼎的父亲张小凡。

看到小鼎一路飞奔而来,张小凡面上也是展露笑颜,弯腰伸手,微一用力便将儿子抱了起来,在半空中抛了一下,小鼎咯咯咯咯地笑个不停,落下手之后,自然又是被父亲稳稳接住,这才伸手搂住张小凡的脖子,嘻嘻笑道:“爹,你看到我高兴不?”

张小凡点头笑道:“高兴啊,小鼎回来,我很高兴的。”

小鼎哈哈大笑,然后挣扎着跳下地,转头对门口道:“王大哥,你进来呀。”

王宗景原本站在门口,正有些犹豫该不该走进来,听小鼎这么一说,加上张小凡也随之转眼看来,对他笑着微微点了点头,心中便忽然宽和了许多,最初的一丝紧张不知怎么,忽然间也烟消云散,他微微一笑,走进了厨房。

张小凡摸摸小鼎的脑袋,蹲下身子低声说了他几句,所问的话语也无非都是一些关怀疼爱的话,小鼎笑呵呵一一答了,张小凡这才微笑道:“去找你娘亲吧,她现在应该在守静堂里,和你敏姨说话。”

小鼎点了点头,转头对王宗景笑道:“王大哥,那我先走了,你就先在这里玩吧。”

王宗景好悬没笑出来,心想小孩子果然看什么都是玩耍的。只见小鼎又是溜烟风风火火跑了出去,还没到守静堂,便开始大声叫唤起来:

“娘,娘,我回来了,你在哪儿呢!”

  • 无名 悍将:

    太好看了!

    回复
  • 游客:

    感觉要无间道了

    回复
  • 1:

    无间道

    回复
  • 三生:

    感觉要无贱道

    回复
  • 冷眼看斜人:

    还是死了吧,都这么阴险,活着干嘛宁,去死吧

    回复
  • 槑月:

    什么就这样走出了别院,看门的死啦?

    回复
  • 槑月:

    小凡好浪费~不过,终于又可以笑了,我心甚慰

    回复
  • fuxin:

    小灰居然戒酒了

    回复
  • 牛东东:

    猴子操纵法宝,换成你们的话敢坐么?

    回复
  • 寻梦:

    小鼎(萧鼎)

    回复
  • 念碧瑶:

    你怎么可以娶雪琪?

    回复
    • 土匪:

      为啥不能娶?不然还有更好的选择吗?难不成像诛仙一快结尾时死了碧瑶之后不死不活地过一辈子吗?

      回复
  • Gai:

    小灰,果然会使用法宝了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