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五十九章 往昔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从后山下来的时候,已到了晌午时分,张小凡走在前头,王宗景跟在后面,身上背了好大一捆砍下绑好的黑节竹,看去颇为惊人。两人顺着山路走下,只见大竹峰守静堂前,那一片宽阔的平地上,小鼎正兴高采烈地与大黄小灰追逐玩耍着,口中喝呼不停,笑声响彻了整个山头。

玩耍中,小鼎转眼看到山路那头张小凡带着王宗景走了下,顿时兴奋起来,一溜烟向他们跑了过来。张小凡看到小鼎,脸上露出疼爱的笑容,伸出手将他抱了起来,旁边的大黄小灰也跑了过来,在他脚边蹭个不停。

“你曱娘呢?”张小凡笑着问小鼎。

小鼎指了一下守静堂,笑道:“还在敏姨那儿呢。”

张小凡点点头,道:“时候差不多了,你去叫几位师伯他们过来吃饭吧。”

小鼎跳了下来,笑嘻嘻道:“好啊。”说着,便是一路奔跑而去,然后又是他那招牌式的清脆童音响彻山头:“大师伯二师伯三师伯四师伯五师伯六师伯,娘,敏姨,吃饭啦吃饭啦……”

大黄汪汪叫着,跟着小鼎跑去了,倒是小灰摇晃一下脑袋,没有跟过去,反而是抓曱住张小凡的衣襟,蹭蹭两下蹿上了他的肩头,然后坐了下来,看着十分满足,不晓得是不是小鼎出生以后,这位置便被小主人占了,难得才轮到他坐一次。

张小凡笑着摸了摸小灰的脑袋,向着厨房走去,王宗景跟在他的身后,走到厨房外头后,便将背负着的一大捆竹子放到地上,张小凡微微一笑,道:“进来休息一下吧。”

王宗景答应一声,跟着他走进厨房。洗过手,擦了脸,张小凡走向灶台,动作熟练地开始准备饭菜,王宗景站在旁边,一时也不知道能干什么,同时也觉得自己的右手臂上仍是隐隐有些酸疼,那是前不久在后山对付黑节竹时用力过度的后遗症。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在灶台边的张小凡忽然淡淡地道:

“你开始修炼‘太极玄清道’了吗?”

王宗景怔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到:“是,七日之前,萧真人已经传了我第一层的功法法诀。”

张小凡没有回头,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下的迹象,只道:“这功法是极好的,乃是天下顶尖的无上真法,你能修炼也算是一种机缘,日后多加苦修,不会吃亏的。”

王宗景站在那里,老老实实地道:“是。”

张小凡拿过铁勺,在大锅中放了冷油,稍等片刻待油温变热后,便将手边的嫩笋薄片与肉丝一起倒入锅中,顿时只听哗啦一声轻响,轻烟飘过,一阵清香飘散出来,看着不过是简单至极的食物,不知怎么却有令人垂涎欲滴的香气。

用铁勺翻炒了几下后,那香气越发浓烈,张小凡凝视片刻,却是将旁边的锅盖拿过来盖上,随后又道:“你要从我这里学到的是什么样的东西,心里是有数的吧?”

王宗景深吸了一口气,不知为何,心里忽然有一丝莫名的感觉,原本早已下定决心的一个简单答案却一时说不出口,迟疑了片刻后,他终究还是斩钉截铁地道:“是。”

张小凡没有再说话了,站在灶台前安静地等待着,过了一会儿,就连锅盖都已经遮盖不住那奇异而馋人的香气时,他猛地掀开锅盖,顿时一股诱人而带着原始清新的香味扑鼻而来,转眼间,便在他的收拾下装盘端上了饭桌。

香气腾腾,动作飞快,锅碗瓢盆乒乓作响,在王宗景纷乱带着惊讶的目光中,张小凡以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飞快地做着饭菜,一道接着一道,转眼间如仙法一般变出了七八盘美味诱人的菜肴,每一道食材都是天然质朴的材质,少加调料,却自有股天然去雕饰般的美味,令人不由自主地垂涎三尺。

王宗景便是如此了,在那山下青云别院中呆了两月有余,整日里差不多都是服食辟谷丹养元丹之类的丹药,哪里有见过如此丰盛的美味。不管是不是修道中人,只要是人,通常便会对美味有所反应,所谓食色性也,便是如此了。这一见之下,便是口舌生津,眼睛看得有些移不开了。

只是看着看着,他心中却也有个疑问不住地冒出来,忍不住向张小凡问道:“前辈,如今青云门内不是由曾长老主持炼丹事宜,炼制了许多丹药吗,譬如辟谷丹,服食一粒便可一日不饥,为什么你还要这么辛苦做菜呢?”

张小凡笑而不语,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但在他们二人身后,这个时候却有有一阵脚步声传了过来,好几个人走进厨房,当先一人笑容可掬,抱着小鼎,正是杜必书。只听见他摇头哈哈大笑道:“辟谷丹,哈哈哈哈,那不过是曾书书这些年来才捣鼓出来的玩意,吃了不饿而已,哪里有什么好处了?”

王宗景一时愕然,只觉得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杜必书先是抱着小鼎走到饭桌边坐下,身后还跟着吴大义何大智等人,只有宋大仁、陆雪琪和文敏还未到来。众人都是微笑坐下,摇头轻笑,只有杜必书看来性子活络些,一边跟小鼎打闹着,一边笑着道:“不懂了吧?觉得堂堂青云门就该出手豪阔,给你们吃的都该是仙丹灵药吗?”

王宗景默默摇头,回想起自己当日刚刚进入青云别院的心情,突然觉得有种奇怪的沧桑感觉,那边杜必书孩子嬉笑,但这是门外忽然传来一个男子沉声道:“老六,别在小孩子面前胡乱说话。”

那声音沉稳而带了几分威严,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却正是如今大竹峰上名列五长老之位的宋大仁,进来之后,便是先瞪了一眼杜必书。只是杜必书看起来不怎么害怕这位大师兄的,包括其他几位大竹峰一脉的师兄弟,这时也多是嘻嘻哈哈坐在饭桌边,郑大信还嚷道:“老七,好了没,好了没,肚子饿了啊。”

张小凡转过身来,将最后一盘清炒青豆端上饭桌,微笑道:“好了。”

旁边何大智对郑大信笑道:“师兄,你都修炼这么多年了,便是不吃不喝十数日也无妨,急什么?”

郑大信哈哈一笑,也不在意,张小凡微笑着摇摇头,却是转头对宋大仁道:“大师兄,雪琪与师嫂呢?”

宋大仁咳嗽一声,道:“她们说肚子不饿,不想吃饭。”

张小凡“啊”了一声,面上有些奇怪神色,王宗景在旁边看得有些奇怪,却听到杜必书在那边哈哈一笑,却是笑得有些怪异,哼哼两声,道:“哪里是不饿,肯定是怕小凡做的饭菜太好吃了,她们过来会吃得太多,一不小心便变胖了……”

旁边众人哄堂大笑,张小凡笑骂了他一句,也没在意,旁边宋大仁啐了他一口,没好气地道:“瞎扯什么,她们两人都是什么道行了,怎么还会怕胖?”

这一屋子人又是一阵笑声,王宗景站在一旁,看得有些惊讶,原本想象中的仙家气派高人气度,在这里看去,却是如此的烟火气十足,浑然便似凡俗人间最普通也最亲切的大家庭一般。只是看着那站在灶台边微笑着收拾的张小凡,面带着淡淡微笑,神色间一派温和,仿佛在如此地方,有这样一群人,却才是他最喜欢的日子。

这一场午饭吃的安然无事气氛祥和,这么多年的师兄弟们齐聚一桌,说说笑笑,小鼎更像是大家的开心果一样,在饭桌上不时叫嚷几句,杜必书等人也很喜欢他,时不时便逗他一下,惹得小鼎嚷嚷不停,更是笑声不断。王宗景开始还有些不习惯,后来却慢慢融入了进去。而对于突然多出的这个少年,大竹峰诸人并没有表示出任何奇怪异样之色,也许是事先已经打过招呼了吧,总之大家笑着说着,也没怎么对他见外,就这样吃完了这一顿饭。

饭后诸人散去,包括小鼎也被张小凡赶出厨房,被杜必书抱着玩耍去了,屋中便只剩下张小凡与王宗景二人。张小凡手脚麻利地开始收拾,王宗景自然不敢就这样站在一旁,赶忙上前帮手,也幸好他这些年来并不在龙湖王家生活,那森林里挣扎求生的三年早就磨去了他从小出身世家的一点骄纵之气,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便帮着张小凡收拾桌子洗刷饭碗了,只是这手头活却不甚熟悉,干得有些磕磕碰碰。

张小凡看在眼中,淡淡笑着,也没多说什么,就在旁边帮着做完了,然后站在灶台边,看着忽然又焕然一新的厨房,他慢慢伸了一个懒腰,长出了一口气,然后再桌子边上,缓缓坐下了。

王宗景看看周围,确定没什么自己能做的了,一时有些忐忑,不知接下来该做什么,便讪讪走到桌边,犹豫着该不该说些什么的时候,便听到张小凡在桌子的另一侧,静静地问了他一句,道:“宗景,你杀过人了吗?”

王宗景心头一跳,抬头向张小凡看去,只见这位面貌普通气度却隐隐沉稳如渊的前辈面色沉静,看不出他心里正在想些什么,当下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老老实实地道:“没有。”

张小凡点了点头,道:“萧真人传你太极玄清道以为根基,至于其他的手段,却是命你过来我这里,让我教你,这些你都想明白了?”

“是。”

“青云别院中那么多人,别人走的都是正道,就你一人要走这前途叵测的小道异路,你不后悔?”

王宗景默默低下了头,沉默了很久,才开口道:“前些日子萧真人曾与我长谈过一次,说了很多话,但并未有瞒骗我什么,一切都是明明白白与我说了。天下看似安稳,但魔教仍是蛰伏欲起,天下间邪魔外道更是无数。数千年来,魔教余孽总如野草,烧之不尽,春风复生。天下苍生苦痛已久,而青云一门历代祖师前辈,更是为此付出了绝大牺牲。

“他说:多年之前,他已在祖师灵前立下重誓,定要铲除魔教,将这危害人间正道的妖门连根拔起,为此计,便只好做一些与过往迥异之秘事。

“他说:坚守本心固然重要,持心守正也是好的。但这世间总有些事,是持心守正的人不会做也做不了的,所以,便要有人去做旁人做不了做不得的事。”

王宗景抬起了头,面色平静目光却明亮,慢慢地,一字一字地道:“他对我说,人性或黑白,万事有对错。只要坚守本心,纵然身入地狱,黑墨染身,也算不得什么了。”

张小凡深深地看着他,良久之后,却是再不言语。

“天下世间,中土正道中人说到邪魔外道四字时,往往深恶痛绝,言辞痛切,但真的明白这四字背后含义的,其实却没有多少人。千百年来,因为魔教势力最为兴盛,人才辈出,其中颇有惊才绝艳的人物,是以造成的威胁也远大于其他,以至于到了如今,天下人说到妖邪时,往往首先便想到了魔教。”

张小凡带着王宗景,在这个阳光温暖安静的午后,来到了大竹峰上一处僻静的山崖边上,坐于青青竹林之下,似回首往事,又似轻声自语,眺望着远处苍穹天际,青山白云,缓缓地道:

“与那些普通为恶世间的邪魔外道不同,魔教是一个传承久远的门派,具体起源何时已不可考,但发源之地在中土西北域外,那一片人迹罕至号称天险绝地的蛮荒之地,却是没什么疑问的。据说在那蛮荒之地深处,有一座神秘的古老圣殿,便是魔教起源之处。而魔教中人自称的也非妖魔,而是圣教。

“千百年来,魔教传承枝叶蔓延,已然分出了无数分支别脉,虽然于信仰上都是信奉天煞明王与幽冥圣母两位神明,但教义传承上早已千奇百怪,许多分支也早就各立门户,互不统属了。想要明白这其中渊源纠葛,并非是一件易事,不过待我慢慢告诉你便是。除此之外,魔教历代传承下来的奇功异法,与中土修真诸门派迥异不同,可以说是集诸般阴毒杀戮奇术之大成,是以要修习外道功法,魔教便是绕不过去的一道大山。

“知己知彼,才是你未来行曱事的根本。从今日起,每隔七日,你便随小鼎一起上山一次,莫要让旁人知觉,我便教你这些东西。种种异术诡道,你都要一一记在心中,但不可修习,以免被人看破。至于将来出山之后如何,既然你决心已下,未来的事,便看你自己的机缘了。”

说到此处,张小凡顿了一下,眉宇之间似有几分若有似无的情绪掠过,落在王宗景的眼中,却是浑然不明所以。只听他沉默片刻之后,又淡淡地说了下去:

“今日我先跟你说一下魔教这千百年间传承下来的历史,还有一些曾经大放异彩显赫一时的有名宗门。其实最初时候,也有一些古老宗派名动一时,但到如今早已湮没,传承断绝,只在绝少有人懂的‘古圣文’书卷记载中,才能偶尔略窥一二痕迹,这些就不用说了。比较有名的是数百年前,魔教中炼血堂一脉独大,门中异人黑心老人更是不可一世的绝顶人物,除此之外,合欢派也是传承极远的一支神秘宗门,昔日金铃夫人与黑心老人算是同一时代的人物,也是顶尖之人,更有诸多奇人异士名动天下,那时候的魔教,以炼血堂和合欢派为首,纵横天下,可以说是一个极盛时代。

“那一代人凋零之后,魔教便陷入低潮,但于数十年前,却又兴盛起来,形成了以四大名门为首的又一个兴盛局面,那四大门派分别是万毒门、合欢派、长生堂和……鬼王宗。”

…………

低声絮语,舒缓而平和的语调中,却是将昔年已经渐渐湮没的那一段岁月烟尘,慢慢地重新说了出来,一个个已然逝去的人物,仿佛也在这一刻,在这清净午后青青竹林下,重现于人间,如浮光掠影,悄然而过。

翌日清晨,在大竹峰客房住了一宿的王宗景早早就起了床,随意洗了把脸后,便跑到厨房那边。因为天色才刚亮,厨房里并没有人,两扇木门倒是虚掩着,王宗景迟疑了一下,还是没有进去,正好眼角余光看到厨房外头不远处堆着好大一捆黑节竹枝,正是昨日自己从后山背下来的,还没来得及砍成竹片堆砌起来。

王宗景便挽起袖子,拿了放在一旁的柴刀,在这片清晨微光中,抡起臂膀做起砍柴功夫来。

只是这大竹峰上特产的黑节竹委实是坚韧异常,没砍几片,王宗景便觉得有些吃力,同时砍出的竹片也浑然不似那些堆砌好的竹片都是大小相同整整齐齐的摸样,歪七扭八,一头大一头小的倒是随处可见。王宗景看着从自己手中曱出来的这些怪模怪样的竹片,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自顾自微微一笑,却仍是继续坚持了下去。

又过了一会儿,天色渐亮,脚步声响起来,却是张小凡从住处过来了。

他首先看到了王宗景在厨房外劈着竹片,随后目光向地上那些大小不一的竹片瞄了一眼,王宗景这是才显出有些赧然,抓了抓头,干笑了一声。张小凡微微一笑,也没多说什么,叫他丢了柴刀,跟着进了厨房。

接下来便是准备早饭,一应事务多是张小凡一人做的,王宗景在旁边看着打打下手,两人在厨房曱中都没怎么说话,但气氛却仿佛有一种淡淡的平和。如此又过了一会儿,坐等吃早饭的一众家伙们就来了,喝了香喷喷的小米白粥,赞不绝口那是必然的,便是小鼎也是放开肚子,一口气喝了两大碗。

可惜的是这天早上,来到厨房的仍是一众男子,大竹峰上如今的两位女主人,仍是没有过来。

用过早饭后,便到了小鼎与王宗景回青云别院的时候,虽然在这大竹峰上只待了一日,但不知为何,王宗景心中竟生出了几分不舍来,反倒是小鼎小小年纪却是洒脱得很,小手一挥,叫上大黄小灰,便准备出发了。张小凡叫过杜必书准备送这两人下山,一路送到山崖边上,杜必书自在旁边祭出那颗古怪的骰子法宝,小鼎带着大黄小灰跳了上去,王宗景却是停顿了一下,转身向张小凡看了一眼,眼中露出几分犹疑之**言又止。

张小凡淡淡一笑,那一双明亮仿佛看尽沧桑的眼睛在他身上一扫而过,微笑道:“去吧,七日之后,再来就是。”

王宗景心头一跳,不知为何原本的淡淡愁意转眼便消散而去,精神一振,却好像是从这一刻起,便有些盼望着那七日之后的再次到来。他对着张小凡深深行了一礼,随后再不多说什么,转身走到杜必书的骰子法宝边,跳了上去。

杜必书对着张小凡挥了挥手,法诀一握,骰子法宝滴溜溜一个转圈,便载着众人飞了起来,破空而去。

这一路下山,却是比昨日上山的过程要舒服太多了。也不知杜必书是用了什么法术,这骰子法宝比昨天又大了两圈,所以众人站在骰子上,哪怕是比昨日还多了一个人出来,可站的位置仍是宽敞了许多。除此之外,杜必书操纵法宝飞行,那可比昨日猴子强得太多了,至少一路之上平稳无比,让人不必提心吊胆,生怕在高空之上就这么摔了下去。

一路无事,安安稳稳惬意无比地飞到了山下,杜必书特意停在了那条山道上的一处僻静角落,同时离山下那块巨石山门也没多远,这才把王宗景他们放了下来。

才跳到地上,王宗景还没怎么活动,小鼎已经是一个转身,一把拉住正想偷偷溜走的杜必书,嘻嘻笑道:“六师伯,来来来,咱们来打个赌不?”

王宗景在旁边听得一愣,随即只见杜必书把脑袋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只是说不,看去面色坚决无比。小鼎瞪了他一眼,拉住他的手嚷道:“六师伯,你这么大个人还怕我一个小孩不成,来赌一把!”

“不赌,你这个臭小子人小鬼大,每次总出些稀奇古怪的题目,说什么我也不跟你打赌了。”

小鼎说了好几次,杜必书却只是不肯,把小鼎气得跳脚,直到最后杜必书才呵呵一笑,道:“好啦,你不就是想骗个法宝回山舒服点吗,师伯答应你,七日之后,我就在这里等你,把你们几个接回大竹峰去,可好?”

小鼎眼前一亮,登时放开了杜必书的手,然后又兀自不放心地叮嘱了一句,道:“那你可要记住哦,一定要来接我,不然的话,我就告诉我娘上次你背着他们带我去……”话未说完,只听“嗯”的一声,却是杜必书眼疾手快,一把就盖住了小鼎的嘴巴,把下面那些话儿硬生生给盖了过去,随后只听他苦笑道:

“小祖曱宗,那话是能随便说的么,说出来会死人的,记住了,以后可断断不能说!”

“嗯嗯嗯嗯……”小鼎连连点头,却是发出一阵支吾声,杜必书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捂着他的嘴,哼哼干笑两声,松开了手,随后又转过身对王宗景挥了挥手,笑道:“小王,七天之后,你还来不?”

王宗景深吸了一口气,点头朗声道:“来!”

杜必书哈哈一笑,祭起骰子法宝,在空中转了一圈,随后飞驰而去,看那飞去的方向,是回大竹峰了。

看着杜必书驾驭法宝消失在天际,王宗景转头看看小鼎,只见这小鬼对刚刚威胁了一次自己的长辈师伯丝毫没有愧疚之意,笑嘻嘻一拉王宗景的袖子,两人并肩向山下走去,一路之上,王宗景忍不住向小鼎问起山上的事,小鼎倒也没什么隐瞒,大概说了说,反正不外乎从记事开始大竹峰上就这么些人,大家都很疼爱小鼎,整日里日子过得平静温馨。

王宗景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心中却是掠过那个山头的景色人物,一时间有些怔怔出神。

两人一路走回了青云别院,这时是白天,来往走动的弟子也是不少,他们并不算引人注目,不过在大门口处是柳芸当值,看到小鼎她却是跑过来笑呵呵“调戏”了小家伙一番,这才让他走了,王宗景也没管他,从旁边绕过先走了进去。只是顺着道路走回去的路上,走着走着,他心中忽然却想起苏小怜来。

上一次见到苏小怜,还是巴熊意外身亡于后花园中,众人赶过去时,看到苏小怜意外地待在死人的身旁,面带惊容、全身发抖,似乎是吓坏了。在那之后,苏小怜被青云门带走,想来应该是询问当日情况,直到过了数日之后她才回来。这期间王宗景也曾打听过苏小怜的消息,但只听说她看起来与往日并无什么不同,仍是一副孤僻模样,时常独自待在房曱中,加上很快王宗景自己这里又是接连发生出乎意料的事情,南山忽至,萧逸才才传功指路,甚至还上了一趟大竹峰,见了一次那个神秘莫测的厨子。

种种忙乱之中,他一时却是将苏小怜暂时忘了,此刻从大竹峰回来,算是暂时松弛了一下,便记起苏小怜那边多日未见,想想也的确有些担心,犹豫了片刻后,王宗景便转过身子,向苏小怜的住处走去了。

苏小怜的住处是最远的庚道十七院,与王宗景一样,住的也是火字房。说起来,青云别院的规模是颇大的,从乙道走到庚道,再找到苏小怜住的第十七个院子,也花去了王宗景不少时间。

走上十七院的台阶,院门是敞开的,一眼看去。这院子的格局与王宗景自己所在的乙道廿三院并无区别,金木水火土五间房平分其中,抄走游廊环抱院子草地,树影摇曳,门扉紧闭,流露出一片清冷景象。

或许这里住的人,也是性子安静不喜欢热闹的人吧!王宗景放眼看过去,五间房曱中倒有四间都是门窗紧闭着,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唯一一间打开的屋子,却正是想来有些孤僻性子的苏小怜所住的火字房,远远看去,那房曱中除了苏小怜外,似乎还有个男子的身影.

这却是王宗景没想到的情景,一时间他不由得有些犹豫起来。但迟疑片刻之后,他还是走了过去,来到门外,虽然门扉敞开着,但他还是敲了敲门。

“咚咚”两声,屋中在桌旁相对面坐的两个人都是转头看来,一男一女,女的容色安静,但眼神中不知怎么却似有淡淡惶然,像是心神不定,正是苏小怜;而在她对面的男子英俊潇洒,却也是王宗景曾见过的人物,但他根本没想到会在此时此刻苏小怜的房曱中见到此人,赫然是名列青云门五大长老之一的曾书书。

突然在此处看到了曾书书,王宗景也是诧异莫名,一时说不出话来,站在门口也不知该不该进去,倒是里头的苏小怜看到他后,眼眸深处掠过一丝惊喜,站了起来,对着他叫了一声:“王大哥,你怎么来了?”

王宗景答应了一声,却见曾书书也是转头向他看来,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显然对王宗景也有几分印象,微微皱了皱眉后,语气还算温和,也问了个差不多的问题,到:“你怎么会到此处来了?”

王宗景不敢怠慢,便将往日自己与苏小怜相识的过程简略说了说,末了又道:“弟子是见当日苏姑娘受惊颇深,心中有些担忧,虽算不得深交,但总是相识一场,便想着今日过来看望一番,没想到正好遇上了曾长老在。”

曾书书缓缓点头,收回目光,却是重新落到苏小怜的身上,道:“原来如此,不过我也是过来随意问问。当日那巴熊死得有些蹊跷,凶手至今还未找到,所以我想有些事还是要过来问问你。”

苏小怜低声道:“是,请前辈尽管问吧,弟子一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曾书书“哦”了一声,站起身来,在这屋中来回踱了几步,同时目光在这屋中淡淡扫过,中间看到摆放在床上枕边的那一个装着辟谷丹的葫芦时,他的目光明显停了片刻,随后又移了开去。

“我刚才问你的话,你是说当日早上睡不着,这才大清早起床去后花园中走走的?”

苏小怜老老实实地坐在座位上,头颅微垂,低声道:“是。”

曾书书负手转过身来,淡然道:“你事后跟我们说,是在那处山壁下发现巴熊尸体的,只是那处山壁十分偏僻,平时极少有人过去,你怎么会走到那里?”

站在门口的王宗景听到此处,登时一怔,目光不期然地落在苏小怜的身上。苏小怜似乎也被这问题窒了一下,偷偷看了一眼王宗景,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接触了一下后,苏小怜又移开了视线,沉默片刻后开口道:“启禀前辈,弟子性子不善与人交往,平日心中烦闷,常常就在后花园中行走,无意中发现那一处地方,喜其僻静,每至其间便感觉……感觉心境平和,心中烦闷之意往往便消散了,是以常去那里。”

她低声诉说着,放佛是在说着一件平凡无奇的事情,只是那言语之中,她眼角余光仍是忍不住向房门口处悄悄地看上一眼,那个男子的身影,依然还面带着一丝诧异之色站在门外边。

王宗景有些迟疑,正想着自己该不该先行离开,但就在这时,曾书书却好像已经问完了所有的问题,淡淡道:“好,就这样吧,我也没其他事,只是当日事多蹊跷,还是要细细查探一番才行。”

苏小怜赶忙也站起身来,道:“我明白,曾长老若还有什么想问的,随时来找我都可以。”

曾书书点了点头,转身欲走,但随即目光忽然一顿,像是想起了什么,重新看向苏小怜,面色温和地道:“对了,当日看你受惊不小,最近身子可还好吗?”

苏小怜道:“多谢长老关心,弟子一切都好的。”

曾书书眼光向她床上看了一眼,道:“你一直都在吃辟谷丹吗?”

苏小怜怔了一下,道:“是。”

曾书书走了过去,却是在苏小怜与王宗景的目光注视下,拎起了那个葫芦,随即摆动几下,里面便响起了丹药滚动的低沉声响。他想了想,回头对苏小怜微笑道:“你身子有些虚弱,当日又受惊,这样吧,既然我今日过来,也算有缘,这里另有一葫芦丹药名叫‘养元丹’功效比辟谷丹要更好一些,你且吃这个吧。”

说着也不见他如何动作,众人眼前一花,便看见曾书书手中多了另一个葫芦,笑吟吟地放在床上枕边,然后不动声色自然无比地将原来的那一葫芦辟谷丹收了起来。

苏小怜微微张开了嘴,不知为何身子似乎轻轻曱颤抖了一下,但随即恢复了平静,深深低下头去,带了几分感激之意,道:“多谢曾长老。”

曾书书微微一笑,摆摆手,随后走出了房门,路过王宗景身边时,他目光转动看了他一眼,其中颇有些意味深长之意,只是终究没有多说什么,就这么飘然远去。

王宗景回过头来,正好看见苏小怜也走到了门边,直到此刻,他才算是真正仔细地看了苏小怜一眼,只见这好些日子没见的少女,明眸秀眉间似有淡淡哀愁凝于眉梢,但气色容颜,仍是比当初刚见面时又好了许多,望去似一朵依然绽开花曱蕾的美丽花朵,正日渐散发处妩媚而秀丽的风姿。

他心中原本有些关怀紧张之意,但此刻看着苏小怜的容颜,忽然又放松了许多,对着她笑了笑,道:“你还好吧?”

苏小怜凝视着他,片刻之后嘴角一抿,露出一丝温柔笑意,道:“我很好,谢谢你啊,宗景哥哥。”

王宗景怔了一下,道:“谢我什么?”

苏小怜微笑道:“谢谢你来看我呀。”说着,伸手轻轻一拉王宗景,却是将他拉进了屋子,然后双手抓曱住门扉,将房门关上。当那两个门扉缓缓合上的时候,她的目光淡淡,面上笑容也缓缓敛去,面无表情地望向这个院子的大门口处,那里空无一人,曾书书的身影早已消失,只是她眼中若有所思,却是不知道心中正在想些什么。

“啪”的一声,房门关上,屋中显得有些暗了,但苏小怜走到窗边推开窗子,光线照进,顿时这屋中又变得明亮起来。

王宗景站在屋中环顾四周,这还是他第一次走进苏小怜的屋子,只见屋中摆设大都和自己那边住处一样,除了更干净整洁些外,也没有看到屋中摆放有什么少女通常喜欢的一些小玩意小东西,清净之中,仍是隐隐透出一股苦修寂寞的味道。

王宗景皱了皱眉,他年岁也不大,但那森林中三年,让他比常人更能体会到这种滋味,只是这种孤寂的感觉并不应该出现在苏小怜这样一个少女身上,他迟疑了一下,却还是不知该怎么对苏小怜劝说,反倒是苏小怜看着他时,眉目盈盈中,多是喜悦之色,微笑着请他坐下,问道:

“宗景哥哥,我们好久不见了啊,最近你在做些什么呢?”

“哦……其实也没做什么,无非就是待在屋中修炼,有些闷了便在别院内外走走,要不就是去后山巨树森林里面爬爬树什么的。”

苏小怜目光忽然亮了一下,似乎听到王宗景说去后山森林里的时候,她心中便有一股由衷的喜悦突然散发出来,忍不住道:“宗景哥哥,你什么时候有空了,再带我去后山玩一下好不好?”

王宗景迟疑了一下,却是想起了这些日子以来萧逸才往往便约了自己在那片森林中,而且当日那场蹊跷的战斗中,森林里突然出现了四只奇怪的妖兽,也是让他有些后怕,虽然如今想来,他心中觉得或许有很大可能就是萧逸才安排试探他本领的考验,但心中总是有一些不安。

更何况,万一带着苏小怜去后山,碰见萧逸才的话,岂非是一个极大的麻烦?

沉吟片刻,他心中掠过这些念头,面上不显,但还是迟疑了一下,随后对苏小怜摇了摇头,道:“小怜,最近我也要忙着修炼,不怎么想去后山了。要不过一阵子吧,等上两三个月,再找个天气晴好的日子,我们一起去,好不?”

苏小怜面上掠过一丝失望之色,但很快她便再度露出笑容,带着一丝温柔,看着王宗景,微笑着道:

“好啊,我等你。”

王宗景微微一笑,心中却不期然地想到萧逸才,然后又想起了大竹峰上那一众人,特别是其中身份莫测的张小凡,想到了自己即将要开始修炼的那些奇功异法,心中便忍不住有些激动起来,一时之间,面上露出向往之色,怔怔出神起来,却浑然不觉身边的苏小怜,正安静地看着他。

安静、温柔,与她平日间所表现出来的模样截然不同的神情,苏小怜默默地望着那个男子。

然后,她慢慢低下了头。

  • rn:

    太烂 看不下去了 这明显不知道谁代笔写的

    回复
  • 不是牙齿的错:

    碧瑶的风铃呢/?

    回复
    • 三生:

      是铃铛

      回复
  • 夏叶苍苍:

    小说重的是意境,萧鼎很棒,赞一个。

    回复
  • 萧鼎:

    没意思

    回复
    • (⊙o⊙)哦:

      what

      回复
  • 来得太晚:

    看看青云山而已,没指望剧情

    回复
  • 1:

    宋大仁:大竹峰门下大弟子,也是把张小凡救回青云山的人,武器为大剑十虎。
    吴大义:大竹峰门下二弟子。
    郑大礼:大竹峰门下三弟子。
    何大智:大竹峰门下四弟子。武器为毛笔。
    吕大信:大竹峰门下五弟子。
    到这篇文里面,全乱了,变成郑大信了,还变成师兄了。

    回复
    • rock佛:

      这已经不是我们印象中的 诛仙 了节哀顺变吧

      回复
  • 写鸡巴:

    没事干嘛写这个越来越垃圾挂羊头卖狗肉

    回复
    • e:

      不看别在这瞎bb傻吊吧,你,有种你写

      回复
  • 付绘靖:

    是约我吗

    回复
    • 绅士:

      楼上的,我约你

      回复
      • 绅士:

        如果说我是女孩子,你相信么?帅哥

        回复
        • 你父亲:

          你个看书不戴眼镜的傻缺

          回复
    • 不看别在这瞎bb:

      傻吊吧,你,有种你写

      回复
  • 神的逾言:

    当年的血公子要回来了吗?

    回复
  • 每天都吃屁股丹:

    本章强行卖情怀

    回复
  • 雨戏:

    武器是骰子

    回复
  • 新概念有些意念:

    我不过是来缅怀下副宗主鬼厉而已

    回复
  • 鬼厉:

    莫要吵

    回复
  • 小灰:

    吱吱吱~

    回复
  • 大黄:

    汪汪汪

    回复
  • 小鼎:

    死狗,死猴子,吵死了

    回复
    • 张小凡:

      小鼎别闹。

      回复
  • 闫家乐: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回复
  • 流星:

    回复
  • 牛东东:

    等待诛仙剑再度现世

    回复
  • 朝伟哥:

    无间道?

    回复
  • 念碧瑶:

    他和雪琪结婚生子了。这个小说我看不下去了。我知道很矫情。但是,没有了碧瑶,又或者说张小凡不在只有碧瑶。。。。。。仅仅这几章我就哭了。呵呵,再见了诛仙

    回复
  • T-72:

    诛仙2明显在故事情节的把握上更加的细腻,衔接上也更加的顺畅,但是原有的悬念和新鲜感差了些,倒也不影响整个故事的架构,诛仙1应该是边想边写再继续的,诛仙2相比较在逻辑上更加顺畅。是个好作品。诛仙1更加“诛仙”一些,诛仙2则更加偏重细节的刻画与描写。故事的节奏明显慢了而已。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