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六十章 隐秘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青云山,风回峰。

“风回”一词,因青山绝顶罡风激烈,盘旋回环所得,自古以来,名列青云七脉之一,于高度上排名第四,于七脉兴盛中排名第三,仅次于通天峰、龙首峰二脉,向来都是青云门中举足轻重的一股重要势力。

时至今日,青云门当今掌教萧逸才大举变革,破旧立新,改革祖制,取消了青云门原有的七脉之分,但原本传承千载的七大分支别脉,也不可能一夜之间便消失不见,人情圈子、师徒情分,处处皆有,暗中仍是有那么些个泾渭分明的小圈子。

七脉之中,风回峰在如今的青云门中地位非但没有下降,反而更见显赫,虽然还是比不上通天峰长门,却隐隐有追上龙首峰一脉的趋势。众所周知,七脉合一之后,掌教真人萧逸才可算是大权在握,而萧真人平日最信重的人,便是风回峰的曾书书曾长老。

也正因为如此,风回峰出去的弟子,这些日子来心情都算是不错的,昂首挺胸那也是常有的。

王细雨便是这样一个心情不错的出身于风回峰一脉的青云门弟子。

萧逸才改革青云祖制后,门中实力开始往通天峰上积聚,其中各脉杰出的弟子也往往调遣至通天峰上做事,毕竟取消七脉之后,名义上只有一个青云门在,令出一门,自然一切都是要听掌教真人的了。不过这其中也并非没有回旋余地,实力人数抽调太多的话,一来其余各脉多有反弹,二来除通天峰外其余六峰也是青云门经营千年的所在,总不能就此废弃。所以平日里各脉山峰中仍有不少弟子留在本山上,特殊一些的,比如大竹峰那等怪胎,干脆就是全部人都留在本山,加上那一脉中还有两个家伙不声不响地娶了小竹峰两位美女过去,算起来甚至比原来的人数还多了……

不过大竹峰一脉向来人丁单薄,平日里又是低调,加上其他一些说不出口的缘由,掌教真人也没跟他们一般见识,这些年来都是由着他们自顾自地住在大竹峰上。至于风回峰这里,人数基本是少了一半的,不过因为曾书书曾长老还时常回来住,所以山上也算热闹。除此之外,王细雨还知道曾长老的父亲,也就是上一代风回峰的首座曾叔常曾祖师爷,也在风回峰上的一处僻静洞府中静养修炼。

说起这位老祖师,那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要知道当年上一代青云门名动天下的全盛时代,七大首座个个威名赫赫,如今也只有曾叔常这么一位硕果仅存了,便是如今掌教真人萧逸才过来,也得对老爷子恭恭敬敬叫上一声师叔。

只是这些日子以来,这位曾老师祖的身体,却看着有些不好了,事实上,这事的根子还是在当年那场正魔大战浩劫中留下的,曾叔常虽然幸存下来,但仍然是身负重伤,多年来虽经曾书书多方药石调理,用尽灵丹妙药,仍不能痊愈,反而这几年中看着越发严重起来。

王细雨在这风回峰上,因为颇得曾书书的喜爱,人也机灵,平日里便负责每日去炼丹药房“明炉轩”里取药,再送去曾叔常平日静修的洞府请老爷子服食,一来二去,倒也和曾叔常混得熟了,平日里经常说说笑笑的。

这一日,又是到了该送药的时候,王细雨一路向明炉轩走去,脸上春光明媚,看去心情也是不错,小径蜿蜒,穿行于花园之中,但见得园中奇花异草次第盛放,虽是已到九月,这仙家胜境中仍是百花娇艳。

走了一会儿,前头只见小径尽处现出一道拱门,同时一股淡淡药香味飘了过来。穿过拱门便望见了一座三层小楼,占地颇大,正门牌匾上写着三个烫金大字:明炉轩。

明炉轩在风回峰上算是曾书书颇为着意的要害所在,普通弟子不得入内,但王细雨算是曾书书的心腹弟子,这地方是来惯了的,当下熟门熟路走了过去,而守护在门口的两位青云门弟子也是对她报以微笑,丝毫不加阻挡。

王细雨轻轻松松走入楼中,迎面乃是一处大堂,中间放了一座极大的八卦炉,下方开有数个火槽,此刻虽然并未生火,但八卦炉中仍是隐隐有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微光闪闪,宝气蒸腾,似乎这八卦炉本身就是一件不可小觑的法宝。

八卦炉后,有左右两扇小门通向后堂,右手边靠墙处,还有一个扶手楼梯通向小楼二层。王细雨径直走了过去,却是转入了左边的小门,那里是明炉轩中的药室,平日要送去给曾叔常服食的灵丹妙药,都是曾书书亲手炼制出来的,皆放在此处。

药室之中,两侧都是高高的药架,其间多有葫芦玉瓶,大大小小林林总总无数,分门别类,条理清楚,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药香气息。只是王细雨才踏入门口,便是一怔,只见药室中间位置的圆桌边,却坐着一个男子,凝神思索着,正是曾书书。

平常这个时候,曾书书一般都在通天峰上,毕竟他是萧逸才最倚重的长老,又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精明能干,所以有诸多事务,萧逸才都是放心交给曾书书处置的。只是想不到今日却居然偷偷跑了回来,坐在这药室之中发呆。

“师傅,你怎么会在这儿?”王细雨带了几分惊奇,走过去问道。

曾书书抬头一看,“哦”了一声,道:“是小雨啊。”

王细雨走到桌边,同时看到曾书书面前桌上摆着一只平日装丹药的黄色葫芦,看上去并无什么出奇处,但曾书书目光不时扫过这只葫芦,眼神中却有几分奇怪之色。曾书书感觉到王细雨有些奇怪的眼神,抬头看了她一眼,道:“你来这里做什么呢?”

王细雨笑道:“师傅,我来拿药去送给师祖吃啊。”

“哦、哦,对了。”曾书书顿时醒悟过来,连连点头,道:“那你快去取药。”

王细雨答应一声,便向旁边药架走去,只是才走了五六步远,忽听背后桌子那边发出一声“哗啦”轻响,回头一看,却是曾书书拿起那只葫芦,拔去塞子,将葫芦中的丹药都倒在了桌子上。

一时之间,只听“啪嗒啪嗒”之声不绝于耳,似明珠坠玉盆一般,清脆悦耳,看那丹药正是分发给参加青云试那些新人弟子的辟谷丹。王细雨不明所以,一时瞪大了眼睛,却只见曾书书面无表情地看着桌上一堆圆溜溜的辟谷丹,随后伸手过去,慢慢开始点数起来:

“一五,一十,十五,二十,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二十八……”

他的声音慢慢低沉下来,但一双眼睛中不知为何,却亮了起来,闭目思索了片刻,随后缓缓摇头自言自语,笑了笑,道:“果然,每日一粒的话,这数目少了……”

王细雨取了丹药下来,统共三种,分别装在两只颜色不同的小玉瓶与一个黑色小葫芦中,再一起放置在一个松木托盘内,拿了起来,走回桌边。曾书书这时已经将桌上散落的辟谷丹收拾起来,抬头看到王细雨托着丹药走来,迟疑了一下,道:“走吧,我与你一起去。”

王细雨答应了一声,便跟在曾书书后头走出了药室。

曾叔常静修的洞府在风回峰上的一处僻静所在,距离明炉轩颇有一段距离,不过王细雨平日里常常送药,那是走惯了的,至于曾书书,以他如今的道行更是轻而易举。没过多久,两人翻过一个小山坡,在一处周围松木成林的幽静山洞外停了下来,放眼看去,这里山林静谧,鸟鸣幽幽,山洞外侧是一片十余丈见方的平坦空地,多见青苔绿草,偶有阳光透过那些茂密树荫落下,也是温和无比。

曾书书咳嗽了一声,才想大声向山洞里通报一声,谁知咳嗽声音才落,便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道:“是书书吗,来了便进来好了,在外面装什么咳嗽。”

曾书书登时一窒,干笑一声,带着掩嘴偷笑的王细雨走了进去,洞中并不阴暗,除了洞口开阔外,还开了两处天窗,在白天看着很是亮堂。洞府前方是宽敞的外室,摆着桌椅等一应日常用具,通向内室的洞口则用一扇仙鹤翱翔屏风遮挡,略显昏暗,但依稀可以看见那里面的摆设又简单了一些,不过是床铺蒲团,还有一两幅字画挂在墙上而已。

一个苍老的身影从床上起身,慢慢走了出来。

须发皆白,皱纹横生,虽说容貌气色算不上枯槁二字,但看起来与凡俗世间常人的模样差不多,以曾叔常这等身份的人物,如此形状,却已是元气大亏的面相了。

曾书书看了一眼父亲的白发,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面上神色又凝重了几分,不过很快他的神态便恢复正常,露出笑意,王细雨则是快步走过去扶住曾叔常,微笑道:“师祖,我来扶你。”

曾叔常昔日为风回峰一脉首座时,平日里气度威严,别说是门中众多弟子,便是曾书书这亲儿子见了老爹,也往往是像老鼠见了猫似的,颇有几分畏惧。只是眼前的这位老人,却活脱脱是换了一个性子,笑着看了王细雨一眼,神态温和,也任由这小姑娘扶着自己臂膀,一路走到桌边坐下,也没和站在一旁的曾书书打招呼,却是先对王细雨笑道:“小雨果然是个贴心的好姑娘,将来也不知晓哪家的儿郎有福气,能将你娶回家去做老婆。

“哎呀!”王细雨登时脸腮便红了,谁知道这扶师祖一下居然还被他取笑了,发脾气那是不敢的,只是娇嗔了一声,道:“师祖,您都这么大年纪了,这说的是什么话嘛?”

“什么话?家常话嘛。”曾叔常笑呵呵回了一句。

王细雨哼哼两声,回头看了看曾书书,曾书书也是在桌边坐下,笑着摆摆手,道:“好了,小雨,你去吧,这里有我在就好了。”

王细雨点了点头,又转身对曾叔常行了一礼,退了出去,父子两人看着那青春洋溢的背影一路欢快地走出洞口,随后同时收回视线,曾叔常笑了笑,道:“小雨真是个挺不错的姑娘。”

曾书书微笑道:“是啊。”一边说着,他一边熟练地拉过松木托盘,将玉瓶中的丹药倒出,又站起身去旁边倒了一杯清水回来,递给父亲。

曾叔常接过杯子丹药,却没有马上服下,而是面色淡然地看着手中这些丹药,过了片刻,他抬起了头,淡淡道:“这样还能拖多久?”

曾书书脸色一变,随即强笑了一声,道:“爹,你好好的胡说些什么,快吃了这些丹药吧。”

曾叔常默默地看了他一眼,曾书书在他平静的目光注视下,不知为何,竟有些不敢对视,垂下了眼帘。曾叔常微微一笑,没有再说什么,将丹药往口中一送,又喝了两口清水吞下了。

曾书书这才松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收拾了一下那些瓶瓶罐罐,正想将这些东西拿走的时候,却忽然听曾叔常轻轻拍了拍桌子,道:“书书,坐下吧,陪我说说话。”

曾书书怔了一下,连忙答应道:“好啊。”说着随手将托盘放到一边,坐在父亲身边,但看了看曾叔常的脸色,他忽然又是迟疑了一下,忍不住却是伸出手去,搭住曾叔常的手脉凝神把了片刻。曾叔常摇头笑道:“好了,我没什么事,修炼这么多年,这身子我自己还能不晓得吗?”

书书这才讪讪地收回了手,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曾叔常沉吟片刻,却是开口向他问道:“书书,你接掌风回峰首座到现在也有些年头了,现如今风回峰下一代弟子的情况如何,你心中有数吗?”

曾书书怔了一下,忍不住道:“爹,如今七脉合一,可没有什么风回峰首座了,也谈不上风回峰下一代弟子……”

话音未落,便只见曾叔常淡淡地横了他一眼,曾书书登时便有些说不出话来,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轻叹了一口气,道:“出自咱们这一脉渊源的下一代弟子中,以目前来看,还算是很不错的,虽然总的来说还是比不上通天峰一脉,但比龙首峰倒是相差无几。众弟子中,如今修行最高的是欧阳剑秋与柳芸二人,不过以我看来,将来天资最高成就最大的,只怕反而是小雨。”

曾叔常默然片刻,缓缓点头,道:“你眼光看得很准,这些年算是磨炼出来了。”

曾书书笑了笑,道:“爹,看你说的,我又不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小孩,再怎么说,咱们现在也是青云门五长老之一了不是?”

曾叔常瞪了他一眼,曾书书嘻嘻一笑,却是露出几分少年时才有的那份单纯笑容,让曾叔常看着忽然一怔,心头默然,原本到嘴边的几句骂语,不知为何却是说不出口了。他低下头,拿着手中杯子喝了一口水,沉默了片刻后,脸色恢复了平静,道:“最近门中情况还好吗?”

曾书书想了想,道:“没什么大事,一切安好。除了山下别院中正在进行青云试外,最近也就是云州昊天剑派过来拜访了,虽然中间有些意想不到的小波折,不过现在也都过去了,除此之外,便没什么可说之事。如今七脉合一,萧师兄权势日重,令出一门,青云一门已有渐渐兴盛的模样。不过……”他说着说着,不知为何眉头却皱了起来,说到“不过”二字后,话语忽然戛然而止,摇了摇头,却是没有再说下去了。

曾叔常看了他一眼,道:“不过怎样?”

曾书书皱眉道:“爹,您老在这里安心静养就是了,何必分心耗神,又去管门中的闲事?”

曾叔常淡淡道:“静养静养,太静了人就闲不住了,再说这门中事听听又有何害处,说吧,不过什么?”

曾书书叹了一口气,犹豫片刻,终于还是坦然说了出来:“如今本门看着日渐兴盛,元气恢复大半,本是可喜之事。萧师兄主持门中事务,为人处事能力那也是有的。只是如今七脉合一,萧师兄权势极重,比起昔日本门全盛之日,他如今的权柄甚至还超过了当日的道玄师伯。可是无论道行还是名望,萧师兄比之昔日道玄师伯,却还是差了一些。也就是因为如此,本门之中虽然看似平静,但私底下也有不少人心中是不服的。”

他嘴角一撇,意若不屑,但神色之间仍带了几分隐忧,低声道:“眼下局势大好,自然没什么,我只是担心万一将来有什么异变的时候,未免会是一个隐患在那里。”

曾叔常默默点头,但神色之间仍是十分平静,沉吟了片刻后,道:“你这般思虑,不是没有道理,不过你毕竟还是年轻,对本门历代渊源不甚了解。有些事,你是不知道的。”

曾书书眉头一扬,望向父亲。

曾叔常笑了笑,道:“本门传承两千余年,自青云子祖师创派,再到青叶祖师中兴,就此名动天下为正道领袖,这其中多少岁月,你可曾听说本门掌教真人之位,何时落到过长门弟子之外的人手上?”

曾书书猛地一惊,愕然道:“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曾叔常微微摇头,道:“没有的,从来没有过,无论何时,掌教真人这位子,一直都是通天峰一脉的长门弟子所把持,多少年下来,所有人都觉得理所当然了,你向来自诩聪明,可有想过这其中的缘由吗?”

曾书书沉默片刻,一时愕然,显然还真是从未想到此处,其实也很难怪曾书书,青云门两千年来这种惯例,早就让所有人都习惯了,根本就没人会去想这件事到底对不对,又或是有什么原因,总而言之就这么继续下去就好了。

曾叔常淡淡道:“掌教之位位高权重,本门七脉又向来多有奇才俊杰,但一直以来这位置都被长门把持,是因为自古以来,长门之中所出的奇才最多,道行最高的人物也往往都在通天峰长门一脉。”他轻轻地吐出一口气,目光似有几分凝重,盯着某个不知名处看了片刻,似乎心中又回忆起了某些往事,过了一会儿才轻声道,“这些事,也早就有人暗中注意到了,只是所有人都没凭没据,拿什么说事?结果就这样一代一代传了下来。”

“昔日你师祖爷过世前不久,也曾与我说起此事,我们二人商议良久,最后都觉得这其中应该是有某个长门独知而其余六脉都蒙在鼓里的秘密。”

“秘密?”曾书书又是一惊,一时间竟有些惊悚的感觉,如背生芒刺,涩声道:“什么秘密?”

“不知道的,除了长门中的那几个人,肯定没有人知道的。”曾叔常笑了笑,道,“不过,我与你师祖爷私下推论,觉得若真有这种秘密的话,只怕关键之处,多半便在通天峰后山的本门禁地‘幻月洞府’中。”

“幻月洞府?”

曾叔常点了点头,道:“不错,多年以来,幻月洞府都是本门重地,从来只容许掌教真人一人进入,洞府之中究竟有什么,历代掌教真人都是讳莫如深,从来不肯透露半分。并且那幻月洞府正是昔年本门中兴师祖青叶祖师的闭关所在,一应神功仙法,也可以说都是从这神秘洞府中流传出来的。

曾书书默然良久,面上神情变幻,似乎仍是为突然听闻此事而感到有些吃惊。曾叔常看了他一眼,道:“青云门立派至今,已超过两千年,这段日子实在太长,放眼天下修真界诸派,几乎就是一个异数,唯一能和我们在立派时日上一较长短的,”他笑了笑,言语中忽然带了些奇怪的意味,轻声道,“也只有魔教一门而已。”

书书登时脸色大变,愕然道:“爹,你说什么?”

曾叔常摆了摆手,没有在这事上再多说什么,同时他苍老的脸上也流露出几分疲惫之色,沉默了片刻后,道:“书书,爹虽然老了,但自信老眼未花。萧逸才这个人,现下虽然如你所说,名望道行,都远不及昔日道玄师兄,但他乃是道玄师兄嫡传爱徒,心机手段又无一不是厉害的。加上昔日单论资质,他也得过七脉会武的第一,在那一辈年轻弟子中也属绝顶人物,若是我猜测不错,幻月洞府中果然还有什么秘密存在的话,此人的道行修行,未来也不容小觑。”

他慢慢地扶桌站起,身子看去突然有些颤巍巍的,曾书书连忙过去扶住,曾叔常凝视着儿子,伸出手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青云兴盛,但历来门中便多有波折暗斗,只因本门中天资超群的人才太多,倒也不算什么。但未来门中若有什么争端,以我这老眼看去,只怕旁人也未必能轻易撼动萧逸才,你还是站在长门这边最好。”

曾书书点了点头,低声道:“我明白了。爹,你莫说了,劳心苦思,最是耗神,还是安心休养吧。”

曾叔常面上疲倦之色渐浓,但看着儿子的眼神中,终究还是露出几分温和爱惜之色,没有再多说什么,只微微点头,然后便在曾书书的扶持下,缓缓走回了洞府内室,躺回了床上,没过多久,便沉沉睡去了。

曾书书又在卧榻之侧静候了好一会儿,确定老父果然已经熟睡,这才悄然退出了山洞。站在洞口平地上,淡淡阳光落下,他眯着眼睛看了看天色,面上露出沉思之色,原地站了片刻之后,这才迈步走去。

一路走回到风回峰上的明炉轩,在小楼外守卫的那两个风回峰弟子看到他过来,都是向他行礼,曾书书点了点头,沉吟片刻,却是叫过了其中一人,低声吩咐了两句,那弟子听完之后答应一声,快步去了。曾书书也没多说什么,就这样走进了明炉轩,仍是回到那药室之中坐下,面上露出凝重之色,隐隐还有几分担忧。

药室之中安静无声,过了约莫一盏茶工夫后,一阵脚步声从外头传来,在门口与守卫的弟子低声交谈两句后,一个身影大步走了进来,眉目英俊,气度潇洒,却是曾书书门下的得意弟子欧阳剑秋。

走入药室,看到曾书书果然坐在桌旁,欧阳剑秋不敢怠慢,过来见礼,同时面带询问之色,道:“师傅,听说是你要见我?”

曾书书点了点头,道:“这些日子以来,你也时常去山下别院中当值守卫,对今年这次青云试的新人弟子也算见过不少了,以你看来,其中可有出色人物?”

欧阳剑秋一怔,却是没想到师傅会突然问起此事。要知道如今青云门五大长老中,掌教真人萧逸才掌握全局,齐昊与曾书书二人都是精明强干之辈,可称得上是萧逸才的左右手,平日里处理门中事务也是繁忙,并未有插手青云试。剩下的两位长老中,陆雪琪自来很少理事的,所以青云试这一块,一般是由宋大仁管着,别的不说,但看平日在青云别院中巡视的是宋大仁门下弟子穆怀正,便能知晓一二了。

不过如今青云门七脉合一,长辈虽然不管,但诸多弟子也常被调遣过去当值,欧阳剑秋也在其列,闻言沉吟了片刻,道:“回禀师傅,这一次的青云试规模远胜往昔,以弟子在别院中这两月多时间从旁粗略看去,今年诸多新人中,资质上佳的为数不少,其中佼佼者如风恒、管皋、苏文清、唐阴虎等人,都是在两月有余的时间里,便已将清风诀修炼至第三层境界,资质天赋不可谓不强。假以时日,若果然能拜入青云门下,只怕成就未可限量。”

曾书书看了欧阳剑秋一眼,只见他面色坦然,并无丝毫异色,心里还算满意。只是在心中把这些名字过了一遍后,曾书书却是眉头忽然一皱,他虽不怎么管青云试的事,但多少也会了解一些,并且这些来参加青云试的弟子中,往往有许多人身后背景并不简单,也是他这个青云长老需要留心的。只见他思索片刻后,却是微微露出一丝苦笑,摇了摇头,带了几分颇堪玩味的语气,淡淡道:“都是世家出身的人?”

欧阳剑秋点了点头,面上也有几分无奈,道:“是。”

曾书书默然片刻,淡淡一笑,却是将此事置之不理,口风一转,对欧阳剑秋问道:“对了,在别院中当值时,住在庚道十七院火字房中的,有一个名叫苏小怜的女弟子,你可有印象?”

欧阳剑秋登时就是一呆,站在原地凝神思索了片刻,道:“弟子知道有这么个人,好像便是前些日子那混入青云试的魔教奸细巴熊意外身死时,发现他尸身的那个女弟子。”

曾书书点了点头,道:“便是她了。”

欧阳剑秋又想了想,道:“苏小怜这人平日似乎很是低调,若非那件事发生,弟子还真没注意到她。师傅突然问起她,莫非有什么事吗?”

曾书书沉吟片刻,却是对他招了招手,示意欧阳剑秋靠上前去,欧阳剑秋有些不解,向前走了几步,来到曾书书身边,曾书书压低声音在他耳边交代了几句话,欧阳剑秋面色渐渐凝重,神情变幻,片刻之后站直了身子,点头道:“弟子明白了。”

曾书书淡然道:“你也不必太过着紧,从旁留意就是,不要让她发觉,若果然有什么异于常人的行径,便来报于我听。”

欧阳剑秋抱拳道:“是。”

曾书书挥了挥手,道:“好了,其他没事了,你去吧。”

欧阳剑秋对他行了一礼,退了出去,明炉轩中药室里,又陷入了一片静谧,曾书书独自坐着,面上慢慢浮起了一丝深思之色。

青云别院中,日子仍是在平静地过着,从大竹峰回来的王宗景,并没有显露出任何与众不同的迹象,看去反而比平日更加沉默低调了,甚至是连平日时常出去走动的次数也减少了许多。

哪怕是他如今年岁不大,但仍是能够隐约感觉到自己命运正在渐渐转向,两个绝对能算是青云门中顶尖的人物,自然也就是这神州浩土天下间修真界里绝顶的人物,等若是同时在栽培他。有时候他梦中醒来,虽然知道未来的路未必就好走了,但仍是有一种如在梦中的感觉。

萧逸才传给他的太极玄清道法诀,清正大气,比之清风诀绝对高明了无数倍,甫一修炼,便让王宗景不由自主地沉醉其中,颇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而大竹峰上张小凡那边,在每隔七日上山一次的教诲中,对他讲诉着魔教历史过往人物,魔教宗门派系种种纠葛分支,当然最重要的,还有种种奇功异法、杀人手段,虽说这短短时日不过是略窥门径,但其中阴毒狠辣处,奇思妙想处,却已经令王宗景有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仿佛看到了一扇神秘阴晦的黑暗之门,在自己的面前缓缓打开。

魔教魔教,这一个“魔”字被叫了几千年,绝不是信口虚言的。

可是不知为何,明明教导的都是些异于正道的旁门邪术,但王宗景在与大竹峰上那个身份莫测的神秘厨子接触中,却从来没有在心底生出过任何怀疑警惕,反而从最初的一点敬畏变得越来越钦佩敬服,那人的言谈举止,谈吐气度,还有不经意中流露出的看破沧桑一般的温和笑容,犹如淡淡阳光,虽不起眼,却是越来越深地影响到了他。

王宗景很小便失去双亲,与姐姐王细雨相依为命长大,十几年来,从未遇见过这样一个成熟自信并且异常强大的男子对自己耐心教导。哪怕是林惊羽,虽然也是同样惊才绝艳的绝顶人物,但毕竟接触太少,虽也曾在少年心中被敬为天人,但此刻却是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慢慢地被张小凡所取代了。

而唯一能在王宗景心中与张小凡相提并论的,便是另一个无声无息带着一丝神秘,感觉里仿佛一直都站在阴影中的萧逸才了。说来也怪,明明二人教授给他的是两种截然不同背道而驰的东西,一正一邪,萧逸才明而张小凡暗,但这些日子以来,留给王宗景心里印象,却是极古怪的,好像萧逸才身上一直笼罩着一丝模糊阴影,而传给他魔教异术的张小凡,反倒像是一直站在温煦阳光里一般。

除了传授他太极玄清道法诀外,萧逸才果然如他之前所说,再没有教授除此之外的任何东西给王宗景,每隔三日的后山见面,一旦遇上小鼎回山日子,便取消推迟,而他无论风雨,都是按时前来,以他一门掌教之尊,让王宗景心中感动之余甚至也不禁觉得有些惶恐。

而萧逸才也从未向王宗景打听过任何有关张小凡的事,除了在太极玄清道上细心指导外,他对王宗景所说的,有时是天下大势,有时是门派轶闻,或是对他说一些做人道理,容色淡淡,气度不羁,纵然二人相会时往往是在巨树森林的幽深夜里,但淡淡月光之下,那男子负手而立,慨然望天的身影,却是一次又一次落在王宗景的眼中。

未来的路,究竟会是怎样的呢?

王宗景不知道,萧逸才、张小凡也不知道,这世间也不会有人知道的。

只有白云苍狗,日升月落,日子一天天悄然过去,芸芸众生都在身不由己地前行而已。

转眼之间,在青云别院中安静的日子又过了三个月,如今已是进了腊月里,从秋入冬,虽还未到落雪时节,但天气已是渐渐寒冷。不过随着修炼的加深,王宗景本已极其强壮的身子,已经不再害怕这些许寒意,更何况就在不久前,他暗中修炼的太极玄清道已经正式迈上了一个新台阶,修成了第一层境界,萧逸才也随之传了他第二层境界法诀。

这一日是腊月初六,又是小鼎回山的日子。

与往常一样,王宗景不愿与小鼎同行,让他先去山门那等着,自己随后跟去,小鼎也习惯了,笑嘻嘻地带着大黄小灰先行而去。王宗景在屋中等候片刻,一切也准备妥当,想到不久之后又能再见到张小凡,心中忍不住便是一阵激动,这些日子下来,他与大竹峰上的张小凡虽无师徒之名分,但心中对他的敬慕之意却是与日俱增。

在屋里又等了一会儿后,他打开屋门走了出去。才走到庭院中,忽然看到平日很少出现的仇雕泗今日居然站在院子里,与此同时,苏文清手持书卷,倚坐窗前,似乎原先正笑意温和地与路过的仇雕泗说着话儿,这时看到王宗景出来,也是转头看来,微笑着打了个招呼,道:“王公子,出去吗?”

仇雕泗转眼看去,只见王宗景大步走来,多日未见,王宗景看去神清气爽,全身之下气势雄雄,虽然面上笑意温和,但不知不觉中竟有股逼人之态,不由得为之一怔。王宗景却是并不自知,这些日子他日夜勤奋修炼,道行精进,心神完全沉醉于道法奇术的修炼,原本身上就隐约带着几分从荒野森林中走出的野性,这段日子来却是被悄然磨砺得越发锋锐起来。

王宗景对着他们两人微笑着打了个招呼,笑道:“是啊,我出去走走。”当下也没多说什么,便向外头走去,此时此刻,他心中只是一心想着要去大竹峰上,哪里还会挂念其他。仇雕泗眉头一皱,看着他走出院门,回过头来时,却只见苏文清倚着窗子,目光淡淡地也看着王宗景的背影,似有一丝失落之意掠过。

他面上忽然又阴沉了几分。

走到院门之外,王宗景便欲向青云别院的大门方向走去,总不好耽搁太久时间让小鼎久等,更何况多数时候,小鼎都央求了杜必书来接他们,那可是前辈师伯,王宗景胆子再大,也不敢让人家长辈等他。

只是当他正想快步走去时,王宗景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叫住了他,带了几分惊喜与期望,道:

“宗景哥哥,你等一下……”

  • 予独爱小凡 , 小凡呢?? 为何要换主角:

    萧逸才怎么能和张小凡比

    回复
    • 浅眠:

      一个手持诛仙古剑斩鬼王一个做了掌门却不敌鬼王一个身处黑暗但脚踏光明一个内心狠厉却虚伪正道一个重情重义且看破世间一个修为略高却看重权力请动脑想想这之间有可比性吗?答案不言而喻 的嘛!

      回复
  • 浅眠:

    醉眼睁开,遥望青云。雪琪小凡,得子小鼎

    回复
  • 碧瑶派:

    诛仙2和诛仙的差别怎么这么大,推荐大家看诛仙1,诛仙2太烂了,诛仙1真的是一本很好很好的书

    回复
    • 红尘:

      我也觉得一比较好看呢。

      回复
      • ———:

        哪个人不是看完1来看2的,你也真是闲的

        回复
  • 故城之林:

    2怎么换了主角了,张小凡怎么办

    回复
  • 无名:

    真小人与伪君子的差别

    回复
    • 小凡不是小人:

      小凡不是小人

      回复
  • 万人往:

    更真实了

    回复
  • key:

    什麼真小人之類的。即使讓張小凡做掌門也未必能興旺吧。其實各有才華各施所長,張小凡流離半生,現在安安靜靜在大竹峰守護自己小小的幸福有什麽不好呢

    回复
    • 新概念有些意念:

      小凡当年在魔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笼尽门下奇才,鬼王宗内众人莫敢不服,带领门中弟子大杀四方,这种种手段和心机,又怎是萧逸才可比,再说了,小凡可是道佛魔三功以天书合一,修为早已是天下第一之辈,名气声望便也是不愁的,再加上他的手段,青云门定是世间巨擎,只不过青云门不可能接纳他而已

      回复
      • 紫瞳:

        这话说的没错,其实看过一在看二无论哪一部都给我一种青云门假正经的感觉,诛仙剑青云圣物确实天下第一凶器,小凡拯救苍生却要过着被猜忌的日子

        回复
  • 神的逾言:

    萧逸才恐怕和魔教有关系

    回复
  • 雨戏:

    我想知道幻月洞府的秘密,当年小凡不是进入过吗

    回复
    • 万人往:

      天书5

      回复
  • 爱诛仙:

    感觉王宗景要走小凡的路

    回复
  • 晓姣:

    身处黑暗脚踏光明的不是将夜的桑桑吗

    回复
  • 林智宇:

    诛仙还是一好看

    回复
  • 在蓝色的世界:

    笑看一群小学生在这里找茬

    回复
  • 香中別有韵:

    对呀对呀

    回复
  • 瑶瑶:

    不喜欢诛仙2沒有诛仙1好看,还换了主角

    回复
  • 游客:

    萧逸才怎能比张小凡厉害发?!

    回复
  • 爱你一世:

    怎么说呢,满满的套路

    回复
  • 很多年:

    正是因为诛仙太好看了,所以掩盖了二的光芒,其实二也不错,以单独的目光去审视二,也是一部佳作,只是情节不怎么精彩罢了,一问鼎天道,二返璞归真

    回复
  • 天成子:

    诛仙前传也不错

    回复
    • 。。。:

      可是到后面就不够具体了,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