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六十二章 秘术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乙道廿三院,火字房中,王宗景安静地坐在房中,似在沉思,在有些阴暗的光线里,神情阴晴不定。这些日子以来,许是天天见面,周围的人都没怎么发觉,但是王宗景的气质容貌,却已是在不知不觉中比当日刚进青云别院时成熟了不少,少了一分野性,却多了几分沉稳。

只是此刻他沉思良久后,面上神情却又缓缓起了变化,像是想起了什么,渐渐露出一股恨意,面上也有一丝戾气掠过。如此又过片刻,他忽然深吸了一口气,却是从桌上拿过一张白纸,去过笔墨,微微凝神片刻,便往纸上落笔。

握笔沉腕,看上去他的速度并不快,并且在纸上出现的墨迹并非成字,反倒像是些简单粗糙的线条,渐渐构成了一些框条,隐约看去倒像是些房屋道路的模样。每画几笔,王宗景便会停笔仔细思索一下,然后又继续画下去,随着纸上的画迹渐渐成形,他面上的愤恨之意反而淡了下去,只是一双眼中光芒亮了起来,容色冷淡间,凝视着那片像是某个村子小路屋宅模样的图画,特别是被很多间小屋围在中间,看去显得特别大的那间屋宅,他盯着那里看了很久、很久……

“五年……”

那片静寂中,隐约听到他低沉的自语声。

这样有些沉闷的日子,对于满怀心事的人来说似乎过于漫长,不过就在第二天,整个青云别院里所有参加青云试的新人弟子,便得知了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消息,犹如一颗石子投入平静的湖面,激起了巨大的涟漪。

在这次青云试开始后接近半年的时候,青云门忽然决定让所有参加青云试的弟子都参加一场闻所未闻的考验,根据宣布消息的青云门师长所言,所有的新人弟子都会进入一个青云门以大神通道法所创的异境,在其中经历诸般考验,最后找到一种藏匿于秘密处的“青木令”牌,方可算是通过。

此言一出,几乎震惊了所有参加青云试的新人弟子,要知道青云门举办青云试已然多年,到如今名扬天下,其中的规矩过程也早就被人熟知。历来的青云试中,都只是青云门传下试炼功法,令所有弟子自行参习,待一年期满后再逐一考核,其中或也有些许改动,但都是无伤大雅的小动静,不算什么,却是从未曾像今年这次一般,突然搞出一个所有弟子都必须参加的新事来。

显而易见,动静这么大,此番异境之举必然是青云门对青云试新加入的重要举措,也必定对半年后青云试结束时挑选入门弟子有重大影响。其间虽然也有不少弟子心怀诧异,对这突如其来的异境之行颇有不满,然而青云门乃是名动天下的豪门巨擎,那些平凡的弟子倒是没有什么多言的,不过是言出必行四个字罢了。

而有所抱怨的新人弟子中多是出身不错的世家子弟,按照如今的规矩他们只要老老实实修炼下去,在背后家族的助力下,能入选青云门的机会会比一般人家出身的弟子大得多,也有不少人心中怀疑青云门此举是否也有纠正这样局面的意思。不过不管怎样,此事既然宣布,便是定了下来,大家抱怨过后,总不能也就此退出青云试,所以很快众人的注意力便放到了随之公布的异境之行的规矩上。

异境是个什么样的地方,青云门师长并没有细说,众人所能知晓的只是那地方颇为神奇,乃是青云门大神通道法所造,不过既然能容纳九百余人的青云试弟子,那地方必定是小不了的,由此也能看出青云门道法之强大。至于大家需要争夺的青木令,倒是被详细形容了一下,是一块约莫五寸大小的青色木牌,上面刻着青木令三字,很是好认。

在异境之中藏匿于各处的青木令牌,总共只有四十面。也就是说,最后能够胜出的机会,也只有四十个而已。

除此之外,青云门师长们便没有再多说什么,然而能够来参加青云试的弟子们又有几个是蠢笨之人,轻而易举地大家便想到了过往数次青云试中,最后青云门收入门下的弟子数,都正好是四十人而已。

这两个数字如此巧合,其中含义可谓意味深长。

时间,便定在三日之后。

回到各自院子的青云试弟子,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震动心思,多数人一时都没有心情去修炼了。所有人都在谈论着这次异境之行,谁也不敢掉以轻心。

众人来到此处所为何事,不就是为了拜入有天下第一修真大派、名动神州的青云门吗?

哪怕是有一丝一毫的机会,也不容错过,更何况暗示意味如此明显的考验。

与其他院落中火热的情况相比,王宗景所在的乙道廿三院里,情景倒是会好一些,不过住在这院子里的五个人,也无一例外都站在了院中柳树下,低声商量着这件事。

庭院门口处,大黄懒洋洋地躺在石阶上,小灰则是靠在它的身旁,看去也有些无聊,不时抬头看上院中站立的那些人一眼,手上拿着一个也不知从哪里摘来的野果,放在嘴里嚼动着。

院中柳枝飘动,树下五个人围成一圈,却是一时没人说话。王宗景向周围看了一眼,只见诸人中小鼎的模样最是轻松,嘴角带着笑意笑嘻嘻地站着,饶有兴趣地看着旁边的人,似乎对这次异境之行很是向往和兴奋,只是不晓得他心里是不是直接就把异境当成一次好玩的机会了。

仇雕泗仍是一副沉默寡言的模样,眉头微皱着,神情间有些阴晴不定,而站在王宗景身边的南山也是一声不吭,王宗景向他多看了两眼,心中一动,却忽然觉得自己这些日子以来醉心于修炼,与南山这个自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也没有多说几句话,彼此之间仿佛陌生了不少。

又或者,其实根本就是自从南山进入青云别院后,两人之间除了最初的见面时候,原本就一直是这样了?

他心中一时有些茫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幸好在五人之中,还有一位唯一的女子苏文清,此刻看了周围诸人一眼,最后目光落在王宗景的身上,嫣然一笑,道:“王公子,你之前可曾听说过这异境吗?”

王宗景摇了摇头,道:“以前从未听说过的。”

说着,他转头向周围其他人看去,只见无论是仇雕泗还是南山,包括小鼎在内,都是一起摇头,苏文清微笑道:“我也是从未听说过此事,来青云山之前倒也向家里的长辈们问过,但也无人说过什么异境,想必是这几年才出来的新东西吧。”

仇雕泗缓缓摇了摇头,面色凝重,道:“九百多人,可只有四十面青木令,这未免也太难了些。”

南山看了一眼王宗景,胖脸上掠过一丝忧色,但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这一抹不易察觉的神情却落在站在他对面的苏文清眼中,让她清澈眼光里若有所思,但并没有什么其他表情,只是对着仇雕泗微笑道:“难自然是很难的,不过想必其他人也和我们差不多。不管怎样,既然青云仙长们出了这个题目,我们总要尽力去争夺一面青木令就是了。”

王宗景等人都是点头,苏文清顿了一下,微微皱眉,却是压低了声音,低声道:“不过听那几位青云门前辈仙长的话里意思,异境之中颇多考验,我想来想去,除了众多弟子彼此竞争,又或是地形艰险外,该不会……还有凶猛妖兽吧?”

仇雕泗忍不住哼了一声,沉声道:“妖兽凶残,遇上了一不小心便会有性命之忧,我觉得不太可能,否则的话,真不知道为何青云门师长会如此安排?”

站在一旁的小鼎却是哈哈一笑,满不在乎地道:“没事没事,仇大哥,有妖兽更好玩啊,还有我会保护你的。”

仇雕泗一窒,瞪了那小鬼一眼,只见小鼎咧嘴笑着,神态可爱,并无讽刺之意,看起来倒像是说的真心话,让人生出一股无力感来,也只得哼哼两声,移开了目光。

苏文清目光转向一直沉默的南山,道:“南公子,你觉得怎样?”

南山迟疑了一下,道:“我比大家迟来许久,道行低微,也只有尽力而为就是了。”

苏文清微微一笑,目光移动,落到王宗景身上,却是微微一怔,只见王宗景目光微凝,却是有些出神,苏文清叫了他两声,王宗景这才惊醒过来,“哦哦”两声,算是答应了。苏文清心中略有些奇怪,看着王宗景的眼中便多了几分审视味道,只是王宗景并无其他异状,就这样五人又站在一起商量了一会儿,要说有什么好办法突然想出来,那也是不可能,因为异境究竟什么模样,里面到底有没有妖兽,万一有妖兽又到底有多厉害,众人都是一无所知,自然也谈不上有什么对策了。

如此说到最后,终究还是只剩下一句“到时见机行事”后,众人便各回各屋去了。

王宗景走回火字房,关上房门走回屋里桌边坐下,面上的表情又变得有些凝重起来,他倒不是为了这次突如其来异境考验而忧心,而是因为刚才苏文清那一句说到妖兽的话,又勾动他心中隐藏许久的一点疑惑:青云山脉周围,真的没有妖兽踪迹吗……

三日时间,自然是留给诸多弟子准备的工夫,别人怎样不知道,不过算着时间,王宗景和小鼎是来不及再去一次大竹峰上了。虽有几分遗憾,但王宗景心底仍然对这即将到来的异境之行颇有几分向往。他原本的性子便是有些冒险爱动的,至于异境之中或有几分可能会有妖兽的存在,他曾经在十万大山的原始森林里与无数凶狠妖兽生死搏斗,挣扎求生了整整三年时间,又哪里会有畏惧之意?

只是他虽不畏惧,但心中仍是有几分小心的,亲身体验过妖兽强悍的他,深知妖兽的可怕,虽说青云门不太可能安排那些战力可怖的强大妖兽出来考验他们这些道行粗浅的青云试弟子,但就算是普通的妖兽,对这些青云试弟子来说,仍然会是极大的麻烦。

本来王宗景心中还有一张王牌,心想小鼎也是要去的,只要他去了,大黄小灰这哼哈二将多半也要跟去,那还有什么好怕的。当日在河阳城下地宫之中,大黄和小灰面对骷髅怪物时表露出来的战斗力可是强得惊人,对上普通甚至更强悍的妖兽,多半也能所向披靡。只是出人意料的是,这一次青云门里不知道是谁歪了嘴,在异境之行公布的第二天,那穆怀正就早早地跑到他们廿三院中,对他们明明白白地说了,这次去异境不许带着黄狗灰猴。

当时小鼎倒没什么太大反应,但是大黄的模样看着很不痛快,张开大嘴一直绕着穆怀正身旁走着圈子,不怀好意地打量着,尖齿交错,不知是不是想找个地方下嘴。穆怀正面不改色,但说完之后没多久,便找了个借口大义凛然脚底抹油地溜走了。他师父便是大竹峰的宋大仁,这条大黄狗的来历他可是一清二楚的,也就是狗不能与人一样排资论辈,不然在大竹峰上,大黄的资历比他可要高多了,就算咬了也是白咬。

且不提他们这些青云别院中的青云试弟子怀着各种复杂的心态等待这异境之行的到来,便是在青云门内部,这消息一公布,也引起了不小的波澜,因为青云门过往历史中,从未有过这样开启异境的举动,似乎也未听说过有这等奇特的神通法门。而众人私底下议论时,便有消息传了出来,此事乃是掌教真人萧逸才一力主持,五大长老中曾书书与宋大仁亲手布置的。

既然是门中长老布置主持,自然就不会是坏事了,毕竟谁都相信这几位是身怀惊天动地大神通的,最多在感叹之余,也庆幸青云门真的是再度中兴了。要知道如此开辟异境的大神通,天下间虽然偶有所闻,却多是缥缈的传闻而已。如今青云门能做到这一点,这其中所蕴含的实力,只怕已是不弱于昔日几个兴盛时代了。

青云山大竹峰上,温暖的阳光懒洋洋地照在山头,气势雄浑的竹涛依然在天地之间永不止歇地回响着,风过竹林,沙沙而鸣。

阳光透过枝叶缝隙落下,在狭窄的后山小道上轻轻跳跃着,一身白衣飘然若仙的陆雪琪拾阶而上,山风徐来,吹动她肩头柔软乌黑的秀发,拂动白衣如舞,悄然而上,走到了那山道之中田不易夫妇的坟茔处。

一个男子的身影正站在坟茔旁边,弯着腰耐心地拔去坟茔周围土壤中冒出的青青野草,随后拿起扫把簸箕,细心地打扫着这一片安静幽深的土地。陆雪琪缓缓走了过去,目光在墓碑上的田不易、苏茹字迹上停顿了一下,低下了头,闭上双眼,面上露出几分恭谨之色,低声说了几句后,这才转身看向已站起身体回头看来的男子,只见他微微一笑,道:“你来了。”

陆雪琪展颜微笑,静待张小凡收拾好一切,然后走过来与她并肩而立,看着面前那两座平凡安宁的坟茔,张小凡沉默了片刻,忽然道:“你刚才对师父师娘他们说什么了?”

陆雪琪微微一笑,道:“我请田师叔在天有灵,保佑我们一家子平平安安,再无苦楚,就这般安安静静地过一辈子。”

张小凡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只是伸出手去轻轻握了握她雪白柔软的手掌。

“咱们在这大竹峰上,自然是清静的,不过倒是听说青云门里最近不怎么安静了。”

陆雪琪看了他一眼,微微皱眉,道:“你也听说了?”

张小凡微笑道:“别忘了这山上可不止我们两个人,从大师兄到六师兄,吃饭的时候一堆人抢着说的。”

陆雪琪哼了一声,露出几分只有在张小凡面前才会偶尔显露的姿态,低声道:“这些男人,怎的嘴巴比妇人还要啰唆多话!”

张小凡哈哈一笑,拉着她的手转过身子,向着山下走去。

山道上青石横亘,青苔随处可见,也不知经历过多少岁月的风霜雨雪,两人并肩而下,竹影婆娑,在这空灵山间,便犹如神仙中人一般……呃,女的比较像神仙,男的更多了几分烟火平凡。

陆雪琪走了一会儿,开口道:“据我所知,青云门祖上并未有此等开辟异境的神通道法,我也问过宋师兄,此次异境之事,乃是萧师兄主持布置的,他们也不晓得萧师兄何时掌握了这门道术。但据他们几人看来,这道法布置淳和大气,与我们青云门祖传道术一脉相承,倒的确像是系出一脉的神通。”

张小凡点了点头,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也没有多说什么,反而是陆雪琪面上露出几分思索之色后,轻声道:“若果然是青云门祖传道术,那我们没理由不晓得的,可是除了萧师兄一人之外,偏偏就无一人见过这种神通,真是奇怪至极。”

张小凡忽然停住了脚步,陆雪琪几乎是在同时感觉到了什么,也收住脚步,抬眼看去,只见前方远处云层中,出现了一个黑点,很快变大,却是杜必书驾驭着骰子法宝带着大黄小灰回到大竹峰上了。一旦落下,大黄与小灰都是同时兴奋起来,似乎这里才是它们最熟悉的家,忙不迭地就向厨房的方向冲去。

只是除了它们之外,向来与它们在一起的小鼎却没有跟回来,想必是为了异境之行的缘由,才将大黄小灰先带回了大竹峰上。

张小凡远远望着那兴奋玩耍奔跑的一狗一猴,沉默了片刻,忽然道:“这种异境神通,我是见过的。”

陆雪琪登时一惊,转头向他看来,奇道:“什么?”

张小凡淡淡一笑,目光扫过远方天际那一座高耸入天的雄伟巨峰,道:“我以前是见过的,就在‘幻月洞府’之中……”

“不用多想了,肯定就是幻月洞府中的秘术。”青云山风回峰上,伴随着一阵低沉的咳嗽声,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洞府中响了起来。

曾书书吓了一跳,赶忙走上前去,扶着老父曾叔常在床边坐下,一边取过水杯递给老父,一边抚着曾叔常的背部,摇头苦笑道:“秘术就秘术吧,您老人家何必激动,莫要急坏了身子。”

曾叔常喝了两口水,看去平静了许多,随后把杯子往曾书书手中一塞,淡淡道:“几声咳嗽,哪里就会咳死人了。”

“是是,您说得对。”曾书书一副孝子贤孙低声下气的模样,与他在外头众多后辈弟子面前颇有威严的模样大不相同,接过水杯随手放在一旁,他又拖过来一张椅子在曾叔常边上坐了,然后略带几分疑惑地道:“爹,可是我从来没听说咱们青云门祖传下来的道术中有这么一门奇妙神通啊?”

曾叔常摆了摆手,沉吟片刻,道:“你自己不也说了么,这些日子你从旁协助布置异境妙法时,也觉得这门秘术大气纯正,与青云门诸多道法都有相同相似之处。”

曾书书点了点头,道:“这倒是真的,确是如此。我只是想不通,若果然有这等神通妙法,为何这么多年来历代祖师都没用过?”

曾叔常沉默了片刻,道:“不是历代祖师,而是历代掌教真人。”顿了一下,他抬头看了一眼略显诧异的曾书书,叹了口气,道:“你别忘了,幻月洞府从来都是只容许本门掌教真人进入的禁地。”

“至于为什么历代掌教真人都不愿意带出这门秘术,这缘由我就不晓得了,不过既然萧逸才能做到眼下这样,至少说明他在幻月洞府之中已然大有收获。”曾叔常微微低头,却是压低了几分声音,道,“这些日子里,你也算是掌教真人的心腹臂膀,以你看来,他如今的道行如何?”

曾书书眉头皱起,仔细思索了片刻,却是摇了摇头,道:“萧师兄多年前道行便远胜于我,这十余年来更是少有出手机会,令人难测深浅。”

曾叔常默然点头,许久之后才缓缓道:“只怕他已得了幻月洞府之秘,道行大进了。”

曾书书没有言语,片刻后才低声道:“萧师兄道行大进,对青云一门乃是好事。”

曾叔常深深看了他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告别老父,曾书书从洞府中走了出来,阳光落下,让一直身处暗室的他情不自禁微微眯上了眼睛,片刻之后,只听他却是低声自语道:“只有掌教真人才进过幻月洞府么……”

随着低声自语,他的目光也随之飘荡开去,望向远方不知名的云海深处,怔怔出神。

而在目光视线之外,巨大山脉的下方,山麓森林极幽深处的某个即使在白天也十分阴暗的角落里,一个少女的身影穿过荆棘草木,悄然而来,借着几不可见的微光,可以看出她正是苏小怜。

周围全是高大茂密之极的巨树,这一片森林里阴晦的角落比起其他地方,显得特别的寂静,非但没有鸟鸣兽吼,便是原本无处不在的虫鸣声,在这个地方也消失了。

除了黑暗,只有死一般的寂静……

苏小怜脸色看去略有几分苍白,看着周围的眼神中也带着几分隐隐的畏惧,但不知为何她还是坚持走了过来,在这片森林的阴影里走到深处,然后睁大了眼睛,有些吃力地看向周围那片黑暗阴影,张望着。

一个幽灵般的黑影,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她的身后,苏小怜却毫无察觉,依然是看着前方黑暗深处,像是在寻找着什么。在她身后的那道黑影停留了好一会儿,见苏小怜仍是那一副略带畏惧地等待着模样,这才缓缓飘开,没过多久,不知怎么又从苏小怜前方一棵大树背后缓缓现出身形,那是一个被一团黑气所笼罩的高大身影,一个略带沙哑的低沉男子声音在黑气阴影里开口道:

“你突然来找我,所为何事?”

苏小怜目睹那黑色人影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情不自禁地后退了一步,面上掠过一丝恐惧之色,脸色看上去越发苍白了。

对面的黑色身影除了开始的一句问话后,便隐身在树影之中,看上去也并没有因为苏小怜没有立刻答话而恼怒,而是沉默并耐心地等待着。苏小怜深深呼吸了几次后,渐渐镇定了下来,定了定神之后迟疑了一下,道:“三日之后,青云门要让我们所有人参加一场异境考较。”

“异境?”那阴影中的黑色人影显而易见地震动了一下,随后便开口向苏小怜仔细询问这异境之事,只是苏小怜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青云试弟子而已,青云门宣布消息时又语焉不详,并没有透露太多消息,不过饶是如此,那黑影中的男子看起来也是十分惊愕,不时凝神思索。

相比之下,苏小怜所说的关于众多弟子争夺青木令,数量总共只有四十面等规矩,那神秘的黑影人似乎根本就没怎么放在心上,他所关心的好像全部就在这异境奇术的本身。

末了,当他反复再三地向苏小怜追问也听不到其他的消息后,便不再多言,在一片阴影黑气中沉声道:“此事我知道了,你且去吧,青云门既然敢让所有的青云试弟子都进入异境,必定是有把握让你等没有性命之忧,至于进去之后该怎样就怎样,你自己把握吧。反正该说的话我也早就跟你说过了,你未来如何,只能靠你自己的。”

苏小怜默默点头,面上没有什么多余表情,才要转过身子,忽然脸上又掠过一丝罕见的坚狠表情,猛地抬起头,却是大声道:“还有一件事,我发现最近一段时日,有人暗中跟踪我。”

“嗯?”此言一出,饶是黑影中人道行高深,也是吃了一惊。

“那人是青云门弟子,听说在青云门中地位不低,道行在同辈中也是翘楚,名叫欧阳剑秋,是风回峰曾书书长老的门下弟子。”苏小怜说着这些话,不知怎么忽然觉得自己的喉咙处有些发干,望着那片幽明不定的黑气,她的心跳有些不由自主地加快,但是她仍是咬着牙,把这些如刀子一般的话语一字字清晰地说了出去,

“我发现他跟踪我纯属偶然,但是之后连续几日,在我留心之后,都会发现此人在我附近出现,我不晓得他对我有什么企图,但是他道行比我高得太多,有些事我可能根本就没法发觉……”

“好了。”忽然,那黑影中的男人低声喝了一句,苏小怜立刻闭上了嘴巴,又等候了片刻,苏小怜偷偷抬头向前看去,只见那片阴影之中,黑气涌动,缓缓翻滚升腾,丝毫也看不见黑气之后那人的表情。正在她心底迷惑紧张的时候,听到那男人的声音从黑气后传了过来,缓缓道:“此事我知晓了,你回去吧,平日不必再在乎这个人,就当作不晓得此事,我自有主意。”

苏小怜没想到那黑衣人居然会是这么一个答复,不由得怔了一下,但随后还是低声答应了一声,转过身子准备离开此处,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那黑衣人忽然像是发现了什么,略带了几分不解,身形微动,似乎想要开口留下苏小怜,不过随即又强忍住了,任凭苏小怜就此离开。当那个少女的身影消失在这片黑暗的森林里后,他才略带了几分疑惑之意,用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自语道:“奇怪,她脸色怎么看上去好了这么多,倒像是修罗之力被压抑下来渐渐削弱,这又是怎么回事……”

凝神思索半晌,黑衣人也没得出什么答案,便暂时不再多想,徐徐转过身子,却是目光如冷电,透过黑气与茂密枝条,冷冷地看向青云山脉的某个方向,片刻之后,只听他低低地说道:“欧阳剑秋,风回峰……曾书书……嘿嘿嘿嘿……”

一串冰冷刺骨的冷笑声,在这片密林的最深处,幽幽回荡了起来。

  • 无名 悍将:

    怎么这样?

    回复
  • 无名氏:

    喜欢小凡变坏但还惦记友情的顶起来

    回复
  • 请跟我联络:

    这第二部明明是王宗景的成长,我看第一部是越看越想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可看第二部是越看越想知道,什么时候才有张小凡! 什么时候才有张小凡

    回复
  • 那双眼动人:

    鸡吧 主角光环太浓了吧?是不是天底下最厉害的都要过来教主角?地球只为一个人转了?草泥马 总得有来由吧 不然凭什么呢?无缘无故的亲无缘无故的爱?你 妈 死了?萧鼎? 才尽了?来啃老?干尼玛

    回复
    • 空留遗恨:

      你牛b你写啊傻逼

      回复
      • 鈊餇眼泪:

        这不是nb不nb的事,人人基本都是看第一部看的入迷中,但是还有好多可以写,其中好多事情还没搞清楚,可作者却重新一个故事开始了,这不是吊人胃口?换了谁都有点看不下去

        回复
    • 看喷子不爽:

      你怎么就知道无缘无故了?会看书,不懂也喷,真好笑

      回复
    • 看喷子不爽:

      你怎么就知道无缘无故了?会看书,不懂也喷,真好笑

      回复
  • 15:

    几把的,这他妈是诛仙二?这他妈的不是写王宗景的吧,我看诛仙一看得多入迷,可是二,这些的是什么啊,还我诛仙还我鬼厉,还我女主男主

    回复
    • 好书:

      你他妈的脑残,嫩家写小说第一部张小凡,第二部张小凡,第三部张小凡,你是不是脑子让驴踢了。不嫌烦?你有本事也写一个,全是张小凡。把你牛逼的。你他妈的记住了,作者写书不欠你的!!!

      回复
    • 自作多情:

      呵呵 没错

      回复
    • 三生:

      你妈逼

      回复
    • 183*****538:

      诛仙就一定要写张小凡吗,我看这部同样精彩

      回复
    • a:

      Sbsbsbabdasb

      回复
  • 一个浪人:

    一个个煞笔,不爱看就滚,没人强迫你看

    回复
    • 三生:

      那傻逼

      回复
  • 雨戏:

    黑影人是苍松还是魔道中人

    回复
    • rainbow:

      鬼先生

      回复
      • 。。。:

        苍松

        回复
  • 大年初一:

    苍松

    回复
    • rainbow:

      苍松不是被林惊羽干掉了吗?

      回复
      • 。。。:

        没有,只是重伤。

        回复
  • 匿名:

    我相信大部分人都与我一样是看了诛仙1才来看诛仙2的。可是这诛仙2写的都是什么啊?主角居然都换了,气死我也

    回复
    • 胤殇:

      回复
  • 666:

    666

    回复
  • 鹿夫人:

    张小凡和陆雪琪最早是在第几章时出现的?请问看过的人

    回复
    • 三生:

      37章

      回复
  • 鹿夫人:

    我也觉得没什么看点,我其实就是想看张小凡和陆雪琪的甜蜜相处而已,可是写了这么些乱七八糟的,我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回复
  • 鹿夫人:

    不过作者也不容易,所以别喷啊

    回复
  • 逍遥:

    青木令?天地会青木堂堂主韦小宝的令牌么?

    回复
  • 路人甲:

    本来写的就是这几年修真界的事情,不过一和二是用不同的人的角度来看的,你们喜欢张小凡喜欢碧瑶没办法,但是这骂人的是哪里跑来的,没教养

    回复
  • ty:

    感觉曽书书要被写死的节奏

    回复
    • 。。。:

      哈哈哈,同感。

      回复
  • 雷爷:

    就算不写张小凡写他儿子也比较容易接受啊 写一个与诛仙1没半点关系的就不要用诛仙2这个名字了嘛 说实在的如果不是因为诛仙我根本不会来看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