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六十三章 开门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转眼之间,已是过了两日,眼看着这第三日也是在无数人或焦虑或期盼的心情中匆匆而过,到了晚上,再过几个时辰,太阳再度升上天际的时候,异境之行便将开始了。

只是此刻,天幕仍是一片漆黑,星光淡淡,照不见看不清人间黑暗。幽静林下,两个人影安静地伫立着,并肩而立,远远眺望着连绵起伏的青云山脉,似乎都有些出神,只不知他们心中又各自在想着些什么?

两人之中,其中一人鹅黄衣裳,容貌娇媚,这一次没戴蒙面纱巾,更添了几分惊心动魄烟视媚行的奇异美丽之色,正是昔年出身于魔教合欢派,近日却身居某个神秘门派副门主之位的金瓶儿。而站在金瓶儿身旁的,乃是一位看似三十岁出头的男子,容貌俊朗,身材修长,望之气度不凡,整个人就那么随随便便地站在那儿,却是一点儿也未受身边金瓶儿的影响,容色淡淡,神色间若有所思,看着青云雄峰,目光微动。

良久之后,这男子忽然开口道:“他果然是在这青云山上吗?”

金瓶儿瞄了他一眼,淡然道:“是。”

男子冷哼了一声,神态间流露出几分冷意,随即目光转冷,道:“此人果然心怀二志,窃据圣教名门高位多年,居然还是回到了青云门内,说不定昔日鬼王宗主意外战败身死之役里,也有此人的手段。”

金瓶儿既未出声附和,也未反对,只是看她脸色,却隐隐有一丝嘲讽之意掠过。

那男子心细如发,居然也看到金瓶儿这一丝表情,眉头一皱,冷然道:“怎么,你对我的话不以为然?”

金瓶儿面上并未有丝毫畏惧之色,反而是轻笑一声,直视男子双眼,微笑道:“我哪里敢质疑门主大人的话,只不过心里想着,以门主你神通广大,不如直接杀入青云门中,一来可以寻那人晦气,二来在青云山上大杀一通,也能报昔日万毒门倾覆之血海深仇,岂非是一举两得!”

男子身子一震,瞬间面上怒意大盛,一股冰冷杀意径直便飘了过来,直逼金瓶儿。金瓶儿冷笑一声,略退半步,但垂在腰侧的玉手指尖之上,淡淡紫芒也是缓缓渗了出来。

两人之间,一时竟是剑拔弩张,对峙起来。

片刻之后,还是那男子忽地眉头一皱,杀意收起,轻叹一声道:“事已至此,我二人也算是同病相怜,何必作此无谓争斗,算了吧。”

男子沉默了片刻,淡淡道:“我知道你是为了‘火凰炎玉’,心中对我仍有愤恨怨意。但不管怎样,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助我一臂之力,入主圣殿,重开‘冥渊’,再兴万毒一门,我自然便会将火凰炎玉的下落告诉你。”

金瓶儿冷冷地道:“哦,却不知这一日何时能来,我只怕你死了也做不到。”

那男子眉头一皱,但此番却并未生气,似乎多少也知晓金瓶儿话里意思虽然难听,却果然有几分道理的,圣殿冥渊,那几乎和古老传承供奉神魔一样古老的传说,自古以来便是圣教之中缥缈至极的神话,若非他偶然间得到的那个秘密,也不会重燃原本已经枯死沮丧的复仇之火。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看向金瓶儿,却是微微一笑,道:“希望虽是渺茫,但当日我与你这般说过盘算之后,你又何尝不是心动?更何况这些年来你苦修合欢派至高秘术‘姹女媚’,奇则奇矣,却忘了纯阴之体欲罢不能,于你的道法虽有极大助益,但孤阴之害只有更深,若无天地至阳之物相辅,后果如何,你心中自知,纵然你天赋异禀,超越合欢派历代祖师,将姹女媚奇功修炼至前无古人的地步,但也总逃不过道行越深,下场越惨这句话。”

金瓶儿脸色瞬间白了一下,男子看在眼中,淡淡道:“事到如今,唯一能解你困境的,便是得一天地至阳神物,相辅相成,阴阳交会,如此非但玄阴之害尽去,阴阳相融之后,姹女媚奇功更无桎梏,必然浴火重生,道法大进,到那时放眼天下,够资格与你为敌之人,只怕也没剩几人了,甚至还有可能一窥长生之秘,亦未可知。”

金瓶儿闭上双眼,过了一会儿后,脸色渐渐恢复,呼吸也平静了下来,片刻之后她一双妙目重新睁开,看向那男子,忽地发出一声悦耳笑声,犹如清脆风铃一般,仿佛刚才的敌意瞬间不见,微笑道:“这么说来,我还是应该多谢你了,门主大人?”

那男子目视金瓶儿,身子微微一震,以他道行之高,面对那无形却极诡异的姹女媚奇功时,仍是心境为之一颤,不由得对这门诡异的道法产生了深深戒惧。

不过他毕竟道行不同凡响,只在片刻之间便压下了这一缕悸动,同时脸色淡然,浑似不觉,也没有去理会金瓶儿话语中那一丝若有若无的讽刺之意,道:“天下间造化玄奇,奇物无数,但能称得上‘至阳神玄这四个字的,不外乎只有两件东西罢了。其一,是消失多年早已不知所终的‘玄火鉴’;其二,便是传说中太古时代神兽凤凰涅磐之后,残留人间遗骨所化的‘火凰炎玉’。”

金瓶儿嘴角微翘,目光略现迷离,轻轻自语了一声,又似轻叹,低声道:“玄火鉴……火凰炎玉……”

那男子摇了摇头,道:“玄火鉴早已湮没世间,无人知晓下落,但正如我之前与你所说,因缘巧合中,我碰巧知道了火凰炎玉的下落。只要你助我达成心愿,我便告诉你火凰炎玉的下落。”

清冷夜风吹过,轻薄的鹅黄衣裳飘拂,金瓶儿站在树林之前,沉默伫立,艳色娇媚,仿佛是深夜里光芒四射的一轮美丽日光,将周围的黑暗都生生逼退了。

她抬起头,眺望远方,那一片耸立在黑暗阴影里的庞大山脉,巍峨屹立在她幽暗难测的目光中,过了片刻,她轻轻地点了点头,道:“是了,我助你便是,只是万一将来发现你是骗我……”她笑了笑,看了那男子一眼,没有把话再说下去。

那男子眉毛一挑,但随即还是忍了下来,目光也随之飘动,再度望向远处山巅,半晌之后,忽然开口道:“说起来,当年我等三人并列,如今际遇差别之大,却还真是令人匪夷所思呢。”

金瓶儿淡淡一笑,看了他一眼,道:“怎么,你可有意多年之后,与那位血公子再决雌雄吗?”

男子负手而立,没有回答她,一双眼眸只是凝视着远方山脉,不知不觉在那渐渐大起来的夜风之中,他的衣衫也开始猎猎飞舞。

良久之后,他忽然笑了一下,淡淡道:“用不着我出手的。”

金瓶儿眉头一皱,有些不解,但随即若有所感,忽然身子一顿,却是转过身子,一双妙目向二人身后那片幽深的树林望去。原本深沉的树木阴影中,此刻那一片黑暗突然就像是凝固成为实体一般,一缕奇异的声音从树林深处飘了出来,似鬼哭,似风啸,恍惚中让人有种错觉,那片树林深处有一个可怕的生物蛰伏其中,窥探人间,那缓缓的吐息声中,就像是一颗强壮的心脏在不停的跳动着。

金瓶儿凝视那片黑暗好一会儿,脸色并不好看,然后徐徐转过头来,看了那男子一眼,冷然道:“原来你去过圣殿之后,居然还不是空手而归的。”

男子傲然一笑,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心中冷笑,心想着圣殿里那些老朽顽固,直如铁石朽木一般,没有半点人味。若非“冥渊”之事太过重要,干系太大,自己也无法打动圣殿。不过既然圣殿动心,那么不好好利用一下这些老家伙,岂非傻瓜?

圣殿神圣不可侵犯,魔神荣光至高无上云云,这样的东西名号,早就在过往千万年的岁月里湮灭了,也只有蛮荒之地深处的那群不开化的野人才会傻傻地去信。

青云山下,别院之中。

黎明到来之前的夜,总是显得特别寂寞,再过几个时辰,一场未知的考验就要摆在所有人的面前,也不知有多少年轻的少年因此而彻夜难眠。

王宗景并没有觉得十分紧张,也说不上特别兴奋,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与平日一样,在这第三日中,他也是安静地度过,修炼休息,安然入睡,只是不知为何,这一夜的睡眠却是很浅,连着醒了几次,总有些光怪陆离的梦境突然在这个晚上梦见了,甚至有那么一次他还梦见了已经死去的巴熊。

昏暗的烛火下,自己好像仍然生着病,睡倒在床上,而巴熊则是一脸关怀地坐在床边,焦急而带着几分关切地看着他,须臾之后,这个画面陡然破碎,这个梦也醒了。

王宗景慢慢地坐起身子,在黑暗的屋子中沉默地坐了好一会儿,不知为什么,过去了这么久。又明明知道巴熊是魔教的奸细,可他仍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偶尔还是会梦见那个死去的胖子,而每一次,巴熊的模样都是那样温和而关切。

这一场梦境后,王宗景的睡意终于还是消失了,站起身走到窗前,透过缝隙看了看窗外天色,只见还是漆黑一片,距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正犹豫此刻该干什么的时候,忽然他目光一凝,却是看到庭院对面木字房里,透出了几许光亮。王宗景皱了皱眉,心道这么迟了,小鼎怎么还不睡觉?

又莫非是早已睡了,但忘记吹熄烛火?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推门走了出去,绕过静悄悄的庭院回廊,走近木字房外,这时候烛影摇曳了几下,他抬头一看,忽地一怔,却是看见那屋中居然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小鼎的父亲张小凡。

在张小凡的身前,小鼎伸着懒腰坐着,带了点睡眼惺松,小灰则是笑嘻嘻地站在一旁,只是不见大黄的身影,也不知是跑到别处去了,还是夜深人静张小凡根本就没带它来。

屋中,张小凡面色柔和,对小鼎低声叮嘱了几句,又伸手摸摸他圆圆的小脑袋,看上去一脸都是疼爱之意。过了片刻,他转身走了出来,目光随即落到有些尴尬不自然站在回廊边上的王宗景身上。张小凡却是神态自若,似乎早就发觉王宗景过来此处,微微一笑,道:“明天就要去异境了,小鼎他娘亲早就说了让他多些历练,不去管他,但我心中总有些挂念,忍不住还是想来看看小家伙。”

王宗景连连点头,心中也有一阵暖意掠过,正在这时他目光无意中看向张小凡背后的木字房里,却只见小灰见张小凡走出屋子后,忽然便抬头张望了一阵,看着倒有几分鬼鬼祟祟的好笑模样,轻手轻脚走到小鼎身边,拍了拍小鼎的肩膀。

小鼎打了个哈欠,也不回头看小灰,自顾自低声道:“干嘛?”

小灰咧嘴一笑,跟变戏法似的,突然从一直藏在身后的一只手上拿出一根通体黑色,前端看着有些滚圆的棒子,递给小鼎,同时伸手比划了两下。

王宗景在窗外看得真切,一时间只觉得这根奇怪的黑色棍子颇有几分眼熟,好像曾在哪里见过一样,再仔细一想,登时便想了起来,心道:“奇怪,这不是大竹峰上厨房里的那根烧火棍吗?”

只见小灰笑嘻嘻的,站在小鼎边上,不时轻拍小鼎身子,一个劲地想把这根难看的烧火棍塞到小鼎手上,同时眼角余光时不时会看一眼屋子外头张小凡的身影,似乎有些担心被人发现一样。

只是小鼎看了那烧火棍几眼,登时脸上便是老大的不满意,翻着白眼将这烧火棍推了回去,连连摇头,道:“这棍子好难看,我不要。”

小灰呆了一下,似乎被这句评语给窒得一时无语,随即瞪大眼睛,不停地把烧火棍往小鼎手边塞着,同时口中“吱吱吱吱”连声叫唤,看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小鼎连连摆手,就是不想要。未几,这里的动静终于惊动了张小凡,他回头看了一眼,先是一怔,随即莞尔,对着猴子小灰笑骂了一句,道:“过来。”

小灰“吱吱吱吱”叫了两声,看起来颇有几分无奈,随手倒拖着烧火棍在地上走了过来,来到张小凡身前耸了耸肩,一副古怪模样。张小凡摇头苦笑,但随即露出几分温和的笑容,看了一眼屋内吧唧吧唧嘴巴又已经没有没肺地倒在床上睡去的小鼎,随手一挥,那屋中烛火应声而灭。随后他转过身来,看向王宗景。

王宗景低声叫了一声:“前辈。”

张小凡笑了笑,走过他的身边向院外走去,同时微笑道:“你自己也要小心。”

“是。”

王宗景望着那个渐渐远去的男人背影,深深地呼吸了一下,不知为何,他忽然间心头涌起一股兴奋,像是迫不及待地期待着那前所未有的异境之行。

黑夜,终究还是过去了。

太阳带着万丈光芒,跃上天空,照亮了神州大地,无垠浩土,人世间崭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青云山上,这是很特别的一天,众多青云弟子都现身于通天峰上,戒备比平时严了许多,而在青云别院中,从一大早开始,青云门就开始用大型法宝法器,将众多参加青云试的弟子们送上了通天峰。

除了一些世家子弟,又或是在青云门中有些关系的人物,大多数的青云试弟子都是第一次到这通天峰上,在这等雄峙天地的奇峰面前,还有无数鬼斧神工仙家美景,更是令他们目眩神迷,为之赞叹咋舌不已。

最终,所有人都被集中在宽阔的云海平台之中。

与周围绝大多数人相比,并不起眼地站在人群中的王宗景却是平静多了,跟他一样的还有小鼎,显然这小鬼对周围这一切早就没什么感觉了,反而对身边人群不断赞叹之意感到很是奇怪,正不停地看着周围的人群,显得有些好奇。

巳时一刻,众多聚集在云海之上的青云试弟子忽然瞬间安静了下来,因为三道剑芒从远处破空而至,到了云海之上三丈之高处才停下,三者之中,居中最高的正是萧逸才,看他一身墨绿道袍,衣袍飞舞,在云海白雾蒸腾之上,更有出尘飞升之态,真如神仙中人一般,顿时令人心生敬仰之意。而在他两旁稍低处的两人,分别是曾书书与宋大仁。

天空上的三人俯视而下,只见下方人头攒动,九百余青云试弟子云集于此,黑压压一片人头,人人抬头仰望天空,面上无不流露出尊敬向往之色,王宗景站在人海之中,漂浮在天空上的三个人,他都不算陌生,只是他的目光掠过宋大仁和曾书书后,终究还是只停留在最高处的萧逸才脸上,那一刻,他心中闪过一丝难以名状的奇异感觉。

而不知是否是王宗景的错觉,有那么一刻,他忽然觉得远在高处的萧逸才目光淡淡,居然也扫过了他所置身处一眼,那目光并没有任何异样,也没有任何情绪,只是毫无异样地扫过一眼,随后,王宗景慢慢收回了目光。

天上,曾书书看了萧逸才一眼,萧逸才缓缓点头,曾书书会意,驱使脚下闪烁黄色仙光的“轩辕”仙剑向前飘移了一些,目光扫过那些青云试弟子,随后朗声开口道:“众位,今日是青云门有史以来,第一次开辟异境,在此之前,从无人做到此事,所以诸位能参加此事,可算幸运。其余废话不多说了,该知道的想必也早就有人对你们说过,我只是再强调一点,此次诸位进入异境,第一要务便是想方设法取得‘青木令’,若能取得青木令一路保有,再找到隐藏于异境之中唯一的出口,跨出异境,便算是此番考验的胜者。”

云海之上,人群里顿时一阵议论纷纷,未几,突然人群中有人壮着肚子大声道:“曾长老,请问您老这句话的意思,莫非是青木令被人找到之后,旁人也还能出手抢夺吗?”

曾书书犹豫了一下,眉宇间不易察觉地微微一皱,随即朗声道:“正是如此,青木令总共只有四十面,进入异境之人却有九百余人之多,在不得伤及性命的前提下,容许诸位各施奇计,争夺青木令,这也是这场考验的目的,只有想尽办法保住。

若踏出异境时已持有五面青木令,则可在青云门中诸位仙长,包括几位门中长老里,自行挑选一位拜入门下;最后,若出来之后手中青木令超过十面者,则吾将亲自将其收入门下,悉心教导,使之成为我青云门长门栋梁。”

曾书书与宋大仁愕然对望,面上都是掠过一丝惊讶之色,显然萧逸才此番话事前他们也并未知情。而在他们下方,云海之上,所有的青云试弟子都是激动万分,情难自己,甚至有的人的身躯都无法自控地轻轻颤抖着,就连哪个最初开始质问的潇洒男子,显然也被萧逸才这一番话所震住,随后双目之中显露出锐利无比的神色,夹带着几乎完全不带掩饰的激动与野心。

喧嚣声如云海波涛,一波波翻滚着,置身于其中,只觉得耳边嗡嗡作响,但不知为什么,在听到这个今天最震撼的消息后,王总景的神色反而比绝大多数人都要平淡得多,甚至于他抬头仰望萧逸才那高高在上的身影时,那目光之中,隐隐夹带着几分无奈。

不过,也只能是无奈罢了,除此之外,他并没有丝毫的后悔。

“那个人名叫管皋,”一片喧嚣声中,苏文清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她的脸上虽然还算平静,但仍是可用很轻易地看出她心底流露出的向往与期待。不过尽管如此,她仍是保持住了镇定,低声对王宗景说道,“听说他是出身于神州东北冀州修真名门管氏世家的天纵之才,在此番青云试众弟子中名气极大,人人皆以为他至少在三甲之列。”

王宗景怔了一下,向苏文清点了点头,表示感谢之意,同时也是情不自禁的转过头去,向那个显得颇有几分狂傲之气的年轻男子处望去,远远看着管皋虽还有几分激动,但神色间已经大致恢复正常,看来自控能力不差,并非是徒有虚名之辈,王宗景摇了摇头,心中忽然哂笑了一下,带了几分无谓正要收回目光,只是忽然之间,他眉头一皱,却是看到了在管皋身后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那儿,面色平静,并不起眼,神色之间似乎与周围激动的人群并不如何协调,而她仿佛也知道什么,微微低着头,看着一点也不惹人注目,但王宗景仍是一眼就看到了她。

苏小怜!

大竹峰上,随手将黑色的烧火棍往灶台边一放,平凡的的厨子伸了个懒腰,慢慢走出了屋子,一眼便望见有个清丽无双的白衣女子站在不远处,静静眺望着远方通天峰的方向。他微微笑了一下,转过身去,看了一眼那直入云间的高耸巨峰,眼中掠过一丝带了些许复杂情绪的目光。

更遥远处,风回峰上,清静洞府之外,曾叔常咳嗽了两声,慢慢走到洞外温暖的阳光中,微弱但温和的暖意从身躯各处缓缓泛起,他抬头看了一眼天际的太阳,诛仙二吧。微微眯上了眼。

原本戒备森严的山脚下青云别院中,今日却是忽然变得冷冷清清,大多数青云弟子都因为异境之行被抽调到通天峰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上头,浑然不觉有一条诡异的身影,在无人察觉中悄悄掠进了青云别院。偶然的现身中,可以看到他周身被一层黑气笼罩。与平日截然不同的别院气氛,并没有给这个不速之客带来些许惊讶,他似乎对这里的一切都十分熟悉,只是飞快而熟练地在别院之中悄无声息地飞行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偶尔也会停下身子,抬头看一眼通天峰上,黑气之后,仿佛也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奇怪惆怅。

明里暗里,山上山下,这一刻,不知道有多少人多少双眼睛,都在关注着这一场异境之行。

隆隆之声如雷,响彻于通天峰云海之上,就连加下坚实的山峰,似乎也在这声响中有着轻微的颤抖。宽阔的平台周边,以九宫方位,在所有人的注目之下缓缓升起了九根白玉石柱,一眼看去直径几乎都超过两人合抱,尤其是最中间的那一根巨柱,大小更是周围其他巨柱的三倍以上,气势雄伟,直插青天。

萧逸才身形一动,从空中缓缓落下,正好落在中间那根最大的白玉柱上,而曾书书与宋大仁则都是退了开去,只剩下萧逸才一人,万众瞩目中,墨绿道袍在强劲的山风中飞舞,萧逸才面无表情,手握法诀,并指如剑,在白玉石柱是顶端,迅速地刻下了一道符文。

一声清脆破裂之声猛然响起,石柱顶端露出一个大洞,随后一件闪烁着七彩虹光、状如云霞积聚之彩色琉璃大珠法器,缓缓升腾而起。那奇异大珠下有墨玉黑金柱为脚,浓碧翡翠为座,内蕴彩霞,外放奇光,珠身上镂刻着十枚大星,此楼最下一颗大星已然亮起,熠熠生辉,除此之外,更有不时闪过的白色闪电在珠身内亮起,劈开奇异彩霞,露出一角被掩盖的内里画卷,却是天地初开,蛮荒大地,一派原始景象,竟是有一股苍莽蛮古的气息传了出来。

云海之上,无论是青云弟子还是那些未入门的新人,人人为之目眩神迷,这等宝物,一望便知乃是极珍贵的法宝,便是看那萧逸才的神态,此刻也是慎重无比,专心凝神,全力掌握这件几乎从未有人见过的奇异法宝。

当萧逸才手上的法诀贴上这可闪烁着七彩虹光的彩霞奇珠后,他脸上有一缕清光迅疾无比地掠过,只不过片刻工夫,彩霞奇珠便发生了变化,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大珠内部的彩霞忽然剧烈翻滚起来,随后一股强大之极的力量,从巨大的石柱上猛然迸发而出,凝聚成一道七彩虹光,转眼间激射而出,将周围另外八根石柱与主位上这根巨大石柱连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九宫格。

随后,七彩虹光缓缓下落,就在众人眼前,赤橙黄绿青蓝紫诸般颜色轮流变换,于离地三尺处时,终于是停止下来。那一刻,所有人都有一种屏住呼吸的错觉,一股磅礴的力量,就在七彩虹光中闪烁而出,于虚无空处,似一双无形巨手,强悍二摧枯拉朽一般,硬生生德向两侧拉开。

一道裂缝一般,透着深沉黑暗之光的缝隙,就这样凭空出现在众人眼前。

王宗景咬了咬牙,看着这神奇而瑰丽传奇的一幕,心情也是忍不住带了几分激动。

异境之门,终于是在众人的眼前,缓缓打开了。

第六十四章死意

当一个人原本置身于光亮之中,却要快如深沉黑暗的那一刻,会是怎样的感觉?

  • 夜殇:

    无间道

    回复
    • 予独爱小凡 , 小凡呢?? 为何要换主角:

      没错

      回复
  • 黑闹米可什:

    掌门就一件衣服吧,每次出场都是墨绿道袍

    回复
  • ..:

    ….败家啊…….有噬魂都不要………………

    回复
  • 烨烨菌:

    可怜的噬魂。。。

    回复
  • Lee:

    玄火鉴在小凡那,估计拿来生火了~~~去找小凡要吧

    回复
  • 来得太晚:

    掌门的墨绿道袍应该是继承道玄的。。。。

    回复
  • 正义女神:

    还是喜欢诛仙1

    回复
  • key:

    感覺主角一個牌子都沒拿到,然後去了無間道;蘇小憐拿了超過10個,成為核心去尋誅仙?

    回复
  • ぜ樱子ぜ:

    这第二部明明是王宗景的成长,我看第一部是越看越想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可看第二部是越看越想知道,什么时候才有张小凡! 什么时候才有张小凡

    回复
  • 覃小专:

    烧火棍乃大厨血练之物 小鼎拿了也没用啊

    回复
    • 没心没肺的小鼎:

      血炼之物,乃是以自身精血予以操控,萧鼎是小凡儿子,应该也有遗传小凡血脉

      回复
    • 三生:

      用来烧火、

      回复
  • 无名大师:

    金瓶儿不是跟周一仙等三人游历天下了吗?怎么这回有出现了呢?

    回复
  • 紫荆花:

    小凡要打仗了,各位往后看

    回复
  • 匿名:

    摄魂不要给我啊

    回复
  • 诛仙fs:

    小凡的刻画,小鼎的塑造,都他妈的什么东西,是肖鼎写的吗?我怎么越看越逗b呢

    回复
  • 三生:

    回复
  • 豆腐炒糖:

    异景这是开新副本了

    回复
  • 是个:

    孩他是谁

    回复
  • 安腾正树:

    这样算起来大竹峰实力最强啊,除了首座级别的师兄弟6人,加上张小凡,小竹峰首座陆雪琪和她师姐,整整9个青云门长老,通天峰也没这实力吧?

    回复
  • 6:

    玄火鉴生火,噬魂当烧火棒,诛仙剑来切菜

    回复
  • 寻梦:

    毒公子还活着

    回复
  • 爱你一世:

    呵呵,玄火鉴肯定在小凡那里,那竹子刀都砍不动,一般的火怎么烧,玄火鉴肯定用来点火了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