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六十四章 死意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当一个人原本置身于光亮之中,却要跨入深沉黑暗的那一刻,会是怎样的感觉?

诡异而幽深莫测的异境之门,就这样被一股强大而无形的法力凝聚维持在半空之中,所有的青云试弟子都壮着胆子鱼贯而入。王宗景夹杂在人群之中,缓缓前行,看着前方一个个身影依次没入那片深沉的黑暗里,看着前头那些少年脸上或激动或畏惧或惶恐的表情,他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转身向身后周围看了一眼。

不知何时,入眼处的人们都已是陌生的面容,他所想看到的人,都已消失不见了。

他默然回头,随着人流缓缓前行,没过多久,终于是到了黑暗的异境之门边缘。看着这更像是一条裂缝多过像是一个门的黑暗细缝,王宗景深吸了一口气,再不犹豫,投身而入。

远处,高空之上,萧逸才淡淡地看着下方这一幕,面上没有任何表情,此刻的他高高在上,道袍飞舞,凛然有绝世风姿,令人心生敬仰,只是却没有人会懂得,在他目光之后的心里,此刻又会是在想着些什么。

一股强烈的失重感,让王宗景只觉得全身犹如一片掉落的残叶,空有满身气力却无法使用,只能无奈地向下方不断沉去,只有永恒而深不见底的下方不断拉扯着他。

幸好,这种令人从内心深处都觉得可怖的感觉并没有持续太久,在一阵突如其来的强大力道霍然出现并用力拉扯后,王宗景只觉得身子猛然一轻,就像是一颗石子般被扔了出去,下一刻,他只觉得眼前陡然一亮,漫天光辉铺天盖地地闪烁而来,而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从离地约六尺高的半空中跌落下去,重重摔到了地上。

“嘶”,剧烈的冲撞让王宗景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过待他镇定心神之后,便发现自己摔下的地方居然颇为幸运的是一片较为柔软的青草地,一股混杂着青草芬芳和泥土气息的味道,弥漫在他的身旁。

王宗景站起身子,活动了一下身体,确定自己除了最开始那一下掉落冲撞后,并没有任何受伤的迹象,这才放眼向四周看去,同时心中也充满了好奇,这一个据说两千余年来青云门从未出现过的异境,究竟会是什么样子?

对于这个神秘而未知的异境,在进来之前,王宗景也曾经在心中暗暗猜测过异境之中会是怎样的,他想到过许多危险场景,包括绝壁,深坑,沼泽,风暴,狂沙,火山乃至无数凶猛妖兽,毒物蜂拥而来,但就是没想到过他此刻会看到这样一幅画面。

在他眼前的,居然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草原。

野草青青,从他脚下蔓延开去,如一张阔大无比的碧绿草毯,风儿轻柔地从远方田野上吹来,青草低俯摇摆,似乎也在对他微微点头打着招呼。空气里弥漫着清新无比的气息,让整个人都仿佛松快了许多。天际之上,清澈如水的蓝天下白云朵朵,悠然飘动,整个世界仿佛便如一张绝美的画卷,展现在王宗景的眼前。

距离王宗景所在之处约两百丈外,地势开始隆起,形成了一座连绵起伏遍布原始森林的山脉,草原的边缘就到山脚下,再向上便是茂密森林。这山脉看去自然是比不了青云山七脉山峰那等人间罕见的高峰,但也算是雄伟,远远望去,阔大的草原与山脉的森林俨然泾渭分明,形成了天然的分界线。

除此之外,就再无其他了。

清风吹过,王宗景额上发梢微动,一时之间,他心中也不禁有些茫然,这异境之大,着实出乎他意料之外,那青木令以青云门的说法,不过只有几寸见方,这却是要到哪儿找去,直如大海捞针一般。虽然于他来说,在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境遇奇特,对青云试其实不必太过认真,掌教真人未来要让他所做的事,又岂是青云试所能教会的?只是既然到了异境这样神奇的地方,总是要尝试一下就是了,在他心里,未尝没有想和这些号称是天下修真界里少年精英们一较高下的念头。

正在他沉吟时候,忽然只听自己西侧远处传来一声沉闷之声,像是什么东西摔在了地上,王宗景心中一动,转头看去,果然看到在七八十丈外的远处草地上,一个参加青云试的弟子凭空出现,和他刚才一模一样从半空中摔了下来。看着那人似乎还没反应过来,王宗景却是眉头一皱,心想异境如此阔大,倒像是进来的九百多人都分散到不同地方了,只是不知为什么,眺望着这片草原和远处山脉,王宗景心里慢慢浮起一丝古怪而莫名的感觉。

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这奇怪的感觉突如其来,十分明显,但王宗景却无法察觉究竟是哪里不对劲了,蓝天白云,青草森林,所有的一切看去都温和无害,哪怕是迎面吹来的清风都比青云山峰之上要温柔得多,但是不知为何,昔日在那片蛮荒原始的古老森林中度过少年时代的王宗景,心头的那一缕阴影仍是如此强烈。

转过头去,这时远处那个后来的青云试弟子也已经站了起来,看了看四周环境后,他明显得也吃了一惊,但随即他便注意到了王宗景,几乎是在目光瞄王宗景的同时,他双眼中便露出了极其明显的敌意。

王宗景怔了一下,随即便醒悟过来,眉头微微皱起。他或许对这场异境之行的胜负不算是太过在乎,但青云门为此次异境之行所定的规矩,往坏里说着实是有些阴狠,人多粥少不说,就算运气好先找到青木令的弟子,也要无时无刻担忧会被人抢走,等于这一场异境之行,无论是谁都要从头到尾置身于这样一种危机四伏,勾心斗角的激烈争斗中。想不到青云门这等千年名门,居然会定出如此险恶的规矩来,却不知道他究竟是想从这些青云试弟子身上看出什么呢?

王宗景并不怎么害怕那个流露出敌意的弟子,但他也无意在一开始进入异境就和一个陌生人莫名其妙的大打出手,所以他很快收回目光,略一思索之后,便大步向着草原中央的那座大山脉跑去了。

不管怎样,起伏的山脉茂密的森林,看起来总比一望无际平坦的草原,更像是能够隐藏东西的地方。

远处的那个男子看见王宗景的动作,又看了看周围,迟疑了一下,也开始迈步向山脉走去,不过他心中应该也有些顾忌,所以走的方向与王宗景并不相同,而是向着山脉稍远些的地方而去。

两百丈不算特别遥远,王宗景迈开大步,向着那片山脉森林走去,同时带了几分警惕心思,不是向周围张望。只是也不晓得异境入口处究竟是怎样安排弟子去处的,出了王宗景和刚才那个男弟子外,附近便在没看见其他人了。白云悠悠,在一阵阵轻柔的微风中,他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来到了山脚下,高大的森林耸立在眼前,一股密林独有的气息传来,让王宗景精神为之一振。

他走到森林边缘的一棵大树旁,轻轻拍打了几下树干,坚实而带着粗糙的感觉从掌心处传了过来,让他从心里深处浮起了一阵亲切感。王宗景笑了笑,走进森林,眼前先是一阵昏暗,随即很快又明亮起来,茂密的树冠并没有挡住所有的光亮,细小的光束穿过枝叶缝隙投射在林间土地上。脚步踩踏在林间落叶上,发出沙沙的低响。王宗景的身子,一点一点地放松下来,比起那个宽阔无边的草原,他下意识地更喜欢森林这个环境,置身于密林之中,让他有一种融入其中的舒服感觉,或许,这都是那三年在十万大山深处挣扎求生所带来的吧。只是,虽然一切看起来都很好,但王宗景心头那一丝细小而莫名的阴影,仍是如影随形地缠绕着他,不肯离去。

他抬起头看着这一片寂静安宁森林,眉头皱起,目光渐渐变得锐利起来,看向森林深处那一片未知而幽深的地方,同时眼中掠过一丝迷惑。

究竟是,哪里不对了……

通天峰上的云海,这个时候已经变成了青云门内戒备最森严的地方之一,大量青云弟子分布在云海平台四周,警惕着几乎不大可能发生的外来袭扰时,许多人也会不时回头,望向云海正中那个神秘莫测的黑暗之门。

九根巨柱,巍然屹立在云海之上,但是青云门最重要的几位长老,都已经离开了,包括萧逸才,并且他在离开的时候,还带走了那个神奇的彩霞奇珠法宝,一起回到了通天峰玉清殿上。此刻,闲杂人等都已离开了这个青云重地,气势恢宏的大殿上,只有萧逸才、曾书书和宋大仁三人。

除了萧逸才面色如常,坐在主座上安然品茶外,曾书书与宋大仁的脸色都不算好看,同时二人目光也不是会扫向萧逸才那边,在他手边的茶几上,那颗奇异的彩霞大珠法器,此刻正放在上面,只见瑞气蒸腾,珠身内彩霞弥漫,宝光四射,除了那十颗大星仅有一颗点亮略显美中不足外,单凭这外表卖相,以曾书书、宋大仁二人的眼光见识,也都看得出此物绝非凡品,乃是一件极珍贵极厉害的法宝。

不过此刻两人的心思都不在这颗奇异宝珠上,宋大仁与曾书书对视了一眼,咳嗽一声,开口对萧逸才道:“萧师兄,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之前那些青云试弟子许下的言语,似有少许不妥之处。”

萧逸才放下茶杯,看了宋大仁一眼,露出一丝微笑,道:“大仁,你说吧。”

宋大仁迟疑了一下,道:“单以此次异境之行的结果,便判定底下弟子优劣,

会不会操之过急?而且如果能够夺到更多青木令,还能挑选诸位长老为师拜入山门,也是闻所未闻之事……”

萧逸才微微摇头,并没有回答宋大仁,只是淡淡道:“大仁,这些年来,我等在青云门内所行之事,岂非都是有违祖制,闻所未闻的吗?”

宋大仁登时便是一窒,艾艾有些难以借口,他本来也非口舌便给的人物,纵然心中总觉的事情并非如掌教真人如此说的,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幸好旁边的曾书书正好在此时开口,将话题给接了过去,道:

“师兄,小弟也有一事不明,一直困惑于心,今日想要请师兄解惑。”

萧逸才对曾书书又有不同,神色间更亲切些,笑道:“你说。”

曾书书点点头,道:“小弟以为,这些拜师入门之事,说来都是小处,不算什么,但小弟着实不解,师兄为何将此次异境之行的规矩订的如此苛刻,等于是在纵容那些青云试弟子勾心斗角彼此争斗。而且适才在云海之上的那番话,更是火上浇油,就算如此得出的人才果然鹤立鸡群出类拔萃,但总让人觉得带了几分阴晦,与我等名门正道的气象有违啊。”

萧逸才并没有马上回答曾书书的问题,而是先沉默片刻后,然后道:“两位师弟,你们的心思其实我都明白,只是为兄在这里只说一句,这些年来,为兄看得清清楚楚,这天下世道,已然和往昔不同了,浩劫过后,支撑正道的三大名门是什么下场,你们也都是看在眼里的吧?”

曾书书与宋大仁对望一眼,没有说话。

萧逸才淡然道:“虽负盛名,但也仅此而已,留给自己的,岂非都是一个个烂摊子吗,反是众多隐身龟缩之辈,如今横行天下。为兄痛定思痛多年,以为盛名可取,但我等行事,当取务实一途。异境之行争斗苛烈,能在其中脱颖而出之辈,道行资质必定不俗,心性也必然有可取之处,如此之人方有值得栽培之处,未来天下劫数未定,为兄以为如此方是最好的选材之途。”

宋大仁皱紧眉头,欲言又止,曾书书也是默然,但是他性子活泼,感觉气氛有些僵冷,便是哈哈一笑,道:“如此说来,倒是我与宋师兄多虑了,反正萧师兄雄才大略,我等一切都听师兄的就是。不过师兄,这颗‘莽古蜃珠’当真是我平生仅见的奇宝,竟有开辟异境的奇效,且灵力如海深不可测,却不知师兄是从哪里得来的?”

萧逸才目光向自己手边的这颗彩霞奇珠看了一眼,眼中也是掠过一丝笑意,微笑道:“此物的确不凡,不瞒二位师弟,这枚‘莽古蜃珠’,乃是为兄在‘幻月洞府’中得到的,之前从未现世人间,不想青云祖师竟然还给我等后人留下了这等奇宝,实在可喜。”

“幻月洞府……”宋大仁怔了一下,有些讶异,而曾书书却是身子忽然一僵,连放在椅子扶手上的手掌,也下意识地紧了一紧。

与此同时,在热热闹闹开辟异境,引得青云门上下甚至门外天下无数人关注的通天峰外,青云门其余六脉山峰相比之下便冷清了许多,其中龙首峰上,松亭之内,齐昊一派淡然神情,泡茶品茗,悠然自得。

山道另一侧人影闪过,从石阶上走过来一人,背负碧绿斩龙神剑,面貌英俊,正是林惊羽。只见他一眼看到齐昊在那松亭中,有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静堂,平日颇为热闹的屋子里此刻却显得十分安静,让他犹豫了一下。

正在这时,齐昊已经看到了他,微微一笑,远远向他招手,示意林惊羽过去。林惊羽走到松亭外,现实看了一眼那亭上牌匾,默然片刻,这才走进了亭子里,在齐昊对面坐下,开口道:“师嫂与小萱呢,怎么不见她们?”

齐昊拿起一个新茶杯,放在林惊羽米面前,替他斟满清香四溢的茶水,笑了笑道:“今日通天峰上那是何等热闹,开辟异境,乃是本门两千年来未有之事,她们都去那儿看热闹了。”

林惊羽怔了一下,随即微微低头,喝了一口茶后,低声道:“师嫂她……”

齐昊微微一笑,截断了他的话,道:“灵儿性子活泼,自小又得岳父岳母等大竹峰一脉众多师兄们的疼爱,对一些无聊小事,本就没有耐烦去细想的,这样也好,活的安心快活,岂非远胜我等自寻烦恼的男儿?如有可能,我只愿她与小萱永远都这般欢喜快活地活着,其他闲事,我自去决断面对就是了。”

林惊羽默然半响,缓缓点头,道:“师兄说得极是,是我这个做师弟的看不开。”

齐昊大笑,道:“喝茶,喝茶。”

山风吹过,茶香浮动,淡淡热气如雾飘散开去,齐昊放下茶壶,手指在茶壶光滑的弧面上摸索两下,淡然道:“我知道你今日来看我,是因为通天峰上开辟异境,五大长老中只有我与陆雪琪未至,心中对我有所担忧吧?”

林惊羽抬眼看了这位师兄一眼,犹豫片刻,还是沉声道:“陆雪琪性子清冷,自来也不爱搀和门中之事,青云门上下皆知,是以掌教师兄未安排她去通天峰上,谁也不会说什么。但除她之外,几大长老中唯独未安排师兄你去,只怕未免会令门中侧目。”

齐昊面色淡然,听了林惊羽的话也不生气,目光仍是停留在面前茶壶上,徐徐道:“或许萧师兄多少总有些看我不顺眼吧,所以还是不想再那等重要场合见我,这是也没什么,你不必在意。”

林惊羽哼了一声,面上露出几分不以为然之色,道:“若果然如此,掌教师兄的气量未免太小,师兄你并无野心,对他有所威胁更是说不上,何必做得这般明显?”

齐昊抬头笑了一下,只是笑容看去颇堪玩味,目视林惊羽,忽然微笑道:“你说的不错。不过若是为兄果然有些戏野心的话,你可会助我一臂之力?”

林惊羽陡然色变,手扶桌案,剑眉扬起,但不等他开口,齐昊已然摇手笑道:“看你急的,笑言而已,莫急,莫急……其实萧师兄也并非没有派给我事做的。”

林惊羽面上激动神色缓缓平复下来,深吸了一口气,道:“何事?”

齐昊淡淡道:“如今本门力量几乎都聚集于通天峰上云海,但萧师兄以为山下青云别院仍是心腹重地,不可懈怠,所以请为兄的有空便去青云别院中观看看一番。”

林惊羽脸色又是一变,变得有些难看起来。此时此际,让身份位列五大长老座次仅次于掌教的齐昊巡视青云别院,其中意味深长,排斥之意跃然纸上,隐隐更有几分贬低之意,让林惊羽一时有些无法接受。

齐昊看了看林惊羽的脸色,站起身来,微笑道:“些许小事,何必着急上火,而且萧师兄说的并不算错,青云别院如今在本门之中确实地位日重,万一有宵小之辈趁此防卫薄弱之际混入其中,将来再出什么意外的话,岂非更是糟糕。”

林惊羽也站了起来,迟疑片刻,道:“师兄,不如就让我替你去山下看看吧。”

齐昊摇了摇头,道:“你替我去,别人看着又像是什么了?我自去便可。”

说罢,他深深看了林惊羽一眼,走上一步重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微笑道:“林师弟,为兄性子如何,你是知道的,不过当下并没有什么值得你好担心的,且放宽心吧。”

说着对他点点头,转身走出了松亭。林惊羽站在原地,看着齐昊渐渐走远,有那么一刻他心中一阵恍惚,却是觉得原本在心中很清楚的师兄模样,渐渐变得有些模糊了。

异境之中。

王宗景在密林里走了一会儿,树影深深,枝叶摇曳,但周围仍是一片寂静,并没有遇上其他的青云试弟子。又走了一会儿,他忽然停下脚步,屏息凝神,双目微闭,就在这林中侧耳倾听了片刻,随即俯下身子,也不在乎地上土壤枯叶肮脏,将一侧耳朵贴紧地面,仔细辨听了片刻。

随后眉头微皱,站了起来,先是向四周看了一眼,随即目光停留在自己的西南方向看了一会儿,思索片刻,只见他快步跃起,一下跳到旁边一棵大树树干之上,然后就像一只身手敏捷至极的猴子般,轻而易举地越爬越高,很快就爬上了茂密的枝叶树冠中,这个时候再往上看,便是仔细端详,也很难在枝繁叶茂的树冠里发现他的身影了。

树林里又安静了下来,只是过了约莫半盏茶工夫,从树林里西南方向便有了声响,很快又出现了一个人影,是一个身材颇高的青云试男弟子,看上去也是一脸警惕,不停地向四周张望着,缓缓走在林间,只是哪怕是走到了王宗景所藏身的树下,此人也没有想到抬头向上看一眼。

王宗景躲在茂密的树冠枝叶中,从缝隙里看着此人缓缓走近,又一无所知地继续小心翼翼地向前走了过去。待那人走得远了,王宗景在树上缓缓摇头,心道若是在那片十万大山原始森林里,刚才这一下便足以要了那人的性命。

在树上又等了一会儿,确定附近确实没有其他青云试弟子了,王宗景这才放下心来,只是他并无意下树,相比树下的土地,眼下藏身于茂密树冠中,无疑是大多数正忙于搜索青木令的青云试弟子所料想不到的。他抓着树枝站起身子,沉吟片刻,忽然又继续向树冠顶端爬去,没用多少工夫便爬到高处,然后伸出半个身子,向远处眺望起来。

此刻的他不过是才爬上这座高大山脉的山麓稍高处,莫说到达峰顶了,便是距离半山腰也还有老长的一段距离,不过山势隆起,视野开阔,此刻的王宗景却是看到了比之前更广阔的地方,还有山下方更大片的青青草原。

有七八个黑点,彼此相隔很远,在那片草原出现了,而且看着他们的行走方向,都是不约而同地向这篇山脉走来。

王宗景面色微沉,仔细看去,饶是他眼力胜过常人不少,但这么远的距离也只能看到个大致轮廓,那地下的容貌,是不可能看清的了,所以也分辨不清是否是自己所认识的人。趴在树上沉吟了片刻,王宗景缩回身子,深吸了一口气,也不再管其他,忽地纵身一跃,却是双手交替,抓着纵横交错在树林高处的树枝,就在这远离地表之上的半空中,轻而易举地继续向山脉高处跃去。

密林之中不比草原,因为枝叶遮挡并没有多少风会吹入林中,只是山风仍然会吹动树冠树枝,从地表上或是看不出来,但站在高处,便能看到那些苍翠茂密的树冠几乎都在摇摆不停,常人在这样的情况下连站立都很难稳当,更不用说如猿猴一样在林间飞跃前进了。

不过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可以看出王宗景昔年在十万大山原始森林锻炼出来的奇异能力,他非但行进极稳,并且速度颇快,并且借着树冠枝叶的掩护,甚至连超过脚下不久前刚刚路过的那个青云试弟子时,都没有让那人发现什么一样端倪。

眼看着这样轻松跃过了一阵,距离半山腰又进了几分,王宗景在飞跃之间,忽然听到前头传来几声呼喝叱骂声,声音听着是陌生的,但骂人者声调高响语气愤怒,显然是动了真怒,同时也带了几分焦灼。

“唐阴虎,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何暗算于我?”

王宗景心中一动,身子往前一飘,抓住一根粗壮枝叶,悄无声息地一个打转,便贴上了前头这棵大树的树身,然后缓缓探出头,向树下方的地面看去。

只见树下果然站着两人,其中一人身材高大,皮肤黝黑,看去颇为雄壮,整个人看去像是充满了力量,只是此刻右臂却是无力地垂在腰侧,仔细看去,在破了一道大口的衣衫下,肌肉甚至还有些变形,显然是手臂受了重伤,看那男子脸色也极是难看,左手紧紧扶住右臂,双目圆睁,似要喷出火来一般,狠狠盯着前方站在树下的另一人。

而被他死死盯住的那个人,外表却是与这个雄壮男子截然不同,看去给人的第一印象便是带了几分冰冷的阴柔,身材瘦长不说,便是一张脸也是上宽下尖,眉细眼小,容貌奇异,却是散发出一股阴冷气息,想必便是被对方叫作唐阴虎的人了。

只见唐阴虎虽然被对面的男子叱喝,脸上神色却丝毫未变,只是看了一眼那人的右臂伤势,像是确认了一下之后,才冷冷道:“此番异境之行,规矩清清楚楚,谁人不知,你居然还跟我说什么无冤无仇为何暗算之类的蠢话,就凭你彭超的猪脑子,莫非也妄想拜入青云山门吗?”

彭超怒极,一张黑脸上不知是因为手臂剧痛还是心中狂怒而涨得黑里发红,大吼一声,竟然是不管不顾,犹如一只狂怒的巨熊般,径直就冲向身材单薄的唐阴虎。

唐阴虎脸色微变,面上戾气闪过,却没有丝毫躲避的意思,在王宗景隐身于树冠上的窥视中,只见他冷笑一声,忽地抬起双手,两只手掌结了并不相同的一个奇怪印记,顿时一个细小的雷球便出现在掌心之间。

“术法!”

藏身于高处的王宗景悚然一惊,想不到此人居然也有这等道行,要知道如今参加青云试的弟子大多不过是十多岁的少年,修行时日不长,几乎没有人能操控法宝的高深法力,因此能够使出五行术法这样的道行,已然是及了不起的天资了。当日在河阳城下的神秘地宫中,面对骷髅怪物时,王宗景就亲眼看到苏文清使出了水箭术,威力不可谓不大,想不到这个素未谋面的唐阴虎居然也有类似的本领,看来此番青云试弟子里,果然是藏龙卧虎。

雷球一出,正在冲来的彭超登时脸色大变,但还不等他做出什么反应,前头的唐阴虎却是双目中冷芒一闪,猛地手指前探指向彭超,这一道“落雷术”已然使了出来,只见树林深处忽然一阵耀眼光芒掠过,空气里有那么片刻瞬间,炽热的高温猛地勇气,一道闪电凭空出现,从天空中劈了下来。

彭超大吼一声,竭力向旁边闪去,然而那闪电速度极快,加上他右臂受伤动作也没有平日灵便,眼看着不过才略略偏过身子,电芒便已劈到了他的身上,这一次直接命中左肩,登时一股焦臭之气弥漫开来,伴随着彭超一声撕心裂肺般的嘶吼,身子剧震,面容扭曲,在原地踉跄几步之后,嘶声叫了一声:“你……”

唐阴虎走上前来,用脚踢了踢彭超的脑袋,冷笑一声,道:“就凭你这点微末道行,也妄想跟我争抢青木令,今次算你走运,青云门定下规矩不得闹出人命,反正你这这样的货色,也是闹不出什么动静的。”

王宗景在树上看到这一幕,特别是威力奇大的落雷术后,忍不住瞳孔一缩,连呼吸也紧了一下。不料这唐阴虎迥异常人,居然就在这片刻间忽然身子一顿,脸色忽变,猛地抬头,阴冷目光扫射而来,喝道:“是谁躲在上面?”

说罢更不迟疑,举手便又是一道落雷术直接轰向树冠之上。

王宗景心中一震,但身子几乎是在同时便做出了反应,一个翻转便离开了藏身的树枝,直接向下方落去,而在他身子刚刚离开枝丫的时候,便见一道闪电劈中了树枝,整棵大树登时一阵颤抖,那一根粗大的树枝直接便被劈出了一个大口子,伤口处焦黑一片。

唐阴虎脸色微变,似乎没想到那个隐藏在一旁的人居然能够躲开这一记落雷术,神色更显阴冷,目光追着从树上落下的王宗景的身影,冷和声中,又是一记落雷术劈去。

王宗景在半空中仍然是紧紧盯着唐阴虎的动作,自从进入青云山后,眼前此人绝对是他所遇到的平辈之中最厉害的人物之一,手段亦是最凶猛阴狠,王宗景在半空中仍是紧紧盯着唐阴虎的动作,自从进入青云山后,眼前此人绝对是他所遇到的平辈之中最厉害的人物之一,手段亦是最凶猛阴狠,眼见他目光扫来,手印再动,王宗景身子虽在半空,却是低哼一声,竟然在半空里硬生生转过身子,双脚在坚实的树干上猛力一踩,顿时借力向另一侧斜着飞了出去。

几乎是在他刚刚改变方向之后,一道闪电便劈在原来的位置上,在地面上登时轰开了一个大坑,爆裂声中,落叶枯枝四散飞溅。

唐阴虎心头一震,却是没想到此人竟然能做到如此,连着躲开自己两记以疾速闻名的落雷术,身手之矫健几不似人类。但他并无畏惧,更无视此刻在林间飞溅的碎叶枯枝,向前连行几步,便是向王宗景此番落脚处逼去,同时手心中雷球转动,赫然又是凝聚出一个落雷术蓄势待发。

别的不说,单凭这术法凝聚的速度,落在王宗景眼中,便觉得似乎已超过当日的苏文清颇多。

只是唐阴虎才走了数步,忽然间身子猛然又停了下来,双眼注视前方,面色转寒,冷冷地盯着前头一颗大树背后,王宗景所落下之地。

此刻爆裂之声徐徐而息,被落雷术炸起的黑土碎叶兀自飘到天上,缓缓落下,那一个人藏身于大树身后,身子俯低,连手掌也抓在地面,整个身躯都隐隐透着一种爆炸般的力量。树干侧方,他缓缓露出了小半边脸,隐匿在散落枯叶纷乱黑土之后的眼神,冰冷而无情,带了几分原始却残忍的杀意,与之前的彭超截然不同,就像是一直伺机而动的可怕妖兽,默默地盯着唐阴虎。

唐阴虎并没有看到他的全脸,但是心中却是掠过一丝警兆,尤其是更想起刚才此人出乎意料地躲过了两记落雷术,更显得难以对付。他细眼微眯,原本就要前探发出落雷术的手臂,却是缓缓收了回来。片刻之后,他冷冷地道:

“想不到青云试中,居然还有这等人物,不过此刻青木令未现,我们争斗也是无用,不如就此罢手,如何?”

王宗景没有说话,仍是目射冷芒地看着此人。唐阴虎眉头微皱,但心念转动间,还是向后退去,显然此人也是果断之辈,权衡情势,在没有必胜把握下绝不恋战,实非常人。

没过多久,唐阴虎的身影便消失在前方树林深处,直到此刻,王宗景才缓缓站起身子,身上绷紧的肌肉一丝丝放松下来,回想起刚才那一幕,这个唐阴虎给他的感觉便犹如一条阴狠毒蛇般,极难对付,并且道行不凡,只怕放在青云试九百多的弟子中,也是最顶尖的几个吧。

他站在原地沉默片刻,随即目光落在已经昏死在一旁的彭超身上,只是他并无意过去做些救死扶伤的举动。论起心肠,他在十万大山深处经历过无数生死搏杀,早就变得冷硬了。当下也不管他,便准备也离开此地,只是向树林深处另一个方向走了几步之后,忽然间他的眼角余光瞄到刚才唐阴虎落雷术劈中的地面上,那一个仍旧弥漫着淡淡焦臭气息的大坑里,碎叶纷飞,黑土四溅。

王宗景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脸色也在那么一瞬间,变得有些奇怪起来,他站在脚步,似乎在思索什么,像是在刚才那一个瞬间,脑海中飘过了一个古怪而迅速的念头,片刻之后,他忽然快步跑到那个深坑旁,蹲下身子,仔仔细细地打量着这个深坑,随后一沉吟,忽然双手挥舞,确实在这片树林空地上不断用力拨开厚厚的落叶,甚至还用手直接插入有些松软腐烂的黑土中,用力挖出土壤。

“没有,没有,”他的目光越来越亮,但脸色却并不好看,嘴里轻声说着些什么,“果然什么的没有……”

扫荡了一个大圈子后,他的动作停了下来,目光紧盯着自己刚刚仔细查探多的这片小土地,脸色渐渐变得难看起来,直到此刻,他终于明白自己自从进入异境之后,一直困扰于心的那个奇怪感觉,总觉得这里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了。

“什么都没有……”他慢慢站了起来,目光缓缓扫过这片幽静深邃的森林。在这片略带湿润肥沃的林间空地,这片森林草原充满生机的异境中,没有妖兽,没有鸟儿,没有野兽,甚至于在这片土地上,连一只微小的虫子都没有。

王宗景眼角微微抽搐,心头一阵阴影掠过,忽然之间,只觉得自己站在这片茂密的森林中,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冷了几分。这个看似生机勃勃的异境里,却仿佛隐匿着冰冷的死意。

  • 无名 悍将:

    回复
  • 0.0:

    回复
  • 呵呵:

    回复
  • 002:

    回复
  • 100:

    回复
  • 你猜。。。喵~:

    鄙视]鄙视]鄙视]鄙视]] ] ]

    回复
  • 毛毛:

    好喜欢金瓶儿,怎么办

    回复
    • 白粉明:

      你中了她的媚术

      回复
    • 三生:

      上她,拼尽全力。

      回复
    • 三生:

      以你为狗

      回复
  • 万紫沁:

    博主你太好了………

    回复
  • 胡博涵:

    [弱]

    回复
  • 罗创:

    居然万毒门的秦吴颜没死,奇迹出现了[哈哈]

    回复
  • 萧鼎不配作家二字:

    回复
  • 一:

    又不留妖兽,就是叫人们互相残杀

    回复
  • 霸皇:

    已经没有第一部好看了……不在继续看下去 没意思

    回复
  • 弱:

    确实没第一部好看了 处处充满勾心斗角的诛仙还是我们心目中的诛仙么

    回复
    • 槑月:

      1难道不勾心斗角

      回复
  • BIG-Guys:

    好像斗破

    回复
  • 槿汐:

    没有诛仙一好看,碧瑶还活着吗

    回复
    • 三生:

      死了,接受这个现实吧,姆哈哈哈哈、。

      回复
      • shjj:

        哈尼玛,废物玩意你吗都被我干死了不去看下?

        回复
      • 开始:

        哈尼玛,废物玩意你吗都被我干死了不去看下?

        回复
  • 无限月读:

    无限月读啊

    回复
  • 铥铥:

    我也很想说 这到底在说什么啊 拜入青云怎么没完没了了 都四十几章了 还写这无聊的话 无限读啊 没什么耐心再继续读下去了

    回复
  • 匿名:

    6

    回复
  • 萧鼎:

    看到主角爬树我就想接一段。。忽然王宗景手上一滑,顿时从十数丈的高空摔落而下,毙命!主角不幸身死,全书完!

    回复
  • 徐文祥:

    天地不仁,万物刍为狗

    回复
  • 天涯流浪人:

    小凡成配角戏了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