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六十五章 漏斗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淡白的云气如波涛海浪起伏,沉浮不定,将这座屹立世间的山峰衬托得如同仙境。九根耸立在云海平台之上的高大玉柱,在阳光下闪烁着奇异的光芒,隐隐透着一股神秘莫测的灵力,令人望而生畏。不过最吸引人眼球的,还是在云海平台正中,那一道犹如缝隙般的黑色裂缝,青云门所开启两千年未有的异境之门,便是在此处了。

云海四周,青云弟子密布,戒备森严无比,显然是对这头一次开辟异境慎重万分,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同时还有不少人来回巡视,以这些青云弟子的道行功力,当真是连只蚊子想要偷偷飞进异境之门都是休想。

王细雨这一日也在云海之上,被安排在云海东侧守卫,与她在一起的还有平日几个相熟的都是出身于风回峰一脉的师兄弟,包括柳芸和欧阳剑秋此刻也都在云海之上。虽说上头交代下来的命令十分慎重,但是看到如此戒备森严的阵势,王细雨也是有些意想不到,不过守卫得严密些总没有坏处就是了。她面上平静,但眼中偶尔流露出的几分紧张,不时会向异境之门处看上几眼,还是透出了她心底的真实心意。

弟弟此刻已经是在异境之中了,不知道他是怎样,能不能顺利找到青木令,又或者能不能在颇为险恶的争斗局面里安然而出呢?

毕竟此番开辟异境乃是青云门两千年来的第一次,包括王细雨在内的大部分人,其实对异境之内究竟是个什么样子,也是一无所知。或许正因为这份茫然,才让她愈发担心起来。

平日都是生活在一起的同门,王细雨虽然强作镇静,但心下焦灼的模样还是落在旁边诸人的眼中,没过片刻,一只素手轻轻搭在王细雨的肩上。王细雨回头看去,却是柳芸师姐站在自己身边,面上露出几分关怀之色,柔声道:“怎么,担心进去的弟弟了吗?”

王细雨下意识地摇头,但看了柳芸一眼,却是嘴角扯动,露出一丝苦笑。微微点头,低声道:“也不知道异境里面是什么样子,宗景他进去之后会怎样?”

柳芸微微一笑,搂过她的肩膀,道:“你那个弟弟我见过数次,看着天资不错,想必不会出什么大事,更何况师父不是说了吗,在那里面并无性命危险,所以你也不必太过担忧了。”

王细雨默然点头,但看她眉宇之间忧色仍重,显然心底仍是有些放不开的。柳芸有些无奈地摇摇头,正想着再宽慰几句,忽然看到旁边站着那个身形奇瘦的师弟竹子,对她挤眉弄眼,似乎有话要说,柳芸皱了皱眉,轻轻拍了拍王细雨的后背,低声交代了几句,便与竹子走到一旁去了。

王细雨也没注意,此刻她一颗心多数都放在那异境之中,便是柳芸走开时她也是有些漫不经心地答应一声,浑没想着去管柳师姐与那竹子师兄说什么区。只是站在原地又看了一会儿,那异境之门还是和之前一样毫无变化,她又看了看天色,在心中算了一下,那些青云试弟子进入异境至今,已经过去三个时辰了。

“细雨师妹。”

忽地,一声熟悉而温和的声音在她身边响起,王细雨不用转头也能听出是谁,露出一丝微笑,转头道:“欧阳师兄,有事吗?”

来人正是欧阳剑秋,只见他面带关怀之色,看着王细雨低声道:“我看你面上略带忧色,似乎不甚开心,便走过来问问。”说着,他又顺着王细雨适才目光方向看了看那道异境裂缝,面上随即露出了然之色,沉吟了片刻,道:“我平日常在青云别院中行走,对你弟弟宗景也算熟悉,依我看来,你大可不必为他担心的。”

王细雨“嗯”地答应了一声,忽然怔了一下,却是抬头带了几分惊讶,奇道:“欧阳师兄,你居然还记得我弟弟的名字?”

欧阳剑秋窒了一下,看着王细雨一脸惊奇的模样,不禁苦笑一声,然后微笑点头道:“我记性向来很好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王细雨展颜笑道:“果然如此么,不过既然欧阳师兄你和柳芸师姐都这么说,想必宗景应该是会没事的吧。嗯,天色不早了,我得下山去青云别院一趟。”

欧阳剑秋眉头一皱,道:“你去青云别院作甚?”

王细雨微笑道:“因为大部分师兄师姐都调到云海这儿来了啊,可是山下别院之中的防备也不能就此松懈,所以师父会安排人轮流下山巡视,今明两日都是我当值呢。”

欧阳剑秋“哦”了一声,想了想便道:“要不这样,我替你去吧,反正山下应该也没什么大事,我替你走走就是了,而且我看你的心思也都在这儿,想来是喜欢呆在此处的吧?”

王细雨犹豫了一下,还是摇头道:“这样不好,反正下山当值也就几个时辰,很快我就回来了,没什么大事的,还是我自己去好了。”

欧阳剑秋还想再劝几句,只是还没等他话说出口,忽然只听云海正中那个一直平静的异境裂缝上,猛然传出几声低沉的轰鸣,这却是几个时辰里第一次异境之门有了动静,登时让聚集在云海之上的青云弟子们骚动了一下。

片刻之后,只见那片深沉的黑暗处幽光闪过,“噗噗噗噗”连续数声,却是从黑暗深处抛出了七八个人的身子,落在云海之上,与此同时伴随而来的,则是那些人痛苦呻吟的叫喊声。

一眼看去,这些人竟然都是身负重伤的青云试弟子。

周围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王细雨更是花容失色,第一个向那边跑了过去,很快众人便围拢过来,王细雨心头怦怦乱跳,但幸运的是在她快速查看之后,此番从异境之中掉落出来的青云试弟子一共七人,六男一女,全是她不认识的陌生面孔,王宗景并不在其中。

一旁早就有青云弟子过来将这些伤者分开照料,各种灵药敷上,登时便把那有点凄厉的叫喊声压了下去。这些伤者弟子看起来也好受多了,但是哼哼嘟嘟之声仍是不绝于耳,特别是唯一的那位女弟子,看起来像是个出身世家的娇惯少女,不知是惊吓还是剧痛所致,此刻已经泪眼盈盈,都快哭出声来了。

围在一旁的众多青云弟子们面面相觑,要知道这进入异境才不过三个时辰左右,居然就有七人重伤,失去了争夺青木令的资格,可想而知此刻在那异境之中的争斗又是何等激烈,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局面发展下去,怕也只能用惨烈一词来形容后面的争夺了吧?

王细雨慢慢退回了人群,欧阳剑秋站在她的身边,可以看出王细雨脸色有些苍白。显然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伤者给吓了一下,忍不住低声安慰道:“不要太担心,一切有师傅他们做主。他们说过了异境不会有性命之忧的……”

王细雨默默点头,最后又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那七八个人,眼见着的确这些人都不致丧命。但有几人的伤势却是颇为严重,其中最显眼的要算是一个身材看着颇为高大的黑脸男子,左右双手皆废,身上似乎还中了某种术法,如同被雷殛了一般,连衣衫破口边缘处的肌肉都被烧得一片焦黑,看去委实可怖。

王细雨眼角情不自禁地抽搐了一下,不愿再看,重重扭过头来,却是向远处走去。欧阳剑秋赶上她,低声道:“师妹,要不还是我替你去山下吧,你心里牵挂,就守在这儿?”

王细雨默然摇头,没有再多说什么,但面上却有坚决之意,深吸了一口气后,却是剑诀一比,招出了仙剑,转眼间御空而去。

欧阳剑秋望着她远去的背影,缓缓摇头,转过身来,忽地眼角余光看到不远处柳芸站在那儿,面上神情颇有几分奇怪地看着自己。欧阳剑秋有些不解,向柳芸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柳芸随即也是微笑着点头,但并没有上前说话,而是默默走开了。

巍峨青山,隐匿云间,仙家宫阙,飘渺不见,站在山峰之下,纵然用尽目力眺望,也只能是看见茫茫白云,令人陡然心生向往。

青云山下远处,一道人影陡然掠至小树林边,停顿下来,举目四望,看着面貌阴沉,却是当日进入河阳城下神秘地宫的夏侯戈。此番但见他眉宇间凝着一股肃然,正在寻找着什么,忽见脚步声响起,有两个人影丛林中走了出来,当先一人乃是个娇媚无限的女子,身着鹅黄衣裳,正是金瓶儿。

夏侯戈连忙行礼道:“副门主,属下已经打听到了,那青云山上所做之事乃是……啊,门主,你怎么也来了?”

话说了一半,他却看到金瓶儿背后那人,登时全身一震,露出惊愕之极的表情。

被他叫做门主的男子淡淡一笑,没有说话,金瓶儿则是皱了皱眉,道:“青云门做什么了?”

夏侯戈面色更加恭谨,低头道:“回禀副门主,属下已经查到。青云门此次实在通天峰云海之上,由掌教真人萧逸才亲自出手,开辟出了一个闻所未闻的异境,并让所有参加青云试的年轻弟子都进入异境了,说是要对这些弟子进行一场考验。”

“什么,开辟异境?”

金瓶儿与她身后的男子同时一惊,金瓶儿回身向那男子看了一眼,只见对方脸色极难看,目光望向远处青云山,过了片刻才道:“想不到青云门里居然有这等大神通,而且看来他们几个高手道行都是极强,居然能够如此施法。”

金瓶儿默然片刻,对夏侯戈问道:“如今青云山上情况如何?”

夏侯戈道:“现下青云门已经将绝大部分高手都调至云海之上,将那处地方围得是水泄不通,又布下无数禁制阵法,外人根本就难以靠近,戒备极严。”

金瓶儿轻叹一口气,缓缓点头,道:“估计也是如此了。”说着又向那男子看了看,道,“怎么办?这异境之术非同小可,若果然被青云门一众杂毛掌握牢靠了,只怕后患无穷,日后你再想复仇上山,也得平添许多难处。”

那男子冷哼了一声,深深看了一眼远方的青云山脉,却是转身向树林深处走去,淡淡道:“此事当然不能坐视,不过那铁桶般的地方,如今我可不想去闯,还是让圣殿的老前辈去试试吧。”

金瓶儿目光一闪,对夏侯戈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夏侯戈连忙答应了一声,背身而退,全无昔日在那些下属面前的威风,只是低头之间,他目光闪烁,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金瓶儿自然是没看到夏侯戈的表情,她走在那个神秘男子背后,迟疑了一下,道:“现在就让他去?”

那男子摇了摇头,却是抬头看天,片刻之后道:“等到晚上吧,现在太亮了。”

异境之中,王宗景躲在一棵大树茂密的枝叶间,将身子紧贴树干,小心翼翼,屏住呼吸。在他脚下的那片森林空地上,一个青云试弟子正气喘如牛,扶着王宗景藏身的大树树干,呼呼喘气。而在此人前方不远处,另一个青云试弟子则是已经扑倒在地,身上多处流血,衣衫破裂,看着已经彻底被打垮的模样了。

就在刚才,在王宗景眼皮子底下,两个青云试弟子进行了一场几乎算是势均力敌的搏斗。以王宗景看来,虽然这两人在道行上还比不上前头所见到的那个唐阴虎,但已经都算是颇为厉害了,并且两人打着打着,渐渐都打出了真火,出手渐渐不留余地,终于是在最后其中一人胜了半招,将对方击晕,但自己也已经元气大伤。

王宗景躲在树上,冷冷地看着下方这场争斗,失败者自然无人理会,此刻他的目光却是落在那个胜利者身上。这一路几个时辰过来,所遇到的青云试弟子逐渐增多,显然大多数人不管进来的时候是在山上还是草原,几乎都认定在这山脉之上青木令存在的可能性更高。

也正因为如此,随着人数的不断增加,原本稀稀落落的争斗逐渐就变得激烈起来,很多人素不相识,但一旦照面便如同下方那两个人一样,犹如生死仇敌一般激烈战斗,人人都想着能够尽量剔除一人,便是竞争对手少了一个。

王宗景一直在树冠上方前进,再加上几分运气和隐藏得当,倒没怎么暴露行迹,但是一路来却是连续见到多次这般激烈的战斗,让他吃惊于此番异境争斗的惨烈,却也不知不觉被这种气氛暗暗影响,在这个时候,他心中的第一个念头,便是要不要趁机下去。将这个看起来不弱的对手先行打败。

不可乘人之危道义什么的,在眼下这个异境之中不知为什么,忽然变得轻飘飘起来,几乎没人去在乎,而这种几乎弱肉强食的环境,却让王宗景有种置身于昔日十万大山里原始森林中的感觉,他没有任何不适,很快就适应了下来。

他望向那个喘息已经慢慢平复的青云试弟子的背影,目光渐渐冷了下来。

身子微动,他便要无声无息的向下滑去,只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阵脚步声从远处传了过来,地下那人一个激灵,登时警惕起来,向那脚步声响处望去。

王宗景也是身子一滞,硬生生压住身体,还是停留在树冠上的隐秘处,透过树叶向下方看去,忽然间又是一怔,,只见从那密林深处走出的却是一个胖子,容貌熟悉,正是南山。

片刻之后,南山的目光与那个靠在树干边的青云试弟子相触,两人明显都是吃了一惊,那人皱了皱眉,却是站直了身子,道:“怎么是你?

南山则是脸上胖肉一抖,目光在地面上倒着的另一个人身子上停留片刻。随即露出几分带着谄媚的笑容,道:“明海师兄,你这是大发神威,打败了谁?”

那被叫做明海的男子哼了一声,脸上神情松弛了许多,同时看着南山那副小心翼翼的表情,他脸上掠过一丝不屑之意,傲然道:“不错。”

树枝之上,王宗景怔了一下,想不到南山居然会跟此人认识,只是这个叫作明海的弟子道行不低,对南山的态度也有几分骄傲,像是不太看得起南山的样子。

树下,南山又是一阵恭维话对明海说了出来,面上笑嘻嘻的,一副敬仰之色,但不知为何,他自从走出来后,便站在距离明海七尺之外的地上,一直都没有走近明海的意思。

明海也不是傻瓜,目光一转便看得清清楚楚,忽地冷笑一声,道:“南山,你可是怕我对你不利吗?”

南山哈哈一笑,却是立刻赔笑道:“明海师兄,你道行胜我十倍,我向来是十分敬仰的,小弟绝对没有与你争夺的心意。若是师兄不嫌弃,小弟就跟在你身后祝你一臂之力可好?”

明海微微一笑,但目光却是变得有些阴冷,同时看向南山的眼神也有些不善,淡淡道:“你既然这么说,想必心里还是有些顾忌我的吧,罢了,既然你不相信我,何必又假惺惺地说什么助我一臂之力,不如就来一决胜负吧!”

南山脸色大变,连退两步,愕然道:“不、不、不,小弟道行低微,就连进入青云试也比大家吃了两月,哪里会是明海师兄你的对手?师兄,你就饶了我吧!”

明海狞笑一声,道:“你放心。我也不能下手取你性命,就是给你点教训让你离开这个异境罢了,反正你这种奴仆出身的小贱民,还能妄想什么吗?等你出去以后,再谢我手下留情吧。”

南山脸上的神情猛地一僵,随即又是苦苦哀求,但脚下却站住了。王宗景在树上看着明海缓缓向南山逼去,眉头邹起,心中已经决定要出手,只是就在他目光扫过南山所站立之处时,忽然目光一凝,只见南山双脚站得极稳,一手在前一手在后,从他这里可以望见南山背后一部分,赫然便见南山指缝只见,已然夹着一张符箓,远远望去,应该是一张“烈火符”。

王宗景的目光迅速冷了下来,默默地看着底下,看着南山一张微胖的脸上正一脸惊恐地对着明海苦苦哀求着,而明海似乎对这个小胖子被自己吓坏的模样感到十分满足,忍不住露出轻蔑的笑容,如戏耍老鼠的凶猫一样,一步一步向南山走饿了过去,嘴里慢悠悠地道:

“放心吧,我不会下手很重的,小胖子,就一下你就没知觉了,不会很重的……啊!”

忽地,就在他志得意满走近南山身前三尺处的那一刻,尖啸声突然想起,一股灼热的气息猛然从南山背后升腾起来,一团火球熊熊燃烧,包裹在火焰最中心的,正是一张燃烧的符箓。

炽热的火球陡然出现在明海眼前,让他原本笑容满面得意的面孔陡然间变得扭曲起来,双眼之中也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目光,像是没有料到南山竟然会对他出手反抗。然而事实就是事实,灼热的火球吼叫着冲了过来,幽州龙湖王家祖传的符箓奇术,在这一刻重重打在了明海胸口,只听一声爆裂般的声音,也不知那片刻间明海肋骨断了几根,就见刚才还不可一世的他被生生打飞了起来,完全没有躲闪的余地,径直倒飞出去,重重撞在背后那颗大树树干之上,然后翻滚着摔倒在地。

在一声带着绝望的嘶吼声中,明海脑袋一歪,就此昏了过去。

树干因为这一下剧烈的撞击而猛烈地要动了几下,树枝树叶也是一阵抖动。落下了许多片叶子。藏身于树上的王宗景抱紧树枝,一动不动,任凭树干摇晃,他也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目光冷冷地看着下方,看着那个把谄媚笑容渐渐收起,露出一丝真正开心笑容的小胖子。

随后,他忽然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向下看。

人去影散,森林里又恢复了安静,没有兽吼,没有鸟鸣,连虫子的叫声也半点不闻,只有毫无意识的风儿远远地吹着大树树冠,吹动着枝叶缓缓摇摆着,发出沙沙的声响。

王宗景到了最后,还是没有现身于南山相见,虽然心中相信南山见了他之后,一定会和他携手结伴,共同面对这场考验,但是不知为何,他就是不想出去于南山相见。

他在树梢之上,一直安静而耐心地等待南山走远,这才现身出来,悄无声息地顺着另一个方向继续向山脉高出走去。

刚才所见到的那一个场面,让他的情绪不知为何有些消沉起来,所以知道他发现有些不对劲的时候,一道凌厉的拳风已经从他背后砸了过来。就在这危急关头,王宗景那些年在生死关头硬生生磨练出来的直觉终于还是救了他一回,在间不容发的间隙,甚至是他脑海里还没想过如何应对的时候,他的身子已经下意识地向旁边一扑,避开了这一记攻击。匆忙之间,他已经发现身后攻击的人士另一个青云试弟子,显然对方也对王宗景竟然能够避开这一拳而感到有些惊愕,一时竟是愣了一下。

也就是这么一愣的眨眼功夫,王宗景却已经反身扑上,从退避到反击,他几乎毫无间断,一出手便是直奔身后那青云试弟子的胸腹要害。

“咚!”

一声低沉闷响,那人的面容瞬间扭曲,随后整个人就像是一只弓起腰的虾米一样,踉跄倒地,这一切全是因为王宗景突如其来地重击在丹田上一圈,王宗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眼中并未有丝毫怜悯,哪怕此人倒在地上,嘴角慢慢流出了白沫。王宗景走了过去,没有说一个字,只是对着那人受创的部位,忽然起脚又是一记重踢。

那人“啊”的一声惨叫,整个人飞了三尺远,再也无力挣扎,脑袋一歪,就此昏厥过去。

王宗景转过头,深深呼吸了一下,目光望向前方,渐渐变得锐利,再度迈开步伐向前走去。

只是他这种隐隐有些锐不可当的气势并没有保持多久,才向前走了五六丈远,王宗景忽然听到前头传来一个还显幼稚的清脆男孩声音,十分耳熟,叫道:

“我跟你说,你别过来哦……”

王宗景一听,立刻辨认出了那是小鼎的声音,这些日子来,在青云别院中他最喜爱的,小鼎绝对是要排在第一位,平日更是交好,更不用说还有小鼎他爹小凡的情分在那儿。是以一听之下,小鼎的声音语调虽然听着并无什么颤抖害怕的样子,但那话里的意思,显然正是被人逼迫的模样。王宗景脸色登时一寒,更无迟疑,径直便向话语传来处快步跑去。

在树林中穿行奔跑没过多久,王宗景果然便看见前方一片小空地上,那个圆头圆脑圆肚皮的小男孩,依旧是背着那个淡蓝色旧布袋的小包,正直视前方,面对着一个正不断接近面带狞笑的青云试弟子,满脸都是正义凛然毫无畏惧的表情,瞪大了眼珠对那人道:“我跟你说,你别过来哦。”

王宗景翻了个白眼,心想在异境这里如此激烈的斗争,别人会理你才怪,果然那人丝毫不见有怜惜慈悲之色,反而口出秽语,冷笑道“”小鬼,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还是趁早滚回去吃奶吧,把你身上的青木令给洪刚大爷!“

王宗景一怔,连忙转头向小鼎看去,果然看见小鼎身上竟然有一道淡淡青光散发出来,可不就是之前所说拿到青木令时的征兆模样?

这一下王宗景真是吃惊不小,一时间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进入异境这么久,路上看了无数勾心斗角,一个个厉害人物手段也见了不少,却偏偏没见过任何人有拿到青木令,谁知第一次看到取得青木令的家伙,居然会是小鼎。

小鼎听了那洪刚嘴里不干不净,看来也有点生气,伸出右手胖胖的一个小圆手指,指着对方,大声道:“你敢这样对我说话,要是我回去告诉我娘的话,你就死定了!“

洪刚哈哈大笑,啐了一口,道:“老子就是这么说了,谁能把我怎么样?“

场中小鼎,场外王宗景,此刻都是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向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王宗景心里不期然想到小鼎的娘亲,随即又想到当日在河阳地宫里那个被“神剑御雷真诀“硬生生轰出的几达数十丈宽可怕可怖的巨坑,心里想真要是小鼎娘亲来了,你这家伙就该被轰的连渣都不剩了吧……

不过眼下,那位清丽绝尘的陆雪琪自然是不会到这里来的,而洪刚哈哈笑过之后,还是继续向小鼎逼去,眼中流露出几分贪婪之色,显然对小鼎身上的青木令垂涎三尺。王宗景皱了皱眉,身子向洪刚背后移去,对这种欺负小孩子的不良之人,他也没兴趣去搞什么光明正大的决斗,还是直接暗算一下来的爽快。

前头,小鼎仍是哼哼叫个不停:

“我跟你说了啊,你别过来了。“

“再过来我就不客气了.”

“我会给你好看的!“

“我有法宝哦!”

…………

洪刚又是一阵哈哈大笑,骂道:“臭小鬼,还敢骗我,这青云试中,有谁能操控法宝,就算有也是乖乖送给爷爷我,死吧!“

一声大喝,洪刚已到了小鼎身前,抬头便向小鼎圆脑袋上打了下去,看来是想打晕这小家伙然后去他身上搜出青木令。也几乎是在同时,王宗景已经悄无声息的掠至他的身后,冷笑一声,就要出手。

谁知只听小鼎一声嘻笑,手中宝光一闪,瞬间多了一件古怪东西,前头像是个竹片做的漏斗,后头也不知是什么皮囊所制的类似气囊的玩意,直接就对着那人的面孔,用力一捏气囊。

“噗。“

一个低沉其实有点像是小孩放屁的怪异声音,忽然响了起来,然后王宗景就看到一股鲜红色的汁液猛然从那古怪漏斗中喷了出来,直接就射在洪刚的脸上。

洪刚的动作忽然像是石化一样,一下子僵硬住了,随即片刻之后,猛然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般的惨叫,一蹦三尺高,跳了起来,双手拼命向脸上揉捏着,狂呼道:

“啊……好痛,好痛……“

叫喊声中,洪刚似乎痛不欲生的模样,甚至站立不稳,就在地上翻滚起来,滚来滚去,滚来滚去,双手捂住脸庞,叫声凄惨的很。

王宗景手伸到一半,却见洪刚陡然间变成这个样子,一时不明所以,也是怔住了。小鼎却是这时看到王宗景,顿时高兴起来,跑过来笑嘻嘻地道:“王大哥、王大哥。“

王宗景点了点头,答应一声,同时目光在小鼎手上拿奇怪的漏斗状怪东西上停留了一下,忍不住好奇道:“小鼎,你这是什么东西?“顿了一下,他想到了什么,不禁肃容道:”难道……此物果然是一件法宝吗?“

小鼎嘿嘿一笑,把手中之物向上一举,笑道:“这东西是我爹给我做的。“

王宗景吃了一惊,不禁向那漏斗又多看了两眼,道:“啊,原来如此,这法宝叫什么名字?“

小鼎摇摇头,道:“没名字啊,我爹在厨房随便做了一个就丢给我玩了。“

王宗景一滞,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天空,心里重复了一句“在厨房随便做了一个……“然后只听小鼎笑道:”这东西没名字,但是我觉得每次用它特别像放屁,我就叫它‘放屁漏斗’。“

王宗景一个踉跄,好悬没摔倒在地,好不容易站稳了,咬了咬牙,不再去看这小家伙。转头看了那洪刚一眼,只见那人此刻已经没声音了,双手垂下,看来是已经昏厥过去。在他面孔之上一片鲜红,但仔细瞧着却没有伤口,而且那一片红色也不似鲜血,空气中隐约有一丝淡淡的奇怪而略带辛辣的味道飘了过来。

小鼎面带得意之色,把“放屁漏斗“一举,道:”这里面也是我爹帮我配的红汁,听他说是从自己后院种的‘大赤椒’里提炼出的,名字就叫‘辣椒水’!凡是喷到脸上,一时半刻就让人受不了那辣味,不害人性命,也不伤人买就是受不住那股极辛辣的味道,一准就得辣昏过去。“说到这里,小鼎哈哈大笑,对王宗景道:“怎么样,王大哥,这法宝厉害吧……”

王宗景微张开嘴,看了看小鼎又看了看他手中的放屁漏斗和漏斗边缘残留的一抹令人头皮发麻的鲜红色辣椒水,再看看依然昏厥的洪刚,不由从心底由衷地道:“

“厉害,厉害,确实厉害,真是太厉害了……“

  • 泡泡丶:

    防狼喷雾器

    回复
  • colar:

    怎么,担心进去的弟弟了吗?

    回复
  • 罗创:

    女孩子专用,

    回复
    • 三生:

      防色狼

      回复
  • 铥铥:

    这还是不是诛仙了?

    回复
    • wanzongmin:

      这是修仙,第一部诛仙,第二部修仙,第三部戳仙!这样理解就不会错了。

      回复
  • 12:

    尼玛 这是坑人吧,和第一部是一个人写的吗

    回复
  • 王宗景:

    不愧是厨师。。

    回复
推荐链接